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5争分

香胡胡Ctrl+D 收藏本站

    高台上,袁老咆哮如雷,完全无视沙中将难堪的神情与崔少将胀红的脸色,他们以前都是见过袁老的,只是,他们从没预料到,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在真正发火时,会如此暴躁,不,不只是暴躁,这简直是凶残,是仇恨。

    是的,此时老人的目光,带着滔天的仇恨:“……你们这是渎职,是对全人类的犯罪。”

    一个白大褂咳了一声,迅速地在老人咆哮的间隙插了进来:“袁老,您这话说得太过了,沙将军只是担心病毒扩散,影响全军。”

    “真的是为病毒吗?”袁老目光狠厉地回头瞪着插话的白大褂,“别以为你们那些花花肠子老头子我不知道,就是你们这些人,手中有权有势,却不把它们用在为人类谋福祉上,只顾着争权夺利,为自己谋取利益,丧心病狂什么事都敢干。”袁老气得呼呼直喘气:“你们别忘了,如果医药永远不进步,你们,我们,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看着白大褂不以为然的神情,袁老冷笑:“你认为自己是上天的宠儿吗?别忘了,五十年前,军中那位大将,已经是最高阶的能力者,他,不一样被病毒逼死?”看着所有人变得难看的脸色,袁老不但没觉得畅快,反倒更加痛心疾首:“前车之鉴,后事之师,这才多少年前的事,你们就全都忘了?只顾争抢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却把压在人类头上最大的危机置之不顾?”

    白大褂脸色最是难看:“袁老,我敬您是国内最高阶的制药师,但是,在烈性病毒的研究上,我自认并不比您差,我也爱国,怎么就是置人类危机于不顾?如今,不就是你在阻碍正常的工作秩序吗?”

    袁老看着白大褂,皱起了眉头:“你是……”

    白大褂微微颔首:“鄙人刁有德。”

    袁老仔细想了想:“刁有德?发表《烈性新三毒》的那位?”

    刁有德脸上露出一点自得之色:“一点浅见。”

    袁老眯着眼,仔细上下打量了一遍刁有德:“你要把这些人带走?”

    “是,他们都感染了。”

    袁老冷笑:“为什么不直接申请参予进我的试验小组,却在背后搞这种把戏?”

    刁有德脸上的神情有片刻凝滞,不过,很快,他瞪大眼:“试验小组?不,你们的制剂根本还没有得到军部批准,就直接在官兵身上进行人体试验,这是不对的。”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刁有德的声音尖利得刺耳,以至传出很远。

    袁老目中怒火狂炽,就是这样的人,不但自己不埋头做学问,还总想着构陷别的埋头学问的人,这些小人,败类……

    “放屁。”钱森看着师傅难看的脸色,不停抚胸的动作,知道已是被气得狠了,哪里还会由着这个败类放肆:“刁有德,你血口喷人也要看看是对谁,怎么,以前凭借着载脏陷害踩着你同学上了位,如今还想踩着我师傅上位不成?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呸,有德,你哪里有德,分明是缺德。”

    “噗!”

    温妮正扶着袁老为他揉背呢,一下没忍住,喷笑出声,素来冷情的五师兄,原来也会这样失态加损人啊。

    “刁有德,学术的问题,就用学术解决,你为什么不将自己的学术观点递交最高研究院?你可以将你所有的反对意见都递交上去,甚至可以申请与我们进行公开对辩……这些你都不做,你跑过来劫我们的人,你这是明目张胆劫取我们的劳动成果,为自己铺路。你是不是自认为是最终裁院,能为所有学术的真伪直接定论?”

