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章 情信

vivibearCtrl+D 收藏本站

  几天下来,沙罗也慢慢熟悉了这里的一切。

    这天晌午,天气特别闷热,沙罗刚从佑姬那里回房,就赶紧脱了外面的唐衣,用那把小破扇子很没淑女风度的摇着,熏香就是这点好,就算再热,还是一点汗味都闻不到。

    正在她慢慢觉得惬意起来时,忽然听到小宰相有些慌乱的声音在她的房门口响起:“沙罗,快准备一下,右大臣大人正往这边过来了。”

    “什么!”沙罗猛的从榻榻米上跳了起来,脑中立刻浮现出那个紫色的身影,“怎么会?这里是女房的住所呀。”虽然她知道女房和贵族男子在宫里私会并不被禁止,反而还被认为是件风雅的事,可是现在毕竟是大白天啊,而且右大臣为什么要过来?

    “听说右大臣因为方角不利需要往这里暂避。”她答道。

    沙罗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什么嘛,哪有避方位避到女官房来的道理?而且怎么这么好彩,偏要在她这间房里避,难道那个男人知道她的身份?不可能,右大臣又怎么会知道一个小小的女房进宫,无奈,她只好起身赶紧穿衣服,拉下垂帘和几帐,刚等她胡乱穿好,就听见小宰相的声音:“右大臣大人,请往这边请。”

    随着移门被拉开,一股轻风略凉的涩香顿时钻进了屋子,果然是那天那个人。隔着垂帘,沙罗隐约看见他姿态优雅的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实在是抱歉,今日打扰了。”他的声音还是一样华丽性感,说实话,沙罗还真有点好奇他的庐山真面目。

    “嗯,,不……”怕他认出她的声音,沙罗支吾着答了一句。

    他顿了顿,忽然开口道:“这个香味……”

    沙罗一愣,糟了,她一直都在用贺茂保宪的那款特制梅香,这个人的鼻子那么灵,一定闻出什么来了。

    “如果我没猜错,这个香味是保宪大人的熏香,莫非……”他的声音似乎带了一丝兴奋。

    沙罗也不得不佩服他,这么灵的嗅觉,这个右大臣前世一定是只狗狗。

    他忽然起身,伸手拉住垂帘,低低说了一声:“冒犯了。”话音刚落,垂帘已经被他掀了起来。

    沙罗一抬头,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如果说晴明是清雅的白莲,那么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像是那优雅华丽的八重樱,姿态风流,气质高贵,风姿绝伦,只见他薄薄的唇边浮起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就好像微风拂过樱花绽放的枝条,瞬间抖落出一片令人目眩的樱吹雪。

    “你很无礼哦。”沙罗不客气的开口道,

    “果然是你。”他笑意更浓,盯着沙罗,忽然缓缓吟道:“谁家女儿如新绿,使我春心乱如麻。先前的相遇,我一直对你念念不忘,四下打听,却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想不到,今日居然在这里让我遇到你,这也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吧。”

    “我看只不过是个巧合而已,并不是什么上天注定的缘分,右大臣大人好像想太多了。”沙罗笑了笑道。不是吧,上次只是隔着帘子见了一回,他就春心乱如麻了,这男人也太多情了吧。

    右大臣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那么今天,你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沙罗。”沙罗回得倒也干脆,就算她不告诉他,他也会打听到。

    “沙罗?沙罗双树的沙罗?很美的名字呢。”他笑道。

    “不,是饿沙罗鬼的沙罗。”沙罗飞快答道,眼中飘过一丝恶作剧的笑意。

    他的脸色微微一变,眼神更加深邃,唇边的笑容却更加浓艳。”既然大人要在这里避方位,那么沙罗就不奉陪了。“沙罗一边说着,一边干脆起了身,往门外走去,右大臣只是坐在那里,没有再说话。

    她心里暗暗一喜,看来这位右大臣似乎不喜欢她这个毫不优雅的解释。

    ================

    一夜好眠,当沙罗从紫阳花的沁人花香中醒来的时候,望着从格子窗里漏进来的阳光,心情大好。起身,她披上衣服,刚拉开移门,就有一个穿着苏芳色单衣的女童呈上了一样东西。

    萌黄色的高丽纸被优雅的系在一支浅绿的柳枝上,她愣了愣,刚想问几句,那女童已经离开。

    沙罗打开信纸,只见上面写了一首和歌,字迹韶秀,墨色浓淡相宜,暗香浮动。

    春日野间雪,消时寸草生。

    君如春草绿,一见便钟情。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贵族之间风雅传情的情信?是谁写给她的?沙罗呆了一会儿,目光下移到落款,只见到一个简单的名字:源高明。

    源高明?是谁?她盯着那张纸,忽然想起了保宪说过的话,源高明,不就是右大臣吗?

