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坏脾气的王子

vivibearCtrl+D 收藏本站

  二王子的宫殿,和其他的地方不同,一片黑沉沉的,仿佛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感觉。还没走到门口,玛格就听到了从房间里传来的砸碎花瓶的声音,她的眉毛轻微抖动了一下……看来这位二王子似乎是个不容易相处的人呢。

    跟着亚舍刚走进房间,她就看到一只杯子迎面而来,赶紧侧了侧身子才幸运地避过了一次袭击。

    “全都给我滚出去!你们这群废物!”躺在床上的少年正在大发雷霆。

    玛格好奇地望了过去,只见那个少年面色苍白,一头乌黑细润光柔的长发散在他的肩膀上,俊美的脸上浓黑秀逸的长眉斜扫入鬓。他仅穿一件短小的镶金腰衣,露出一身小麦色肌肤,身躯如棕榈树般修长。由绿松石、孔雀石和黄金雕刻成何鲁斯之眼的护身符宛如闪着金色微芒的尼罗河水配在颈项间。

    她微微张了张口,将惊讶的神色迅速掩藏了起来。从出生到现在,她真的还从没见过这么俊美的少年。

    只不过,她很快发现那张脸上似乎有些奇怪。再仔细凝神一看,她更是吃了一惊,原来王子那双黑曜石般的深色眼眸却是毫无神采。

    原来——二王子殿下是个瞎子……

    “二王子,你的牙痛病又犯了吗?这次,我为你请了一位医术高明……”亚舍的话很快被王子不耐烦地打断:“亚舍,你又找了那些无能的人来!我告诉你很多次了,我的眼睛根本治不好,你就别白费功夫了!都给我滚出去!”王子一边说着,一边捂住了自己的脸颊,看来是牙痛难忍。

    “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二王子,不管怎么样,先让她替你看看你的牙病好吗?如果她连这个也治不好,那我立刻让她走。”亚舍的眼中闪动着担心的神色,语气也格外的温和,“对了,这些天一直困扰着王宫的爬虫,也是被她驱逐的。”

    王子有些不相信地挑了挑眉,又实在是牙痛难忍,冷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玛格一言不发地走上了前,伸手轻轻握住了他的下巴,示意他张开嘴。对方显然是很不情愿地在配合。她拿起了身边的一面镜子,用镜子和光线的反射,仔细地检查他的牙齿。没过多久,她就站起了身来,很镇定地说道:“亚舍,你让人帮我准备一点东西,我想这个应该能治。”

    她一开口,倒让拉美西斯吃了一惊。

    “你是女的?”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神色,冲着亚舍道,“为什么你会找个女人!我可不认为一个女人有什么能耐!”

    玛格皱了皱眉,这个二王子——好像比较让人不爽。

    “二王子,女的怎么了,只要能治病,又分什么男女。”她吸了一口气,按捺住了内心的郁闷,平心静气地说道,“你有点蛀牙,我用笃薅香脂、努比亚土、蜂蜜、石磨碎片、绿眼药和少许铜的混合剂帮你补起来,如果松动的话,可以用金线把这颗牙和旁边的臼齿连起来……不过现在还没有必要。还有,牙龈要注意一下。我会给你一瓶含有药西瓜、树胶、茵香和分割开的无花果的漱口水,你先把药水在外面放一晚,让它吸收露水。每天睡觉前要用樟属植物、蜂蜜、树胶和油制成的药膏涂抹牙龈。平常记得多嚼芹菜,这种蔬菜不仅营养、开胃,更能强健牙齿。”

    听她说得头头是道,拉美西斯脸上的不屑稍有收敛,但还是一副完全看不起她的表情。

    “你的眼疾,我也一定能治好。”他脸上的不屑更是刺激了玛格,激发了她的无穷斗志。

    他冷冷哼了一声:“等治好了我的牙齿再说吧,看你啰哩啰嗦说了一大堆,全是废话而已。”

    “你……”她再三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再次吸气,开口,“你照我说的做,是不是废话,三天后就会知道。”

    “三天后要是没起色,我会重重惩罚你。”他面无表情地扬着下巴。

    “惩罚?”这两个字让她的背后忽然冒起了一股寒气,一转念间,她考虑了一下要不要继续,但出于对自己医术的自信,她还是决定坚持下去。虽然这个王子殿下很让人郁闷,可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病人。

    更何况,如果能治好他的话,或许对自己的任务也有帮助……

    回到亚舍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

    “玛格姑娘,你今天是不是见到拉美西斯殿下了?”奈莉露出了好奇的表情,“听说他是埃及最俊美的人,也是脾气最恶劣的人,真的是这样?”