    刁有德羞怒地用那双小眼狠瞪着钱森:“你也是有身份的人,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钱森冷笑着看着刁有德,都打上门来了,他又何必再为这个小人留面子:“你以为自己以前做的事真没人知道?刁有德,我告诉你,你载脏那位,如今可是已经又出新成果了,你呢,这么多年,你除了劫取别人的成果为已有之外,你还做过什么?你就是个小偷,是最卑劣恶心的老鼠。”

    “你,你,钱森,你这是诬陷,我要告你。”刁有德气得跳脚。

    钱森不屑地道:“告,你去吧,正好,把你的真面目揭开,而且对于你今天的行为,我们也想讨一个公道。”

    刁有德目光有些闪躲,“钱森,我不和你做口舌之争,今天,这两百多人,我一定要带走。”

    这些人,都是关键,如果不带走,要达到最终目的,将会缺少最有力支持。说什么不合规矩,哼,以前这样的事又不是没发生过。

    如果到现在还不明白这里面有猫腻,唐锦就是个傻的,他目光一冷,转身走到高台边,一挥手,“四师全体官兵,护卫战友。”

    “哗!”海浪一般,加上已剔除的六百多人,训练场上九千多官兵,迅速把特殊制服们包围了起来,他们目光愤怒地瞪着制殊制服,蠢蠢欲动,只等唐锦一声令下,就要抢回自己的战友。

    看着场中一触即发的情势,沙中将皱紧了眉头:“大校同志,你要谨慎!”

    唐锦眯了眯眼,“中将同志,您也看到了,我们有袁校长坐镇,就是真有什么事,我们自己就有能力解决,您觉得,真的有必要劳动这位‘有德’大师吗?”

    “袁校长难道还能一直在你们师?万一到时烈性病毒的爆发不能得到及进控制,四师剩余官兵的生命安全,谁来负责?”

    听着沙中将的厉声责问,秦勇朝前迈了一步:“沙将军,袁校长虽然不能长期驻留我军,不过,钱森大师已经同意随我军一起行动。”对上沙中将惊异的眼神,秦勇肯定地点了点头:“钱森大师是袁校长的得意门生,想来,他的名字,您也是有所闻的。”

    看了一眼此时又是一幅温和文雅模样的钱森,沙中将眉头跳了跳,这前后反差,也太大了,不过,如果有钱森在四师,有算真有事,想来也能得到及时扼制……对于自己被人当刀的事,沙中将此时已经心知肚明,心里正恼火呢,便也顺水推舟:“既然有钱大师长期坐镇,想来就是真有什么,也可以及时挽救,如此,人,我们就不带走了。”

    崔省瑜脸色一变,就要开口劝阻,可惜,沙中将连给他开口的机会也没有,直接喝令:“特种大队……”

    “沙将军,我有证据。”什么都顾不上了,刁有德急声打断沙中将的命令,他知道,此时再不拿出点真东西,恐怕今日的行动,不只会打水漂,他还会赔上自己的一生,妈/的,不是说袁老头这老东西会有人解决吗?怎么就放出来了?

    “我们可以马上检测这些人,就在这里,沙将军,您一生为国为民,如今祸患就在眼前,怎可袖手旁观?”

    沙中将皱紧了眉头,几十年看过太多惨剧,每一次轻忽,赔进去的,都是无数的人命,那些惨烈的代价,一次次的触目惊心,涉及病毒之事,他从不赌。

    “沙将军,马上,就是现在,我就能证明。”刁有德抓住机会,“四个小时,不,两个小时,我就能把结果递交到您的手上。”

    沙中将的目光一扫全场,重点看了袁老一眼,“我就在这里等着。”

    崔省瑜分别看了秦勇与唐锦一眼,“中将同志,我建议四师实施特殊管制。”

    沙中将眼中光芒闪了闪,看向秦勇,“秦军长,这些都是你的士兵,还请约束好。”

    崔省瑜心中掠过一丝失望,不过,看向已经跑下高台,准备将人带去检验室的刁有德,崔省瑜知道,这仗,输不了。

    秦勇看着唐锦轻轻一点头,唐锦回头快速看了袁老钱森及温妮几人一眼,冲几位将军敬礼后,喝令四师官兵回营房待命,自己亲自带着人走了。

    所有的白大褂都去了实验室,秦勇领着沙中将与崔省瑜去了自己的办公室,两个小时,可以做很多事。

    为什么刁有德那么有自信能查出问题?

