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凶猛的吴谅

酸奶酪Ctrl+D 收藏本站

    “噗——噗——”两声,又有两名流寇步卒死在了吴谅的长槊之下,吴谅紧接着双腿一夹马腹,就杀向了其他的流寇步卒。

    吴谅所在的位置处于一个山坡,在吴谅身后不远处停着一辆带有车厢的马车,马车的车厢上面还插着几支箭,拉马车的驽马已经被射杀而倒在地上,吴谅凭借着一人一马一长槊,守在了马车前面,使得数百名流寇步卒根本无法靠近马车。

    当然吴谅能挡住数百流寇步卒,也跟这处山坡的地形有关,流寇的步卒没有办法直接绕过吴谅攻击马车,而且山坡上山的路又不宽,不然单凭吴谅一人必然顾此失彼。

    “吴谅,大统领待你不薄,你竟然敢直接背叛大统领,听我一句劝,还是赶快回头吧!不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一家人的祭日!”在数百名流寇普通步卒后面,有两名骑着战马的流寇将领,其中一位流寇将领对着正在厮杀的吴谅大声喊道。

    吴谅对于那员流寇将领的喊话无动于衷,手中长槊不断吞噬着普通流寇步卒的生命。

    这时另外一名流寇将领高声喊道:“射死他!给我用箭射死这个叛徒!”

    在两名骑马的流寇将领旁边,还有近三十名流寇的弓箭手,其实这些弓箭手一直在向吴谅射箭,只是吴谅在砍杀流寇步卒的间隙,还有功夫不断的挑飞一支支射向他的箭,并且连胯下战马也保护的很周全,没有被一支箭射中。

    “将军不好了,快看!后面来了一支官军!”有流寇步卒发现了刘基的戍边大军。

    至于什么将军,都是流寇将领们自封的,基本上流寇里面,稍微有点儿级别的头目都自称为将军。

    两名流寇将领扭头向后一看,顿时全都脸色大变,远处突然出现了一支一眼望不到边的队伍,虽然这支队伍没有打任何旗帜,不过从这支队伍士兵绛色的衣服就可以知道,这是一支官军,大晋朝廷的军队都是这个颜色的军装。

    “咱们怎么办?要不我们快撤吧!”

    “不行,如果我们这样回去,说不定大统领会把火气都发到我们身上,弄不好我们俩连小命都难保!我们也上去,只要能把吴谅宰了,把脑袋带给大统领,我们才能交了这个倒霉的差事!”

    “可是吴谅实在太厉害了,我们俩联手也一定不是他的对手,而且这支官军要是插手的话,我们这点儿人根本不够看!”

    “要是官军插手,我们就算杀不了吴谅,也有理由向大统领交代了!先别管那些官军,我就不信了,我们这么多人还拿不下他吴谅一个人,杀——”说完这名流寇将领催马就冲向了吴谅。

    另外一名流寇将领咬了咬牙,跟着也挥刀杀向了山坡之上的吴谅。

    刘基带着苏烈、乐毅、华雄、陈浩、董先赶到了队伍的最前面,这时另外一位先锋武将雷薄骑马迎向了刘基等人,“主公,围杀擎天龙张鼎麾下那员大将的流寇,应该也是张鼎的人。”

    刘基看了一眼远处厮杀的场面,然后命令道:“苏烈、华雄、董先、雷薄,你们带领这里的二百骑兵出击,杀散前面那伙流寇,把那个叫吴谅的流寇将领救出来!”

    刘基所说的二百骑兵,就是董先和雷薄带领的先锋队伍,这二百骑兵都是刘基麾下骑兵之中,骑术较好的,都经历过在沧源城外击溃上万流寇的那场大战。

    刘基紧接着又让人去把张硕和杨宏涛找过来,既然吴谅被张鼎麾下的流寇追杀,那么就说明吴谅与那个流寇头子张鼎闹掰了,而吴谅又是一位一流武将,刘基顿时就有了一点儿小心思,要知道张硕、杨宏涛与这个吴谅,以前都是禁军中的同僚,互相认识,有熟人在,有些话就好说了。

    一名流寇将领冲到前面,仅仅与吴谅交手了一个照面,就让吴谅刺伤了一个胳膊,惊魂落魄的退了下来,而另外一名流寇看到吴谅这样凶猛,在半路就勒住了战马的缰绳。

    此时两名流寇将领都发现远处官军的队伍,分出来一股骑兵正向山坡冲了过来,这两名流寇将领互相看了一眼,心有灵犀的同时大喊道:“撤!快撤!官军杀来了!”

    随即山坡上的数百流寇,就在两名流寇将领的带领下,如潮水般从山坡上退了下去,然后直接顺着山间小路逃走了,而在山坡上至少留下了超过三十具流寇步卒的尸体。

    看到流寇退下了山坡,吴谅骑在战马上松了一口气,别看吴谅一人挡住数百流寇游刃有余,其实吴谅的精神高度紧张,如果稍有马虎,让一名普通流寇步卒靠近了自己身后的马车,自己在马车内的妻子和儿子可就危险了,那么自己就算把这些流寇都杀了,又有何用!

    苏烈、华雄、董先和雷薄带领着二百骑兵,来到山坡之下,苏烈勒住战马的缰绳,做了一个停的手势,紧接着其他三员武将和二百骑兵,也纷纷勒住了战马的缰绳,停在了山坡之下。

    流寇是顺着山间小路而逃的,对于这里地形,苏烈他们并不熟悉,为了避免落入流寇的陷阱,苏烈他们并没有追击逃走的流寇,他们主要目的,就是要救下山坡上的吴谅。

    苏烈控制着战马,缓缓走上了山坡,来到了吴谅的面前,而吴谅此时一脸戒备,他已经认出了苏烈就是之前在沧源城外与自己大战数十回合的那员官军猛将。

    仅仅这员官军将领就能把自己给缠住,要是官军要对自己一家不利,后果将不堪设想。

    苏烈看到吴谅一脸戒备的样子,把自己的大刀放到了战马的得胜钩之上,然后笑着说道:“吴兄弟,我们还真有缘,又见面了,你怎么被流寇追杀了?”

    吴谅把手中长槊一横,沉声说道:“吴某已经叛出了张鼎那伙流寇,从今以后就与流寇再无一点儿关系,后面马车里是吴某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希望这位将军能放我们一家离开!”

    “不敢当将军之名,苏某只是主公麾下军侯而已,不过吴兄弟放心,我们对吴兄弟并不恶意,只是我们家主公仰慕吴兄弟的武艺,希望能见吴兄弟一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