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章 乞巧节

vivibearCtrl+D 收藏本站

  这天,沙罗走到庭院,望着庭院里的花草开始发呆,宫里,似乎没有她想象的好玩,她好像有点想家了……

    “沙罗!”一声带着喜悦的声音把她从暇思中拉了回来。沙罗抬头望去,一位身穿二蓝色直衣的年轻男子正对着她笑,是贺茂保宪!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纯白的狩衣,云淡风清的浅笑,清雅无比的风姿立刻抢去了保宪的风头。

    “晴明!”沙罗心里一喜,忙站起身向他们打招呼。

    “哦呀,沙罗,你还真是让哥哥伤心,竟然先和晴明打招呼。”保宪走了过来,极其熟练的用桧扇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我早就在心里喊了无数遍哥哥了,是你没有听见。”她揉着脑袋道。

    “还敢顶嘴。”保宪想装出凶恶的表情,最后还是嘴角一松,又笑了起来。

    “对了,今天怎么会来内里?”她兴高采烈的问道。

    “刚才给将要出生的东宫占卜。”晴明在旁边接了一句。

    “哦,是这样啊,父亲大人好吗?”

    “父亲大人很好,”保宪敛起了笑容,“对了,我听说了右大臣的事呢。”

    “啊……”她尴尬的笑了笑。

    “居然敢打我宝贝妹妹的主意,你放心,我一定召唤几个落水鬼,吊死鬼,饿死鬼去吓吓他。”保宪的嘴角勾起了一丝邪邪的笑容。

    “啊,不用了,哥哥,反正他这次是偷鸡不着蚀把米。”她连忙摆手,哥哥的这招还真不是一般的变态。

    晴明在一旁淡淡一笑。

    “笑什么?”沙罗瞪了晴明一眼,忽然发现自己刚才的那一句话很不对劲,偷鸡不成,那不是把自己比成鸡了。的3c7

    “不过……”保宪压低了声音道:“那个你把右大臣踢出门外的传闻到底是不是真的?”

    “呵,呵,是真的。”她干笑了两声。

    “敢拒绝右大臣的女子也只有我们沙罗了吧,呵呵,是不是,晴明?”他忽然侧头问晴明。

    晴明显然没料到保宪的忽然发问,愣了一下,浅浅一笑,道:“沙罗一向胆大,不同于一般女子。”

    保宪含笑看着他们,又开口道:“我还有些事先走一步了,晴明,今晚要替我留门。”

    “哥哥,”沙罗坏坏一笑,“我看哥哥又是去约会相好的小姐了吧。”

    “哦呵呵呵,幸好我所认识的小姐里没人敢把我踢出门外哦。”他邪魅一笑,转身离去。

    “什么嘛,”沙罗望着他的背影碎碎念道,哥哥又趁机嘲笑她了。“改天最好哥哥也碰上一个敢一脚踢飞他的大美人,哼!”她忽然回头看见晴明还在这里,又要被他笑话了……

    晴明的唇边噙着一丝笑意,却什么也没说。

    “你怎么还没走?”她讪讪道。

    晴明继续淡淡笑着,他忽然低下头,一阵湖面结冰的清香扑面而来,沙罗的脑中有些晕旋,只见他靠的越来越近,朝她慢慢伸出了手,沙罗感到有些紧张,心跳加速,晴明他,他要做什么?就在她紧张的快要流下汗时,忽然听见他清透的声音响起,

    “沙罗,不要动,有可怕的虫子在你头顶哦。”她身子一僵,赶紧乖乖一动不动,就见他已经缩回了手,摊开手心,却是一片树叶,

    “哦,看错了。”他轻轻一笑,眼中又闪过那丝狐狸般的笑意。

    “你耍我,安倍晴明!”沙罗怒道,安倍晴明这个小子,她现在完全相信他的体内一定有狐狸的基因了。

    “只是看错而已。”晴明还很无辜的看着她。

    “啊,娘娘!”沙罗忽然朝着他身后赶紧行了个礼,他一愣,也赶紧回过头去行礼,抬起头来,却是空空如也。的eaa

    “哦,看错了,我也眼花了。”沙罗照搬他那一套,心里暗笑不止。原来晴明也蛮容易上当的呢。

    “沙罗,你还真是……”他欲言又止。

    “沙罗,沙罗!”不远处传来了小宰相喊她的声音,

    “我要过去了,晴明。下次再聊哦。”她笑了笑道。

    晴明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走了几步,他忽然又停了下来,低声道:“把右大臣踢出门外的沙罗,”他顿了顿,用更轻的声音道:“——很可爱。”

    看着他的背影,沙罗愣在了那里,她有没有听错,他刚才说什么?可爱?晴明竟然会说那个词,她是在发梦吧?那样的词怎么可能从他嘴里说出来呢?

