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7濒危

香胡胡Ctrl+D 收藏本站

    “咣啷!”唐刀坠地!

    “砰!”人体砸落在地的闷响。

    刘司长皱眉回头,看着那个倒地昏了过去的年轻人,摸了摸脖子上深深的伤口……他,上当了?这小子,根本杀不了他?……刘司长转身,弯腰,伸手拾起还带着自己新鲜血液的唐刀,在唐锦破碎的衣衫上一擦,在飞快跑来的唐家人惊恐的眼神中,插刀……入鞘。

    看着刘司长远去的背影,唐家人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连人带刀,唐家人把唐锦飞快地抬下了擂台,奔向早已准备好的急救室。

    衣不蔽体,浑身是伤的刘司长在回去的路上对上了崔元愤怒的目光,他一言未发,擦身而过——唐家小儿刀鞘抓得极紧,刀却松了,如果他紧握着刀,倒下时,必然带着刀一起,那么他刘某人的颈项,此时至少会被割断一半。

    那小儿,昏倒前,神智尤自未失,听到裁判公布结果后,放松之下支撑不住身体,却仍然控制着手,放开了刀,才昏了过去……真的昏过去了?或者,在等着他的后手?

    他刘罗霜一百次实打实的攻击,那小子居然全都扛了过来,如果真的是十三阶,早该被打得筋肉尽碎了,他却没掉一块肉,没断一根骨……他的衣裳,自己撕裂了,并不具有防护功能,是什么保护着他……不过,那个小子在这一场赛事后,要怎么养他那被打松散了的身体?骨头酥了,皮肉内脏全都肿胀充血了吧,也许,拿针扎一下,破了皮,他的身体就会如同一个装满水的袋子一样,流出里面的血水与内脏……还能救回来吗?……也许,过几天,他就会听到那小子的死讯,或者,司徒家与唐家的人愿意耗费无数人力物力把他救回来……

    紧急救护室里,唐锦被送进去,只来得及给他喂了一粒丹药的温妮站在门口,目光一瞬不瞬看着急救室的门。

    司徒芸与司徒倍急忙赶来时,看到的便是人群中不言不语的温妮呆滞的目光,木塑一般的身影。

    司徒芸皱了皱眉,看着为首的几个唐家人:“你们族长伤势如何?”

    唐钡、唐镜钏眼神一碰,唐钡站了出来:“伤势很重,正在急救。”

    唐镜钏使劲扯了几下温妮,温妮呆呆地回头看她,唐镜钏有些无奈:“妮妮,司徒阿姨来了。”是的,现在是司徒阿姨,不是婶婶,她是司徒家的人,不是唐家人。

    温妮动作缓慢地转过头,目光落在司徒芸的脸上:“妈妈,你来了。”

    司徒芸叹了口气:“妮妮,别担心,小锦不会有事。”这孩子,就是不顶事,这就吓傻了。

    温妮扯了扯嘴角,“我不会让他有事。”只要这些人赶紧离开,她马上就能救回唐锦——肿胀青紫看不到一点原色的肌肤会恢复它麦色润泽的本色,那颗猪头也会重新变得俊朗迷人,其实,如果不那么迷人也没事,她兴许还少一点担忧,他现在这猪头相肯定不能招蜂引蝶了……

    温妮的话,让几个亲近的唐家人松了口气,司徒芸却没怎么听进去,她神情忧急地反复询问着儿子的伤情,而知道得越多,她心里越是惊怕。

    “喀。”急救室的门打开了,几个白大褂依次走了出来,司徒芸急忙迎了上去:“大夫,我儿子怎么样了?”

