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22上岸

香胡胡Ctrl+D 收藏本站

    风起,如镜水面乍破;

    银光,如电,如虹;倏然而至,贯穿人体;

    鲜血喷溅,残肢断臂横飞;凄厉的惨叫,震碎耳膜;

    蓦然回首,队伍最末端,几个黑夜人如同糖葫芦一样被串成了串儿,如同一个进攻的讯号,在人类临死的惨号之下,更多潜伏在水中的生物乍起发难,连续不断地露出了狰狞的爪牙,眨眼间,便已有十几人身上见红。

    “高阶全力护恃,所有人,全速前进!”

    突起的变故,让队伍出现了短暂的骚动,身处海中,又是能量与体力都几乎消耗一空的情况,此时军队中的大部分官兵都如同等宰的羔羊……好在,随着唐锦一声厉喝,外围的军官全力保护,那些泡在水中的官兵,手扶着浮木,挤压出身体里最后的一点力气,亡命踢腾。

    温妮的小船被五个追随者护卫推动着前行,那一片混乱,却并不曾影响到他们,当然,最重要的原因,乃是因为小船之上小猫散发出的高阶变异兽的威压,让海兽全都下意识避开了这一片区域,以至连靠近他们这一片的官兵也随之受益,避免了一场艰难的拼杀。

    这一路之上,小船救援上来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他们在小船上做了紧急救治,稍做恢复后,就会把位置让给更需要的战友,自己跳入海水,努力前行;此时,船上所载除了温妮与小猫,便是昏迷不醒或是无力前行的重伤员,他们与温妮一起,看着远处的战士们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奔命,看着师长脚踏浮木双手连挥,不断收割着这些并不强大,但在众人强弩之末的此时,一不小心就会带来更大伤亡的小型变异海生物,所有人的心里都紧张到了极点,希望战友们能游得快一点,再快一点,更生出了恨不能下去以身相替的念头。

    唐锦一边进行着快速的剿杀,一边领着警卫队对整个队伍外围防护圈不时出现的漏洞进行增援,一时之间,四师的官兵倒也被护了个周全,此时,一直不曾停下的唐锦已快要行至队伍的末端,那里,是崔元带领的一干人,他们,遭遇到了海兽最强的攻击。

    众人最初进入海中搏浪前行时,唯有浅表的一些低阶海兽被海面突然出现的这群猎物吸引了过来,只是,这一路过来,众人奋勇前行,不时斩杀浮至海面猎食的低阶变异海兽,不可避免地让血腥味慢慢弥漫开来,时间一长,深潜海底的高阶海兽自然寻味而至,追了上来.

    那道洞穿黑衣人的银光,便是一条跑到海面透气的高阶变异海蛇,它追摄而来,骤然突袭,于是,一击致命……所幸已近岸边,许多体型过大的海兽行动不便,于是这追上来的大多都是体型较小者,其中,数量最庞大的,便是一群变异海蛇,他们分散在海水之中,一时之间让人无法一次尽数击杀,这才将这些军人们追得如丧家之犬般狼狈,好在,四师目前伤亡还不是太惨烈,当然,如果时间再拖得久一点,结果如何,却还是两说。

    一百米……五十米……二十米……十米……

    队伍最前端的战士终于爬上礁石,摇晃着尽力向前挪动,为后面的同伴让开位置,直至抽搐颤抖的肌肉再也无力负荷身体的重量,平日钢铁铸就的众汉子如一瘫软泥般怦然摔倒在地,如连锁反应一般,一人之后,不断有人倒下,前面的人一倒,后面的人被拌,一下倒跌在了一起;或是无力前行找了空隙躺倒;或是无力支撑头晕眼花直接摔在别人身上……大家或力竭或中毒,一时间,海边黑压压倒下了一大片,这些人,基本上都再无一分力气挪动,唯一证明他们还是活物的,便是那剧烈起伏的胸膛与带着劫后余生不停转动的双眼。

