第五百五十三章 送上门的好事

酸奶酪Ctrl+D 收藏本站

    破虏军与东蛮联军的第一次交手,如果按照双方的损失来看,其实破虏军这边应该算是获胜的一方,这次双方的大战当中,破虏军近卫军团的四个骑兵旅,一共损失了将近八千名骑兵,陷阵营的损失则在六千人左右,而东蛮联军这边的总损失超过了四万人。

    不过破虏军这边的统帅王贲以及东蛮联军那边的统帅乌蒙尔古,全都认为双方的初次交手,应该是一个不分胜负的结局。

    青彝族西部大王乌蒙尔古回到了洛塘县城内的县衙之后,就把麾下各族的将领召集到了一起,“今日之战,我们各族军队可谓是与破虏军打了一个势均力敌,破虏军确实名不虚传,今日破虏军与我们各族军队交手的步兵和骑兵,都算得上是精锐,不过今日的战事,大家也都亲眼看到了,破虏军不管是骑兵还是步兵,在我们青彝族的战阵面前,也只能铩羽而归,所以我们各族军队完全无需惧怕破虏军!”

    顿了一下乌蒙尔古又说道:“当然破虏军强大的战斗力也无需质疑了,我们各族军队与破虏军交手,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大意,不然我们各族军队很可能会被破虏军撵回十万大山。”

    与此同时,破虏军近卫军团统帅王贲,一脸凝重的对陷阵营统领高顺说道:“通过今日之战,我们也算是对以青彝族为主的东蛮联军有了一番了解,看来我们想要把东蛮联军撵出襄州,过程不会那么容易的!”

    王贲的分析很准确,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王贲所带领的近卫军团和陷阵营,又与以青彝族为主的东蛮联军交手了多次,双方可谓是互有胜负,破虏军与东蛮联军在襄州的河东郡洛塘县境内,一下子陷入了相持阶段。

    作为整个破虏军统帅的刘基,得知了襄州的战事陷入了僵局之后,却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甚至没有再向襄州派遣一兵一卒,一方面是因为这次领兵的王贲没有向征虏将军府求援,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刘基把精力暂时都放到了大晋北方四州之一的秦州。

    大晋北方四州包括黔州、邳州、秦州和襄州,如今黔州和邳州都已经成为了破虏军的地盘,而秦州位于邳州和襄州之间,是北方四州之中面积最大的一个州,拥有一城十郡。

    原本秦州境内的各方势力,趁着大晋朝廷自顾不暇,经过互相之间的吞并,只剩下最大的三股势力,分别是秦州州牧齐伯、秦州山绥郡太守王世达、秦州武丽郡太守李博。

    秦州州牧齐伯的势力最为庞大,拥有一城五郡的地盘,山绥郡太守王世达拥有三个郡的地盘,秦州剩余的两个郡则被武丽郡太守李博所掌控。

    秦州州牧齐伯此人各方面的能力都颇强,手中还有一支非常精锐的骑兵部队,山绥郡太守王世达和武丽郡太守李博两人的势力联合起来,都不一定是州牧齐伯的对手,如果没有其他因素的影响,秦州的一城十郡,最终一定会被州牧齐伯完全掌控。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今年刚刚四十出头的秦州州牧齐伯,却突然中风,瘫倒在了床上,甚至连说话都办不到了,山绥郡太守王世达和武丽郡太守李博得知州牧齐伯中风了,不禁都蠢蠢欲动,甚至连州牧齐伯麾下的大部分军中将领,也有些不安分,秦州的局势一下子变的紧张起来。

    大晋430年二月二十日,在秦州州府同德城的州牧府一间书房内,秦州州牧齐伯的长子齐宏,一脸愁容的对妹妹齐敏说道:“妹妹,如今父亲突然瘫在了床上,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山绥郡太守王世达和武丽郡太守李博又频繁调动军队,很可能会趁机进攻父亲掌控的同德城以及其他五个郡,父亲麾下几员领兵的大将,除了张将军,其他几人根本不听我的,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秦州州牧齐伯一共有三个儿子,不过除了长子齐宏已经二十三岁之外,其他两个儿子都还不到十岁,而作为长子的齐宏,生性懦弱,只喜欢风花雪月的事情,加上齐宏还有晕血的毛病,以至于他父亲齐伯一直没有让他接触军队,只是在他父亲齐伯的州牧府挂了一个闲职,现在秦州州牧齐伯瘫倒在床,齐宏根本压不住场面。