    为首的一个白大褂摘下口罩,摇了摇头,简明扼要把唐锦的伤情复述了一遍。

    刘司长揣测的不错,即使有玉鼎保护,唐锦仍然受伤奇重,十六阶,哪里是那么轻松能应付过去的呢,没死,已经是奇迹了。医生的话,让听到的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骨头酥了、肌肉差点全毁,内脏受伤奇重……全身,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唐家的族人们怀着狂热的心情,在外面等着族长醒来,没想到,却听到的是这样的噩耗,所有人,都沉默了。

    “现在,不能移动。”医生断然下了结论。

    司徒芸司徒倍以及唐家为首的几个人被允许进入急救室。

    急救室里摆满了仪器,床上,面目全非得司徒芸差点都认不出来的唐锦躺在那里,身上盖着一条薄被,轻轻掀开被子,那具身体让人简单不忍目睹——这哪里是参加了擂台赛,这完全是受刑以后的场景——司徒芸痛哭失声,司徒倍摇头叹息,“大夫,有什么办法吗?”

    医生从一旁拿了几张拍下的片子递给司徒倍,“只能养,命是能保住。”医生是能力者,又长期替各种伤势的能力者治疗,经验极其丰富,床上这位没当场死亡,已是奇迹,最让他惊奇的是,即使到了现面,这伤者体内仍有一股生机在挣扎着,正是这股生机,让医生敢说出能保住命的话。

    “以后……”

    医生推了推眼镜,“以后如何,不好说。恢复得好,会如常人一般,恢复不好,自理都难。”

    司徒芸的手掌心被指甲抠破了自己却完全没发现:“要怎么养?无论如何,无论要什么,一定要把我儿子养好。”

    医生低头沉思半晌:“如果能有塑体丹,这伤势不但不是祸,反而是福。”

    塑体丹!

    那可是能让人脱胎换骨的宝贝,最高明的制药师一生也未必能制出……唐家几人的目光情不自禁瞟了瞟坐在唐锦床边呆呆看着他的温妮,而后,又飞快挪开。怎么可能呢,她,应该炼不出来吧。

    “塑体丹之外呢?”

    医生摇头,“养吧。”养个一年半载的,也许能下床。

    来看唐锦的人很多,秦家,司徒家,五行城另外四大家族的族长及夫人,甚至,许多京中其它世家也遣人来问候致意,唐锦年纪轻轻却力抗十六阶甚至最后取胜的实力,让所有人都不敢轻忽,不过,在探明了唐锦的伤情后咋舌之余,这些人又都急急离开了——可惜了,一个前途无量的人才,就这么毁了。

    打听到唐锦的伤情,崔元大笑了几声,给刘司长打了个电话:“刘老,唐锦那小子废了。”现在,那个女人,是他的了。

    刘司长看了一眼站在窗前崔副主席高大的身影,轻声道:“崔少,我知道了。”

    “刘老,说了给您办庆功宴的。”

    “崔少客气。”

    “一定要来,时间就定在大赛结束后吧。”

    “好。”

    挂断电话,刘司长仍然恭敬地站在当地,过了一会儿,崔副主席浑厚的声音传了过来:“是老二那混账东西?”

    刘司长咽了口口水:“崔少说赛后办庆功宴。”

    崔副主席回过身,冷笑道:“庆功宴?真有脸!”

    刘司长低下头,额上有汗水流下。

    崔副主席在房内踱了几个来回,“多好的苗子啊,就毁在了你们的手里。”

    刘司长的头更低了。

    “司徒家,五行城,现在,都倒向了秦家,老二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看看都干的什么好事儿。还有脸开庆功宴,庆什么?庆贺我们丢了此次行动的主控权吗?”

    崔副主席的怒火让刘司长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

    崔副主席又踱了几步,“唐家废了一个族长,就需要另一个族长……”看了一眼刘司长,“这事,你让人去办——不能再失败了。”

    司徒芸与司徒倍离开了急救室去发动关系找丹药,就算没有塑体丹,有次一些的,也好不是;唐家子弟留下了守卫的人,也全体出动去想办法,医生说病房里不可留太多人,守卫的人都去了急救室外,于是,房中,终于只剩下温妮一个人。