    直接就有了感染者名单,这着棋,不是来四师前就备好的,就是这些日子被动了手脚……如今,就看谁的动作更快。

    四师,唐锦把所有的人都被调动了起来,秦勇在稍做考虑后,把能用的人都给了唐锦,他自己,只需要陪着沙中将与崔省瑜——这,也是崔系的目的。

    忙,很忙,温妮与实验室的人被指挥得团团转,刁有德在动,袁老等人也全都埋头检测,学术的问题,他们更愿意用学术解决,这,是他们对自己领域的信心,也是他们的骄傲所在。

    不停观察,不停记录,不停顿地动着,温妮心中窝着一股火,所有人都知道这事有猫腻,甚至,就连沙中将也知道,可是,他们却不得不跟着对手的步子向前走,走向一个注定的结果。

    一个半小时,一声大笑,刁有德从检测室走了出来,他的身后,桑药师与另几个人,手上分别捧着几个试管。用胜利者一般的目光扫过袁老等人正在使用的试验室,刁有德直接带着人把东西带去了三十二军军部,那里,沙中将正等着他们。

    袁老看了看手中试管,神情专注,这确实是一种新型病毒,不过……

    “小六,现在,我要新鲜的蚁毒,你上次提供的地稔藤、一叶蔌、蜈蚣……”

    来南城后,唐锦说,有储物空间的事,不须再讳莫如深,想用就用,因此,温妮这些日子在师傅与师兄面前,从没遮掩过,对于她随身带着药库的事,师傅与师兄在羡慕之余,更是送了她许多好东西让她装好,此时,袁老每念一样,温妮就从空间里取一样,而后,袁老就让钱森赶紧焙制材料,看着师傅师兄一头的大汗,都是她把他们牵累了,若不是为她,师傅师兄现在根本不会陷进这件事里……温妮一咬牙,从颈上解下玉鼎:“师傅,我可以用这个帮忙。”

    袁老看着变大的玉鼎,简单问了一下功效,什么也没说,直接将需要温妮做的事都交待了下来,温妮狠狠咬着牙——师傅肯定能行,他们一定能把那些可恶的小人都打压下去。

    三十二军军部,刁有德将几支试管呈给了沙中将:“这种新型病毒对人体危害极大。”

    沙中将伸手接过试管,戴上□的眼镜,对着光线仔细观察试管中的一切,他是负责全国病毒监查的,天长日久,虽不专精,对于放在这种专门的培育液之中,细胞是良性或恶性,病毒是烈性或慢性,这些识别方法他都知道的。

    通过眼镜,放大无数倍的试管中,一些橙色的细胞正在吞噬着红色细胞,然后自身分裂,再分裂……速度很快。

    沙中将脸色十分严峻:“为什么这么快?”

    刁有德吸了口气:“是的,十分快,较以往所有的病毒成长都快,以前的潜伏期可能有十年,这一种,却至少快了一倍,潜伏期甚至只有五年,遇到特殊情况,战士们受伤后,很可能当场变异。”

    沙中将再也坐不住了:“所有感染的人,全都带走,一个不能留,三十二军四师,实行特殊管制。”回头看着秦勇,沙中将神情极其严峻:“我要立刻将这里的事情报告军部。”

    每一次病毒的变异,都意味着又一批生命的消逝,人类,如此多灾多难,生命,如此脆弱……

    伸手拍了拍秦勇的肩膀,沙中将语重心长:“病毒这种事,与你的统领能力无关。”

    秦勇笑了笑,此事似乎确实与他的统领能力无关,可是,四师一去,三十二军,他实际能掌控的不过就是一个三师,即使是一军之长,无法控制整个军,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他如何能掌握主动权?而且,经此一事,医药部完全脱离他的控制,以后,命脉被人捏住,他这个军长基本上就是个摆设、傀儡……

    看一眼目含得意之色的崔省瑜等人,秦勇吸了口气:“袁老为医药界创造过无数奇迹,将军再稍等一会儿如何?”