    看到哥哥齐宏一脸的愁容,齐敏心中不禁暗叹了一口气,说实话,自己这个哥哥绝对是不堪大用,不然自己的父亲也不会只让齐宏在州牧府挂一个闲职了。

    齐敏说道:“大哥,如今州牧府可谓是内忧外患,一旦稍有不测,我们一家人的性命可就难保了。”

    齐敏自幼聪明伶俐,而且还有很好的武学天赋,今年刚刚十八岁的齐敏,就已经拥有了一身不俗的武艺,秦州州牧齐伯经常感叹,如果齐敏是男儿之身就好了。

    齐宏惊恐的问道:“妹妹,你快想想办法,我可还没有活够呢!”

    齐敏随即沉声说道:“大哥,父亲麾下原本有大约二十五万军队,除了张宝峰将军掌控的三万秦州铁骑之外,其余大约二十二万的军队,现在看来不但不会成为我们州牧府的助力,反而可能与我们州牧府为敌,再加上外面还有虎视眈眈的山绥郡太守王世达和武丽郡太守李博,我们只剩下一个办法能保证我们一家人的性命了!”

    “什么办法?”

    “把秦州的一城五郡献给破虏军!”

    “妹妹,把一城五郡交给破虏军,我们一家人的性命就可以保住了吗?为什么不把一城五郡献给山绥郡太守王世达或者武丽郡太守李博?”齐宏不解的问道。

    齐敏解释道:“大哥,之前为了争夺秦州各个郡的控制权,父亲与山绥郡太守王世达以及武丽郡太守李博多有龌龊之事,就算我们把父亲手中的一城五郡献给他们其中一人,我们一家人最终也很难保住性命,谁也不知道山绥郡太守王世达或者武丽郡太守李博,会不会秋后算账。”

    顿了一下齐敏接着说道:“另外破虏军实力强大,按照我们大晋朝廷目前的情况来看,破虏军以后说不定会入主苍龙城,我们齐家就算要投靠别人,也得找一个强大的势力投靠。”

    齐敏这个建议,让已经乱了分寸的齐宏,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那就按妹妹的意思办,我们把父亲控制的一城五郡,献给破虏军。”

    “哥哥,我准备亲自去邳州找破虏军谈一谈,为我们齐家讨要一些好处,父亲的一城五郡,还有二十五万的军队,也不能白白便宜了破虏军!”

    从黑水台那里得知了秦州州牧齐伯突然中风的消息之后,刘基最初并没有趁机出兵秦州的想法,虽然刘基此时已经有了对整个大晋的野心,不过大晋毕竟立国四百余年,在大晋二十四州依然有着巨大的影响力,破虏军现在就出兵秦州,可以说是师出无名,等于彻底与大晋朝廷撕破脸皮,这可非刘基所愿。

    按照刘基的想法,他自己还年轻,今年虚岁才二十一岁,完全可以采用温水煮青蛙的办法,一点点的蚕食大晋,最终水到渠成的成为整个大晋的统治者。

    不然凭借破虏军如今的实力,刘基完全可以武力夺取整个大晋,但是那样一来,抛去大晋朝廷以及东南厢军的激烈抵抗,破虏军还可能遭遇西域诸国或者草原多个游牧民族的趁火打劫。

    本来刘基对秦州暂时没有什么企图,可是当秦州州牧齐伯的女儿齐敏,主动找到破虏军的头上之时,刘基立即动心了,毕竟这可是一州之地,而且秦州的面积比破虏军控制的黔州和邳州都要大,差不多有七十万平方公里,要知道黔州和邳州加起来,也不过只有大约八十万平方公里。