    不知为什么,她觉得很开心,很开心。

    流萤之夜

    很快,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多月。

    “不知何日起,七月已来临。杜宇啼山上,方知岁月侵。过几日就是乞巧节了呢。”身边的丽景殿的女房青柳轻轻说道。

    “是啊,今年的庆典一定又会十分热闹,不知是谁来表演这次的迦陵频舞呢?”小宰相在一边说道。

    沙罗的神思早就飞到了格子窗外,这样的女房们的聚会真的蛮无聊的,特别是说话时还经常要带着几句和歌,对她来说又是要动脑筋的事,要不是小宰相非拉着她来,她也不会来。

    乞巧节也就是七夕节,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在平安时代以前这个节日就从中国传到了日本,每年的乞巧节晚,皇上都会邀请群臣入宫,一起调香吟诗,宴会会持续整个晚上。

    “唉,任谁来演,都敌不过右大臣大人的风姿,你说是不是,沙罗?”沙罗猛的被青柳唤到名字,忙抬头看她,她半遮着脸,似乎带着一丝调笑。

    “啊,是啊,”沙罗心不在焉的应了两声——

    乞巧节的当夜,天气出乎意外的凉爽,满天繁星闪耀,时而凉风习习,皇上的兴致似乎也十分好,沙罗在蝙蝠扇的掩护下远目望去,在公卿贵族那边发现了贺茂忠行的身影,他的身边就是保宪和晴明。

    晴明似乎感觉到了沙罗的注视,也抬头望了她一眼,她赶紧挥动扇子和他打招呼,晴明嘴角轻轻一扬,对她点了点头。

    在沙罗对着晴明打招呼的时候,忽然感到有人在注视她,侧头一看,却是源高明,他的眼神有些复杂,沙罗忽然想到那天他的窘相,不由又觉得好笑,赶紧把目光收了回来。

    酒过三旬,贵族们纷纷吟起了应景的和歌和汉诗。

    皇上也兴致勃勃的作了一首,“今朝离别后,转瞬渡银河。未渡银河水,湿痕袖已多。”,众人立刻用尽赞美之词。

    几位公卿们也作了几首后,这边的娘娘们也不甘示弱,尤其在这个特殊的场合,大家都希望能在皇上面前展现自己的才识,以博君王青睐。

    “有约心同急,双星爱意浓。一年一度会,岂可不相逢。”

    佑姬的这首立刻得到了皇上的称赞,

    “爱妃果然是才艺过人啊。”皇上的声音中带了一丝温柔。

    “臣妾不敢当。”佑姬的唇边漾起了一丝温柔的笑容。

    “右大臣,今年你怎么如此安静?”一直含笑看着旁人作诗的源高明被皇上一说,也只得放下了酒盏,望了一眼天空的繁星,吟道:

    “思恋年来久,相逢此夜情。

    银河河上雾,长罩莫天明。”

    “好,作的好。”皇上显然十分喜欢这首,低低又吟诵了一遍,

    源高明还是有几分才情的,他的和歌倒也有一些意境,沙罗不由抬头望去,正对上他的眼神,他的眼中飘过了一丝奇怪的神色。沙罗避开了他的眼神,低头饮了一口浅口碟中的酒。

    差不多到了半夜,众人兴致不减,也不知是不是刚才酒的后劲来了,沙罗已经瞌睡连连,佑姬见她睡意渐浓,就让她先回去了。她感激的谢了佑姬,赶紧起身离开。

    经过回廊的时候,沙罗忽然见到一只亮晶晶的东西从她眼前飞过,原来是只萤火虫,她的好奇心顿起,不知不觉跟它转到了皇宫后面的湖边。

    一到湖边,她就被眼前的美景所迷惑了……

    波光粼粼的湖边,长满了茂盛的水草,无数发光的萤火虫在空中飞舞,犹如无数颗坠落人间的星星,在暗沉的夜色中散发着惊心动魄的美丽。

    沙罗伸出手,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停在了她的手心,尾部闪耀着淡淡的光芒,好可爱。”沙罗……“她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清透的声音,挟带着一股湖面结冰的清香。

    “晴明,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沙罗没有回头,因为她知道是谁。

    “我感觉的到。”晴明低低说了一声,走了过来,也看着她手心里的萤火虫,淡淡一笑,道:“沙罗喜欢这个?”的3

    “嗯,好美,我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这么多的萤火虫!”沙罗随手放飞了那个萤火虫。

    晴明静静的看着她,浅笑如风。

    “看,晴明,这里有更多萤火虫呢。”她上前了一步,却因为残余的酒劲,身子微微晃了晃。

    晴明眼明手快的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两人肌肤相近的一瞬间,晴明却又立刻松开了手,两人对视一眼,忽然彼此都觉得有些异样的感觉,“先坐下来吧。”晴明很快恢复了他一贯的冷静,示意沙罗到湖边的石头边坐下来。

    石头又滑又凉,还很平坦,两人并肩坐在石头上,凉爽的风迎面而来,惬意的很。

    “啊,晴明,我给你猜一个汉字哦。”沙罗甜甜一笑道。

    也不等晴明回答,她就继续说了起来,“一只老虎和晴明一起坐在一块石头上,猜一个字。”

    晴明微微一愕,思索了一会,淡淡一笑道:“沙罗还真把我难住了呢。”

    “哈,晴明也有不知道的时候,告诉你哦,是碧字!”

