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2、反哺

香胡胡Ctrl+D 收藏本站

    162、反哺

    “小锦子,世峰会青年组比赛,你已被定为领队人之一。”

    李大治扔下这句话,转身上了车,扬长而去。

    坐进另一辆车,温妮看着身畔神情莫测唐锦:“世峰会?”

    “全名:世界巅峰竞技大会。”唐锦眯了眯眼:“全球各国顶尖能力者们展示大会。”

    “哦。”

    看着温妮完全不为所动表情,唐锦失笑,他怎么忘了,对于她来说,那些浮名虚利带来乐,远不及坐花园里,悠闲地喝一杯香茶来得舒适。

    “需要我出国。”

    温妮终于抬起头:“我要一起去。”

    将她揽入怀:“当然。”

    …………

    温爸就住当初唐锦带温妮第一次见到瞿大哥那栋大厦顶层。

    敲开门,看着温爸猛然看到女儿时骤然被点亮眼睛,那眼中喜悦与安心让温妮情不自禁吸了吸有些酸涩鼻子,冲着温爸露出一个大大笑容:“爸爸,我回来了!”

    温妮话一落音,温爸便举起了手。

    唐锦就站温妮右侧后方,温爸举起手同时,他瞳孔一阵急剧收缩,他以平生速度调动起了能量屏障,只是,仍然晚了。

    “砰砰砰砰……”连续枪声,大厦顶层响起。

    看到枪口对准温妮、枪声响起、温妮眉间出现血点同时,唐锦贴身衣裳,瞬间便被冷汗湿透。

    …………

    从来没有哪一刻,温妮这样庆幸过遇到了风少,并且他半个月魔鬼训练教程中坚持了下来。

    温爸举起手时,温妮眼神正与温爸相对,因此,她清楚地看到,温爸眼中喜悦安心顷刻间被挣扎、痛苦、空洞所取代,这种变化太过突兀,第一时间触动了她被风少训练出条件反射,因此,枪声响起同时,她立刻做出了反应。

    只是,温妮眉际,仍然出现了血花,那是子弹撞击造成。

    不,温妮脸皮当然没有厚得子弹也打不穿,她只是竖起了精神屏障,并把近咫尺子弹,全部收进了空间!

    温爸瞬间被唐锦击昏倒地上,他应该庆幸枪离得够近,能让温妮如今精神力完全掌握住子弹射进她头颅时间,这样,才没有被当场枪杀。

    看着唐锦驱身去摸温爸脸,温妮自然明白他想做什么。

    “不是假冒,血缘感知很清晰。”

    唐锦动作停了下来,温妮话里意思,除了他,这世界上估计没有人会明白——血缘,他此次回京后,真正感受到了它存,那是血脉亲人之间特有亲近感,血缘越近,亲近感越强。司徒家,他十分清晰地从一个又一个有血缘关系姓司徒人身上感觉到了这种亲近。

    感知到血缘同时,神魂间亲近与疏离,他精神世界里也如同照镜子一样被清晰地映射了出来,每个人神魂变化,如同一盏盏时明时暗灯,让他十分清晰地感知到他们心绪改变。

    血缘感知触发神魂感知,这是五级进化体能力之一。

    “不是假冒,为什么他会杀你?”

    唐锦目光紧紧盯着昏迷不醒温爸,神情戒备,动作警惕。

    一阵急促奔跑声走廊里响起,与此同时,瞿大哥声音传了过来:“怎么回事?监测警报怎么响了?”

    当看到温父门前,抬头向他看来唐锦那一脸镇定时,瞿大哥停下了奔跑,他一边步走过来,一边力平息自己喘息,“小锦,发生什么事了?”

    “枪杀。”唐锦简洁地做了回答,然后一把将地上温爸抱起,当先进了门。

    见温爸被抱起,温妮捡起脚边手枪,回头看向瞿大哥及他身后跟来一群人,“瞿大哥,咱们先进去再说吧。”

    温妮眉间鲜血迹让瞿大哥心一紧,他点了点头,带着他身后七八个人,跟着进了房。

    唐锦把温爸放客厅一张沙发上,一边动作迅速地检查着温爸身上所有东西,一边量简单地跟瞿大哥讲述了一遍方才让他措手不及刺杀。

    “你是说,他亲手向着女儿开了四枪?”

