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跳崖

香胡胡Ctrl+D 收藏本站

    欺负够了小猫,温妮靠在它身上开始想辙,无意间摸到小猫身上的翅膀,她回头呼了一下小猫的脑袋:“能飞吗?”

    “嘶。”

    “不能?为什么不能?你长这俩翅膀是做装饰的?”

    “嗷,喵,嗷呜,喵喵。”

    “没长大?你都这么大个子了还没长大?”温妮忍不住抱怨,想了想,又问:“人家都说云从龙,风从虎,要不你弄阵风把我刮上去?”

    “嘶。”

    “不行?你喝那么多空间水都用到哪儿去了,不能把我载上去,又不能把我刮上去,小猫,你真逊?”

    “嗷,嗷,嗷呜——”小猫沮丧地抱住脑袋,人家是幼崽,欺负幼崽,主人太过分了啦。

    看了一动不动的小猫一眼,温妮牙直痒痒,“你说,你不过来,能带累我?”

    “呜。”虎掌下闷闷的抗议声传出,温妮好气又好笑,使劲儿呼噜虎毛,直到小猫受不了地嗷嗷抗议才停了下来。

    “也怪我自己贪心,看着好药材就挪不动脚,要不也不能出事。”终于承认自己也有错的温妮瘫手瘫脚举目望天,唉,这看到宝藏不动心,怎么可能?她看到药材就跟看到宝藏一样挪不开眼……而且,她也确定了没危险才走过去的,谁知道会被小猫这家伙连累呢。

    无意识抚摸着手感上好的虎皮,温妮叹了口气,好吧,这也不能怪小猫,平时它救她的时候,也不会先打个招呼再过来不是,此次因为贪习惹的祸,也只是意外,人生嘛,谁不遇上几个意外的,意外这玩意儿之所以让人措手不及,正是因为其不可预知性与突发性,她不能杜绝意外的发生,能做的是当事情发生后,怎么解决因为意外产生的诸多问题,别的,都得暂时往后靠。

    怎么办呢?

    看了看手中的晶核:“小猫,吃下这块晶核,你的翅膀能用吗?”

    “嘶。”

    “你的翅膀什么时候能用?如果在空间里等到能用再出去需要多长时间?”

    小猫无地自容地连声音也没脸发出了。

    温妮终于无奈地发现,小猫这家伙看来是真的指望不上了。

    如果有那种能钉进石壁的工具就好了,哪怕挂在半空呢,等唐锦来时,也能把她救上去吧。

    唐锦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她出事了?

    她好像总在等他救——温妮有些脸红地开始反省,她这样是不是太没用了?

    温妮在空间里想办法时,唐锦已回到了营地,而听到的消息却让他几乎咬碎了一口钢牙:“要教训她?”他的女人,谁敢教训!

    “是。”偷偷报信的子弟正是那日被坝四踢成重伤的沈家子弟,事后,坝四找他好好谈了谈,他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此后,再没发过怨言,此次无意间知道那些人的阴谋,只是阻止已经来不及,人,早已经走了许久,左思右想要不要去报信时,训练的人却都回来了,而站在远处看着跟在唐锦身边的坝四时,他才终于鼓起勇气站了出来,只是,总领队的样子好吓人……他浑身止不住不停地打着哆嗦:“说让夫人受点伤,长长记性。”

    不得不说,这世上,并不只有知恩不记恩的白眼狼,温妮替五家子弟熬煮药剂,也是有人记在心头的,在隐约知道那几个人的谋算后,已经有人跟了上去了。

    听说已经有人去阻止事情的发生,唐锦站起身,看了一眼这个报信的子弟:“跟上。”说着,快步步出营帐,集合了刚训练回来的人马,如风一般向营地外卷去。

    很快,遇上了采集了药材正向回走的人。

    “因为听说前面有许多药材,就把我们留在这里,还让我们俩采完后直接回营地,他们就向前走了。”

    “有遇上找来的子弟吗?”

