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4章 夺台

香胡胡Ctrl+D 收藏本站

    唐锦刚迈步走进别墅,便看到在别墅一层大厅的侯客区,两位面目平常的中年人已坐在了那里。

    从兜里掏出那面三角形的银白色金属牌,随手递给了其中一个中年人,唐锦拉着温妮坐了下来,同时在四人周围竖起了精神屏障。

    “人,找到了。”

    简单的四个字,素来沉稳的两位中年人居然因此同时轻嘘了一口气,脸上甚至少有地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只是……”唐锦的大喘气,让两位中年人脸上的肌肉同时一抽。

    “……咱们的人都处于中下层,轻易接触不到核心……”唐锦看着对面两人再次脸上再次露出放松的表情,翘了翘唇角,似乎终于满意了,这才认真回忆起小老头的暗语,“接头的人提到了丹药,又说了灵晶……显然,那边的意思是不只需要高级能力者支援,还需要大部队出动。”

    说到这里,与两个中年人一样,唐锦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若非情况紧急,根本不会有这样的信息传出来,看来,以前传回京中的消息无误,那些人果然想要引起动乱。”

    “需要灵晶?”接过金属牌的中年人用手指转动着那块三角形的牌子,垂头想了想,看向身侧的同伴:“飞鹰,我这几天再去探一下,如果实在不行,就动用灵晶。”

    名唤飞鹰的中年人点了点头:“藏鹰,你注意安全。”

    藏鹰笑了笑:“他们的眼睛都盯着咱们队里这几位爷呢,咱俩,安全得很。”

    想起唐锦一行人引起的注目,飞鹰忍不住乐了乐。

    唐锦哼了一声,不再言语,带着全心研究着那根紫色根径的温妮,回了楼上的卧室。

    坐在沙发上的飞鹰与藏鹰相视一笑,也起身离开了。

    …… ……

    本以为会被瀑布声吵着睡不好,不想这处会址位于两仪山侧身,当初选址十分巧妙,与那处瀑布几成九十度角,瀑布完全被两仪山突出的山身挡住,那如雷的水声并没有给别墅区人的生活起居带来什么太多影响,当然,如果有兴致,万宝会期间,也可让参会人员带领,去看看这两仪山有名的“九天银河”之景。

    一夜好眠,起身洗漱用完早餐,除了留守的人员,京城一行其余人全都向着比武区走去,而等他们到达时比武区时,那里已是万头攒动,显然,他们来得已是有些晚了。

    唐锦打头,领着众人,走在通向比武台的四条通道其中的一条之上,向着前方昨日看好的看台行去,走近后,众人才发现,那台上已有一人盘坐其间了。

    张郧看了一眼看台上的人:“看服装,这是衡山派的人。”

    看了一眼那身着一身紧身劲装,盘膝坐在台上闭目养神的大汉,唐锦挑了挑眉,直接飞身掠了上去。

    五米的高台上,衡山派的那位弟子猛然睁开了眼,当他凌利的眼神对上了唐锦时,情不自禁皱了皱眉。

    唐锦从高台一角的一个盒子里翻出昨日留下的一块木牌,将木牌扔进了站起身的衡山派弟子手中:“唐某来夺台。”

    衡山派弟子一把接住木牌,看也没看,直接收进了怀中,随后一拱手:“请。”

    “有人夺台!”

    攒动的人群全都向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那夺台的是什么人?”

    “没见过。”

    “谁见过?那夺台的年轻人是谁?这样气宇轩昂又一表人才的,没道理没人认识啊……”

    远远近近的人群,看着高台上互相致意后,转瞬便缠斗在一起的两人,或高或低的议论声汇成一片嗡鸣。

    “那人看起来可不像十万大山里的人,倒有些像是大城市里的世家子弟。”

    “怪不得看起来这么眼生,不过,这一界夺台的世家子可够年轻的。”

    “上一界世家来的人,我记得叫南宫望,当年是四十六岁,那时,经过几番争夺,他不过堪堪保住了第一圈的台位,只不知道这个年轻人能不能站住脚。”