    “是。”

    温妮蹲沙发边,紧紧握着温爸手,“爸爸并不想杀我,我看到了他眼中挣扎。”虽然,那挣扎很无力,几乎瞬间便被摧毁,但是,那确实是存过。

    瞿大哥站离沙发一步远地方,“你们离京这段时间,他一直很正常。”低头想了好一阵儿,瞿大哥很肯定:“只要出门,我派他身边保护人就一直紧紧跟着他,寸步不离,他并不曾接触过什么危险人物。”

    温妮想了想:“爸爸刚看到我时,很高兴,很安心,后来,我刚说完我回来了,他目光就挣扎后变得空洞,然后,他枪对准了我——像一个被人控制木偶。”

    “像木偶?”瞿大哥眉头皱了起来。

    “是。”温妮很肯定。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

    “催眠。”

    “种契。”

    “奴契?”

    三个人几乎同时有了猜测。

    瞿大哥顿了顿:“什么是种契和奴契?”

    温妮与唐锦一顿,唐锦看着温妮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契,而是催眠。”

    温妮想了想,点了点头,没错,契族结契需要特定手段,并且,重要是下契人需要修炼出精神核——如今地球,别说精神核,就是结契手段方法,也不可能有人掌握。

    “那么,确实是催眠。”

    唐锦想了想:“妮妮,要嘛是你脸,要嘛是你说话,触发了催眠指令。”

    “我脸,或者是:爸爸,我回来了。”温妮看着唐锦:“是这个吗?”

    唐锦点了点头。

    那么,是谁催眠了温爸?

    房间里,再一次陷入沉寂,唐锦一翻搜索后,也终于停下了手,拉着温妮坐了下来,直到这时,三个人才有时间互相打招呼兼问候。

    瞿大哥看着温妮,点了点自己眉心:“弟妹,你受伤了?”

    温妮冲着瞿大哥笑了笑:“没事,一点小伤。”她手碰了碰眉心:“就破了点儿皮。”

    唐锦心一紧,又复一松,他伸手从温妮手上拿过湿毛巾,替她将眉际血迹拭净,仔细看了看:“还好。”是,比起海岛上她训练时遍体鳞伤、血肉模糊来,这个伤口除了位置吓人一点,确实很轻。

    放下湿毛巾,再次从温妮手中接过治伤膏药,唐锦小心地那个小伤口上抹了几层,“明天,就好了。”

    瞿大哥看着唐锦一连串动作,挑了挑眉,也没吭声,他目光移到仍然昏迷温爸身上,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就这时,一个皮肤黝黑年轻人从同伴中挪了出来,看着众人看向他目光,他神情略微有些不自,不过,他却没有退缩,把自己要说话说了出来:“老板,那个,温先生喜欢听歌。”

    瞿大哥看着年轻人,眉头皱得紧了。

    年轻人看了一眼自家老板,清楚地看到了他目光中不耐,于是又飞补充道:“温先生喜欢听,是一首《爸爸,我回来了》歌。”

    瞿大哥与唐锦目光一碰,同时点了点头。

    …………

    催眠专家很被找了来,听着温爸常听那首歌,专家十分肯定:“这是特制碟片,歌中反复重复那句:爸爸,我回来了,将开启刺杀指令,催眠内容是:杀死说出这句话人以及她同伴。”

    …………

    醒过来温爸忘记了刺杀指令被触发后事,他短暂迷茫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妮妮,爸爸没事,只是昨天没睡好。”显然,他以为自己昏迷是因为昨夜没睡好。

    房间静了片刻,先反应过来瞿大哥咳了一声,笑着对温爸道:“妮妮回来了,你这心也该放下了。”

    温爸笑着对瞿大哥点了点头。

    温妮看着温爸,眼中有点点泪花:“爸爸,对不起,我去探险,让你担心了。”因为担心,因为牵挂,因为他期盼着女儿站身前说,爸爸,我回来了,他才会反复地听那首歌,才会被催眠……

    温爸动作一顿,对着温妮露出了一个饱含慈爱地笑,又似乎有些疲累地将头靠沙发背上,抬眼看着天花板:“傻孩子。”只是,他眼中润湿那么明显,即使掩饰,也仍然没有瞒过房间里任何一个人。

    温妮坐到温爸身边,抱着他手臂:“爸爸,我现十二阶了。”如果,女儿不身边让你担心,那么,当你知道她有足够自保能力时,是不是担心会少一些?