    专业的事,还是得靠专业的人来解决,秦勇眯了眯眼,仔细想了想,边铁明、四师的几个团长……凡涉此事能用到的人,他都已交给唐锦,相信,以那小子的能力,如今,应该都查得差不多了吧。

    四师,唐锦办公室进进出出的人在这段时间达到了最高峰,无数人被传来,无数人被分派了任务,直到汇总了所有他可以查到的信息。

    看了看时间,唐锦的目光落在办公桌前的小班长身上:“见到几位将军,你只须如实汇报。”

    小班长神情激动,双腿“啪”一声并拢:“是。”

    唐锦带着十几个人,上了两辆军车,军车发动,快速驶离了四师营地,向着三十二军军部开去。

    实验室里,温妮发出一声惊喜的尖叫:“师傅,看看,快看,这种反应。”

    玉鼎之中,橙色的液体慢慢地,慢慢地变红,那红,殷艳,夺目。

    袁老动作迅速地呈出一点红液,放在玻璃片上,放在显微镜下:橙色细胞,在一点一点消失,红色细胞,不再消亡。

    袁老抬起头,长长出了一口气,身体摇晃了一下,又很快稳住,伸手拍拍温妮:“小六,你被上天钟爱,要惜福。”

    “啊?”温妮莫名。

    袁老看着温妮呆怔的模样,哈哈大笑:“这个鼎,于我药门,实乃大助力,以你的天资加上此鼎,小六,师傅期待着你将我药门发扬光大。”袁老眼眶有些湿润:“我看了太多悲剧,临老临老,却觉希望就在眼前。师傅,高兴。”

    钱森看看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师妹,轻声道:“师傅,那边还等着我们呢。”

    袁老点头:“走。”

    高台上,袁老咆哮如雷,完全无视沙中将难堪的神情与崔少将胀红的脸色,他们以前都是见过袁老的,只是,他们从没预料到,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在真正发火时,会如此暴躁,不,不只是暴躁,这简直是凶残,是仇恨。

    是的,此时老人的目光,带着滔天的仇恨:“……你们这是渎职,是对全人类的犯罪。”

    一个白大褂咳了一声,迅速地在老人咆哮的间隙插了进来:“袁老,您这话说得太过了,沙将军只是担心病毒扩散,影响全军。”

    “真的是为病毒吗?”袁老目光狠厉地回头瞪着插话的白大褂,“别以为你们那些花花肠子老头子我不知道,就是你们这些人,手中有权有势,却不把它们用在为人类谋福祉上,只顾着争权夺利,为自己谋取利益,丧心病狂什么事都敢干。”袁老气得呼呼直喘气:“你们别忘了,如果医药永远不进步,你们,我们,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看着白大褂不以为然的神情,袁老冷笑:“你认为自己是上天的宠儿吗?别忘了,五十年前,军中那位大将,已经是最高阶的能力者,他,不一样被病毒逼死?”看着所有人变得难看的脸色,袁老不但没觉得畅快,反倒更加痛心疾首:“前车之鉴,后事之师,这才多少年前的事,你们就全都忘了?只顾争抢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却把压在人类头上最大的危机置之不顾?”

    白大褂脸色最是难看:“袁老,我敬您是国内最高阶的制药师,但是,在烈性病毒的研究上,我自认并不比您差,我也爱国,怎么就是置人类危机于不顾?如今,不就是你在阻碍正常的工作秩序吗?”

    袁老看着白大褂,皱起了眉头:“你是……”

    白大褂微微颔首:“鄙人刁有德。”

    袁老仔细想了想:“刁有德?发表《烈性新三毒》的那位?”