    “世家爱面子,不会随便派个人就算了,这年轻人手底下应该有些真本事。”

    …… ……

    就在台下人的议论声中,兔起鹘落之间,衡山派的人已被唐锦一手擒住,伸手从那人怀里掏出自己的木牌,唐锦这才松开手。

    衡山派弟子的脸色因为羞愤,一时之间胀得通红,没办法,他输得太快了,快得他都连场面话都没脸留,直接跳下了高台,挤进了人群中。

    唐锦转瞬间便夺回了自己的木牌,场下顿时沸腾了起来。

    “那是衡山的章义虎吧,不是说他在衡山的年轻一辈中,至少能排进前三吗,怎么输得这么快?”

    “啊,我想起来了,夺台这人姓唐名锦,在今年京城举办的全国竞技大赛上,他以十三阶力压十六阶,最后得到了全国的总冠军。”

    “啧,越了三阶的差位,最后还赢了,这得多妖孽才能办到。”

    “世家传承久远,总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谁知道他当初能赢靠的是自己的本事,还是做了什么手脚呢!”

    “他们世家传承再久,能比得上咱们十万大山里的各大门派吗?不说别的,只是少林,那都是几千年的传承了,那才是真正历史久远的大派……”

    “啊,这唐锦要做什么?”

    “他把留名盒里的名牌都拿起来了。”

    “呵,够狂的,这是不给自己留任何余地,准备连续比斗了。”

    台上的唐锦从留名盒里随意拿出一块木牌,冲台下晃了晃:“日月盟。”

    这都点名了,再不上去,可就丢人了。

    一个看起来足有五十岁的老者跃上高台,抱拳一礼:“日月盟晋南,唐族长请!”

    唐锦一抬手:“请!”

    …… ……

    “没想到日月盟的副盟主都出手了。”

    “呵,这一下好看了。”

    …… ……

    无视了众人的议论,相较于衡山派弟子的轻慢,晋南十分谨慎,在唐锦示意的同一时间,便调动起了全部的实力,扑了上去。

    按说,晋南的对敌之策没有一点可挑剔处,如果是半年前的唐锦,面对拿出全力来应战的晋南,要想赢,非常不容易。

    不过,半年过去了,唐锦的实力早已如坐火箭般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即使晋南吸取了当日刘司长的教训,也是徒劳。

    这一点,甫一交手的晋南也意识到了,唐锦的应对,太轻松了,轻松得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同阶的能力者,而是一个低位的对手,辗转腾挪之间,这个年轻人的时机永远紧扣着他旧力不继新力未生的那一瞬间,让他明知其躲避的轨迹,也只能徒呼奈何。

    几十次攻击,完全没有给对手造成任何一点消耗,晋南的心,沉到了谷底。

    对手的一切,精神力五级的唐锦完全收入了眼内,洞若观火,在晋南的气势一滞的瞬间,唐锦已是飞快伸出了手。

    唐锦的手,如同凭空出现,向着晋南的咽喉抓去。

    晋南一惊,这凭空出现的手如羚羊挂角,不着痕迹,等他发现时,已是近在咫尺。

    后退,唯有后退,晋南唯持着面向唐锦的姿式,飞快后退,只是,唐锦又哪里会任他逃脱,如影随行,那只手,没有丝毫改变,坚定地,维持着它与晋南咽喉之间的距离。

    晋南不是不想反击,只是,他的反击,完全被唐锦另一只手化解,他连分心撑起能量罩的时间也没有,因为,只要他慢一步,那只手,就会掐住他的咽喉,那时,一切,都晚了。

    一进一退,看似慢,实则迅疾无比,前一刻,还在高台正中央处的两人,一个呼吸之间,已是以了台边,等晋南反应过来想要跃向空中时,已被唐锦一掌拍下了高台。

    “轰!”

    围观的人群炸了。

    “这么快!”