    “有,他们见我们采的药材太多,不方便随行,就让我们先回。”说着,那人指了指自己的收获,还得意地笑了笑。

    “继续追。”唐锦转身接着往前奔。

    两个采药的子弟愣了愣,看着唐锦领着人飞快走远,面面相觑:“到底怎么了?”

    前进的路上,受训一天十分疲累的众子弟一声未吭,此时,他们已经在致知道,有不成器的子弟要害那个天天替他们熬药的总领队的夫人,心里,个个恨得直咬牙。下三滥的东西,自己不成器,却来害人。

    路上,又遇到两拔人马,一拔说:“前面还有药材,他们就继续向前走了。”

    第三拔人比较多,“我们去采药那里,因为有很大一窝蜈蚣,就多分了几个人护卫,夫人带着三个人去采那据说十分罕见的金赤草了。”

    唐锦的脸色十分难看,二十几人的队伍,最后跟在温妮身边的只有小猫和三个人,而且,这三个人,很可能居心叵测。就不知道这些人一路把她往这边路上引,是不是打着天堑渊壑的主意……如果真是这样……唐锦的目中寒光乱闪……

    当终于找到那三个跟在温妮身边的子弟时,他们正与那追来的几个子弟缠在一起。而追上来的子弟,显然已经受了重伤,那几个行凶者迎头看到唐锦带着众人而来,其中两人当场傻在了当地,另一人则转身飞快窜逃,那速度,显然已经超过十阶了。

    除了唐锦,没人反应过来,等众人想起来要追赶时,那人已被唐锦一巴掌拍在了地上。

    “咳,噗——”那逃跑的人咳了一声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最后瘫在地上,除了呻/吟,动也没法再动。众人一看:“齐药师!“

    “这人到底是几阶?”

    另两人被推到唐锦身边,面色死灰,抖索着话都说不利落,不过,众人还是听明白了,温妮掉进了天堑渊壑那个从无人生还的死地。

    温妮,已是百死无生!

    杞一、炀二、汜三、坝四浑身发冷地看着唐锦,妻子出事,他会不会发狂杀了所有的人?

    唐锦脸上神情很平静,可就因为这平静,所有跟随的人,无不心中发寒。

    拖着两个已经走不动道的陷害者到了崖边,看着温妮掉落山崖的地方,唐锦默默站了一阵,突然一挥手:“所有人,退出五里外。”

    坝四正要说话,却被杞一拉住,几百人沉默地退到了五里之外。

    “锦五……”坝四焦躁地在空地上走来走去,“……他……”

    杞一垂着眼想了一阵:“锦五心性坚韧,不会有事。”

    坝四咬牙,“没事?他平日是什么性子?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却这么安静……”

    坝四又走了几圈,看到旁边两个瘫软在地的人,走过去一人给了一脚:“王八羔子,好心好意带你们出城训练,你们就是这么回报的?”又看一眼:“谁家的?”

    汜三气恨之极,又尴尬之极,咳了一声:“一个是我们家的,一个是赵家的。”

    坝四看了有些无地自容的炀二与汜三两眼,摇了摇头,“这可是实打实的谋杀!谋杀的还是一族之长的妻子,还是唐锦的女人,是他万分在意的女人,唉,可怎么办?”

    怎么办?

    四个领头人铁青着脸都沉默了下来,此次为什么出城,最终目的是为什么,他们四人都知道,只是这些子弟不知道罢了。本是为着不声不响将探险人的名单订下来,却不想出了这样的事。温妮被谋害,探险时,唐锦怎么还会照料四家的子弟吗?想来,没把他们所有人都杀了,就要谢谢满天神佛了,又还能指望什么呢?而没有唐锦的照拂,别说探险之行最后能有所得,只怕命都要丢了——毕竟,五行城中,只有唐锦在此次出行的军队中握有一支队伍。

    几个子弟的私愤,却带累了一族的人,以唐锦如今的年纪、实力,在五行城可谓独一无二,他的将来,更是所有人都能想象到的光明……温妮呢?十九岁,八阶制药师,如果她不出事,五行城会得到的益处,只从此次家中子弟每日增长的修为上就已经可以预见了,可是,这样巴结都来不及的人,这些个蠢货居然还设计谋害了……杞一四人的目中狠辣的光芒狂闪,这些鼠目寸光的东西,活着不能为家族挣光、替家族的壮大出力,还让家族蒙受无可估量的损失,还让他们活着干什么?