    “十二阶?”温爸欣喜地侧头看向温妮:“十二阶了?”

    温妮重重点了点头:“是,而且,唐锦十六阶了……爸爸,你别担心,有他陪着我,哪儿,我都会被保护得很好。”

    “好,好,爸爸不担心……”

    …………

    本来打算看过温爸就去自家师傅那里,只是,温爸情况,让温妮实不放心,她决定留父亲身边几天,至少,她要把父亲容易被催眠问题从根本上解决了,才能离开。

    唐锦陪着温妮温爸身边呆了一天,然后,就再没有时间了,太多人找他,太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而且,他必须找到催眠温爸幕后黑手,能空出一天时间,已经很不容易了。

    唐锦走后,温妮征得了温爸同意,进入了他精神世界,只是,刚刚进入,她就差点迷失,好,事前她就让玄三守了身边,因此,虽有惊,却并无险,倒是平安从温爸世界里退了出来。

    对上温爸睁开眼睛,温妮有些无措:“爸爸,你精神世界里,我找不到方向。”

    温爸坐起身:“怎么?”

    温妮有些烦恼:“我差点迷失里面出不来。”

    “妮妮,爸爸已经没事了,上一次催眠,已经被田卉大师解除了。”先前刺杀,所有人都默契地没有告诉温爸,因此,温爸根本不知道他曾经被催眠事。

    温妮鼓了鼓腮:“我知道,我就是想着,你需要建一个精神屏障。”

    温爸有些无奈:“妮妮,爸爸只有四阶。”

    温妮不以为意:“我刚才给你检查了能量源,它虽然固化了,不过,我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解决能量源问题之前,她需要先确定温爸精神世界里,再没有隐患。

    一直沉默站一旁玄三看着温妮烦恼得满屋打转,终于传递了一个信息过去:“你父亲整个精神世界充斥着压抑、悲伤、绝望、黑暗……和你完全不一样。”

    温妮猛然回头:“压抑,黑暗?”

    “太压抑、太绝望……这应该就是他容易被催眠原因。”玄三顿了顿:“他居然没有崩溃,真罕见。”

    对上温爸饱含慈爱目光,温妮心颤了颤:“爸爸,你爱我吗?”

    温爸眼睛因为讶异而情不自禁地睁大:“妮妮,爸爸当然爱你。”

    “爸爸,这个世界,你还爱谁吗?”

    温爸目光躲闪着移向了一旁。

    “爸爸,你只爱我吗?你自己呢?”

    温爸头侧开,“真是傻孩子,你看爸爸现不是一切都很好吗?”

    温妮泪一滴一滴从脸上滑落,当其中一滴泪滴温爸手上时,他手猛然颤了颤,似乎被什么狠狠烫了一下一样。

    温妮坐沙发边沿,抱住自己父亲,她精神世界里,是玄三恍然声音:“原来是这样,他没有崩溃,是因为你,那一片黑暗世界里唯一坚不可催一点亮光,原来,源自父爱。”

    玄三话,让温妮坐直了腰,她诚挚目光直视着温爸,“爸爸,我爱你。这个世界上,你是我血缘近亲人,是独一无二,是无可取代。”

    女儿直白话,让温爸脸骤然转红,随着温妮看着他时间越长,他脸越红,后,红成一颗西红柿之前,似乎终于被女儿眼中越来越深笑意惹恼了,温爸一把将温妮头抱进了怀里:“你这孩子,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调皮。”

    “呵!主人,你父亲精神世界里,那一点亮光开始持续扩散了。”

    因为女儿一点回应,就有这么大变化吗?温妮心再次颤了颤。

    “爸爸,你想念妈妈吗?”为什么只爱女儿一个人,妻子回忆,不应该是同样美好吗?

    温爸抚摸女儿短发手顿了顿:“你妈妈把我从地狱中拉了出来,却又让我深地认识到这个世界残酷……”温爸顿了顿:“好,她留下了你。”

    温妮打了个寒战,如果没有她,温爸是不是就生无可恋?

    血缘让温妮情不自禁地亲近温爸,神魂感觉到来自父亲慈爱让她无比温暖,眷恋难舍,这种包容爱,如海、如山,无言却广博深沉——温妮神魂其中,如浸温水,舒适得几乎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温妮庆幸着,所幸只有对于血缘亲人神魂感知才会这样灵敏,要不然,她一定会被人类七情六欲干扰得发狂。

    “妮妮,去你妈妈师门看看吧,十万大山里,那个叫元门地方。”

    温妮差点睡过去神魂一震,抬起头,她有些惊异地看着温爸:“去十万大山?”她去海岛探险,就让他担忧得被人催眠了还不自知,如果再去十万大山,他又会担心成什么样子?