    “晋副盟主输了,怎么可能?他可是十六阶强者。”

    “十六阶,人家又不是没赢过十六阶。”

    “可是,这不一样,上一次,唐锦赢了是赢了,不过,那是以几乎丧命为代价换来的,今天呢?看到了吗?比起上一场赢过衡山派的弟子,时间上相差无几。”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人家半年时间,实力大涨了,而且看到没,这赢起来一点没费劲儿,明显,人家还有余力,不只是有余力,人家根本就跟玩儿似的。”

    “不可能,半年的时间,哪里有这么大的变化,高阶能力者升阶,比低阶可难多了,听说他们甚至几十年都很难升一阶,这唐锦怎么就能这么容易突破?”

    “嘿,谁叫人家是世家子弟呢!知道世家和咱们门派的差别吗?人家的资源,比咱们丰富,家族实力,更不可同日而语,不说那轮换着坐最高位的七大世家,单就那二十一中等世家,七十二小世家,哪一家不是人材济济,要不然,能把咱们十万大山压得死死的。”

    “别的咱不说,这唐家,是出大世家还是中等世家?”

    “都不是,他是小世家,五行城唐家的家主。”

    哗——

    如滚水倒入了油锅,整个场子都喧哗了起来。

    张郧一行人听着耳边沸沸场场的议论,脸上,都露出了掩不住的得意之色。

    越来越多的人涌向了这边这座高台,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力被高台之争吸引了过去。

    别墅区,飞鹰与几个护卫低声交谈了几句,然后,这些护卫便向着别墅区不同的方向奔去,感觉到大部分潜藏者被护卫吸引走了,飞鹰状似悠闲地向着比武区行去,于是,又是一批潜藏者跟了上去。

    就在飞鹰即将走出别墅区时,一个模样平凡普通得让人过眼即忘的男侍手里抱着东西,也向着比武区快步走去,他挤进人群,将东西交给张郧一行人,然后,再次挤进人群,消失了,不过,再没人去注意他,因为,高台上,唐锦漂亮的一记飞踢,将又一名争夺者踢下了台。

    看台争夺的白热化,让比武台上静坐的几十位掌门有了不同的变化,其中一些人显然有些坐不住了,不过,更多的人,脸上保持着云淡风轻,镇定地端着茶杯,或持杯微笑,或低头轻吹杯中茶叶,或与座旁之人交谈,总之,大家谁都不原失了气度,显出底气的不足。

    不过,显然,并不是每位掌门、掌教都是涵养深沉之辈,因为,一个满含愤慨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些世家,就是这么阴魂不散,咱们十万大山的盛会关他们什么事,每次都要来参和,不得瑟能死吗?”

    众人的目光落在那人身上,那人高鼻深目,身着一身雪白的道袍,后背绣着一只展翅腾飞的雄鹰,一看是这人,众人心里都忍不住一哂:原来是雪山派的掌门,怪不得对世家的怨气这么重。

    “白克力,怎么,又吃亏了?”一个肤黄个矮的中年男人看着满脸不虞的白克力,眯成细缝的眼中精光频闪:“我要是你,吃了亏就找回来,只在一边抱怨,有什么用。”

    白克力看了中年男人一眼,冷哼了一声:“姓阮的,你少在那里煽风点火,有本事,你别和世家打交道,我看你们勾魂帮能坚持多久。”

    阮姓中年人的目光情不自禁从在座的一位身着奢华羽纱红裙、面覆白纱的女子身上掠过,见对方没有任何表示,便嘿嘿笑了一声,“你们吃了亏,我们不是一样?有什么办法,咱们人手少,好多东西就得去山外购买,人家把持着货源,什么都不缺就是某一年卖的货少一点,对人家一点没影响,可咱们能一样吗,可不就得跟侍候大爷似的侍候着。”