    秦州的人口也是大晋北方四州里面最多的,足足有一千万人,黔州和邳州加起来还不到一千三百万。

    大晋430年二月二十四日,在上源城新的征虏将军府内,刘基把麾下几名顶级文臣召集到了一间议事厅之中。

    征虏将军府已经在几日前,就搬到了上源城,为了尽快完成征虏将军府的搬迁工作,萧何等几名顶级文臣与刘基商量之后,直接把原来上源城的太守府,改成了新的征虏将军府。

    如今刘基的妻妾和儿女,以及他的父亲刘昊和妹妹刘妞妞,都已经在军队的保护下,从成阴城来到了上源城,住进了新的征虏将军府之中。

    “本来我无意这么快就插手秦州,不过秦州州牧齐伯突然中风,而齐伯的女儿又代表齐家找上了我们破虏军,根据苏烈和陈宫送来的消息,齐家愿意把州牧齐伯所掌控的一城五郡全部交给我们破虏军,而且州牧齐伯麾下的二十五万军队,也可以打散并入到我们破虏军之中,大家对这个送上门的好事,不知有何看法?”刘基对议事厅内的八名顶级文臣说道。

    这八名顶级文臣之中,除了从系统召唤而来的张良、贾诩、房玄龄、李儒、杜如晦、萧何、方孝孺七人之外,还有原邳州州牧刘垣的谋士周昌洺。

    为了稳定邳州的局势,如今本土军团的四个骑兵旅和十个步兵旅,目前都在邳州境内,本土军团的统帅苏烈也亲自在邳州坐镇,刘基还把陈宫暂时派往了邳州,协助邳州州牧刘垣,处理邳州的政务。

    邳州名义上的州牧虽然依然是刘垣,不过邳州如今实际上的权利,却掌控在了苏烈和陈宫的手中。

    秦州州牧齐伯的女儿齐敏,因为秦州局势紧迫,并没有赶到黔州与刘基面谈,而是直接带着少量护卫,秘密赶到了邳州的州府濯商城,把事情告诉给了苏烈和陈宫。

    张良笑着对刘基说道:“主公,这可真是送上门的好事,如此一来,我们破虏军吞并秦州也就名正言顺了,不过齐家这个时候愿意把秦州的一城五郡都交给我们破虏军,想必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刘基点头说道:“确实没有那么简单,秦州州牧齐伯原本在一城五郡组建起来了二十五万军队,不过齐伯这次中风之后,他麾下的大部分将领,都有了一些其他的心思,如今齐家所能掌控的军队,只剩下三万战斗力最强的秦州铁骑,另外秦州其他两股势力,也就是山绥郡太守王世达以及武丽郡太守李博,现在也蠢蠢欲动,正在想尽办法拉拢州牧齐伯麾下的那些将领。”

    这时周昌洺出声对刘基说道:“主公,那三万秦州铁骑,可以说是整个秦州最精锐的部队,甚至在草原各个游牧民族当中,秦州铁骑也非常出名,很多游牧民族的胡人骑兵都在秦州铁骑的手中吃过亏,秦州铁骑的统领张宝峰,更是一员难得的猛将,最近几年秦州之所以很少遭受胡人骑兵的劫掠,就是因为有张宝峰以及三万秦州铁骑的原因,如果我们破虏军能成功接收了三万秦州铁骑,那么秦州其他的军队,则不足为虑!”

    刘基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的说道:“张宝峰这个名字怎么有些熟悉?”

    紧接着刘基就想起来了,自己从程轶的口中,听说过张宝峰这个名字,记得程轶说,张宝峰是秦州边境重镇阜绥城的第一猛将,与程轶是好友,当初要不是张宝峰劫了刑场,把程轶给救了下来,程轶早就身首异处了。

    程轶可以算是刘基麾下元老级别的将领,他如今就在玄甲兵之中,给统领马超担任副将,这几年程轶的武艺进步非常之快,前不久武力值已经达到了九十点,进入了顶级武将的行列,并且因为程轶晋升为顶级武将,系统还奖励给了刘基两组唐朝玄甲兵。

    阜绥城则是秦州阜绥郡的郡府,阜绥郡属于秦州州牧齐伯控制的五个郡之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