    唐锦缅怀过自己的妻子回来后,将会如何疯狂——深知唐锦性情的四人齐齐打了个冷战。

    等确定所有人都退远后,唐锦站在温妮掉落的地方,深深吸了几口气,用他最大的肺活量,放声长啸:“妮妮,妮妮……”

    能量者的声波,震动着,向渊壑之中传递……

    温妮会躲进空间,这是他听完那两个谋杀者的招供后马上就想到了的,只是,现在,他需要确定,妮妮和那头蠢老虎到底落在什么位置。

    温妮的空间里是能听到外界的声音的,何况是唐抽特意制造的声波,几乎在他呼喊的第一声,温妮就听到了,然后,她想了想,闪出空间的一瞬,大声尖叫:“唐锦——”

    目光紧紧盯着深壑的唐锦几乎立刻发现了温妮的位置,然后,看着她在下落了一米后,立刻又消失了——唐锦憋在胸中的一口气终于喘了出来——幸好,她曾经把空间的特性跟他说清楚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她救上来。

    站着想了几分钟,唐锦转身向林中走去,那里,有他需要的能用上的变异树藤。

    过了半个多小时,拖着结好的变异树藤走到崖边,能量化刀,切出一个能紧紧卡住树藤的巨大石墩,将树藤往上紧紧缠了几圈,又扯了几下,确定肯定不会脱落后,他站在温妮掉落的位置,抓住藤条末端,又仔细计算了一下方才温妮出现的方位,深深吸了口气,纵身一跃……

    空间里的温妮自打方才出了空间回应过唐锦的呼喊后,就开始在里面焦躁地走来走去,等着唐锦来救他——虽然她不知道他到底会怎么做,但是,她知道,他肯定有办法!

    转了许久,又走到小猫身边拔耳朵,拔了一阵,在小猫喵喵的可怜叫唤下停下手来,然后,继续转圈。

    当她终于听到一声“妮妮,出来!”后,反射性地出了空间……然后,耳边传来声轻笑……她低头一看,唐锦在她身下两米的位置正看着她笑,而他们,正同时往深渊跌落。还没等她想明白,就觉腰间一紧,已被凭空上移的唐锦抱进了怀里,温妮立刻伸出手脚,八爪章鱼一样缠在唐锦身上,然后才发现唐锦另一只手上紧紧抓着一根变异树藤……两人又下落了几百米,当树藤终于蹦直后,被带得荡向崖壁,看着越来越近的崖壁,唐锦体内能量一动,防护罩将两人紧紧包住,撞在了崖壁之上。

    几个摇摆,温妮惊惧地将唐锦缠得更紧,这种依赖一根藤条维系生命的感觉,让她的心没着没落的,糟透了!

    感觉被缠得更紧,唐锦又笑了一声,然后,拍了拍自家总给他添麻烦的女人的背:“不怕。”

    不怕?吓死人了好不好,比她当初跳机还吓人好不好,跳机时知道自己肯定能稳稳着陆,可是,这不上不下悬吊在空中,很考验人好不好。

    巴在唐锦怀里,想了想当初独自跳机时的决绝与果断,再想想如今胆怯的心态,温妮终于发现——她变软弱了!

    感觉怀里的人不再动弹,唐锦亲了亲温妮的发顶:“宝贝,抱紧,我们要上去了。”

    温妮也顾不得想自己心态的变化了,挂在唐锦的脖子上的双手、缠在他腰上的双腿再次用力,确定怎么也不会掉落后,她呼出一口气:“好了。”

    知道温妮准备好了,唐锦双手快交替拉着藤条,双腿踩着崖壁,快速向崖顶攀去。

    欺负够了小猫,温妮靠在它身上开始想辙,无意间摸到小猫身上的翅膀,她回头呼了一下小猫的脑袋:“能飞吗?”