    “哼,总有一天,我要把那蜀城那一群吸血鬼都收拾了。”白克力嘟哝着,一口把身边的茶都灌了下去。

    阮姓中年人的目光再次落在面覆白纱的女子身上,直到对方的目光若有意若无意地与他碰了碰,他才似乎如同突然被针扎了一样打了个寒战,飞快收回了视线。

    唐锦刚迈步走进别墅,便看到在别墅一层大厅的侯客区,两位面目平常的中年人已坐在了那里。

    从兜里掏出那面三角形的银白色金属牌,随手递给了其中一个中年人,唐锦拉着温妮坐了下来,同时在四人周围竖起了精神屏障。

    “人,找到了。”

    简单的四个字,素来沉稳的两位中年人居然因此同时轻嘘了一口气,脸上甚至少有地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只是……”唐锦的大喘气,让两位中年人脸上的肌肉同时一抽。

    “……咱们的人都处于中下层,轻易接触不到核心……”唐锦看着对面两人再次脸上再次露出放松的表情,翘了翘唇角,似乎终于满意了,这才认真回忆起小老头的暗语,“接头的人提到了丹药,又说了灵晶……显然,那边的意思是不只需要高级能力者支援,还需要大部队出动。”

    说到这里,与两个中年人一样,唐锦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若非情况紧急,根本不会有这样的信息传出来,看来,以前传回京中的消息无误,那些人果然想要引起动乱。”

    “需要灵晶?”接过金属牌的中年人用手指转动着那块三角形的牌子,垂头想了想,看向身侧的同伴:“飞鹰,我这几天再去探一下,如果实在不行,就动用灵晶。”

    名唤飞鹰的中年人点了点头:“藏鹰,你注意安全。”

    藏鹰笑了笑:“他们的眼睛都盯着咱们队里这几位爷呢,咱俩,安全得很。”

    想起唐锦一行人引起的注目,飞鹰忍不住乐了乐。

    唐锦哼了一声,不再言语,带着全心研究着那根紫色根径的温妮,回了楼上的卧室。

    坐在沙发上的飞鹰与藏鹰相视一笑,也起身离开了。

    …… ……

    本以为会被瀑布声吵着睡不好,不想这处会址位于两仪山侧身,当初选址十分巧妙,与那处瀑布几成九十度角,瀑布完全被两仪山突出的山身挡住,那如雷的水声并没有给别墅区人的生活起居带来什么太多影响,当然,如果有兴致,万宝会期间,也可让参会人员带领,去看看这两仪山有名的“九天银河”之景。

    一夜好眠,起身洗漱用完早餐,除了留守的人员,京城一行其余人全都向着比武区走去,而等他们到达时比武区时,那里已是万头攒动,显然,他们来得已是有些晚了。

    唐锦打头,领着众人,走在通向比武台的四条通道其中的一条之上,向着前方昨日看好的看台行去,走近后,众人才发现,那台上已有一人盘坐其间了。

    张郧看了一眼看台上的人:“看服装,这是衡山派的人。”

    看了一眼那身着一身紧身劲装,盘膝坐在台上闭目养神的大汉,唐锦挑了挑眉,直接飞身掠了上去。

    五米的高台上,衡山派的那位弟子猛然睁开了眼,当他凌利的眼神对上了唐锦时,情不自禁皱了皱眉。

    唐锦从高台一角的一个盒子里翻出昨日留下的一块木牌,将木牌扔进了站起身的衡山派弟子手中:“唐某来夺台。”

    衡山派弟子一把接住木牌,看也没看,直接收进了怀中,随后一拱手:“请。”

    “有人夺台!”

    攒动的人群全都向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那夺台的是什么人?”

    “没见过。”

    “谁见过?那夺台的年轻人是谁?这样气宇轩昂又一表人才的,没道理没人认识啊……”

    远远近近的人群,看着高台上互相致意后,转瞬便缠斗在一起的两人,或高或低的议论声汇成一片嗡鸣。

    “那人看起来可不像十万大山里的人,倒有些像是大城市里的世家子弟。”

    “怪不得看起来这么眼生,不过,这一界夺台的世家子可够年轻的。”

    “上一界世家来的人,我记得叫南宫望,当年是四十六岁,那时,经过几番争夺,他不过堪堪保住了第一圈的台位,只不知道这个年轻人能不能站住脚。”

