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被围的沧源城

酸奶酪Ctrl+D 收藏本站

    葛山郡太守赵珉成的亲卫赵磊叹气对曲阳县令赵翰之说道:“七老爷,就在4天之前,一股数万之众的流寇突然兵围沧源城,家主麾下的大将葛鹏带领六百骑兵和三千步卒出战,结果大败而归,不但折损了近400名骑兵和差不多2000名步卒,连葛鹏将军都被流寇的一员将领给斩了,如今流寇已经连续对沧源城攻了三天,城内的将士损失很大,家主不得已派了我们十几名亲卫从西门趁夜杀出了流寇的重围,到葛山郡各县以及皖州的州府求援。”

    这时曲阳县令赵翰之身边的1名幕僚沉声问道:“知道不知道那股流寇的名号?”

    “已经查明了,流寇的匪首是擎天龙张鼎!”

    听到了流寇的首领是擎天龙张鼎,曲阳县令赵翰之以及他身边的几位幕僚和将领,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要知道擎天龙张鼎在皖州的流寇当中,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麾下仅仅悍卒就得超过一万五千人,去年还曾经攻破了皖州境内一个县城,把县城内县令的家族以及所有豪强家族屠戮一光。

    皖州的州牧派出了五千朝廷大军对擎天龙张鼎进行了清剿,结果却中了擎天龙张鼎的埋伏,五千朝廷大军十不存一,反而让擎天龙张鼎缴获了大量兵器、铠甲、弓箭和战马,实力不减反增,没有想到现在擎天龙张鼎竟然打起了葛山郡郡府沧源城的主意。

    曲阳县令赵翰之对太守赵珉成的亲卫赵磊说道:“沧源城是我们赵家的根本,绝对不能有失,本官会尽快点起兵马,开赴沧源城的!赵磊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七老爷。”赵磊随即就被人带去休息了。

    赵翰之叹了一口气对麾下的文武官员说道:“沧源城我们必须救,至于原因我不说,大家心里也清楚,沧源城如果有失,说不定我们葛山赵家就散了。”

    这时刚才那名幕僚沉声说道:“主公,我们自身只有千余名兵丁,就算加上县城内豪强家族那十二名新任校尉的兵马,也就三千出头的样子,曲阳县城还需要留有兵马守卫,这样的话我们曲阳县最多能派出二千的援军,而除了我们曲阳县之外,也只有陵城县一定也会派遣援军的,至于其他的县,能派遣援兵的几率并不大。”

    在大晋朝廷颁布了各地州牧、太守、县令组建归属州郡县地方军队的旨意之后,赵家作为葛山郡最大的世家,能完全掌控的地方,除了郡府沧源城和曲阳城之外,还有陵城县的县城陵城,而陵城县的县令则是赵家三房的主事人,在赵珉成和赵翰之这一辈里面排行老五。

    另外一名幕僚这时说道:“主公,陵城县能派出的援军,可能也就和我们差不多,二千人已经是一大关,凭借我们两县的援军,想要解了沧源城之围,并不是那么容易,何况围攻沧源城的流寇,还是擎天龙张鼎!”

    曲阳县令赵翰之皱眉说道:“葛山郡所属的5个县,其他3个县控制在了3个世家的手中,这3个世家平时对我们赵家虽然恭敬,但是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他们绝对不会冒险去救援沧源城的,至于皖州的州府和其他郡县,我看能救援沧源城的可能性也不大,毕竟我们赵家和那位孙州牧一直有着很深的矛盾,现在大家说一说,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主公,现在我们曲阳城外不是有数千兵马吗?如果能让这支去黔州戍边的兵马,和我们曲阳县的兵马一起去救援沧源城,那么给沧源城解围的把握就增大了许多。”一名幕僚建议说道。

    曲阳县令赵翰之点了点头,就对自己麾下的一名亲信校尉说道:“赵颉,你赶快出城去请这支戍边队伍的将领,就说今晚我在明月楼设宴,请他务必赏光。”

    明月楼是曲阳县内最大的青楼,甚至在整个皖州境内都非常有名,是整个皖州境内数一数二的风花雪月之地,与皖州州府北宁城的红香阁齐名。

    这时一名赵翰之麾下的幕僚对赵颉说道:“可以把沧源城被围的消息,向这支戍边队伍的将领透露一下,以免引起他不必要的怀疑。”

    赵翰之点了点头,毕竟本来还不让人家进城,现在却无事献殷勤的要请人家赴宴,没有一个理由,人家未必会进城赴宴的,谁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坏心眼!

    赵颉离开之后,赵翰之就命令其他2名亲信校尉,立即整顿兵马,准备救援沧源城,同时让县城内12家豪强家族的12名新任校尉,马上抽调兵马,跟着一起出发救援沧源城。

    接下来赵翰之扭头对自己的一名幕僚问道:“孙先生,你说我们得付出多少好处,才能打动那位戍边队伍的将领?”

    姓孙的幕僚犹豫了一下说道:“主公,这个时候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属下建议主公直接开出5万两银子的好处,如果那位戍边队伍的将领不满意,我们可以再增加一些好处,现在沧源城对我们来说才是最为重要的。”

    “5万两银子?”赵翰之的眉头一下子皱在了一起,要知道5万两银子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就算是他赵翰之能拿出来也挺心疼的。

    姓孙的幕僚接着说道:“这笔银子不需要我们马上给,想必一旦能解了沧源城之围,大房一定会痛快的拿出这笔银子,就算我们给那位戍边将领的承诺更高,只要能解了沧源城之围,大房也一定会认账的。”

    赵翰之的眉头舒展开来,“本官倒不是舍不得银子,不过这些时日为了扩编千余名地方军队,本官已经出了不少银子,要真是让本官拿出来5万两银子,那么我们曲阳县接下来的扩军计划,势必受到影响。”

    在大晋王朝400多年之间,一直实行的是募兵制,不论是边军,还是禁军,以及驻守各地维持当地治安的地方军,一般都采用招募的办法,只要当兵就有饷银,不过强行抓夫编入军队也在大晋军队当中普遍存在,现在大晋朝廷让各地州牧、太守、县令组建地方军队,强行抓青壮男丁编入军队则更为普遍了,但就算是强抓的青壮男丁,编入军队之后也得给饷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