    一直如塑像般坐在唐锦床边的温妮站起身,打开门,看了一眼房门外值守的唐铎、唐镜钏、唐礼钧、唐礼镌:“我现在要救他,你们帮我守着门。”不等瞪大眼的几人回话,温妮把小猫留在了病房外,回身飞快锁上了门,爬上病床轻轻抱着一直昏迷不醒的唐锦,直接进入了空间——太好了,能进,这样,就不用把空间水倒腾出去才能给他泡澡了。

    进到池中,温妮就松开了手,唐锦全身都浸入了池水之中,几乎在他浸入池水的瞬间,污秽的暗红色物质就从唐锦身体的每个毛孔里渗了出来,然后,被池水溶解,又渗出、又被溶解,不断地重复着这个过程……污秽的物质被佛脚吸走,池水中,一条黑色的水带连着唐锦与佛脚,随着时间慢慢流逝,水带的颜色一点一点变浅……悬浮在唐锦身旁的温妮,第一次清楚看到了空间池水作用在人身体上的整个疗伤过程。

    病房外,唐铎家四人钏面面相觑,消化了接收到的信息,几人的眼睛齐齐一亮,兴奋与激动立时爬上了几张年轻的脸庞,“钏姐,要告诉钡哥吗?”唐铎握紧拳,才控制住自己没跳起来。

    唐镜钏看了一眼趴卧在病房门前把整个门都挡住了的大白老虎,想了想,“暂时先不要泄露,以免横生枝节。”

    唐礼钧、唐礼镌均点头同意,于是,苦命的唐钡领着唐家子弟继续着他们四处乱窜、不择手段的寻医找药之旅。

    其间,又有人闻讯,陆续来探视,都被四人婉言劝了回去,唐家来换班的子弟也被几人赶走,半夜,巡房的医生被拦在病房外,清晨,医生再一次被拦,同样被拦截的,还有司徒家的几个人,司徒芸脸色憔悴神情恼怒:“你们到底想对我儿子做什么?”

    唐铎嘿嘿一笑:“司徒阿姨,病房里的是我们唐家的族长,我们的职责就是守卫他。”

    司徒芸捏紧手上的玉瓶,眯眼的神情与唐锦像了个十成十:“你还知道那是你们的族长?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我探视?唐铎,是吧,小锦那么信任你,你可不要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以至将来后悔莫及,我儿子就算暂时受挫,也总有站起来的一天。”

    唐铎满脸赔笑:“跟着族长有肉吃,我知道呢,就连我现在的实力,也是跟着族长才涨起来的,我忘不了族长的栽培之情。”又指着唐家另外三人:“他们都受过族长的恩,我们和族长打断了骨头连着筋,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阿姨,您放心!只是,现在,真的不行,要不,您晚点再来?”

    如果不是知道这几个人是儿子的心腹,司徒芸几乎要硬闯了,她努力压制着愤怒:“我现在就要见小锦。”看一眼门口的大白虎:“温妮呢?做妻子的不守着丈夫,去哪儿了?”

    唐镜钏一听,觉得要坏事,做婆婆的被媳妇的晶宠拦着不让见儿子,这以后,还怎么处?

    “司徒阿姨,族长受伤,最忧心的肯定是您和妮妮,妮妮……”唐镜钏走过去拉着司徒芸向旁边走了几步:“……妮妮正在全力救族长。”

    “她能做什么?”司徒芸的眉头挑得老高:“你们这些孩子,年轻识浅,不知天高地厚,小锦的伤势是谁都能治好的吗?难道说,她还有塑体丹不成?”

    唐镜钏为难地回头看了看房门,妮妮到底如何救族长,她却全不知道。

    正僵持不下,又有几个人走了过来,“呦,这头大白老虎怎么蹲在这儿?”穿着军装却仍然没个正形的秦勇走到小猫跟前:“老虎,你主人呢?”

    小猫冲他呲了呲牙。

    “你这只傻猫。”

    小猫恼怒地抬起一只巨大的虎掌,冲着秦勇就拍,秦勇一抬手,一根手指抵住了下压的巨掌:“嘿嘿,傻猫,比力气吗?”