    温爸勉强笑了笑:“你一直想知道你妈妈事,以前,你问了许多次,爸爸却什么也不肯告诉你,为这,你没少生爸爸气……现,你长大了,能力变强了,身边又有唐锦陪着,爸爸也就没必要瞒着你了。”

    “爸爸,妈妈事,你能再告诉我一些吗?”

    温爸叹了一口气:“我和你妈妈一起时间只有四年,我们一直被人追杀,生下你后,我们五行城定居了下来,你长到三岁时,我们五行城外森林里被人堵住了……后,你妈妈运用师门独有手段,将那些来围剿人全部杀死,但她自己也几近油灯枯,临去前,她与我联手,将她能量源取出封印,以供你十八岁后使用……你妈妈去世后,我降至四阶,本以为没活路了,没想到从那以后却再没人打扰我们父女俩……爸爸能力低微,那些围杀我们人来路,一点也没有查出来……就只能知道你这些了。”

    …………

    晚上,温爸睡下后,温妮回到卧室,玄三寸步不离地跟着她。

    “玄三,用髓精,能帮到我爸吗?”髓精对神魂作用十分明显,温爸精神世界如果得到髓精滋养,变得坚不可摧,就应该能防住来自外界恶意了吧。

    “不能直接使用,他身体承受不了,会崩溃。”

    “怎么会崩溃?髓精能量明明很温和,我和唐锦用时一点不适感觉都没有。”

    “你神魂因明悟而通透,你男人神魂因千锤百炼而坚韧,你们身体内又都没有杂质——身与魂都达到了标准,使用髓精过程中,才会只觉舒适,不觉痛苦。”

    “这样子吗?可是,秦将军也服了一小片儿。”

    “你也说了,那是一小片儿,并且,那个男人躯体比你父亲等级高,神魂也坚韧。”

    “……那应该怎么办?不把他实力提上去,我不放心离开。”

    “除非你能找到至阳与玄阴玉液。”

    “至阳,玄阴?”

    “至阳润万物,玄阴融万物,呵呵,你找不到,那是……你从哪里找到?”

    看着悬浮身前两种液体,听着玄三骤然变调声音,温妮得意地笑了,空间里两池水,原来是至阳与玄阴玉液啊。

    “啊,好了,玄三,告诉我,怎么用?”

    玄三呆立了半晌,突然背过身去,闷闷地回道:“至阳、玄阴各取十滴,髓精切一片,再加入……”

    按照玄三讲述,温妮飞地往玉鼎中加着各种材料。

    “……十年蕴神花五朵,粉蛇蔓根一节、五十年赤阳果三颗……”看着温妮一样不少地把所有材料都放进了玉鼎,玄三啧了一声,“你可真是一点没客气,库克星特产,全都搜刮过了吧?”

    温妮嘿嘿笑着,“以防万一嘛。”

    “蝗虫过境。”

    “噫,你居然知道蝗虫过境吗?不是一直呆库克星外山谷吗?”

    “……别停,再加男子指尖血……变态,你怎么会储存这么多男人血?”

    “替四师官兵们体验时抽,都是左手浓稠血液——所谓指尖血,从胳膊上抽,其实是一样,对吧。”

    “……行了,炼你药吧。”

    …………

    就这个晚上,京城混乱一条街上发生了一起性质十分恶劣群发性斗欧事件,这次事件,打死打伤总人数达到了上千人,并且,这些人,全都是能力者。

    即使这条全国知名、混乱、鱼龙混杂街区之上,波及范围这样广争斗,本身也是很罕见,毕竟,能力者总人数并不那么多,全国人口就算是十中取一,现,能力者总人类也不过就是几千万而已。可是,仅仅这一个夜晚,这一次争斗,其死伤就达到了上千人,几乎可以想象,性质这样恶劣、后果这样严重斗欧事件,上报之后,将会招致高层怎样震怒以及追察,而其后,又会引起怎样权力变动。

    而就警灯长鸣之时,就离这个街区一公里外一栋高楼之上,唐锦,和他伙伴们,深沉夜色之中,却是从头至尾地旁观了这场好戏。

    162、反哺

    “小锦子,世峰会青年组比赛,你已被定为领队人之一。”

    李大治扔下这句话,转身上了车,扬长而去。

    坐进另一辆车,温妮看着身畔神情莫测唐锦:“世峰会?”