    “嘶。”

    “不能?为什么不能?你长这俩翅膀是做装饰的?”

    “嗷,喵,嗷呜,喵喵。”

    “没长大?你都这么大个子了还没长大?”温妮忍不住抱怨,想了想,又问:“人家都说云从龙,风从虎,要不你弄阵风把我刮上去?”

    “嘶。”

    “不行?你喝那么多空间水都用到哪儿去了,不能把我载上去,又不能把我刮上去,小猫,你真逊?”

    “嗷,嗷,嗷呜——”小猫沮丧地抱住脑袋,人家是幼崽,欺负幼崽,主人太过分了啦。

    看了一动不动的小猫一眼,温妮牙直痒痒,“你说,你不过来,能带累我?”

    “呜。”虎掌下闷闷的抗议声传出,温妮好气又好笑,使劲儿呼噜虎毛,直到小猫受不了地嗷嗷抗议才停了下来。

    “也怪我自己贪心,看着好药材就挪不动脚,要不也不能出事。”终于承认自己也有错的温妮瘫手瘫脚举目望天,唉,这看到宝藏不动心,怎么可能?她看到药材就跟看到宝藏一样挪不开眼……而且,她也确定了没危险才走过去的,谁知道会被小猫这家伙连累呢。

    无意识抚摸着手感上好的虎皮,温妮叹了口气,好吧,这也不能怪小猫,平时它救她的时候,也不会先打个招呼再过来不是,此次因为贪习惹的祸,也只是意外,人生嘛,谁不遇上几个意外的,意外这玩意儿之所以让人措手不及,正是因为其不可预知性与突发性,她不能杜绝意外的发生,能做的是当事情发生后,怎么解决因为意外产生的诸多问题,别的,都得暂时往后靠。

    怎么办呢?

    看了看手中的晶核:“小猫,吃下这块晶核,你的翅膀能用吗?”

    “嘶。”

    “你的翅膀什么时候能用?如果在空间里等到能用再出去需要多长时间?”

    小猫无地自容地连声音也没脸发出了。

    温妮终于无奈地发现,小猫这家伙看来是真的指望不上了。

    如果有那种能钉进石壁的工具就好了,哪怕挂在半空呢,等唐锦来时,也能把她救上去吧。

    唐锦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她出事了?

    她好像总在等他救——温妮有些脸红地开始反省,她这样是不是太没用了?

    温妮在空间里想办法时,唐锦已回到了营地,而听到的消息却让他几乎咬碎了一口钢牙:“要教训她?”他的女人,谁敢教训!

    “是。”偷偷报信的子弟正是那日被坝四踢成重伤的沈家子弟,事后,坝四找他好好谈了谈,他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此后,再没发过怨言,此次无意间知道那些人的阴谋,只是阻止已经来不及,人,早已经走了许久,左思右想要不要去报信时,训练的人却都回来了,而站在远处看着跟在唐锦身边的坝四时,他才终于鼓起勇气站了出来,只是,总领队的样子好吓人……他浑身止不住不停地打着哆嗦:“说让夫人受点伤,长长记性。”

    不得不说,这世上,并不只有知恩不记恩的白眼狼,温妮替五家子弟熬煮药剂,也是有人记在心头的,在隐约知道那几个人的谋算后,已经有人跟了上去了。

    听说已经有人去阻止事情的发生,唐锦站起身,看了一眼这个报信的子弟:“跟上。”说着,快步步出营帐,集合了刚训练回来的人马,如风一般向营地外卷去。

    很快,遇上了采集了药材正向回走的人。

    “因为听说前面有许多药材,就把我们留在这里,还让我们俩采完后直接回营地,他们就向前走了。”

    “有遇上找来的子弟吗?”