    小猫“嗷”一声,秦勇体内能量一滞,当头被虎掌压倒在地。

    “嗷呜,嗷呜。”小猫一脚踩着秦勇,一边得意地摇着大脑袋,跟着秦勇一起来的叶蓉噗一声笑出了声,弯下腰,看着躺在虎掌下的秦勇:“你输了!”

    虎掌收了回去,叶蓉伸出手,秦勇抓住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衣裳,围着老虎开始打转,小猫两眼警惕地随着他的身形转动着。

    秦勇回头问叶林:“除了它主人,还有谁能使唤得了它?”

    叶林看了看唐家人,唐铎赶紧趋身上前:“小猫只听夫人的,除了夫人,族长的话它有时也听,此外,再没人能使唤得了它。”

    秦勇又转了几圈,“我带人来救你们族长,却不得其门而入……”

    唐铎挠着头,看了一眼与秦勇一起来的一直不曾说话的长须老者,似乎很有本事的样子,再说,副主席儿子找来的人,怎么也应该比昨天的医生厉害。唐铎看了看唐镜钏三人,见没人反对,回身走到小猫跟前:“小猫,你让我们进去吧。”

    小猫虎眼一瞪,一呲牙,白森森狰狞的虎牙亮得渗人:“嗷!”

    唐铎僵了僵,回头苦笑着看着秦勇:“它不买账。”

    秦勇一挑眉:“把它挪开。”

    唐铎苦笑:“干不过它。”

    秦勇回头看长须老者,“九叔?”

    九叔仔细打量了一会儿:“我不行。”

    “九叔,你都不行?”秦勇惊讶了。

    九叔摇头:“这只晶宠有些异常。”他精于医、药,修为上难免就差了一些,不过,眼力,却是有的,这只晶宠不只灵性异于常人,就连身上的能量也有异常,那种膨胀雄浑却有序的能量张力,与普能的晶兽不同,显然,这只老虎有着非常强悍的攻击力。而且,一个照面,十三阶的秦勇就着了道……他一大把年纪了,可不想出丑。

    唐铎想了想,一拍手:“十六阶能行。”上次刘司长的动作,有唐家子弟瞄到一眼,当时小猫就没挣开他的压制,若不是后来小猫立马就被放开了,他们几乎要围上去救堂嫂了。

    秦勇吸着气看着唐铎:“小子,你以为十六阶是大白菜?”他们是来救人,又不是砸场子,谁没事带着十六阶到处跑?

    唐铎脸一红,挠了挠头,嘿嘿傻笑了几声。

    温妮不知急救室外被小猫挡了一群人,仍然在空间里守着唐锦,唐锦在池水中泡了一夜,终于恢复了几许人形,只是,还是没醒过来,看看时间,知道外面天亮了,现在是接着泡,还是出去?想了想,温妮自己出了空间打算先看看情况再说。

    拉开门,迎上的,是一群人压迫感十足的目光,温妮反射性地把门碰一声撞上,回身飞快把唐锦放在了病床上,这才开了门,红着脸伸脚踢开小猫。

    司徒芸瞪了温妮一眼,急步走到病床边,然后——愣住了。过了几秒,反应过来的司徒芸飞快地回身把门撞……秦勇看着鼻尖上的门板,双眼几乎变成了对眼,然后,门又打开了,司徒芸有些不好意思地把他们几人让进了房,然后,再次撞上了门。

    头一天见过唐锦的人看着床上的人,都有些发傻,反倒是九叔镇定地走到病床边,仔细替唐锦检查了一遍,然后,老头有些生气:“小勇,你这混蛋小子,你九叔多少事,你还耍着你九叔玩儿?这小子不过是普通的内伤,好好养一段时间就没事,怎么就濒危了?”

    秦勇头天是看过唐锦的惨相的,叶蓉与叶林也见过,此时,听了九叔的诊断,几人都忍不住眼神奇异地看向温妮,不只他们,房中所有的人,都忍不住看向温妮——温妮缩在一边,低着头,正用脚划拉地板呢。

    司徒芸神情复杂地看了温妮一眼,正要说话,床上的唐锦突然长长呼出一口气,睁开了眼。

    “咣啷!”唐刀坠地!