    温妮与小猫从小船中跃起,与五个追随者快步上了海滩,沿路不停找出被海蛇咬伤中毒的战士,拖出来进行紧急救治,当然,基本上都是先喂解毒丹,再让缓过一口气的战友帮忙放毒、挤毒、吸毒,一时间,忙得不可开交,而与她同样忙碌的,便是钱森带领的医药部的人员了,他们是队伍中被保护得最好的一群人,而在上了岸后,这些人也发挥出了他们那巨大的作用,飞快地救治好了一批人,而在这批人的帮助下,又有更多的人得到了及时的分类与抢救。

    衣着整洁神态从容的夏侯章烨与子车妍站在礁石之上,居家临下,手指弹动间,但凡露出水面的变异兽立时化作血雾,后面紧随而至的战士俱是趟着血水而行,队伍两侧,唐锦与军中高阶能力者一刻不曾停手,却是牢牢护住了奋力游动的战士,再不曾折损一人,直到所有人全部上岸。

    清空了一个小片区,四师但凡能站起身的战士全都集中到了一起,一个战士在众人的喷笑声中从屁股上拽下一只紧夹着他裤子不放的海蟹,脸红之下,聪明地指着慢慢再次变得清澈的海水,“下面还有很多。”

    看着海水之中,一个个缩了头足老老实实趴在海中的海龟,紧紧闭合的蚌壳贝类,以及一些慌张逃窜的小生物,众人再次哄然大笑。

    唐锦站在最高的一块礁石上,看着虽显狼狈精神状态却不坏的战士,听着各个团营的情况汇报,确定四师此行居然无一人死亡时,眉间一舒,脸上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不错!

    四师建制内的人无人死亡,崔元的人却死了好几个,谁叫他倒霉被厉害的变异海兽追上了呢,此时,他带着那群黑衣人,脸色难看地站在不远处,目光,落在尤自不停忙碌的温妮身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温续凯惊魂未定,却下意识开始哄崔元开心:“那些躺在地上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吧,还是二公子的人最厉害!”

    米米瞄了温续凯一眼,脸上露出一个轻蔑的冷笑,这个废物,除了拍马屁,什么也不会,那躺在地上的都是一些低阶的普通士兵,崔元带的是什么人?全都是高阶能力者,这二者根本没有可比性,温续凯这个马屁可拍得一点也不高明。

    米米本以为温续凯不当的言行会招致一顿毒打,没想到,崔元除了哼了一声,却并不曾对温续凯做出任何惩罚的行为,而且,脸上神情明显缓和了许多,显然,无论温续凯所说的是不是事实,总之,他确实让崔元恶劣的心情好了一点。

    “不知道另外三艘舰上的人情况如何。”崔元的话明显带着恶意的期盼,不过,周围都是黑衣人,没有人对他恶劣的言下之意有任何不满。

    “估计,只会比四师更惨!”一个紧跟在崔元身边的老者接过话头,刘京说过,四师组建抽调的都是各军的优秀官兵,而且,在南城时,四师消耗的物资是最多的——就算是催,也能把这些人催升阶吧。

    “其它三个师,人员太多,却没有四师这样轻便。”

    “呵呵。”想着秦勇不知损失了多少人手,崔元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果然,要让自己心情变得更好,就得别人比自己更惨。

    不只崔元想要知道另外三个师的情况,唐锦此时也同样需要联系秦勇,他招了小红过来,将一张简易便条系在它的腿上,便让它去附近找人了,之后,又立即派出了一个侦察连的人进入海岛探路后,唐锦一挥手,让所有人原地休整待命。

    士兵们开始整理身上的背包物资,脱了身上的衣物,跑到海水中清洗,换上拿出的干衣,众人嘻笑打闹,全然没有一点刚从生死线上走过一遭的惊惶不安,他们是能力者,是军人,他们比常人经历过更多生死存亡的考验,每一次,渡过一个难关,便是白捡了一条命,如此,他们早已学会如何在空闲时更好的享受生命,当然,在训练时,他们自然也会更努力地训练……现在,几千个士兵与低阶军官们许多都跑到了海中,捕捉先前还曾欺凌过他们的变异小海兽,更有人,将海中的变异海星拖了上来玩耍,或是翻找碎石下的海蟹、鱼、虾,倒也各得其乐。

