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靠谱的救人计划(第二更)

酸奶酪Ctrl+D 收藏本站

    六月二十四日的下午,在曲登城以北草原联军大营的一座毡包内,雷光寺方丈慧远叹气对雷天寺两位长老慧济、慧洪以及雷音寺的长老慧戒说道:“老衲昨日带领我们雷光寺的众多武僧抵达这里之后,就随着草原各族联军与破虏军激战了一场,多怪老衲有些轻敌,结果在两军阵前的斗将之中,不但慧德、慧行两位师弟被破虏军的猛将生擒了过去,慈净、智真两名红衣护法也落入了破虏军之手,另外还有红衣护法智坤则直接被破虏军一员猛将所斩,唉”

    雷天寺的两位长老慧济、慧洪和雷音寺的长老慧戒一听雷光寺方丈慧远这番话,不禁都露出了震惊之色,他们都已经知晓了这次雷光寺可是出动了大量武艺高强的武僧,仅仅喇嘛教之中武力最强代表者的红衣护法,雷光寺方丈慧远就带了十人之多。

    要知道整个雷天寺的红衣护法一共才有十八人,其中智宏和智远这两名红衣护法,又已经成了破虏军的俘虏。

    另外雷天寺所派武僧之中,方丈慧远以及慧德、慧行、慧永、慧恒四名长老,目前也都拥有着红衣护法的实力,这么强大的力量,竟然还能在两军阵前的斗将之中吃了大亏,破虏军之中的猛将到底得有多厉害?

    雷天寺的长老慧济双手合一,开口对雷光寺方丈慧远沉声问道:“慧远师兄,那么接下来您有什么打算,慈净、智真,还有之前被破虏军擒去的智宏、智远,在我们喇嘛教三大寺院的红衣护法之中,都是排在前列的好手,既然他们在两军阵前的斗将之中,都不是破虏军那些猛将的对手,我们想要依靠活捉对方大将,用以交换被擒之人的办法,应该是不太容易能办到的。”

    雷天寺的长老慧洪跟着说道:“想要救回被破虏军俘虏的两位师兄,以及其他雷光寺的弟子,我们最好另外想一个办法,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破虏军之中猛将如云的这个说法是千真万确的,而且这些破虏军的猛将,有很多还拥有着非常强悍的实力,想用以俘换俘的办法,应该很难能办到。”

    雷天寺这派来的两位长老慧济、慧洪,都刚刚五十岁出头,是雷天寺众多长老里面,最年轻的两位,同时也是武艺最好的两位。

    雷光寺方丈慧远缓缓点了点头说道:“老衲也认为想要救出我们雷光寺被俘之人,只能另想其他的办法,老衲准备带着我们喇嘛教众多武僧,趁夜去破虏军的大营救人,不止三位师弟认为如何?”

    雷音寺的长老慧戒随即皱眉说道:“慧远师兄,我们喇嘛教三大寺庙在此的人手加起来不过三百余人,而破虏军却高达数百万,我们这三百余人进入了破虏军的大营,也许连浪花都掀不起来,就得被破虏军的数百万大军吞噬掉,何况在夜间,破虏军也一样戒备森严,我们三大寺庙的众位武僧,又如何能进入破虏军的大营之中?”

    雷音寺这次带队的长老慧戒,在雷音寺众多长老当中,也是最年轻的一位,今年还不到五十岁,也拥有着红衣护法的实力。

    雷光寺方丈慧远马上解释道:“老衲准备让草原各族联军,在夜间发动一次大规模的进攻,以牵制破虏军的注意力,然后我们三大寺庙的众多武僧,再趁机从其他方向,潜入破虏军的营地去救人,目前鲜卑公主慕容雪也被破虏军所擒获,想必有鲜卑大汗慕容恪在,联军其他大族的大汗们,应该会同意发动一次大规模夜袭的!”

    雷天寺的长老慧济、慧洪和雷音寺的长老慧戒,三人听了雷光寺方丈慧远这番话,不禁互相看了看,然后雷天寺长老慧济皱眉问道:“慧远师兄,就算有草原各族联军发动夜袭,但是我们三大寺庙的众人能有机会潜入破虏军的营地吗?”