    刁有德脸上露出一点自得之色:“一点浅见。”

    袁老眯着眼,仔细上下打量了一遍刁有德:“你要把这些人带走?”

    “是,他们都感染了。”

    袁老冷笑:“为什么不直接申请参予进我的试验小组,却在背后搞这种把戏?”

    刁有德脸上的神情有片刻凝滞,不过,很快,他瞪大眼:“试验小组?不,你们的制剂根本还没有得到军部批准,就直接在官兵身上进行人体试验,这是不对的。”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刁有德的声音尖利得刺耳,以至传出很远。

    袁老目中怒火狂炽,就是这样的人,不但自己不埋头做学问,还总想着构陷别的埋头学问的人,这些小人,败类……

    “放屁。”钱森看着师傅难看的脸色,不停抚胸的动作,知道已是被气得狠了,哪里还会由着这个败类放肆:“刁有德,你血口喷人也要看看是对谁,怎么,以前凭借着载脏陷害踩着你同学上了位,如今还想踩着我师傅上位不成?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呸,有德,你哪里有德,分明是缺德。”

    “噗!”

    温妮正扶着袁老为他揉背呢,一下没忍住,喷笑出声,素来冷情的五师兄,原来也会这样失态加损人啊。

    “刁有德,学术的问题,就用学术解决,你为什么不将自己的学术观点递交最高研究院?你可以将你所有的反对意见都递交上去,甚至可以申请与我们进行公开对辩……这些你都不做,你跑过来劫我们的人,你这是明目张胆劫取我们的劳动成果,为自己铺路。你是不是自认为是最终裁院,能为所有学术的真伪直接定论?”

    刁有德羞怒地用那双小眼狠瞪着钱森:“你也是有身份的人,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钱森冷笑着看着刁有德,都打上门来了,他又何必再为这个小人留面子:“你以为自己以前做的事真没人知道?刁有德,我告诉你,你载脏那位,如今可是已经又出新成果了,你呢,这么多年,你除了劫取别人的成果为已有之外,你还做过什么?你就是个小偷,是最卑劣恶心的老鼠。”

    “你,你,钱森,你这是诬陷,我要告你。”刁有德气得跳脚。

    钱森不屑地道:“告,你去吧,正好,把你的真面目揭开,而且对于你今天的行为,我们也想讨一个公道。”

    刁有德目光有些闪躲,“钱森,我不和你做口舌之争,今天,这两百多人,我一定要带走。”

    这些人,都是关键,如果不带走,要达到最终目的,将会缺少最有力支持。说什么不合规矩,哼,以前这样的事又不是没发生过。

    如果到现在还不明白这里面有猫腻,唐锦就是个傻的,他目光一冷,转身走到高台边,一挥手,“四师全体官兵,护卫战友。”

    “哗!”海浪一般,加上已剔除的六百多人,训练场上九千多官兵,迅速把特殊制服们包围了起来,他们目光愤怒地瞪着制殊制服,蠢蠢欲动,只等唐锦一声令下,就要抢回自己的战友。

    看着场中一触即发的情势,沙中将皱紧了眉头:“大校同志,你要谨慎!”

    唐锦眯了眯眼,“中将同志,您也看到了,我们有袁校长坐镇,就是真有什么事,我们自己就有能力解决,您觉得,真的有必要劳动这位‘有德’大师吗?”

    “袁校长难道还能一直在你们师?万一到时烈性病毒的爆发不能得到及进控制,四师剩余官兵的生命安全,谁来负责?”