    “砰!”人体砸落在地的闷响。

    刘司长皱眉回头,看着那个倒地昏了过去的年轻人,摸了摸脖子上深深的伤口……他,上当了?这小子,根本杀不了他?……刘司长转身,弯腰,伸手拾起还带着自己新鲜血液的唐刀,在唐锦破碎的衣衫上一擦,在飞快跑来的唐家人惊恐的眼神中,插刀……入鞘。

    看着刘司长远去的背影,唐家人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连人带刀,唐家人把唐锦飞快地抬下了擂台,奔向早已准备好的急救室。

    衣不蔽体,浑身是伤的刘司长在回去的路上对上了崔元愤怒的目光,他一言未发,擦身而过——唐家小儿刀鞘抓得极紧,刀却松了,如果他紧握着刀,倒下时,必然带着刀一起,那么他刘某人的颈项,此时至少会被割断一半。

    那小儿,昏倒前,神智尤自未失,听到裁判公布结果后,放松之下支撑不住身体,却仍然控制着手,放开了刀,才昏了过去……真的昏过去了?或者,在等着他的后手?

    他刘罗霜一百次实打实的攻击,那小子居然全都扛了过来,如果真的是十三阶,早该被打得筋肉尽碎了,他却没掉一块肉,没断一根骨……他的衣裳,自己撕裂了,并不具有防护功能,是什么保护着他……不过,那个小子在这一场赛事后,要怎么养他那被打松散了的身体?骨头酥了,皮肉内脏全都肿胀充血了吧,也许,拿针扎一下,破了皮,他的身体就会如同一个装满水的袋子一样,流出里面的血水与内脏……还能救回来吗?……也许,过几天,他就会听到那小子的死讯,或者,司徒家与唐家的人愿意耗费无数人力物力把他救回来……

    紧急救护室里,唐锦被送进去,只来得及给他喂了一粒丹药的温妮站在门口,目光一瞬不瞬看着急救室的门。

    司徒芸与司徒倍急忙赶来时,看到的便是人群中不言不语的温妮呆滞的目光,木塑一般的身影。

    司徒芸皱了皱眉,看着为首的几个唐家人:“你们族长伤势如何?”

    唐钡、唐镜钏眼神一碰,唐钡站了出来:“伤势很重,正在急救。”

    唐镜钏使劲扯了几下温妮,温妮呆呆地回头看她,唐镜钏有些无奈:“妮妮,司徒阿姨来了。”是的,现在是司徒阿姨,不是婶婶,她是司徒家的人,不是唐家人。

    温妮动作缓慢地转过头,目光落在司徒芸的脸上:“妈妈,你来了。”

    司徒芸叹了口气:“妮妮,别担心,小锦不会有事。”这孩子,就是不顶事,这就吓傻了。

    温妮扯了扯嘴角,“我不会让他有事。”只要这些人赶紧离开,她马上就能救回唐锦——肿胀青紫看不到一点原色的肌肤会恢复它麦色润泽的本色,那颗猪头也会重新变得俊朗迷人,其实,如果不那么迷人也没事,她兴许还少一点担忧,他现在这猪头相肯定不能招蜂引蝶了……

    温妮的话,让几个亲近的唐家人松了口气,司徒芸却没怎么听进去,她神情忧急地反复询问着儿子的伤情,而知道得越多,她心里越是惊怕。

    “喀。”急救室的门打开了,几个白大褂依次走了出来,司徒芸急忙迎了上去:“大夫,我儿子怎么样了?”