    “嗯,一点也没错。”玛格赞同地点了点头,心想如果他双眼没瞎的话,更不知要嚣张成什么样子了。

    “对了,你知不知道拉美西斯王子为什么会看不见?是天生的吗?”她随口问道。

    奈莉朝四周张望了一下,又压低了声音道:“好像是在王子的十岁生日宴会上突然发生的事,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些神官和医生全都查不出原因。自从王子看不见之后,就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了。听说以前王子的脾气都没有那么恶劣。”

    “原来是这样。”玛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莫明其妙地有点同情起那个少年来,这难道就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三天后,王宫里传来了好消息,说是拉美西斯王子的牙痛症状完全消失了。

    再次跟着亚舍来到王宫,玛格的心情比上次平静了许多。亚舍因为还有一些事要和法老商量,所以让侍女带着她先去拉美西斯的住处。

    这次不但没有听到东西被砸碎的声音,相反,还安静得很。

    玛格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两个侍女正在门外守候着,两人看上去脸色苍白,似乎很害怕的样子。看到她要走进房间,其中一个侍女用同情的目光望了她一眼,小声道:“今天二王子的宠物也在,请小心。”

    玛格有些不解地看了看她,宠物在又怎么了?埃及人最喜欢的宠物应该就是猫了吧。为什么她们的神情这么奇怪?

    带着疑惑的心情,她轻轻推开了虚掩的门。

    还没踏进门口,一样庞然大物挟带着一阵骚味的风突然猛扑了过来,直接就把她扑倒在地。在看到偷袭者那双绿幽幽的眼睛和锋利的牙齿时,玛格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天哪!这居然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狮子!

    她的心狂跳不止,几乎已经能感觉到狮子的口水滴到了自己的脸上。

    “杀敌者!”这时只听拉美西斯又是一声大喝,那狮子耳朵一动,眼中杀气顿减,居然慢慢放开了她。

    “这,这狮子……”玛格被惊吓得说不出话来。

    拉美西斯亲热地摸了摸狮子的背脊,不以为然道:“你是说杀敌者吗?他是我的宠物,只听从我的命令。”

    玛格瞪大了眼睛,神啊!这个变态,哪有人把狮子当宠物养的!

    在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之后,她在离狮子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没好气地说道:“听你刚才的声音这么有底气,牙已经完全不疼了吧。”

    “那不过是你运气好。”他冷冷地甩了一句。

    她的眉毛抖动了一下,告诉自己要忍耐,不要和这个家伙一般见识。

    “那就让我来替你看看眼睛。”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地伸出了手。刚刚触碰到他的额头,就被他像打苍蝇一样挥开了。

    “别碰我,我最讨厌被丑女人碰了!”他毫不客气地恶意攻击道。

    丑女人……她的眉毛再次抖动了一下,有些沉不住气地反击道:“你看得到我是美还是丑吗?”

    他冷哼了一声:“光听你的声音就知道你是个丑女人。”

    “那么请问,不碰你我怎么为你看病?”她竭力保持着语气的平静。

    “你不是医术高明吗?应该做得到吧。”他露出了略带嘲讽的笑容。

    “你……”她抿紧了嘴唇,之前对他有过的那么一点同情早就烟消云散了。拜托,要不是亚舍威胁她,她才没这个闲功夫来受气呢,就好像求着他来看病一样。

    就在这时,从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温和的声音:“拉美西斯,你又在发脾气了?”

    玛格回过头去,只见特纳王子正笑吟吟地看着他们,在他的身边,还有不动声色的亚舍宰相。

    拉美西斯的神情似乎有些奇怪,但还是叫了一声哥哥。

    也许是因为怕狮子的袭击,所以两人只是站在门外,并不进来。玛格转头看了一眼杀敌者,它立刻毫不客气地朝她示威似地低吼了一声。

    “我的弟弟,这位玛格姑娘的医术高明,如果你让她医治的话,说不定眼睛很快就能看见了。”特纳微微笑着,又加了一句,“听哥哥的话,别闹孩子脾气了。”

    从玛格的这个角度望去,他唇角边的温柔笑容格外清晰。她心里不由有些感慨,同样是兄弟,怎么会差这么多!

    拉美西斯一反常态地没有说任何话,只是抚摸着他的杀敌者。

    亚舍赶紧给玛格使了个脸色,让她趁这个时候去替拉美西斯看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