    几个团营级军官围在唐锦身边,查看着一张简易地图,指着图上几个画了点的位置:“照地图所示,一师在我们右边,二师,三师离得我们较远,如果他们都是在预订登陆地点上的岸,我们只需与一师协作。”

    唐锦点了点图上第二个红点,“将军如今应该就在一师。” 三师是叶林统帅,那是秦勇的嫡系,不需要操心,二师孟翔的家族素来中立,唯有一师师长杨昆立场暖昧,秦勇带着护卫军坐镇一师,如此,三十二军,他便能如臂使指,指挥自如了。

    “应该很快能得到消息。”一团长贝明商为救人,一身衣裳也被海水浸了个透湿,此时穿在身上极其难受,他边说着话边脱下衣裳扔给一边的勤务兵,指着地图上一条弯弯曲曲的线:“这地图,太简陋了,让我们走这条路,尚不知会遇到些什么,着实让人放不下心。”搜集的情况越详细,才能更好地避免无谓的伤亡,只是,现在这样一张只团了几个简单图形的地图,实在让人很难对其抱有什么希望。

    唐锦的手指点了点地图:“就这,还是死了好些人手才弄出来的呢。别抱怨了,至少,眼前不是一抹黑,只要小心,倒也闯得。”

    “师长,那地方真有传的那么邪乎,进去就能升阶?”

    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确定不会有不该听到的人注意到自己几人的谈话,唐锦眯了眯眼,翘了翘唇角:“总要探过才知道的。不过,既然如此劳师动众,总该有些东西的。”

    “师长,您给我们说说,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让我们心里多少也有个底不是。”二团长谢冈往前小心凑了凑。

    唐锦看了看几个营长望过来的期盼目光嗤了一声:“都瞪那么大俩窟窿眼儿干啥?出气呢?”

    三团长唐铎看了自家族长一眼,低头掩住了脸上的笑容,这帮老奸巨滑的家伙,这是借机想从族长口中套话呢。

    “师长,您就说说呗。”

    “就是,您简单说说,我们也好早做准备。”

    “师长,您说说吧,这都快到目的地了,说说也没关系吧。”

    唐锦伸出食指挠了挠下巴,再次看了身边的几人一眼,皱着眉头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好吧,给你们说说!据说,那处空间极大,里面有极其怪异的布置,第一个无意掉入其中的人,在里面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历险后回到地面,实力增长了许多,正因此,他才终于活了下来,并把这个消息传了出来;后来,不停地有人来探险,不过,来到此地的人,能活着回去的……百不存一,而只要活下来,又无不是得到了莫大好处。”

    百不存一!

    因为这句话,空气似乎都出现了一丝凝滞。

    一团长勉力笑了笑:“只不知,什么样的人才能活下来。”

    唐锦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没有规律!有小孩,有扔进去做饵的普通人,也有高阶能力者——无人得知共中的规律,即使,那活下来的几个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

    看着大家凝重的神情,唐锦的手指在地上叩了叩:“我带你们来了,就会尽最大努力把你们带回去。”

    军官们脸上神情一霁,是呀,还有师长呢!

    点了点地图,唐锦与众人再次开始商讨起来,对于如何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军官们各抒己见,针对如今这情报太少的情况,却也都有了简单的布置,在一起坐了半个小时后,众人终于谈妥,分散去集结各自的营、团,分派任务。

    在与医药部确认过伤残官兵的情况后,唐锦还是决定把这些人一起带走,不把他们留在海边;须知,没有大量人力保护,在这样的海岛之上,等他们回来时,这些伤者很可能早被变异兽吞吃得骨头渣子都剩不下了。当然,唐锦敢做出这个决定,还是因为伤者中真正不良于行的,不过几十人,而这点人,并不会影响整个队伍的行动。

    在又等了半个小时后,小红终于飞了回来,唐锦打开小红脚上的信件看了一遍,抬头看了看天色,“伐树扎营,休整一晚。”

    风起,如镜水面乍破;

    银光,如电,如虹;倏然而至,贯穿人体;

    鲜血喷溅,残肢断臂横飞;凄厉的惨叫,震碎耳膜;

    蓦然回首,队伍最末端,几个黑夜人如同糖葫芦一样被串成了串儿,如同一个进攻的讯号,在人类临死的惨号之下,更多潜伏在水中的生物乍起发难,连续不断地露出了狰狞的爪牙,眨眼间,便已有十几人身上见红。

    “高阶全力护恃,所有人,全速前进!”