    为首的一个白大褂摘下口罩,摇了摇头,简明扼要把唐锦的伤情复述了一遍。

    刘司长揣测的不错,即使有玉鼎保护,唐锦仍然受伤奇重,十六阶,哪里是那么轻松能应付过去的呢,没死,已经是奇迹了。医生的话,让听到的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骨头酥了、肌肉差点全毁,内脏受伤奇重……全身,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唐家的族人们怀着狂热的心情,在外面等着族长醒来,没想到,却听到的是这样的噩耗,所有人,都沉默了。

    “现在,不能移动。”医生断然下了结论。

    司徒芸司徒倍以及唐家为首的几个人被允许进入急救室。

    急救室里摆满了仪器,床上,面目全非得司徒芸差点都认不出来的唐锦躺在那里,身上盖着一条薄被,轻轻掀开被子,那具身体让人简单不忍目睹——这哪里是参加了擂台赛,这完全是受刑以后的场景——司徒芸痛哭失声,司徒倍摇头叹息,“大夫,有什么办法吗?”

    医生从一旁拿了几张拍下的片子递给司徒倍,“只能养,命是能保住。”医生是能力者,又长期替各种伤势的能力者治疗,经验极其丰富,床上这位没当场死亡,已是奇迹,最让他惊奇的是,即使到了现面,这伤者体内仍有一股生机在挣扎着,正是这股生机,让医生敢说出能保住命的话。

    “以后……”

    医生推了推眼镜,“以后如何,不好说。恢复得好,会如常人一般,恢复不好,自理都难。”

    司徒芸的手掌心被指甲抠破了自己却完全没发现:“要怎么养?无论如何,无论要什么,一定要把我儿子养好。”

    医生低头沉思半晌:“如果能有塑体丹,这伤势不但不是祸,反而是福。”

    塑体丹!

    那可是能让人脱胎换骨的宝贝,最高明的制药师一生也未必能制出……唐家几人的目光情不自禁瞟了瞟坐在唐锦床边呆呆看着他的温妮,而后,又飞快挪开。怎么可能呢,她,应该炼不出来吧。

    “塑体丹之外呢?”

    医生摇头,“养吧。”养个一年半载的,也许能下床。

    来看唐锦的人很多,秦家,司徒家,五行城另外四大家族的族长及夫人,甚至,许多京中其它世家也遣人来问候致意,唐锦年纪轻轻却力抗十六阶甚至最后取胜的实力,让所有人都不敢轻忽,不过,在探明了唐锦的伤情后咋舌之余,这些人又都急急离开了——可惜了,一个前途无量的人才,就这么毁了。

    打听到唐锦的伤情,崔元大笑了几声,给刘司长打了个电话:“刘老,唐锦那小子废了。”现在,那个女人,是他的了。

    刘司长看了一眼站在窗前崔副主席高大的身影,轻声道:“崔少,我知道了。”

    “刘老,说了给您办庆功宴的。”

    “崔少客气。”

    “一定要来,时间就定在大赛结束后吧。”

    “好。”

    挂断电话,刘司长仍然恭敬地站在当地,过了一会儿,崔副主席浑厚的声音传了过来:“是老二那混账东西?”

    刘司长咽了口口水:“崔少说赛后办庆功宴。”

    崔副主席回过身,冷笑道:“庆功宴?真有脸!”

    刘司长低下头,额上有汗水流下。

    崔副主席在房内踱了几个来回,“多好的苗子啊,就毁在了你们的手里。”

    刘司长的头更低了。

    “司徒家,五行城,现在,都倒向了秦家,老二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看看都干的什么好事儿。还有脸开庆功宴,庆什么?庆贺我们丢了此次行动的主控权吗?”

    崔副主席的怒火让刘司长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

    崔副主席又踱了几步,“唐家废了一个族长,就需要另一个族长……”看了一眼刘司长,“这事,你让人去办——不能再失败了。”

    司徒芸与司徒倍离开了急救室去发动关系找丹药,就算没有塑体丹,有次一些的,也好不是;唐家子弟留下了守卫的人,也全体出动去想办法,医生说病房里不可留太多人,守卫的人都去了急救室外,于是,房中,终于只剩下温妮一个人。

    一直如塑像般坐在唐锦床边的温妮站起身,打开门,看了一眼房门外值守的唐铎、唐镜钏、唐礼钧、唐礼镌:“我现在要救他,你们帮我守着门。”不等瞪大眼的几人回话,温妮把小猫留在了病房外,回身飞快锁上了门,爬上病床轻轻抱着一直昏迷不醒的唐锦,直接进入了空间——太好了,能进,这样,就不用把空间水倒腾出去才能给他泡澡了。

