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6阴谋

香胡胡Ctrl+D 收藏本站

    唐锦几乎笼罩所有人的杀气突然全部消失,可广场上仍然落针可闻,更没人敢动一下。

    “说吧,接应你的人,还有谁?小四,我的耐心不好。”

    太了解这个男人,眼镜男几乎瘫软成一团:“主人,主人,小四没有背叛你,小四一心为你,那个女人让你心性大变,自从她来了,你……啊——”

    一只手齐腕而断,鲜血狂喷而出,眼镜男凄厉惨叫,抱着断腕,痛得满地打滚。

    唐锦面无表情,一脚踏在眼镜男的身上,看他在自己脚下扭动挣扎,鲜血与汗水、泪涕齐下,“小四,你忘了,我是主人,主人的一切,你只能尊敬、服从。”话音一落,眼镜男的另一只手,也断了——同样的被金光齐腕切断。

    眼镜男眼一翻,昏了过去,唐锦眼神不动,手中的光刀直接插入了他的肩膀,刚昏死过去的人,立马惨叫着再次醒来。

    看着血泊中的眼镜男,唐锦眼神冰冷:“小四,你要撑久点,因为,你的家人,会步你的后尘,不会比你少一刀。”

    “不……主人……求您……求您。”眼镜男痛不欲生,唐锦却只是平静地在他挣动的腿上又切了一刀,这一次,他避开了大动脉。

    虽然是能力者,可是他的等级很低,只有二阶,而且,一直做着文职的工作,除了觉醒异能前受了些罪,此后多年,他一直跟着唐锦,可谓养尊处优,如此,怎能忍受得了这样零剐一般的折磨,唐锦一刀又一刀,眼镜男都没有挣扎,尖利的哭嚎中,再不敢废话,快速地招供出三个人来,而这期间,唐锦一直以一种固定的频率在眼镜男身上下着刀。

    人群中,随着眼镜男的招供,三个脸色苍白的人被众人让了出来,其中一人受不了心理巨大的压力,崩溃地冲向唐锦的亲卫,被一脚踢翻在地,另两人则瘫软在地,连自杀的念头也不敢有。

    耳边的声声痛嚎,唐锦仿若未闻,直到眼镜男的声音越来越小,明显快要死于失血过多,他才吩咐亲卫:“先别让他死了,总得让他见见他的家人。”说着,唐锦冷冷的看一眼连刀扎也唤不醒的眼镜男。

    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唐锦用凉冷无情的目光扫过广场上的所有人,“我护着你们,养活你们,你们回报予我忠诚。

    意见、建议,我从来不曾禁止,也会酌情采纳。但是,我是主人,无论任何决定,都是由我下,你们,不能越殂代疱;背叛,无论出于何因,都不可原谅!记住了?!”唐锦的声音不高,却传遍全广场,广场上的人尽皆屏息,无人敢发出一点声音。

    坐到亲卫搬来的椅子上,唐锦微阖双眼,“那三个东西,给我剐了。”

    一听剐字,全场皆悚,瘫软在地的三人更是惊骇欲绝,被亲卫踢倒的那人再也受不了,凄厉号啕:“主人,我招,我全招,只求速死。”

    唐锦眼也没睁,轻哼:“说。”

    “是沈家,沈家的少爷看中了主母的技艺和美色。”男人因腿脚发软站不起来,在地上向着唐锦的方向爬动了几步,仰着一张万分惊惧的脸急急招供:“小的知道他将主母关于何处,主人,主人,求您,别杀我。”

    “沈家?”

    “是,是,沈家,那个火能力者。”

    “沈世标?!”