    雷光寺方丈慧远耸了耸肩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目前也只有试一试了,总不能对慧德师弟、慧行师弟他们不管不顾吧!”

    雷音寺长老慧戒沉吟了一下说道:“可是破虏军营地实在太大了,我们三大寺庙的众人就算能潜入破虏军的营地,也很难找到关押慧德师兄、慧行师兄等人的地方,万一慧德师兄、慧行师兄他们被转移到了曲登城内,我们就算找遍整个破虏军的营地,也没有什么作用啊!”

    雷光寺方丈慧远长长叹了一口气,“所以只能求佛祖保佑,让我们能顺利潜入破虏军营地,并且又能顺利找到关押慧德师弟、慧行师弟等人的地方,再顺顺利利把他们救出来!”

    雷天寺的长老慧济、慧洪和雷音寺的长老慧戒虽然心中对雷光寺方丈慧远这一份救人计划感觉并不靠谱,但是他们也没有其他救人之策,最终这三位长老勉强同意带领两寺的武僧,与雷光寺的众多武僧一起冒险去破虏军的营地救人。

    而草原联军的匈奴、鲜卑、契丹、西戎、乌恒、柔然、东胡、铁勒、乌丸九族的大汗,得知了雷光寺方丈慧远的救人计划,倒是都愿意出兵配合,毕竟喇嘛教在草原的影响力巨大,这一点儿面子,各族大汗还是愿意给喇嘛教的。

    鲜卑大汗慕容恪还特意嘱咐雷光寺方丈慧远,一定要尽力把慕容雪给救回来。

    雷光寺方丈慧远倒是满口答应,只要能在破虏军营地之中发现慕容雪,喇嘛教三大寺院的众人,不惜一切代价也会把慕容雪救出来。

    然而雷光寺方丈慧远万万也想不到的是,被破虏军俘虏的那些喇嘛教长老以及红衣护法,如今都已经成为了另外一个人,变成了对刘基忠心耿耿的傀儡保镖。

    被张绍华以及几名拥有绝世武将实力的傀儡保镖,在两军阵前所生擒的雷光寺两名长老慧德和慧行,以及雷光寺的红衣护法慈净和智真,都被刘基强行喂下了傀儡丸。

    慧德和慧行都已经超过了六十岁,但是他们的武力值依然超过了一百点,慧德的武力值为101点,慧行的武力值为102点。

    刘基对于慧德和慧行这么大岁数还能保持如此之高的武力值,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不过刘基却没有从慧德、慧行、慈净和智真这四人的口中,得到任何的解释,这四个人都嘴硬的很。

    而这四个人服用了傀儡丸之后,之前的记忆已经全部消失,刘基就更加不可能知道,喇嘛教还有一套很神奇的内劲功法,喇嘛教的武僧在习练了这套内劲功法之后,随着年龄变老,喇嘛教武僧的身体素质,照比普通的练武之人,下降速度要缓慢很多。

    慧德和慧行变成傀儡保镖之后,武力值并没有什么变化,依然分别是101点和102点,而这两人还为刘基贡献了八组虎豹骑和八组白马从义,刘基随后给慧德和慧行改名为刘俑和刘行。

    雷光寺红衣护法慈净的武力值高达106点,另外一位红衣护法智真的武力值也达到了104点,他们两人变成傀儡保镖之后,也为刘基贡献了八组汉朝虎贲军和八组唐朝玄甲兵。

    慈净被改名为刘净,智真被改名为刘真。

    虎贲军、玄甲兵、虎豹骑和白马从义这四支精锐骑兵,最近这些天的损失并不大,这些天与草原各族联军的大战,破虏军这边主要是依靠步兵,骑兵能投入战斗的机会不算太多。

    四支精锐骑兵各自增添八组精锐士兵之后,虎贲军的兵力将达到两万八千人,玄甲兵的规模将增加到二万四千人,虎豹骑的人数将变成三万两千人,白马从义更是会达到三万八千人。

    又把四名拥有绝世武将实力的喇嘛教武僧变成了傀儡保镖之后,刘基手中的傀儡丸却依然不见少,反而又多出了四颗,达到了三十八颗。

    加上这四名新出炉的傀儡保镖,目前在曲登城这里跟在刘基身边的傀儡保镖,数量已经变成了四十六人,其中拥有绝世武将实力的傀儡保镖为二十四人,剩余的二十二名傀儡保镖也拥有着顶级武将的实力。

    六月二十四日的晚上,刘基正在曲登城内一座府邸的一间卧室之中,与一直不服软的鲜卑公主慕容雪在床上鏖战,外面就传来了傀儡保镖刘金的喊声:“主人,城外传来消息,胡人联军今晚有异动!”