    进到池中,温妮就松开了手,唐锦全身都浸入了池水之中,几乎在他浸入池水的瞬间,污秽的暗红色物质就从唐锦身体的每个毛孔里渗了出来,然后,被池水溶解,又渗出、又被溶解,不断地重复着这个过程……污秽的物质被佛脚吸走,池水中,一条黑色的水带连着唐锦与佛脚,随着时间慢慢流逝,水带的颜色一点一点变浅……悬浮在唐锦身旁的温妮,第一次清楚看到了空间池水作用在人身体上的整个疗伤过程。

    病房外,唐铎家四人钏面面相觑,消化了接收到的信息,几人的眼睛齐齐一亮,兴奋与激动立时爬上了几张年轻的脸庞,“钏姐,要告诉钡哥吗?”唐铎握紧拳,才控制住自己没跳起来。

    唐镜钏看了一眼趴卧在病房门前把整个门都挡住了的大白老虎,想了想,“暂时先不要泄露,以免横生枝节。”

    唐礼钧、唐礼镌均点头同意,于是,苦命的唐钡领着唐家子弟继续着他们四处乱窜、不择手段的寻医找药之旅。

    其间,又有人闻讯,陆续来探视,都被四人婉言劝了回去,唐家来换班的子弟也被几人赶走,半夜,巡房的医生被拦在病房外,清晨,医生再一次被拦,同样被拦截的,还有司徒家的几个人,司徒芸脸色憔悴神情恼怒:“你们到底想对我儿子做什么?”

    唐铎嘿嘿一笑:“司徒阿姨,病房里的是我们唐家的族长,我们的职责就是守卫他。”

    司徒芸捏紧手上的玉瓶,眯眼的神情与唐锦像了个十成十:“你还知道那是你们的族长?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我探视?唐铎,是吧,小锦那么信任你,你可不要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以至将来后悔莫及,我儿子就算暂时受挫,也总有站起来的一天。”

    唐铎满脸赔笑:“跟着族长有肉吃,我知道呢,就连我现在的实力,也是跟着族长才涨起来的,我忘不了族长的栽培之情。”又指着唐家另外三人:“他们都受过族长的恩,我们和族长打断了骨头连着筋,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阿姨,您放心!只是,现在,真的不行,要不,您晚点再来?”

    如果不是知道这几个人是儿子的心腹,司徒芸几乎要硬闯了,她努力压制着愤怒:“我现在就要见小锦。”看一眼门口的大白虎:“温妮呢?做妻子的不守着丈夫,去哪儿了?”

    唐镜钏一听,觉得要坏事,做婆婆的被媳妇的晶宠拦着不让见儿子,这以后,还怎么处?

    “司徒阿姨,族长受伤,最忧心的肯定是您和妮妮,妮妮……”唐镜钏走过去拉着司徒芸向旁边走了几步:“……妮妮正在全力救族长。”

    “她能做什么?”司徒芸的眉头挑得老高:“你们这些孩子,年轻识浅,不知天高地厚,小锦的伤势是谁都能治好的吗?难道说,她还有塑体丹不成?”

    唐镜钏为难地回头看了看房门,妮妮到底如何救族长,她却全不知道。

    正僵持不下,又有几个人走了过来,“呦,这头大白老虎怎么蹲在这儿?”穿着军装却仍然没个正形的秦勇走到小猫跟前:“老虎,你主人呢?”

    小猫冲他呲了呲牙。

    “你这只傻猫。”

    小猫恼怒地抬起一只巨大的虎掌,冲着秦勇就拍,秦勇一抬手,一根手指抵住了下压的巨掌:“嘿嘿,傻猫,比力气吗?”