    温妮差一点就死了,惊诧于突然出现的黑液,她进入空间的时间慢了一点,唐璨的攻击便落在了她的身上,那道金光几乎将她拦腰切断,她一进入空间便立马失去了一切意识,因此,她不知道,这一次,她进入的是怒目金刚的暗之空间。

    悬浮在水池中,温妮的伤口不仅没有血液流出,反倒吸收着池中的黑液,那黑液修复了几乎让她致死的伤口,也渗进了她身体的每个细胞,腐蚀别人的黑液不曾伤害她一分一毫,反而有着起死回生的功效。

    “阴,为寒,为暗;阳,为热,为光;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阳在阴不息,阴在阳不离;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无阳则阴无以生,无阴则阳无以化,故天地配之以阴阳。”

    泡在黑液里,温妮无知无觉,脑中却有信息镌刻,那是关于天地阴阳的概述,是另一个暗之空间的解说,只是,此时温妮昏迷着,人事不知……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黑暗中,温妮睁开了眼,下意识的,她想到的是自己惯常身处的水池,于是,白光一闪,她出现在了熟悉的地方。扶着佛脚,一手撑头,脑中出现的信息让温妮呆了半晌,仰头看着低眉笑得慈悲的佛像,再想到暗之空间里面目可畏的怒目金刚,她发了许久的呆。

    金刚怒目,所以降伏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因为动了杀机,她无意间调动了暗之空间的至阴黑液,于是,那几个男人被她杀了……这边的阳之空间,代表的是生,是慈悲,是生命的力量;另一边暗之空间,代表的是死亡,是杀机,是毁灭的力量。生之空间,予她救治的力,如普渡众生的菩萨,予人希望;暗之空间,予她降魔杀戮的力,如佛门护法金刚,以杀止杀,致人于死地。阴阳两种力量,相辅相成,在她的身体里达到了一个平衡的状态,而至阴黑液更是再一次将她的身体标准提高了一个档次。

    终于弄明白一切,最初是极其开心,随后,思极先前发生的杀戮,温妮紧紧抱着佛脚开始颤抖,她打着哆嗦,既因后怕、愤怒,又因意识到自己杀了人而觉得特别难受——抹杀生命的感觉极其不好,可是,哪怕重来一次,她知道,她的心里仍然会想要杀了那屋子里的所有人,哪怕,这会让她恐惧、恶心,可当一切摆在面前,她仍会先求自保;她不是圣人,更不是佛祖,她不会原谅伤害她的人,更没有割肉饲鹰的慈悲奉献之心,伤了她的,她想报复,对她怀抱恶意的,她也不会有什么好意——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凡夫俗子。

    温暖的池水包裹着她,驱离了身心的寒意。慢慢止住了颤抖,温妮开始慢慢思考两个相关联空间的事,那至阴黑液为何接触人体,便如吞噬一般将人全部化了?爬到佛脚上窝了一会儿,她大概想明白了一点:孤阴不生,至阴黑液接触到人体,因为没有至阳相调和,所以,就将人体里阴阳二气的平衡破坏了,于是,人,化了!

    阴极阳生,于是,她的必死之伤,反倒在黑液中被治愈,只是,为何这别人接触了就会没命的黑液于她却无伤害呢?是因为她是空间的主人吗?

    如果,光暗两个空间的液体汇合,会如何?

    在温妮抱着脑袋在空间里思索天地阴阳的宏伟命题时,唐锦正在为她大动干戈。

    说起沈世标,原也是个人物,他是沈家的人,可他生在世代土系的沈家嫡系却偏是火系能力,所以,从他觉醒异能,就曾有人质疑过他的血统,当然,最后,仍然证明了他确实是沈家的种,不过,也许有着曾被全族人针对的经历,这人性情不是太好,而唐锦,便曾经因为这种不好的性情与他有过冲突,冲突最初的起因唐锦已经忘了是为什么了,不过,他与沈世标间却是一直不太对付,对于他会掳走温妮的可能,他相信是存在的,因为,他就曾经抢过沈世标中意的女人,如今,那个男人报复回来,完全可能。

    不知道该说唐锦运气好,还是不好,在他动身领着人去找沈世标要人时,却有一个他不得不见的人找上了门。

    来的人姓温,叫温兆林,木系异能者,四阶——温妮的父亲。

    能生出温妮那样艳冠群芳的女儿来,温兆林长得自也不会差,应该说,他长得相当的俊美,甚至,比唐锦长得还要好,只是,当那样显得有些艳丽的脸落在一个男人身上,虽然这个男人的气质让他没有一点娘气,可是,到底,还是让人有些不太敢直视。

    唐锦见到温兆林时,温兆林的目光是极其明亮的,他看着唐锦,用一种老丈人打量女婿的眼光,看了好一会儿,才似终于满意了:“听说你和妮妮在一起了,那么,妮妮已经有了吞噬的能力了?”问完,又似终于松了口气:“那时,我替她选了好几个年轻俊杰,她却死命不同意,说已经有了心上人,要和他过一辈子,一直犟着,不肯溶合,到最后,甚至负气搬到了四区……”边说着,边探头朝唐锦身后张望,却见空无一人,温兆林皱了皱眉:“这孩子,还和我这个父亲赌气呢?”