    这封信的意思是——他对她有兴趣吗?

    沙罗自然是没有去回那封情信,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她对自己的和歌水平很有自知之明,不过这位源高明大人似乎颇有耐心,天天一封信,无不是风花雪月。很快,这件事就在女房们所住的广缘廊传开了,一个女房,被身份如此高贵的右大臣所追求,在大家看来是修来的福气,更何况,这位右大臣还如此年轻风雅。

    在陪佑姬去庭院里观赏初开的荷花时,连佑姬也忍不住问起了这件事。

    “娘娘,您不要取笑我了,沙罗可不敢高攀右大臣大人。”沙罗立刻解释道,她才不想和那个什么右大臣扯上什么关系。虽然他帅的没边,可是完全不是她喜欢的那一类。

    佑姬笑了笑道:“其实右大臣大人他……”她的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住了,只是望着前方。

    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沙罗廊下正迎面款款而七八个身穿十二单衣的女子。其中一位女子风姿绝艳,在人群中格外显眼,那人穿着浓淡相宜的萌黄色唐衣,衬着紫苑丸萩的五衣,系着唐草立涌的裳,头发如同夏月里茂盛的垂柳那样长长地披下来,柔美动人。

    “是藤壶妃子。”小宰相在沙罗的耳边轻声说道。

    看见佑姬,她行了礼后,淡淡笑道:“您也来赏花吗?”

    佑姬微笑着点了点头。

    “您现在有了身孕,可要千万保重了。”藤壶妃子浅浅一笑。

    “多谢关心。”佑姬继续说着客套话。

    “那么,告辞了。”藤壶妃子飞快的扫了一眼佑姬的腹部,行礼后转身和侍女们缓缓离去。

    “娘娘,听说最近主上经常在飞香舍过夜呢,藤壶妃子趁着娘娘你有身孕,就……”

    “小宰相,”佑姬适时的制止了她,淡淡道:“世上人心事,犹如各色花。

    色花容易变,心变多如麻。记住,这个世上,最善变的就是人心。”她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腹部,道:“现在我只想这个孩子平平安安的出生。”

    沙罗听着她们的话,无端端的也生了一丝惆怅,这个世上,最善变的就是人心吗?

    又过了两日,这天清晨沙罗刚起来,就看见小宰相一脸惊慌的跑进了她的房里。

    “沙,沙罗,你知不知道,宫里闹鬼了。”她神色慌张,显然吓得不轻。

    “闹鬼?”

    “是啊,宣耀殿的女房昨天晚上死了,而且,”小宰相凑了过来,低声道:“听说她死的时候没有脸。”

    一股寒气从沙罗的头顶升起,“没有脸?你是听说的吧?”

    “我听那些发现尸体的女房们说的,听说死者的脸皮好像是脱落那样可怖呢,真是吓人。”她不敢再说下去。

    “也许只是传闻吧。”沙罗想了想道。

    “不管是不是传闻,今晚刚好轮到我轮值呢,怎么办,我好怕啊,沙罗,该怎么办?”小宰相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别哭了,今晚我代你轮值吧。”沙罗安慰道,虽然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却也有些好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了开来,大家顿时人心惶惶,天色一暗,众人就躲进了房里。

    夜幕很快降临,沙罗披上了单衣,提了一盏牡丹灯笼,往庭院里走去,没走了几步,忽然看见一团白色影子朝南边飞去,她一惊,那个方向不就是昨天出事的宣耀殿吗,宣耀殿比较偏僻,一般住的都是些不受宠的妃子们。

    沙罗也没多想,立刻提着灯笼朝那个方向走去,刚走到宣耀殿的渡廊处,只听旁边房里传来一声女子的闷哼,接着就看见一个白色的人影飘了出去,消失在了她的眼前,她也顾不得追,忙闯进了屋里,提起灯笼一看,一个年轻女子侧倒在榻榻米上。

    沙罗平稳了一下自己的心跳,伸出微微颤抖的手,转过那女子的脸,一看之下,大惊失色,手里的灯笼差点摔在了地上,果然,果然那是一张没有面皮的脸!血肉模糊的脸上只能隐隐看见还在轻颤的眼珠和牙齿,她立刻转过脸去,忍不住干呕起来。

    正呕了两下,忽然一只凉凉的手不知何时搭在了她的肩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