    听着沙中将的厉声责问,秦勇朝前迈了一步:“沙将军,袁校长虽然不能长期驻留我军,不过,钱森大师已经同意随我军一起行动。”对上沙中将惊异的眼神,秦勇肯定地点了点头:“钱森大师是袁校长的得意门生,想来,他的名字,您也是有所闻的。”

    看了一眼此时又是一幅温和文雅模样的钱森,沙中将眉头跳了跳,这前后反差,也太大了,不过,如果有钱森在四师,有算真有事,想来也能得到及时扼制……对于自己被人当刀的事,沙中将此时已经心知肚明,心里正恼火呢,便也顺水推舟:“既然有钱大师长期坐镇,想来就是真有什么,也可以及时挽救,如此,人,我们就不带走了。”

    崔省瑜脸色一变,就要开口劝阻,可惜,沙中将连给他开口的机会也没有,直接喝令:“特种大队……”

    “沙将军,我有证据。”什么都顾不上了,刁有德急声打断沙中将的命令,他知道,此时再不拿出点真东西,恐怕今日的行动,不只会打水漂,他还会赔上自己的一生,妈/的,不是说袁老头这老东西会有人解决吗?怎么就放出来了?

    “我们可以马上检测这些人,就在这里,沙将军,您一生为国为民,如今祸患就在眼前,怎可袖手旁观?”

    沙中将皱紧了眉头,几十年看过太多惨剧,每一次轻忽,赔进去的,都是无数的人命,那些惨烈的代价,一次次的触目惊心,涉及病毒之事,他从不赌。

    “沙将军,马上,就是现在,我就能证明。”刁有德抓住机会,“四个小时,不,两个小时,我就能把结果递交到您的手上。”

    沙中将的目光一扫全场,重点看了袁老一眼,“我就在这里等着。”

    崔省瑜分别看了秦勇与唐锦一眼,“中将同志,我建议四师实施特殊管制。”

    沙中将眼中光芒闪了闪,看向秦勇,“秦军长,这些都是你的士兵,还请约束好。”

    崔省瑜心中掠过一丝失望,不过,看向已经跑下高台,准备将人带去检验室的刁有德,崔省瑜知道,这仗,输不了。

    秦勇看着唐锦轻轻一点头,唐锦回头快速看了袁老钱森及温妮几人一眼,冲几位将军敬礼后,喝令四师官兵回营房待命,自己亲自带着人走了。

    所有的白大褂都去了实验室,秦勇领着沙中将与崔省瑜去了自己的办公室,两个小时,可以做很多事。

    为什么刁有德那么有自信能查出问题?

    直接就有了感染者名单,这着棋,不是来四师前就备好的,就是这些日子被动了手脚……如今,就看谁的动作更快。

    四师,唐锦把所有的人都被调动了起来,秦勇在稍做考虑后,把能用的人都给了唐锦,他自己,只需要陪着沙中将与崔省瑜——这,也是崔系的目的。

    忙,很忙,温妮与实验室的人被指挥得团团转,刁有德在动,袁老等人也全都埋头检测,学术的问题,他们更愿意用学术解决,这,是他们对自己领域的信心,也是他们的骄傲所在。

    不停观察,不停记录,不停顿地动着,温妮心中窝着一股火,所有人都知道这事有猫腻,甚至,就连沙中将也知道,可是,他们却不得不跟着对手的步子向前走,走向一个注定的结果。

    一个半小时,一声大笑,刁有德从检测室走了出来,他的身后,桑药师与另几个人,手上分别捧着几个试管。用胜利者一般的目光扫过袁老等人正在使用的试验室,刁有德直接带着人把东西带去了三十二军军部,那里,沙中将正等着他们。

    袁老看了看手中试管,神情专注,这确实是一种新型病毒,不过……

    “小六,现在,我要新鲜的蚁毒,你上次提供的地稔藤、一叶蔌、蜈蚣……”

    来南城后,唐锦说,有储物空间的事,不须再讳莫如深,想用就用,因此,温妮这些日子在师傅与师兄面前,从没遮掩过,对于她随身带着药库的事,师傅与师兄在羡慕之余,更是送了她许多好东西让她装好,此时,袁老每念一样,温妮就从空间里取一样,而后,袁老就让钱森赶紧焙制材料,看着师傅师兄一头的大汗,都是她把他们牵累了,若不是为她,师傅师兄现在根本不会陷进这件事里……温妮一咬牙,从颈上解下玉鼎:“师傅,我可以用这个帮忙。”