    突起的变故,让队伍出现了短暂的骚动,身处海中,又是能量与体力都几乎消耗一空的情况,此时军队中的大部分官兵都如同等宰的羔羊……好在,随着唐锦一声厉喝,外围的军官全力保护,那些泡在水中的官兵,手扶着浮木,挤压出身体里最后的一点力气,亡命踢腾。

    温妮的小船被五个追随者护卫推动着前行,那一片混乱,却并不曾影响到他们,当然,最重要的原因,乃是因为小船之上小猫散发出的高阶变异兽的威压,让海兽全都下意识避开了这一片区域,以至连靠近他们这一片的官兵也随之受益,避免了一场艰难的拼杀。

    这一路之上,小船救援上来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他们在小船上做了紧急救治,稍做恢复后,就会把位置让给更需要的战友,自己跳入海水,努力前行;此时,船上所载除了温妮与小猫,便是昏迷不醒或是无力前行的重伤员,他们与温妮一起,看着远处的战士们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奔命,看着师长脚踏浮木双手连挥,不断收割着这些并不强大,但在众人强弩之末的此时,一不小心就会带来更大伤亡的小型变异海生物,所有人的心里都紧张到了极点,希望战友们能游得快一点,再快一点,更生出了恨不能下去以身相替的念头。

    唐锦一边进行着快速的剿杀,一边领着警卫队对整个队伍外围防护圈不时出现的漏洞进行增援,一时之间,四师的官兵倒也被护了个周全,此时,一直不曾停下的唐锦已快要行至队伍的末端,那里,是崔元带领的一干人,他们,遭遇到了海兽最强的攻击。

    众人最初进入海中搏浪前行时,唯有浅表的一些低阶海兽被海面突然出现的这群猎物吸引了过来,只是,这一路过来,众人奋勇前行,不时斩杀浮至海面猎食的低阶变异海兽,不可避免地让血腥味慢慢弥漫开来,时间一长,深潜海底的高阶海兽自然寻味而至,追了上来.

    那道洞穿黑衣人的银光,便是一条跑到海面透气的高阶变异海蛇,它追摄而来,骤然突袭,于是,一击致命……所幸已近岸边,许多体型过大的海兽行动不便,于是这追上来的大多都是体型较小者,其中,数量最庞大的,便是一群变异海蛇,他们分散在海水之中,一时之间让人无法一次尽数击杀,这才将这些军人们追得如丧家之犬般狼狈,好在,四师目前伤亡还不是太惨烈,当然,如果时间再拖得久一点,结果如何,却还是两说。

    一百米……五十米……二十米……十米……

    队伍最前端的战士终于爬上礁石,摇晃着尽力向前挪动,为后面的同伴让开位置,直至抽搐颤抖的肌肉再也无力负荷身体的重量,平日钢铁铸就的众汉子如一瘫软泥般怦然摔倒在地,如连锁反应一般,一人之后,不断有人倒下,前面的人一倒,后面的人被拌,一下倒跌在了一起;或是无力前行找了空隙躺倒;或是无力支撑头晕眼花直接摔在别人身上……大家或力竭或中毒,一时间,海边黑压压倒下了一大片,这些人,基本上都再无一分力气挪动,唯一证明他们还是活物的,便是那剧烈起伏的胸膛与带着劫后余生不停转动的双眼。