    “全名:世界巅峰竞技大会。”唐锦眯了眯眼:“全球各国顶尖能力者们展示大会。”

    “哦。”

    看着温妮完全不为所动表情,唐锦失笑,他怎么忘了,对于她来说,那些浮名虚利带来乐,远不及坐花园里,悠闲地喝一杯香茶来得舒适。

    “需要我出国。”

    温妮终于抬起头:“我要一起去。”

    将她揽入怀:“当然。”

    …………

    温爸就住当初唐锦带温妮第一次见到瞿大哥那栋大厦顶层。

    敲开门,看着温爸猛然看到女儿时骤然被点亮眼睛,那眼中喜悦与安心让温妮情不自禁吸了吸有些酸涩鼻子,冲着温爸露出一个大大笑容:“爸爸,我回来了!”

    温妮话一落音,温爸便举起了手。

    唐锦就站温妮右侧后方,温爸举起手同时,他瞳孔一阵急剧收缩,他以平生速度调动起了能量屏障,只是,仍然晚了。

    “砰砰砰砰……”连续枪声,大厦顶层响起。

    看到枪口对准温妮、枪声响起、温妮眉间出现血点同时,唐锦贴身衣裳,瞬间便被冷汗湿透。

    …………

    从来没有哪一刻,温妮这样庆幸过遇到了风少,并且他半个月魔鬼训练教程中坚持了下来。

    温爸举起手时,温妮眼神正与温爸相对,因此,她清楚地看到,温爸眼中喜悦安心顷刻间被挣扎、痛苦、空洞所取代,这种变化太过突兀,第一时间触动了她被风少训练出条件反射,因此,枪声响起同时,她立刻做出了反应。

    只是,温妮眉际,仍然出现了血花,那是子弹撞击造成。

    不,温妮脸皮当然没有厚得子弹也打不穿,她只是竖起了精神屏障,并把近咫尺子弹,全部收进了空间!

    温爸瞬间被唐锦击昏倒地上,他应该庆幸枪离得够近,能让温妮如今精神力完全掌握住子弹射进她头颅时间,这样,才没有被当场枪杀。

    看着唐锦驱身去摸温爸脸,温妮自然明白他想做什么。

    “不是假冒,血缘感知很清晰。”

    唐锦动作停了下来,温妮话里意思,除了他,这世界上估计没有人会明白——血缘,他此次回京后,真正感受到了它存,那是血脉亲人之间特有亲近感,血缘越近,亲近感越强。司徒家,他十分清晰地从一个又一个有血缘关系姓司徒人身上感觉到了这种亲近。

    感知到血缘同时,神魂间亲近与疏离,他精神世界里也如同照镜子一样被清晰地映射了出来,每个人神魂变化,如同一盏盏时明时暗灯,让他十分清晰地感知到他们心绪改变。

    血缘感知触发神魂感知,这是五级进化体能力之一。

    “不是假冒,为什么他会杀你?”

    唐锦目光紧紧盯着昏迷不醒温爸,神情戒备,动作警惕。

    一阵急促奔跑声走廊里响起,与此同时,瞿大哥声音传了过来:“怎么回事?监测警报怎么响了?”

    当看到温父门前,抬头向他看来唐锦那一脸镇定时,瞿大哥停下了奔跑,他一边步走过来,一边力平息自己喘息,“小锦,发生什么事了?”

    “枪杀。”唐锦简洁地做了回答,然后一把将地上温爸抱起,当先进了门。

    见温爸被抱起,温妮捡起脚边手枪,回头看向瞿大哥及他身后跟来一群人,“瞿大哥,咱们先进去再说吧。”

    温妮眉间鲜血迹让瞿大哥心一紧,他点了点头,带着他身后七八个人,跟着进了房。

    唐锦把温爸放客厅一张沙发上,一边动作迅速地检查着温爸身上所有东西,一边量简单地跟瞿大哥讲述了一遍方才让他措手不及刺杀。

    “你是说,他亲手向着女儿开了四枪?”