    “世家爱面子,不会随便派个人就算了,这年轻人手底下应该有些真本事。”

    …… ……

    就在台下人的议论声中,兔起鹘落之间,衡山派的人已被唐锦一手擒住,伸手从那人怀里掏出自己的木牌,唐锦这才松开手。

    衡山派弟子的脸色因为羞愤,一时之间胀得通红,没办法,他输得太快了,快得他都连场面话都没脸留,直接跳下了高台,挤进了人群中。

    唐锦转瞬间便夺回了自己的木牌,场下顿时沸腾了起来。

    “那是衡山的章义虎吧,不是说他在衡山的年轻一辈中,至少能排进前三吗,怎么输得这么快?”

    “啊,我想起来了,夺台这人姓唐名锦,在今年京城举办的全国竞技大赛上,他以十三阶力压十六阶,最后得到了全国的总冠军。”

    “啧,越了三阶的差位,最后还赢了,这得多妖孽才能办到。”

    “世家传承久远,总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谁知道他当初能赢靠的是自己的本事,还是做了什么手脚呢!”

    “他们世家传承再久,能比得上咱们十万大山里的各大门派吗?不说别的,只是少林,那都是几千年的传承了,那才是真正历史久远的大派……”

    “啊,这唐锦要做什么?”

    “他把留名盒里的名牌都拿起来了。”

    “呵,够狂的,这是不给自己留任何余地,准备连续比斗了。”

    台上的唐锦从留名盒里随意拿出一块木牌,冲台下晃了晃:“日月盟。”

    这都点名了,再不上去,可就丢人了。

    一个看起来足有五十岁的老者跃上高台,抱拳一礼:“日月盟晋南,唐族长请!”

    唐锦一抬手:“请!”

    …… ……

    “没想到日月盟的副盟主都出手了。”

    “呵,这一下好看了。”

    …… ……

    无视了众人的议论,相较于衡山派弟子的轻慢,晋南十分谨慎,在唐锦示意的同一时间,便调动起了全部的实力,扑了上去。

    按说,晋南的对敌之策没有一点可挑剔处,如果是半年前的唐锦,面对拿出全力来应战的晋南,要想赢,非常不容易。

    不过,半年过去了,唐锦的实力早已如坐火箭般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即使晋南吸取了当日刘司长的教训,也是徒劳。

    这一点,甫一交手的晋南也意识到了,唐锦的应对,太轻松了,轻松得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同阶的能力者,而是一个低位的对手,辗转腾挪之间,这个年轻人的时机永远紧扣着他旧力不继新力未生的那一瞬间,让他明知其躲避的轨迹,也只能徒呼奈何。

    几十次攻击,完全没有给对手造成任何一点消耗,晋南的心,沉到了谷底。

    对手的一切,精神力五级的唐锦完全收入了眼内,洞若观火,在晋南的气势一滞的瞬间,唐锦已是飞快伸出了手。

    唐锦的手,如同凭空出现,向着晋南的咽喉抓去。

    晋南一惊,这凭空出现的手如羚羊挂角,不着痕迹,等他发现时,已是近在咫尺。

    后退,唯有后退,晋南唯持着面向唐锦的姿式,飞快后退,只是,唐锦又哪里会任他逃脱,如影随行,那只手,没有丝毫改变,坚定地,维持着它与晋南咽喉之间的距离。

    晋南不是不想反击,只是,他的反击,完全被唐锦另一只手化解,他连分心撑起能量罩的时间也没有,因为,只要他慢一步,那只手,就会掐住他的咽喉,那时,一切,都晚了。

    一进一退,看似慢,实则迅疾无比,前一刻,还在高台正中央处的两人,一个呼吸之间,已是以了台边,等晋南反应过来想要跃向空中时,已被唐锦一掌拍下了高台。

    “轰!”

    围观的人群炸了。

    “这么快!”