    唐锦脸色有些僵,这几个月一直和温妮在一起,因为温妮失忆,基本上没提及自己的父亲,以至,连他,都忘了温妮还有个父亲的事,可如今,人家找上门来,偏偏,他刚把温妮丢了。

    是瞒?是说?

    看着神情不妥的唐锦,温兆林的眉头皱得更紧,“妮妮和你吵架了?”

    看着神情关切的温兆林,唐锦深深吸了口气,决定还是实话实说:“昨天,有人进入大厦,掳走了她。”

    温兆林猛一下站起身,瞪大眼,有些无法置信:“掳走?”又有些不太确定:“当时,你没和她在一起?”又问:“是谁掳走的?可和你联系了?对方要什么?”

    一连窜问题,问得唐锦有些无措,他不是一个习惯解释的人,因为他所处的地位,更多的时间,他是做为一个发号施令者,而不是执行者,哪怕家族的任务,他更多时间也是做为一个领导者、保护者而存在。如今,他面对的这个男人,是希望得到他的解释,可是,相比于让他现在给温兆林解释,他更倾向于把温妮救回后让她去说。

    “温先……温,叔叔。”咳一声,唐锦看着温兆林:“我刚处置了几个叛徒,如今,正要去救妮妮,温叔叔是……”

    “我也去。”温兆林直接打断了唐锦,同时,看向唐锦的目光有了一丝不信任,在自己的地盘,都能把自己的女人丢了,这个女婿,是不是太差劲儿了?

    温兆林眼中的怀疑唐锦看得清清楚楚,只是,现在,是重要的是先找到温妮,而从昨天到现在,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不知道她……

    唐锦不敢再想下去,那个沈世标,只希望,他还能有一点起码的羞耻心,不会强迫温妮,可是,连掳人的事都做得出来,这个人的人品真的可以期待吗?

    按照线索,唐锦带着人围住了可疑的别墅,那个带他们来的叛徒被卸了四肢拎在亲卫手上,此时,看了这座别墅,努力摆动着自己唯一能动的脑袋,死命叫唤:“主人,就是这里,就是这里,主人,求求你,饶了我吧。主人,主母也找到了,您饶了我……”

    唐锦一个眼神,亲卫一把捏晕了叛徒,世界,终于又恢复了清静。

    几乎在唐锦围住别墅的同时,别墅里一个正闭眼休憩的男人猛一下睁开了眼,别墅外带着杀机的气息,让他快速而谨慎地踱到窗边……

    “老大,怎么啦?”一个大汉晕晕倒倒打着呵欠站起身,“你在看什么?”昨天累了一夜,好容易回到安全的地方,老大怎么才睡了几个小时就起来了?

    “我们被围了。”被称为老大的男人沉声说道。

    “什么?”大汉一下清醒了,同时,伸腿踢了沙发一脚,上面两个睡得没一点样子的人一下醒了过来,同时,也惊醒了屋里地板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不过,大家却都没有人吵,只是动作轻捷迅速地掏出武器迅速找好各自的站位,准备迎拉不知道来自什么地方的偷袭。

    嗅闻到空气中淡淡的独属于温妮的味道,唐锦躁动的心似乎得到了一点安抚,确定了她确实在这栋别墅里,哪怕正身陷敌手,唐锦相信,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是可以把她平安救回来的,因此,原本准备偷袭的想法却并不实施,那样,太容易伤到不知道现在身处何地的温妮,还是先谈判吧。

    唐锦眯着眼看着别墅,嘴角勾起一个极端嘲讽的笑容:“姓沈的,你个孬种,没本事找爷的麻烦,却把主意打到一个女子身上,你也太没种了。”

    听到唐锦喊话,不仅让他带来的人心中诧异,便连别墅的人以及躲在暗处等着看双方火拼的人都不敢相信:他怎么不进攻,却喊上了?