    刘基一听,也顾不得再与慕容雪继续在床上奋战,赶快从慕容雪的身上爬起来,然后把扔在床边的衣服穿上。

    “狗贼,今晚这才第二次,你怎么就逃走了?有能耐继续再战!”慕容雪看着正穿衣服的刘基冷声说道。

    刘基拽过一个毯子,盖在了慕容雪的身上,“慕容雪,我刘基虽然好色,但是却不会沉迷于美色,你那点儿小心思没有用的,再说就算我真的不顾军情,有那么多文臣武将在,你们那支胡人联军也翻不了什么天!”

    慕容雪咬牙切齿的说道:“狗贼,你等着!我们草原各族的联军,一定会击败破虏军的!等你落到了我的手里,我一定要把你强加在我身上的耻辱,十倍、百倍、千倍的奉还!”

    刘基笑了笑没有在意,把手伸进毯子,在慕容雪胸前又摸了一下,才笑嘻嘻离开了卧室。

    刘基带着几十位傀儡保镖,从曲登城来到城外大营之时,破虏军的大量步兵已经在大营外,布置了一个又一个步兵战阵,而草原联军那边超过两百万的各族骑兵,也靠近了破虏军在曲登城下的大营。

    黑暗之中,草原联军根本没有什么斗将的意思,直接挥兵就对破虏军的步兵战阵发起了进攻。

    而就在草原联军的骑兵对破虏军的步兵战阵猛攻之时,一支破虏军三百多人的小队伍,却从双方大战的另外一个方向,快速向破虏军营地靠了过去。

    这三百多名身穿破虏军绛色军装的人,其实就是喇嘛教三大寺院的武僧们装扮的,按照雷光寺方丈慧远的计划,他们将会趁着草原联军对破虏军发起夜袭的机会,混入破虏军的大营。

    “方丈,前面到处都是破虏军的斥候,我们再往前一定会被发现的!”一名探路的雷光寺黄衣护法,急声对雷光寺方丈慧远说道。

    “有没有可能在不被破虏军斥候发现的情况下,让我们这三百多人潜入破虏军的营地?”雷光寺方丈慧远沉声问道。

    这名雷光寺的黄衣护法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方丈,我们这三百多人目标太大,根本没有机会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潜入破虏军营地,人少的话,倒是可以试一试。”

    雷光寺方丈慧远沉吟了一下,扭头对雷天寺长老慧济、慧洪以及雷音寺长老慧戒说道:“看来想要全部潜入破虏军的营地救人是不可能了,老衲准备让我们雷光寺的七名红衣护法,还有雷天寺的三名红衣护法,雷音寺的两名红衣护法,组成一支精干小队,利用夜色躲过破虏军斥候,潜入破虏军营地救人,我们剩余的人,则留在此地接应他们,不知两位师弟以为如何?”

    三名喇嘛教的长老互相看了一下,都赞同的点了点头,雷天寺的长老慧济随即说道:“破虏军的营地实在太大了,如果十二名红衣护法能成功潜入,我们最好再派遣一批人混进去,寻找鲜卑公主以及慧德师兄他们的下落。”

    雷光寺方丈慧远叹了一口气说道:“先看看十二名红衣护法有没有机会潜入破虏军的营地吧!为了今晚的救人计划,草原各族联军可是动用了超过两百万的骑兵,要是我们这边连破虏军的营地都进不去,老衲可就实在无颜面对各族大汗了。”

    这次雷光寺方丈慧远,一共带来了十名雷光寺的红衣护法,不过其中慈净、智真两人被破虏军生擒,智坤则直接战死沙场,如今只剩下智勇、智轲、智云、智同、智玄、慈庆、慈永七人。

    雷天寺的三名红衣护法分别是智普、智洪和慈谨,雷音寺的两名红衣护法分别是智缘和智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