    袁老看着变大的玉鼎,简单问了一下功效,什么也没说,直接将需要温妮做的事都交待了下来,温妮狠狠咬着牙——师傅肯定能行,他们一定能把那些可恶的小人都打压下去。

    三十二军军部,刁有德将几支试管呈给了沙中将:“这种新型病毒对人体危害极大。”

    沙中将伸手接过试管,戴上□的眼镜,对着光线仔细观察试管中的一切,他是负责全国病毒监查的,天长日久,虽不专精,对于放在这种专门的培育液之中,细胞是良性或恶性,病毒是烈性或慢性,这些识别方法他都知道的。

    通过眼镜,放大无数倍的试管中,一些橙色的细胞正在吞噬着红色细胞,然后自身分裂,再分裂……速度很快。

    沙中将脸色十分严峻:“为什么这么快?”

    刁有德吸了口气:“是的,十分快,较以往所有的病毒成长都快,以前的潜伏期可能有十年,这一种,却至少快了一倍,潜伏期甚至只有五年,遇到特殊情况,战士们受伤后,很可能当场变异。”

    沙中将再也坐不住了:“所有感染的人,全都带走,一个不能留,三十二军四师,实行特殊管制。”回头看着秦勇,沙中将神情极其严峻:“我要立刻将这里的事情报告军部。”

    每一次病毒的变异,都意味着又一批生命的消逝,人类,如此多灾多难,生命,如此脆弱……

    伸手拍了拍秦勇的肩膀,沙中将语重心长:“病毒这种事,与你的统领能力无关。”

    秦勇笑了笑,此事似乎确实与他的统领能力无关,可是,四师一去,三十二军,他实际能掌控的不过就是一个三师,即使是一军之长,无法控制整个军,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他如何能掌握主动权?而且,经此一事,医药部完全脱离他的控制,以后,命脉被人捏住,他这个军长基本上就是个摆设、傀儡……

    看一眼目含得意之色的崔省瑜等人,秦勇吸了口气:“袁老为医药界创造过无数奇迹,将军再稍等一会儿如何?”

    专业的事,还是得靠专业的人来解决,秦勇眯了眯眼,仔细想了想,边铁明、四师的几个团长……凡涉此事能用到的人,他都已交给唐锦,相信,以那小子的能力,如今,应该都查得差不多了吧。

    四师,唐锦办公室进进出出的人在这段时间达到了最高峰,无数人被传来,无数人被分派了任务,直到汇总了所有他可以查到的信息。

    看了看时间,唐锦的目光落在办公桌前的小班长身上:“见到几位将军,你只须如实汇报。”

    小班长神情激动,双腿“啪”一声并拢:“是。”

    唐锦带着十几个人,上了两辆军车,军车发动,快速驶离了四师营地,向着三十二军军部开去。

    实验室里,温妮发出一声惊喜的尖叫:“师傅,看看,快看,这种反应。”

    玉鼎之中,橙色的液体慢慢地,慢慢地变红,那红,殷艳,夺目。

    袁老动作迅速地呈出一点红液,放在玻璃片上,放在显微镜下:橙色细胞,在一点一点消失,红色细胞,不再消亡。

    袁老抬起头,长长出了一口气,身体摇晃了一下,又很快稳住,伸手拍拍温妮:“小六,你被上天钟爱,要惜福。”

    “啊?”温妮莫名。

    袁老看着温妮呆怔的模样,哈哈大笑:“这个鼎,于我药门,实乃大助力,以你的天资加上此鼎,小六,师傅期待着你将我药门发扬光大。”袁老眼眶有些湿润:“我看了太多悲剧,临老临老,却觉希望就在眼前。师傅,高兴。”

    钱森看看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师妹,轻声道:“师傅,那边还等着我们呢。”

    袁老点头:“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