    温妮与小猫从小船中跃起,与五个追随者快步上了海滩,沿路不停找出被海蛇咬伤中毒的战士,拖出来进行紧急救治,当然,基本上都是先喂解毒丹,再让缓过一口气的战友帮忙放毒、挤毒、吸毒,一时间,忙得不可开交,而与她同样忙碌的,便是钱森带领的医药部的人员了,他们是队伍中被保护得最好的一群人,而在上了岸后,这些人也发挥出了他们那巨大的作用,飞快地救治好了一批人,而在这批人的帮助下,又有更多的人得到了及时的分类与抢救。

    衣着整洁神态从容的夏侯章烨与子车妍站在礁石之上,居家临下,手指弹动间,但凡露出水面的变异兽立时化作血雾,后面紧随而至的战士俱是趟着血水而行,队伍两侧,唐锦与军中高阶能力者一刻不曾停手,却是牢牢护住了奋力游动的战士,再不曾折损一人,直到所有人全部上岸。

    清空了一个小片区,四师但凡能站起身的战士全都集中到了一起,一个战士在众人的喷笑声中从屁股上拽下一只紧夹着他裤子不放的海蟹,脸红之下,聪明地指着慢慢再次变得清澈的海水,“下面还有很多。”

    看着海水之中,一个个缩了头足老老实实趴在海中的海龟,紧紧闭合的蚌壳贝类,以及一些慌张逃窜的小生物,众人再次哄然大笑。

    唐锦站在最高的一块礁石上,看着虽显狼狈精神状态却不坏的战士,听着各个团营的情况汇报,确定四师此行居然无一人死亡时,眉间一舒,脸上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不错!

    四师建制内的人无人死亡,崔元的人却死了好几个,谁叫他倒霉被厉害的变异海兽追上了呢,此时,他带着那群黑衣人,脸色难看地站在不远处,目光,落在尤自不停忙碌的温妮身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温续凯惊魂未定,却下意识开始哄崔元开心:“那些躺在地上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吧,还是二公子的人最厉害!”

    米米瞄了温续凯一眼,脸上露出一个轻蔑的冷笑,这个废物,除了拍马屁,什么也不会,那躺在地上的都是一些低阶的普通士兵,崔元带的是什么人?全都是高阶能力者,这二者根本没有可比性,温续凯这个马屁可拍得一点也不高明。

    米米本以为温续凯不当的言行会招致一顿毒打,没想到,崔元除了哼了一声,却并不曾对温续凯做出任何惩罚的行为,而且,脸上神情明显缓和了许多,显然,无论温续凯所说的是不是事实,总之,他确实让崔元恶劣的心情好了一点。

    “不知道另外三艘舰上的人情况如何。”崔元的话明显带着恶意的期盼,不过,周围都是黑衣人,没有人对他恶劣的言下之意有任何不满。

    “估计,只会比四师更惨!”一个紧跟在崔元身边的老者接过话头,刘京说过,四师组建抽调的都是各军的优秀官兵,而且,在南城时,四师消耗的物资是最多的——就算是催,也能把这些人催升阶吧。

    “其它三个师,人员太多,却没有四师这样轻便。”

    “呵呵。”想着秦勇不知损失了多少人手,崔元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果然,要让自己心情变得更好,就得别人比自己更惨。

    不只崔元想要知道另外三个师的情况,唐锦此时也同样需要联系秦勇,他招了小红过来,将一张简易便条系在它的腿上,便让它去附近找人了,之后,又立即派出了一个侦察连的人进入海岛探路后,唐锦一挥手,让所有人原地休整待命。

    士兵们开始整理身上的背包物资,脱了身上的衣物,跑到海水中清洗,换上拿出的干衣,众人嘻笑打闹,全然没有一点刚从生死线上走过一遭的惊惶不安,他们是能力者,是军人,他们比常人经历过更多生死存亡的考验,每一次,渡过一个难关,便是白捡了一条命,如此,他们早已学会如何在空闲时更好的享受生命,当然,在训练时,他们自然也会更努力地训练……现在,几千个士兵与低阶军官们许多都跑到了海中,捕捉先前还曾欺凌过他们的变异小海兽,更有人,将海中的变异海星拖了上来玩耍,或是翻找碎石下的海蟹、鱼、虾,倒也各得其乐。