    “是。”

    温妮蹲沙发边,紧紧握着温爸手,“爸爸并不想杀我,我看到了他眼中挣扎。”虽然,那挣扎很无力,几乎瞬间便被摧毁,但是,那确实是存过。

    瞿大哥站离沙发一步远地方,“你们离京这段时间,他一直很正常。”低头想了好一阵儿,瞿大哥很肯定:“只要出门,我派他身边保护人就一直紧紧跟着他,寸步不离,他并不曾接触过什么危险人物。”

    温妮想了想:“爸爸刚看到我时,很高兴,很安心,后来,我刚说完我回来了,他目光就挣扎后变得空洞,然后,他枪对准了我——像一个被人控制木偶。”

    “像木偶?”瞿大哥眉头皱了起来。

    “是。”温妮很肯定。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

    “催眠。”

    “种契。”

    “奴契?”

    三个人几乎同时有了猜测。

    瞿大哥顿了顿:“什么是种契和奴契?”

    温妮与唐锦一顿,唐锦看着温妮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契,而是催眠。”

    温妮想了想,点了点头,没错,契族结契需要特定手段,并且,重要是下契人需要修炼出精神核——如今地球,别说精神核,就是结契手段方法,也不可能有人掌握。

    “那么,确实是催眠。”

    唐锦想了想:“妮妮,要嘛是你脸,要嘛是你说话,触发了催眠指令。”

    “我脸,或者是:爸爸,我回来了。”温妮看着唐锦:“是这个吗?”

    唐锦点了点头。

    那么,是谁催眠了温爸?

    房间里,再一次陷入沉寂,唐锦一翻搜索后,也终于停下了手,拉着温妮坐了下来,直到这时,三个人才有时间互相打招呼兼问候。

    瞿大哥看着温妮,点了点自己眉心:“弟妹,你受伤了?”

    温妮冲着瞿大哥笑了笑:“没事,一点小伤。”她手碰了碰眉心:“就破了点儿皮。”

    唐锦心一紧,又复一松,他伸手从温妮手上拿过湿毛巾,替她将眉际血迹拭净,仔细看了看:“还好。”是,比起海岛上她训练时遍体鳞伤、血肉模糊来,这个伤口除了位置吓人一点,确实很轻。

    放下湿毛巾,再次从温妮手中接过治伤膏药,唐锦小心地那个小伤口上抹了几层,“明天,就好了。”

    瞿大哥看着唐锦一连串动作,挑了挑眉,也没吭声,他目光移到仍然昏迷温爸身上,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就这时,一个皮肤黝黑年轻人从同伴中挪了出来,看着众人看向他目光,他神情略微有些不自,不过,他却没有退缩,把自己要说话说了出来:“老板,那个,温先生喜欢听歌。”

    瞿大哥看着年轻人,眉头皱得紧了。

    年轻人看了一眼自家老板,清楚地看到了他目光中不耐,于是又飞补充道:“温先生喜欢听,是一首《爸爸,我回来了》歌。”

    瞿大哥与唐锦目光一碰,同时点了点头。

    …………

    催眠专家很被找了来,听着温爸常听那首歌,专家十分肯定:“这是特制碟片,歌中反复重复那句:爸爸,我回来了,将开启刺杀指令,催眠内容是:杀死说出这句话人以及她同伴。”

    …………

    醒过来温爸忘记了刺杀指令被触发后事,他短暂迷茫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妮妮,爸爸没事,只是昨天没睡好。”显然,他以为自己昏迷是因为昨夜没睡好。

    房间静了片刻,先反应过来瞿大哥咳了一声,笑着对温爸道:“妮妮回来了,你这心也该放下了。”

    温爸笑着对瞿大哥点了点头。

    温妮看着温爸,眼中有点点泪花:“爸爸,对不起,我去探险,让你担心了。”因为担心,因为牵挂,因为他期盼着女儿站身前说,爸爸,我回来了,他才会反复地听那首歌,才会被催眠……

    温爸动作一顿,对着温妮露出了一个饱含慈爱地笑,又似乎有些疲累地将头靠沙发背上,抬眼看着天花板:“傻孩子。”只是,他眼中润湿那么明显,即使掩饰,也仍然没有瞒过房间里任何一个人。

    温妮坐到温爸身边,抱着他手臂:“爸爸,我现十二阶了。”如果,女儿不身边让你担心,那么,当你知道她有足够自保能力时,是不是担心会少一些?

    “十二阶?”温爸欣喜地侧头看向温妮:“十二阶了?”