    “晋副盟主输了,怎么可能?他可是十六阶强者。”

    “十六阶,人家又不是没赢过十六阶。”

    “可是,这不一样,上一次,唐锦赢了是赢了,不过,那是以几乎丧命为代价换来的,今天呢?看到了吗?比起上一场赢过衡山派的弟子,时间上相差无几。”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人家半年时间,实力大涨了,而且看到没,这赢起来一点没费劲儿,明显,人家还有余力,不只是有余力,人家根本就跟玩儿似的。”

    “不可能,半年的时间,哪里有这么大的变化,高阶能力者升阶,比低阶可难多了,听说他们甚至几十年都很难升一阶,这唐锦怎么就能这么容易突破?”

    “嘿,谁叫人家是世家子弟呢!知道世家和咱们门派的差别吗?人家的资源,比咱们丰富,家族实力,更不可同日而语,不说那轮换着坐最高位的七大世家,单就那二十一中等世家,七十二小世家,哪一家不是人材济济,要不然,能把咱们十万大山压得死死的。”

    “别的咱不说,这唐家,是出大世家还是中等世家?”

    “都不是,他是小世家,五行城唐家的家主。”

    哗——

    如滚水倒入了油锅,整个场子都喧哗了起来。

    张郧一行人听着耳边沸沸场场的议论,脸上,都露出了掩不住的得意之色。

    越来越多的人涌向了这边这座高台,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力被高台之争吸引了过去。

    别墅区,飞鹰与几个护卫低声交谈了几句,然后,这些护卫便向着别墅区不同的方向奔去,感觉到大部分潜藏者被护卫吸引走了,飞鹰状似悠闲地向着比武区行去,于是,又是一批潜藏者跟了上去。

    就在飞鹰即将走出别墅区时,一个模样平凡普通得让人过眼即忘的男侍手里抱着东西,也向着比武区快步走去,他挤进人群,将东西交给张郧一行人,然后,再次挤进人群,消失了,不过,再没人去注意他,因为,高台上,唐锦漂亮的一记飞踢,将又一名争夺者踢下了台。

    看台争夺的白热化,让比武台上静坐的几十位掌门有了不同的变化,其中一些人显然有些坐不住了,不过,更多的人,脸上保持着云淡风轻,镇定地端着茶杯,或持杯微笑,或低头轻吹杯中茶叶,或与座旁之人交谈,总之,大家谁都不原失了气度,显出底气的不足。

    不过,显然,并不是每位掌门、掌教都是涵养深沉之辈,因为,一个满含愤慨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些世家,就是这么阴魂不散,咱们十万大山的盛会关他们什么事,每次都要来参和,不得瑟能死吗?”

    众人的目光落在那人身上,那人高鼻深目,身着一身雪白的道袍,后背绣着一只展翅腾飞的雄鹰,一看是这人,众人心里都忍不住一哂:原来是雪山派的掌门,怪不得对世家的怨气这么重。

    “白克力,怎么,又吃亏了?”一个肤黄个矮的中年男人看着满脸不虞的白克力,眯成细缝的眼中精光频闪:“我要是你,吃了亏就找回来,只在一边抱怨,有什么用。”

    白克力看了中年男人一眼,冷哼了一声:“姓阮的,你少在那里煽风点火,有本事,你别和世家打交道,我看你们勾魂帮能坚持多久。”

    阮姓中年人的目光情不自禁从在座的一位身着奢华羽纱红裙、面覆白纱的女子身上掠过,见对方没有任何表示,便嘿嘿笑了一声,“你们吃了亏,我们不是一样?有什么办法,咱们人手少,好多东西就得去山外购买,人家把持着货源,什么都不缺就是某一年卖的货少一点,对人家一点没影响,可咱们能一样吗,可不就得跟侍候大爷似的侍候着。”

    “哼,总有一天,我要把那蜀城那一群吸血鬼都收拾了。”白克力嘟哝着,一口把身边的茶都灌了下去。

    阮姓中年人的目光再次落在面覆白纱的女子身上,直到对方的目光若有意若无意地与他碰了碰,他才似乎如同突然被针扎了一样打了个寒战,飞快收回了视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