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顶级武将扎堆

酸奶酪Ctrl+D 收藏本站

    郑玮和王季的五师弟杜宁转身返回山谷里面之后,刘基笑着对高昌国的子爵哈那提拉木问道:“不知道这位高昌国的子爵大人会不会说晋国话?”

    “刘太守有理了,我会说晋国话。 章节更新最快”哈那提拉木的晋国话带着股怪腔,不过却能让人听的懂他在说什么。

    刘基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问道:“子爵大人,如果本人没有记错的话,安兴山脉应该是属于我们晋国的疆域,不知道子爵大人偷偷摸摸进入我们大晋的境内意欲何为?”

    “刘太守此言差矣,如今安兴山脉只是晋国与大草原之间的道屏障,并不属于晋国的疆土,我带人进入安兴山脉拜访罗坤的师傅,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哈那提拉木很平静的说道。

    刘基沉吟了下说道:“子爵大人说的也有道理,如今我们晋国在安兴山脉各个峡口的要塞早已经变成了废墟,说安兴山脉不属于我们晋国也可,不过我看子爵大人好像不止是拜访那么简单吧?”

    哈那提拉木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道:“呵呵,彼此彼此,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刘太守应该和我这次来的目标是样的。”

    刘基跟着笑了笑,“我猜我们的目的,应该也差不多,没有想到我与子爵大人这么有缘分!”

    别看刘基表面上直保持着笑容,显的非常平静,不过内心之中却很是震惊,刘基此时通过系统的扫描,已经得知了哈那提拉木这伙人的虚实。

    郑玮和王季的二师兄罗坤武力值92点,已经是位顶级武将,而这个哈那提拉木本身的武力值也有9o点,竟然也是位顶级武将。

    这还不算完,在哈那提拉木随行之人中,还有三位顶级武将,艾利烈武力值94点,斯拉热西武力值91点,塞皮阿武力值9o点。

    刚才刘基还让系统扫描了郑玮和王季的五师弟杜宁,杜宁的武力值竟然高达95点,下子出现了这么多顶级武将,莫非顶级武将已经成了大众货?

    另外哈那提拉木那伙人里面,按照武力值划分,还有三名流武将、四名二流武将和六名三流武将,剩余十六人的武力值也都在5o点以上,这样支精锐队伍,如果与刘基他们在这里动手,绝对是非常麻烦的。

    刘基这次带来了七名顶级武将和两名流武将,而且还有高宠、典韦、刘图、刘猛这样的级猛将,刘基并不惧怕哈那提拉木这伙人,但真要是打起来,弄不好刘基这边也得有不小的损失。

    时间没有过多久,从山谷里面就走出来了三个人,前面带头之人,头和胡子都已经白了,正是郑玮和王季的师傅童斌,后面跟着的两名布衣壮汉,其中人就是返回山谷之中的杜宁,而另外人则就是郑玮和王季的六师弟肖峰。

    刘基立即让系统扫描了下童斌和肖峰的武力值,紧接着就让刘基大吃惊,肖峰的武力值也是95点,可这并不是刘基大吃惊的原因,真正让刘基吃惊的是,已经七十三岁的童斌,武力值竟然高达9点,要知道刘基麾下目前武力值点数最高的三人,高宠、杨再兴和刘图,武力值也是9点而已!

    罗坤、郑玮和王季三人看到自己的师傅,马上走上前去,几乎同时跪地对童斌喊道:“师傅!”

    童斌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你们都起来吧!”

    罗坤、郑玮和王季随后赶快起身,接着罗坤就把哈那提拉木介绍给了童斌,郑玮和王季也向童斌介绍了刘基。

    而童斌对哈那提拉木和刘基的态度却截然不同,罗坤介绍了哈那提拉木是高昌国东方大都督的四儿子,同时也是高昌国的子爵之后,童斌只是对哈那提拉木微微点了下头。

    但是郑玮和王季介绍完刘基是玳安郡太守,还是朝廷的游击将军之后,童斌却脸笑容的对刘基说道:“太守大人,老夫这两个劣徒武艺不精,但是脾气秉性却甚好,能得到太守大人的赏识,被您委任了校尉之职,郑玮和王季必定会对太守大人忠心耿耿的,不然老夫都不会答应的!”

    这时哈那提拉木看到童斌对他和刘基的不同态度,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眉头微微的跳动了下。

    罗坤看到自己师傅的态度,不禁面露尴尬,急忙开口对童斌说道:“师傅,这次子爵大人是专程来拜访您的,希望师傅能去高昌国任职,凭借师傅的本事,封爵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童斌突然对罗坤冷哼了声说道:“没有想到你下山两年,倒是长了本事,竟然跑到西域去给胡虏当起狗腿子了!”

    童斌的话,让哈那提拉木的脸色更加难看,他旁边的将领和护卫都懂晋国话,听到童斌把他们说成是胡虏,纷纷怒目圆睁,要不是哈那提拉木摆了下手,这些人马上就会对童斌破口大骂的。

    罗坤的脸上有些黯然,“师傅,您不知道,徒儿下山之后,就加入了黔州永靖郡祥云城的边军,可是没有想到徒儿因为当街救了名被恶徒调戏的女子,却与祥云城的守将结了仇,那名被徒儿废了条腿的恶徒,竟然是祥云城守将的私生子,随后徒儿只好逃离祥云城,不得已直接逃往了西域,最终蒙子爵大人收留,现在已经是子爵大人麾下的名千夫长了。”

    西域诸国的军制,与草原上各个游牧部落有很多相同之处,比如军官从下至上也是十夫长、百夫长、千夫长和万夫长。

    童斌撇了撇嘴说道:“既然你有难处,老夫也就不说什么了,但是老夫是不会让自己的徒弟为胡虏效力的,从今往后,我们师徒的情意算是结束了,你还是带着你的子爵大人赶快离开这里,难道你忘了,老夫可是与胡虏有着血海深仇的!”

    罗坤面露慌张的说道:“师傅,您可别吓我,您不是与草原的匈奴人有仇吗?我现在效力的可是西域的高昌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