    唐锦几乎笼罩所有人的杀气突然全部消失,可广场上仍然落针可闻,更没人敢动一下。

    “说吧,接应你的人,还有谁?小四,我的耐心不好。”

    太了解这个男人,眼镜男几乎瘫软成一团:“主人,主人,小四没有背叛你,小四一心为你,那个女人让你心性大变,自从她来了,你……啊——”

    一只手齐腕而断,鲜血狂喷而出,眼镜男凄厉惨叫,抱着断腕,痛得满地打滚。

    唐锦面无表情,一脚踏在眼镜男的身上,看他在自己脚下扭动挣扎,鲜血与汗水、泪涕齐下,“小四,你忘了,我是主人,主人的一切,你只能尊敬、服从。”话音一落,眼镜男的另一只手,也断了——同样的被金光齐腕切断。

    眼镜男眼一翻,昏了过去,唐锦眼神不动,手中的光刀直接插入了他的肩膀,刚昏死过去的人,立马惨叫着再次醒来。

    看着血泊中的眼镜男,唐锦眼神冰冷:“小四,你要撑久点,因为,你的家人,会步你的后尘,不会比你少一刀。”

    “不……主人……求您……求您。”眼镜男痛不欲生,唐锦却只是平静地在他挣动的腿上又切了一刀,这一次,他避开了大动脉。

    虽然是能力者,可是他的等级很低,只有二阶,而且,一直做着文职的工作,除了觉醒异能前受了些罪,此后多年,他一直跟着唐锦,可谓养尊处优,如此,怎能忍受得了这样零剐一般的折磨,唐锦一刀又一刀,眼镜男都没有挣扎,尖利的哭嚎中,再不敢废话,快速地招供出三个人来,而这期间,唐锦一直以一种固定的频率在眼镜男身上下着刀。

    人群中,随着眼镜男的招供,三个脸色苍白的人被众人让了出来,其中一人受不了心理巨大的压力,崩溃地冲向唐锦的亲卫,被一脚踢翻在地,另两人则瘫软在地,连自杀的念头也不敢有。

    耳边的声声痛嚎,唐锦仿若未闻,直到眼镜男的声音越来越小,明显快要死于失血过多,他才吩咐亲卫:“先别让他死了,总得让他见见他的家人。”说着,唐锦冷冷的看一眼连刀扎也唤不醒的眼镜男。

    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唐锦用凉冷无情的目光扫过广场上的所有人,“我护着你们,养活你们,你们回报予我忠诚。

    意见、建议,我从来不曾禁止,也会酌情采纳。但是,我是主人,无论任何决定,都是由我下,你们,不能越殂代疱;背叛,无论出于何因,都不可原谅!记住了?!”唐锦的声音不高,却传遍全广场,广场上的人尽皆屏息,无人敢发出一点声音。

    坐到亲卫搬来的椅子上,唐锦微阖双眼,“那三个东西,给我剐了。”

    一听剐字,全场皆悚,瘫软在地的三人更是惊骇欲绝,被亲卫踢倒的那人再也受不了,凄厉号啕:“主人,我招,我全招,只求速死。”

    唐锦眼也没睁,轻哼:“说。”

    “是沈家,沈家的少爷看中了主母的技艺和美色。”男人因腿脚发软站不起来,在地上向着唐锦的方向爬动了几步,仰着一张万分惊惧的脸急急招供:“小的知道他将主母关于何处,主人,主人,求您,别杀我。”

    “沈家?”

    “是,是,沈家,那个火能力者。”

    “沈世标?!”

    温妮差一点就死了,惊诧于突然出现的黑液,她进入空间的时间慢了一点,唐璨的攻击便落在了她的身上,那道金光几乎将她拦腰切断,她一进入空间便立马失去了一切意识,因此,她不知道,这一次,她进入的是怒目金刚的暗之空间。

    悬浮在水池中,温妮的伤口不仅没有血液流出,反倒吸收着池中的黑液,那黑液修复了几乎让她致死的伤口,也渗进了她身体的每个细胞,腐蚀别人的黑液不曾伤害她一分一毫,反而有着起死回生的功效。