    “碧?”晴明越发困惑。

    “对了,晴明总是穿白衣,就是白字啦,老虎是百兽之王,就是王字呀,再加上一个石字,不就是个碧字嘛。”

    “厄——”晴明的额上开始流下冷汗,这样也行?

    他随即又是轻轻一笑,道:“那么现在我们这样坐着,是不是也是一个碧字呢。”

    沙罗一愣,立刻反应过来,“哼,我才不是老虎呢。”

    晴明忍不住笑出声来。

    “对了,晴明,你说萤火虫为什么会发亮呢?好奇怪呢。”沙罗的思绪又被四处飞舞的流萤给吸引过去。

    “这可是个很长的故事。”晴明望着流萤低声道。

    “我要听嘛,告诉我。”沙罗拉了拉他的衣袖。

    晴明看了看她,又望向了湖面,缓缓开口道:“听说在远古时代,有一次发生了火灾,把很多动物都烧死了,只存活了两个动物,一个是老虎,再一个就是萤火虫。老虎以前吃的肉都是生的,那么这一次,吃的烧熟的肉,非常香。它说如果是我们每天每顿,都能吃上熟肉的话那该多好啊,于是,老虎让萤火虫去天上去取火。那么萤火虫,就飞上了天,偷偷地把火取下来了,取下来之后,老虎说一看火取来了,它就想独占火种,结果萤火虫一看老虎就知道老虎的心思,所以,赶快把火吞进了肚里。从此以后,萤火虫就从此开始发光。”

    他顿了顿,道:“这下你知道了吧?”,半天却没有回音,他侧头一看,这才发现沙罗居然早就把脑袋靠在他的肩上睡着了。

    晴明无奈的笑了笑,静静凝视着沙罗歪着的小脑袋,黑色水晶般的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少见的温柔。

    “沙罗……”他低低唤了一声,又像是自言自语说了一句:“居然这么就睡着了。”

    他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看流萤时不时的飞过他们的面前,不知怎么,第一次,他也觉得平时常见的萤火虫,今夜真的很美。

    也不知过了多久,沙罗突然惊醒,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靠在晴明的肩膀上,顿时睡意去了大半,她猛的抬头,却见晴明淡淡一笑。

    “醒了?”的10a

    “嗯,我居然这么睡着了,一定刚才的酒……“沙罗一想到刚才的举动,不由脸上就热了起来。

    “你说了很多梦话哦。”

    “啊,不会吧?”沙罗吓了一跳。

    “唔……”的16

    “哼,安倍晴明,不要以为这样就能骗到我哦。”她看见了他唇边似有似无的笑意。“我要回房睡觉了,你也回去吧,宴会也该散了。”说完,她站起了身。

    “沙罗……”他忽然低声道,语气温柔的让她心里一荡。

    “什么?”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开始加快。

    “沙罗你……”他的眼中又闪过那丝她所熟悉的狐狸笑容,“睡觉的时候梦到什么好吃的东西了?”

    “什么?”沙罗不解的看着他,目光忽然掠过他的肩膀,一片暗色的痕迹赫然映入她的眼帘,

    沙罗的脑中空白一片,那个,那个,不会是——她的口水吧……

    “啊啊!”她脸上一阵发烫,赶紧转身就走。身后清晰的传来了晴明的轻笑声。

    完了,完了,这下她糗大了!

    回到女房所在的广缘阁时,沙罗的心还在跳个不停。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看见晴明总是会心跳加快,小时候明明都没有这样啊,可是,每次她也有些期待看见晴明,而且一见到他,心里好像还有种甜丝丝的感觉……

    她稳了稳自己的心神,正打算进屋,一阵轻风略凉的涩香随风飘到了她的鼻端,她猛的转身,赫然却见到一身紫衣的源高明正扶树而立,月光下,他的双眸格外明亮,华美的月色氤氲在他俊美的脸颊上,更是姿容无双。

    她心里骤然一紧,他该不是为了上次的事来报复吧。

    “沙罗,别怕,我不会对你无礼,只是有几句话想说。”他上前了两步,低声说道。

    “你想说什么?”沙罗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秋来迟暮夕,何以最相思。沙罗,上次的事情你虽然很过分,可是,我却还是舍不得生你的气。”

    “什么?上次明明是你过分好不好。”沙罗瞪了他一眼。

    “沙罗,你可是第一个拒绝我的女子。可是,”他的唇边扬起一丝优雅的笑容,“你知不知道越是这样,越是引起我的兴趣。”

    沙罗一愣,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你到底想怎样!”她的语气开始不善。

    “到底怎样?”源高明挥动了一下手中的桧扇,轻轻接住了一片飘落的枫叶,“贺茂沙罗,总有一天,你会乖乖成为我的人。”

    沙罗立时气结,这个男人也未免太自信了吧。

    “源高明,你就别作梦了。”她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是吗?那么,”源高明一抖扇子,那片枫叶慢慢飘落。“我们等着看吧。”说完,他一个曼妙的转身,挟带着一阵涩香缓缓离去。

    沙罗看着他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到底是怎么招惹上这个右大臣大人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