    几个团营级军官围在唐锦身边,查看着一张简易地图,指着图上几个画了点的位置:“照地图所示,一师在我们右边,二师,三师离得我们较远,如果他们都是在预订登陆地点上的岸,我们只需与一师协作。”

    唐锦点了点图上第二个红点,“将军如今应该就在一师。” 三师是叶林统帅,那是秦勇的嫡系,不需要操心,二师孟翔的家族素来中立,唯有一师师长杨昆立场暖昧,秦勇带着护卫军坐镇一师,如此,三十二军,他便能如臂使指,指挥自如了。

    “应该很快能得到消息。”一团长贝明商为救人,一身衣裳也被海水浸了个透湿,此时穿在身上极其难受,他边说着话边脱下衣裳扔给一边的勤务兵,指着地图上一条弯弯曲曲的线:“这地图,太简陋了,让我们走这条路,尚不知会遇到些什么,着实让人放不下心。”搜集的情况越详细,才能更好地避免无谓的伤亡,只是,现在这样一张只团了几个简单图形的地图,实在让人很难对其抱有什么希望。

    唐锦的手指点了点地图:“就这,还是死了好些人手才弄出来的呢。别抱怨了,至少,眼前不是一抹黑,只要小心,倒也闯得。”

    “师长,那地方真有传的那么邪乎,进去就能升阶?”

    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确定不会有不该听到的人注意到自己几人的谈话,唐锦眯了眯眼,翘了翘唇角:“总要探过才知道的。不过,既然如此劳师动众,总该有些东西的。”

    “师长,您给我们说说,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让我们心里多少也有个底不是。”二团长谢冈往前小心凑了凑。

    唐锦看了看几个营长望过来的期盼目光嗤了一声:“都瞪那么大俩窟窿眼儿干啥?出气呢?”

    三团长唐铎看了自家族长一眼,低头掩住了脸上的笑容,这帮老奸巨滑的家伙,这是借机想从族长口中套话呢。

    “师长,您就说说呗。”

    “就是,您简单说说,我们也好早做准备。”

    “师长,您说说吧,这都快到目的地了,说说也没关系吧。”

    唐锦伸出食指挠了挠下巴,再次看了身边的几人一眼,皱着眉头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好吧,给你们说说!据说,那处空间极大,里面有极其怪异的布置,第一个无意掉入其中的人,在里面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历险后回到地面,实力增长了许多,正因此,他才终于活了下来,并把这个消息传了出来;后来,不停地有人来探险,不过,来到此地的人,能活着回去的……百不存一,而只要活下来,又无不是得到了莫大好处。”

    百不存一!

    因为这句话,空气似乎都出现了一丝凝滞。

    一团长勉力笑了笑:“只不知,什么样的人才能活下来。”

    唐锦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没有规律!有小孩,有扔进去做饵的普通人,也有高阶能力者——无人得知共中的规律,即使,那活下来的几个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

    看着大家凝重的神情,唐锦的手指在地上叩了叩:“我带你们来了,就会尽最大努力把你们带回去。”

    军官们脸上神情一霁,是呀,还有师长呢!

    点了点地图,唐锦与众人再次开始商讨起来,对于如何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军官们各抒己见,针对如今这情报太少的情况,却也都有了简单的布置,在一起坐了半个小时后,众人终于谈妥,分散去集结各自的营、团,分派任务。

    在与医药部确认过伤残官兵的情况后,唐锦还是决定把这些人一起带走,不把他们留在海边;须知,没有大量人力保护,在这样的海岛之上,等他们回来时,这些伤者很可能早被变异兽吞吃得骨头渣子都剩不下了。当然,唐锦敢做出这个决定,还是因为伤者中真正不良于行的,不过几十人,而这点人,并不会影响整个队伍的行动。

    在又等了半个小时后,小红终于飞了回来,唐锦打开小红脚上的信件看了一遍,抬头看了看天色,“伐树扎营,休整一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