    “阴,为寒,为暗;阳,为热,为光;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阳在阴不息,阴在阳不离;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无阳则阴无以生,无阴则阳无以化,故天地配之以阴阳。”

    泡在黑液里,温妮无知无觉,脑中却有信息镌刻,那是关于天地阴阳的概述,是另一个暗之空间的解说,只是,此时温妮昏迷着,人事不知……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黑暗中,温妮睁开了眼,下意识的,她想到的是自己惯常身处的水池,于是,白光一闪,她出现在了熟悉的地方。扶着佛脚,一手撑头,脑中出现的信息让温妮呆了半晌,仰头看着低眉笑得慈悲的佛像,再想到暗之空间里面目可畏的怒目金刚,她发了许久的呆。

    金刚怒目,所以降伏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因为动了杀机,她无意间调动了暗之空间的至阴黑液,于是,那几个男人被她杀了……这边的阳之空间,代表的是生,是慈悲,是生命的力量;另一边暗之空间,代表的是死亡,是杀机,是毁灭的力量。生之空间,予她救治的力,如普渡众生的菩萨,予人希望;暗之空间,予她降魔杀戮的力,如佛门护法金刚,以杀止杀,致人于死地。阴阳两种力量,相辅相成,在她的身体里达到了一个平衡的状态,而至阴黑液更是再一次将她的身体标准提高了一个档次。

    终于弄明白一切,最初是极其开心,随后,思极先前发生的杀戮,温妮紧紧抱着佛脚开始颤抖,她打着哆嗦,既因后怕、愤怒,又因意识到自己杀了人而觉得特别难受——抹杀生命的感觉极其不好,可是,哪怕重来一次,她知道,她的心里仍然会想要杀了那屋子里的所有人,哪怕,这会让她恐惧、恶心,可当一切摆在面前,她仍会先求自保;她不是圣人,更不是佛祖,她不会原谅伤害她的人,更没有割肉饲鹰的慈悲奉献之心,伤了她的,她想报复,对她怀抱恶意的,她也不会有什么好意——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凡夫俗子。

    温暖的池水包裹着她,驱离了身心的寒意。慢慢止住了颤抖,温妮开始慢慢思考两个相关联空间的事,那至阴黑液为何接触人体,便如吞噬一般将人全部化了?爬到佛脚上窝了一会儿,她大概想明白了一点:孤阴不生,至阴黑液接触到人体,因为没有至阳相调和,所以,就将人体里阴阳二气的平衡破坏了,于是,人,化了!

    阴极阳生,于是,她的必死之伤,反倒在黑液中被治愈,只是,为何这别人接触了就会没命的黑液于她却无伤害呢?是因为她是空间的主人吗?

    如果,光暗两个空间的液体汇合,会如何?

    在温妮抱着脑袋在空间里思索天地阴阳的宏伟命题时,唐锦正在为她大动干戈。

    说起沈世标,原也是个人物,他是沈家的人,可他生在世代土系的沈家嫡系却偏是火系能力,所以,从他觉醒异能,就曾有人质疑过他的血统,当然,最后,仍然证明了他确实是沈家的种,不过,也许有着曾被全族人针对的经历,这人性情不是太好,而唐锦,便曾经因为这种不好的性情与他有过冲突,冲突最初的起因唐锦已经忘了是为什么了,不过,他与沈世标间却是一直不太对付,对于他会掳走温妮的可能,他相信是存在的,因为,他就曾经抢过沈世标中意的女人,如今,那个男人报复回来,完全可能。

    不知道该说唐锦运气好,还是不好,在他动身领着人去找沈世标要人时,却有一个他不得不见的人找上了门。

    来的人姓温,叫温兆林,木系异能者,四阶——温妮的父亲。

    能生出温妮那样艳冠群芳的女儿来,温兆林长得自也不会差,应该说,他长得相当的俊美,甚至,比唐锦长得还要好,只是,当那样显得有些艳丽的脸落在一个男人身上,虽然这个男人的气质让他没有一点娘气,可是,到底,还是让人有些不太敢直视。

    唐锦见到温兆林时,温兆林的目光是极其明亮的,他看着唐锦,用一种老丈人打量女婿的眼光,看了好一会儿,才似终于满意了:“听说你和妮妮在一起了,那么,妮妮已经有了吞噬的能力了?”问完,又似终于松了口气:“那时,我替她选了好几个年轻俊杰,她却死命不同意,说已经有了心上人,要和他过一辈子,一直犟着,不肯溶合,到最后,甚至负气搬到了四区……”边说着,边探头朝唐锦身后张望,却见空无一人,温兆林皱了皱眉:“这孩子,还和我这个父亲赌气呢?”