    “有,他们见我们采的药材太多,不方便随行,就让我们先回。”说着,那人指了指自己的收获,还得意地笑了笑。

    “继续追。”唐锦转身接着往前奔。

    两个采药的子弟愣了愣,看着唐锦领着人飞快走远,面面相觑:“到底怎么了?”

    前进的路上,受训一天十分疲累的众子弟一声未吭,此时,他们已经在致知道,有不成器的子弟要害那个天天替他们熬药的总领队的夫人,心里,个个恨得直咬牙。下三滥的东西,自己不成器,却来害人。

    路上,又遇到两拔人马,一拔说:“前面还有药材,他们就继续向前走了。”

    第三拔人比较多,“我们去采药那里,因为有很大一窝蜈蚣,就多分了几个人护卫,夫人带着三个人去采那据说十分罕见的金赤草了。”

    唐锦的脸色十分难看,二十几人的队伍,最后跟在温妮身边的只有小猫和三个人,而且,这三个人,很可能居心叵测。就不知道这些人一路把她往这边路上引,是不是打着天堑渊壑的主意……如果真是这样……唐锦的目中寒光乱闪……

    当终于找到那三个跟在温妮身边的子弟时,他们正与那追来的几个子弟缠在一起。而追上来的子弟,显然已经受了重伤,那几个行凶者迎头看到唐锦带着众人而来,其中两人当场傻在了当地,另一人则转身飞快窜逃,那速度,显然已经超过十阶了。

    除了唐锦,没人反应过来,等众人想起来要追赶时,那人已被唐锦一巴掌拍在了地上。

    “咳,噗——”那逃跑的人咳了一声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最后瘫在地上,除了呻/吟,动也没法再动。众人一看:“齐药师!“

    “这人到底是几阶?”

    另两人被推到唐锦身边,面色死灰,抖索着话都说不利落,不过,众人还是听明白了,温妮掉进了天堑渊壑那个从无人生还的死地。

    温妮,已是百死无生!

    杞一、炀二、汜三、坝四浑身发冷地看着唐锦,妻子出事,他会不会发狂杀了所有的人?

    唐锦脸上神情很平静,可就因为这平静,所有跟随的人,无不心中发寒。

    拖着两个已经走不动道的陷害者到了崖边,看着温妮掉落山崖的地方,唐锦默默站了一阵,突然一挥手:“所有人,退出五里外。”

    坝四正要说话,却被杞一拉住,几百人沉默地退到了五里之外。

    “锦五……”坝四焦躁地在空地上走来走去,“……他……”

    杞一垂着眼想了一阵:“锦五心性坚韧,不会有事。”

    坝四咬牙,“没事?他平日是什么性子?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却这么安静……”

    坝四又走了几圈,看到旁边两个瘫软在地的人,走过去一人给了一脚:“王八羔子,好心好意带你们出城训练,你们就是这么回报的?”又看一眼:“谁家的?”

    汜三气恨之极,又尴尬之极,咳了一声:“一个是我们家的,一个是赵家的。”

    坝四看了有些无地自容的炀二与汜三两眼,摇了摇头,“这可是实打实的谋杀!谋杀的还是一族之长的妻子,还是唐锦的女人,是他万分在意的女人,唉,可怎么办?”

    怎么办?

    四个领头人铁青着脸都沉默了下来,此次为什么出城,最终目的是为什么,他们四人都知道,只是这些子弟不知道罢了。本是为着不声不响将探险人的名单订下来,却不想出了这样的事。温妮被谋害,探险时,唐锦怎么还会照料四家的子弟吗?想来,没把他们所有人都杀了,就要谢谢满天神佛了,又还能指望什么呢?而没有唐锦的照拂,别说探险之行最后能有所得,只怕命都要丢了——毕竟,五行城中,只有唐锦在此次出行的军队中握有一支队伍。

    几个子弟的私愤,却带累了一族的人,以唐锦如今的年纪、实力,在五行城可谓独一无二,他的将来,更是所有人都能想象到的光明……温妮呢?十九岁,八阶制药师,如果她不出事,五行城会得到的益处,只从此次家中子弟每日增长的修为上就已经可以预见了,可是,这样巴结都来不及的人,这些个蠢货居然还设计谋害了……杞一四人的目中狠辣的光芒狂闪,这些鼠目寸光的东西,活着不能为家族挣光、替家族的壮大出力,还让家族蒙受无可估量的损失,还让他们活着干什么?