    小猫“嗷”一声,秦勇体内能量一滞,当头被虎掌压倒在地。

    “嗷呜,嗷呜。”小猫一脚踩着秦勇,一边得意地摇着大脑袋,跟着秦勇一起来的叶蓉噗一声笑出了声,弯下腰,看着躺在虎掌下的秦勇:“你输了!”

    虎掌收了回去,叶蓉伸出手,秦勇抓住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衣裳,围着老虎开始打转,小猫两眼警惕地随着他的身形转动着。

    秦勇回头问叶林:“除了它主人,还有谁能使唤得了它?”

    叶林看了看唐家人,唐铎赶紧趋身上前:“小猫只听夫人的,除了夫人,族长的话它有时也听,此外,再没人能使唤得了它。”

    秦勇又转了几圈,“我带人来救你们族长,却不得其门而入……”

    唐铎挠着头,看了一眼与秦勇一起来的一直不曾说话的长须老者,似乎很有本事的样子,再说,副主席儿子找来的人,怎么也应该比昨天的医生厉害。唐铎看了看唐镜钏三人,见没人反对,回身走到小猫跟前:“小猫,你让我们进去吧。”

    小猫虎眼一瞪,一呲牙,白森森狰狞的虎牙亮得渗人:“嗷!”

    唐铎僵了僵,回头苦笑着看着秦勇:“它不买账。”

    秦勇一挑眉:“把它挪开。”

    唐铎苦笑:“干不过它。”

    秦勇回头看长须老者,“九叔?”

    九叔仔细打量了一会儿:“我不行。”

    “九叔,你都不行?”秦勇惊讶了。

    九叔摇头:“这只晶宠有些异常。”他精于医、药,修为上难免就差了一些,不过,眼力,却是有的,这只晶宠不只灵性异于常人,就连身上的能量也有异常,那种膨胀雄浑却有序的能量张力,与普能的晶兽不同,显然,这只老虎有着非常强悍的攻击力。而且,一个照面,十三阶的秦勇就着了道……他一大把年纪了,可不想出丑。

    唐铎想了想,一拍手:“十六阶能行。”上次刘司长的动作,有唐家子弟瞄到一眼,当时小猫就没挣开他的压制,若不是后来小猫立马就被放开了,他们几乎要围上去救堂嫂了。

    秦勇吸着气看着唐铎:“小子,你以为十六阶是大白菜?”他们是来救人,又不是砸场子,谁没事带着十六阶到处跑?

    唐铎脸一红,挠了挠头,嘿嘿傻笑了几声。

    温妮不知急救室外被小猫挡了一群人,仍然在空间里守着唐锦,唐锦在池水中泡了一夜,终于恢复了几许人形,只是,还是没醒过来,看看时间,知道外面天亮了,现在是接着泡,还是出去?想了想,温妮自己出了空间打算先看看情况再说。

    拉开门,迎上的,是一群人压迫感十足的目光,温妮反射性地把门碰一声撞上,回身飞快把唐锦放在了病床上,这才开了门,红着脸伸脚踢开小猫。

    司徒芸瞪了温妮一眼,急步走到病床边,然后——愣住了。过了几秒,反应过来的司徒芸飞快地回身把门撞……秦勇看着鼻尖上的门板,双眼几乎变成了对眼,然后,门又打开了,司徒芸有些不好意思地把他们几人让进了房,然后,再次撞上了门。

    头一天见过唐锦的人看着床上的人,都有些发傻,反倒是九叔镇定地走到病床边,仔细替唐锦检查了一遍,然后,老头有些生气:“小勇,你这混蛋小子,你九叔多少事,你还耍着你九叔玩儿?这小子不过是普通的内伤,好好养一段时间就没事,怎么就濒危了?”

    秦勇头天是看过唐锦的惨相的,叶蓉与叶林也见过,此时,听了九叔的诊断,几人都忍不住眼神奇异地看向温妮,不只他们,房中所有的人,都忍不住看向温妮——温妮缩在一边,低着头,正用脚划拉地板呢。

    司徒芸神情复杂地看了温妮一眼,正要说话,床上的唐锦突然长长呼出一口气,睁开了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