    唐锦脸色有些僵,这几个月一直和温妮在一起,因为温妮失忆,基本上没提及自己的父亲,以至,连他,都忘了温妮还有个父亲的事,可如今,人家找上门来,偏偏,他刚把温妮丢了。

    是瞒?是说?

    看着神情不妥的唐锦,温兆林的眉头皱得更紧,“妮妮和你吵架了?”

    看着神情关切的温兆林,唐锦深深吸了口气,决定还是实话实说:“昨天,有人进入大厦,掳走了她。”

    温兆林猛一下站起身,瞪大眼,有些无法置信:“掳走?”又有些不太确定:“当时,你没和她在一起?”又问:“是谁掳走的?可和你联系了?对方要什么?”

    一连窜问题,问得唐锦有些无措,他不是一个习惯解释的人,因为他所处的地位,更多的时间,他是做为一个发号施令者,而不是执行者,哪怕家族的任务,他更多时间也是做为一个领导者、保护者而存在。如今,他面对的这个男人,是希望得到他的解释,可是,相比于让他现在给温兆林解释,他更倾向于把温妮救回后让她去说。

    “温先……温,叔叔。”咳一声,唐锦看着温兆林:“我刚处置了几个叛徒,如今,正要去救妮妮,温叔叔是……”

    “我也去。”温兆林直接打断了唐锦,同时,看向唐锦的目光有了一丝不信任,在自己的地盘,都能把自己的女人丢了,这个女婿,是不是太差劲儿了?

    温兆林眼中的怀疑唐锦看得清清楚楚,只是,现在,是重要的是先找到温妮,而从昨天到现在,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不知道她……

    唐锦不敢再想下去,那个沈世标,只希望,他还能有一点起码的羞耻心,不会强迫温妮,可是,连掳人的事都做得出来,这个人的人品真的可以期待吗?

    按照线索,唐锦带着人围住了可疑的别墅,那个带他们来的叛徒被卸了四肢拎在亲卫手上,此时,看了这座别墅,努力摆动着自己唯一能动的脑袋,死命叫唤:“主人,就是这里,就是这里,主人,求求你,饶了我吧。主人,主母也找到了,您饶了我……”

    唐锦一个眼神,亲卫一把捏晕了叛徒,世界,终于又恢复了清静。

    几乎在唐锦围住别墅的同时,别墅里一个正闭眼休憩的男人猛一下睁开了眼,别墅外带着杀机的气息,让他快速而谨慎地踱到窗边……

    “老大,怎么啦?”一个大汉晕晕倒倒打着呵欠站起身,“你在看什么?”昨天累了一夜,好容易回到安全的地方,老大怎么才睡了几个小时就起来了?

    “我们被围了。”被称为老大的男人沉声说道。

    “什么?”大汉一下清醒了,同时,伸腿踢了沙发一脚,上面两个睡得没一点样子的人一下醒了过来,同时,也惊醒了屋里地板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不过,大家却都没有人吵,只是动作轻捷迅速地掏出武器迅速找好各自的站位,准备迎拉不知道来自什么地方的偷袭。

    嗅闻到空气中淡淡的独属于温妮的味道,唐锦躁动的心似乎得到了一点安抚,确定了她确实在这栋别墅里,哪怕正身陷敌手,唐锦相信,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是可以把她平安救回来的,因此,原本准备偷袭的想法却并不实施,那样,太容易伤到不知道现在身处何地的温妮,还是先谈判吧。

    唐锦眯着眼看着别墅,嘴角勾起一个极端嘲讽的笑容:“姓沈的,你个孬种,没本事找爷的麻烦,却把主意打到一个女子身上,你也太没种了。”

    听到唐锦喊话,不仅让他带来的人心中诧异,便连别墅的人以及躲在暗处等着看双方火拼的人都不敢相信:他怎么不进攻,却喊上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