    唐锦缅怀过自己的妻子回来后,将会如何疯狂——深知唐锦性情的四人齐齐打了个冷战。

    等确定所有人都退远后,唐锦站在温妮掉落的地方,深深吸了几口气,用他最大的肺活量,放声长啸:“妮妮,妮妮……”

    能量者的声波,震动着,向渊壑之中传递……

    温妮会躲进空间,这是他听完那两个谋杀者的招供后马上就想到了的,只是,现在,他需要确定,妮妮和那头蠢老虎到底落在什么位置。

    温妮的空间里是能听到外界的声音的,何况是唐抽特意制造的声波,几乎在他呼喊的第一声,温妮就听到了,然后,她想了想,闪出空间的一瞬,大声尖叫:“唐锦——”

    目光紧紧盯着深壑的唐锦几乎立刻发现了温妮的位置,然后,看着她在下落了一米后,立刻又消失了——唐锦憋在胸中的一口气终于喘了出来——幸好,她曾经把空间的特性跟他说清楚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她救上来。

    站着想了几分钟,唐锦转身向林中走去,那里,有他需要的能用上的变异树藤。

    过了半个多小时,拖着结好的变异树藤走到崖边,能量化刀,切出一个能紧紧卡住树藤的巨大石墩,将树藤往上紧紧缠了几圈,又扯了几下,确定肯定不会脱落后,他站在温妮掉落的位置,抓住藤条末端,又仔细计算了一下方才温妮出现的方位,深深吸了口气,纵身一跃……

    空间里的温妮自打方才出了空间回应过唐锦的呼喊后,就开始在里面焦躁地走来走去,等着唐锦来救他——虽然她不知道他到底会怎么做,但是,她知道,他肯定有办法!

    转了许久,又走到小猫身边拔耳朵,拔了一阵,在小猫喵喵的可怜叫唤下停下手来,然后,继续转圈。

    当她终于听到一声“妮妮,出来!”后,反射性地出了空间……然后,耳边传来声轻笑……她低头一看,唐锦在她身下两米的位置正看着她笑,而他们,正同时往深渊跌落。还没等她想明白,就觉腰间一紧,已被凭空上移的唐锦抱进了怀里,温妮立刻伸出手脚,八爪章鱼一样缠在唐锦身上,然后才发现唐锦另一只手上紧紧抓着一根变异树藤……两人又下落了几百米,当树藤终于蹦直后,被带得荡向崖壁,看着越来越近的崖壁,唐锦体内能量一动,防护罩将两人紧紧包住,撞在了崖壁之上。

    几个摇摆,温妮惊惧地将唐锦缠得更紧,这种依赖一根藤条维系生命的感觉,让她的心没着没落的,糟透了!

    感觉被缠得更紧,唐锦又笑了一声,然后,拍了拍自家总给他添麻烦的女人的背:“不怕。”

    不怕?吓死人了好不好,比她当初跳机还吓人好不好,跳机时知道自己肯定能稳稳着陆,可是,这不上不下悬吊在空中,很考验人好不好。

    巴在唐锦怀里,想了想当初独自跳机时的决绝与果断,再想想如今胆怯的心态,温妮终于发现——她变软弱了!

    感觉怀里的人不再动弹,唐锦亲了亲温妮的发顶:“宝贝,抱紧,我们要上去了。”

    温妮也顾不得想自己心态的变化了,挂在唐锦的脖子上的双手、缠在他腰上的双腿再次用力,确定怎么也不会掉落后,她呼出一口气:“好了。”

    知道温妮准备好了,唐锦双手快交替拉着藤条,双腿踩着崖壁,快速向崖顶攀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