    温妮重重点了点头:“是,而且,唐锦十六阶了……爸爸,你别担心,有他陪着我,哪儿,我都会被保护得很好。”

    “好,好,爸爸不担心……”

    …………

    本来打算看过温爸就去自家师傅那里,只是,温爸情况,让温妮实不放心,她决定留父亲身边几天,至少,她要把父亲容易被催眠问题从根本上解决了,才能离开。

    唐锦陪着温妮温爸身边呆了一天,然后,就再没有时间了,太多人找他,太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而且,他必须找到催眠温爸幕后黑手,能空出一天时间,已经很不容易了。

    唐锦走后,温妮征得了温爸同意,进入了他精神世界,只是,刚刚进入,她就差点迷失,好,事前她就让玄三守了身边,因此,虽有惊,却并无险,倒是平安从温爸世界里退了出来。

    对上温爸睁开眼睛,温妮有些无措:“爸爸,你精神世界里,我找不到方向。”

    温爸坐起身:“怎么?”

    温妮有些烦恼:“我差点迷失里面出不来。”

    “妮妮,爸爸已经没事了,上一次催眠,已经被田卉大师解除了。”先前刺杀,所有人都默契地没有告诉温爸,因此,温爸根本不知道他曾经被催眠事。

    温妮鼓了鼓腮:“我知道,我就是想着,你需要建一个精神屏障。”

    温爸有些无奈:“妮妮,爸爸只有四阶。”

    温妮不以为意:“我刚才给你检查了能量源,它虽然固化了,不过,我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解决能量源问题之前,她需要先确定温爸精神世界里,再没有隐患。

    一直沉默站一旁玄三看着温妮烦恼得满屋打转,终于传递了一个信息过去:“你父亲整个精神世界充斥着压抑、悲伤、绝望、黑暗……和你完全不一样。”

    温妮猛然回头:“压抑,黑暗?”

    “太压抑、太绝望……这应该就是他容易被催眠原因。”玄三顿了顿:“他居然没有崩溃,真罕见。”

    对上温爸饱含慈爱目光,温妮心颤了颤:“爸爸,你爱我吗?”

    温爸眼睛因为讶异而情不自禁地睁大:“妮妮,爸爸当然爱你。”

    “爸爸,这个世界,你还爱谁吗?”

    温爸目光躲闪着移向了一旁。

    “爸爸,你只爱我吗?你自己呢?”

    温爸头侧开,“真是傻孩子,你看爸爸现不是一切都很好吗?”

    温妮泪一滴一滴从脸上滑落,当其中一滴泪滴温爸手上时,他手猛然颤了颤,似乎被什么狠狠烫了一下一样。

    温妮坐沙发边沿,抱住自己父亲,她精神世界里,是玄三恍然声音:“原来是这样,他没有崩溃,是因为你,那一片黑暗世界里唯一坚不可催一点亮光,原来,源自父爱。”

    玄三话,让温妮坐直了腰,她诚挚目光直视着温爸,“爸爸,我爱你。这个世界上,你是我血缘近亲人,是独一无二,是无可取代。”

    女儿直白话,让温爸脸骤然转红,随着温妮看着他时间越长,他脸越红,后,红成一颗西红柿之前,似乎终于被女儿眼中越来越深笑意惹恼了,温爸一把将温妮头抱进了怀里:“你这孩子,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调皮。”

    “呵!主人,你父亲精神世界里,那一点亮光开始持续扩散了。”

    因为女儿一点回应,就有这么大变化吗?温妮心再次颤了颤。

    “爸爸,你想念妈妈吗?”为什么只爱女儿一个人,妻子回忆,不应该是同样美好吗?

    温爸抚摸女儿短发手顿了顿:“你妈妈把我从地狱中拉了出来,却又让我深地认识到这个世界残酷……”温爸顿了顿:“好,她留下了你。”

    温妮打了个寒战,如果没有她,温爸是不是就生无可恋?

    血缘让温妮情不自禁地亲近温爸,神魂感觉到来自父亲慈爱让她无比温暖,眷恋难舍,这种包容爱,如海、如山,无言却广博深沉——温妮神魂其中,如浸温水,舒适得几乎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温妮庆幸着,所幸只有对于血缘亲人神魂感知才会这样灵敏,要不然,她一定会被人类七情六欲干扰得发狂。

    “妮妮,去你妈妈师门看看吧,十万大山里,那个叫元门地方。”

    温妮差点睡过去神魂一震,抬起头,她有些惊异地看着温爸:“去十万大山?”她去海岛探险,就让他担忧得被人催眠了还不自知,如果再去十万大山,他又会担心成什么样子?

    温爸勉强笑了笑:“你一直想知道你妈妈事,以前,你问了许多次,爸爸却什么也不肯告诉你,为这,你没少生爸爸气……现,你长大了,能力变强了,身边又有唐锦陪着,爸爸也就没必要瞒着你了。”

    “爸爸,妈妈事,你能再告诉我一些吗?”

    温爸叹了一口气:“我和你妈妈一起时间只有四年,我们一直被人追杀,生下你后,我们五行城定居了下来,你长到三岁时,我们五行城外森林里被人堵住了……后,你妈妈运用师门独有手段,将那些来围剿人全部杀死,但她自己也几近油灯枯,临去前,她与我联手,将她能量源取出封印,以供你十八岁后使用……你妈妈去世后,我降至四阶,本以为没活路了,没想到从那以后却再没人打扰我们父女俩……爸爸能力低微,那些围杀我们人来路,一点也没有查出来……就只能知道你这些了。”

    …………

    晚上,温爸睡下后,温妮回到卧室,玄三寸步不离地跟着她。

    “玄三,用髓精,能帮到我爸吗?”髓精对神魂作用十分明显,温爸精神世界如果得到髓精滋养,变得坚不可摧,就应该能防住来自外界恶意了吧。

    “不能直接使用,他身体承受不了,会崩溃。”

    “怎么会崩溃?髓精能量明明很温和,我和唐锦用时一点不适感觉都没有。”

    “你神魂因明悟而通透,你男人神魂因千锤百炼而坚韧,你们身体内又都没有杂质——身与魂都达到了标准,使用髓精过程中,才会只觉舒适,不觉痛苦。”

    “这样子吗?可是,秦将军也服了一小片儿。”

    “你也说了,那是一小片儿,并且,那个男人躯体比你父亲等级高,神魂也坚韧。”

    “……那应该怎么办?不把他实力提上去,我不放心离开。”

    “除非你能找到至阳与玄阴玉液。”

    “至阳,玄阴?”

    “至阳润万物,玄阴融万物,呵呵,你找不到,那是……你从哪里找到?”

    看着悬浮身前两种液体,听着玄三骤然变调声音,温妮得意地笑了,空间里两池水,原来是至阳与玄阴玉液啊。

    “啊,好了,玄三,告诉我,怎么用?”

    玄三呆立了半晌,突然背过身去,闷闷地回道:“至阳、玄阴各取十滴,髓精切一片,再加入……”

    按照玄三讲述,温妮飞地往玉鼎中加着各种材料。

    “……十年蕴神花五朵,粉蛇蔓根一节、五十年赤阳果三颗……”看着温妮一样不少地把所有材料都放进了玉鼎,玄三啧了一声,“你可真是一点没客气,库克星特产,全都搜刮过了吧?”

    温妮嘿嘿笑着,“以防万一嘛。”

    “蝗虫过境。”

    “噫,你居然知道蝗虫过境吗?不是一直呆库克星外山谷吗?”

    “……别停,再加男子指尖血……变态,你怎么会储存这么多男人血?”

    “替四师官兵们体验时抽,都是左手浓稠血液——所谓指尖血,从胳膊上抽,其实是一样,对吧。”

    “……行了,炼你药吧。”

    …………

    就这个晚上,京城混乱一条街上发生了一起性质十分恶劣群发性斗欧事件,这次事件,打死打伤总人数达到了上千人,并且,这些人,全都是能力者。

    即使这条全国知名、混乱、鱼龙混杂街区之上,波及范围这样广争斗,本身也是很罕见,毕竟,能力者总人数并不那么多,全国人口就算是十中取一,现,能力者总人类也不过就是几千万而已。可是,仅仅这一个夜晚,这一次争斗,其死伤就达到了上千人,几乎可以想象,性质这样恶劣、后果这样严重斗欧事件,上报之后,将会招致高层怎样震怒以及追察,而其后,又会引起怎样权力变动。

    而就警灯长鸣之时,就离这个街区一公里外一栋高楼之上,唐锦,和他伙伴们,深沉夜色之中,却是从头至尾地旁观了这场好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