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6章 一一九

风流书呆Ctrl+D 收藏本站

    在省会下了飞机,还要乘坐七八个小时的汽车才能到达玉山县。由于震级太大,省会也受到了余震的波及,街上到处都是拥挤的人群,谁都不敢在高层建筑里多待,早早就把床褥被子搬进车里,准备晚上在停车场将就一晚,广场等空旷地带更是人头攒动。

    好在sc省的官员反应及时,立即派遣了大批警员维持治安,并在电视里反复播放地震自救常识,以安抚民心。

    雷旭并不打算在省会多待,下了飞机立即驱车前往玉山县,韩卓宇紧跟其后。车队驶到漩口镇便被军队拦住,原来前往玉山县的公路已经塌方了,无法通行。

    公路两侧的山体像被巨斧劈过一般,无数巨大的裂缝在裸-露的山石间蔓延,偶尔还能听见令人毛骨悚然的皲裂声。公路被落下的巨石掩埋,无数士兵正挥舞着铲子挖掘。由于塌方还在继续,无法保证大型机械车辆的通行,挖掘工作异常艰难。

    “里面情况怎么样?”雷旭找到负责人询问。

    “报告首长,玉山县处于震中心,整个县城都被破坏了,目前伤亡人数还未统计出来。我们已经派了直升机过去救援。”负责人满面的尘土,说话的时候安全帽还在不停掉灰。

    “雷霆呢?”韩卓宇在人群中没找到自己最挂念的身影。

    “部长跟随150人的救援小队坐直升机进去了。”

    “我要进去,马上准备直升机。”韩卓宇看向雷旭。

    不待雷旭说话,负责人连忙阻止,“不行,气象台刚才给我们发布了预警,雷雨天气随时会来,现在进去很危险!你看,我们本来还要派人进去,现在都被困在这儿挖路。”

    “雷雨天气什么时候过去?”雷旭抬头看向黑沉沉的天空。

    负责人摇头:“不确定,气象台说明后天。”

    玉山县分分钟都有人死亡,而救援的部队和物资却没办法运送过去,里面的群众该怎么办?等死吗?150人的救援小组,对总人口数达到8万众的玉山县人民来说能顶什么用?没有大型机械辅助,单靠人力什么时候才能挖通公路?

    雷旭和负责人双双沉默了,脸上带着沉痛的表情。

    韩卓宇垂眸,缓缓按揉不停鼓动的太阳穴。虽然9527屏蔽了所有求救信号,但是他依然能嗅到弥漫在空气中的绝望和无助。他的爱人还在震中心,只要一波小小的余震,随时随地都会遭遇危险。这让他内心的焦虑像岩浆一样沸腾。

    ‘不行,我要过去。9527,暴风雨什么时候来?如果我现在启程,能不能赶在暴风雨之前抵达玉山县?’

    【还有两个半小时暴风雨就要来了,从这里到玉山只需二十五分钟,绝对可以安全抵达。】

    两人正说着话,韩式基金派遣的四架直升机也到了,盘桓在半空中发出哒哒哒的轰鸣。

    几名士兵连忙在下面挥舞彩旗引航。

    直升机的型号是mi-26,载重量高达56吨,排名世界第二,除了打头的一架,其余都用钢索吊着一个巨大的集装箱,里面满载着救援物资。

    韩卓宇拿过通讯器,对邵逸臣命令道,“你下来接我,其余三架直升机马上飞往玉山县,要快,还有两小时暴风雨就要来了。”

    “小宇快让他们下来,暴风雨随时会到,你这是拿他们的生命开玩笑!”雷旭夺下通讯器,用前所未有的严厉口气训斥青年。

    邵逸臣对自家boss的判断向来深信不疑,他命令其余三架飞机继续前进,自己则缓慢下落。

    飞机还未停稳,韩卓宇便在十五名保镖的护送下登上了飞机,徒留雷旭在地面干瞪眼。

    “首长,你看这天……”负责人指了指比刚才更显黑沉,仿佛随时都会塌下来的天空,不安的道,“他们不会出事吧?”

    雷旭疲惫的摆手,拨通了自家弟弟的电话。

    ﹡﹡﹡﹡

    二十五分钟眨眼就过,在飞机上俯看已成一片废墟的玉山县,那处处断瓦残垣,偶尔沁出一滩鲜血和一截碎肢的场景叫人触目惊心。有人在倒塌的楼宇间拼命翻找,抱住自己亲人的尸体不肯放松,虽然远隔百米高空,却仿佛能听见他悲痛到极致的哀鸣。

    短短96.57秒的时间,这里已从人间变成了地狱。

    驾驶员强忍心中哀恸,稳稳把飞机停放在救援小组圈出的空地。

    雷霆自接到大哥的电话起就抬头仰望天空,二十五分钟,却像过去了一辈子那么漫长,他眼里布满红血丝,紧紧盯着越积越厚,黑的有如泼墨的天空,唯恐从那翻腾的黑云间窜出一条银色的闪电,把自己的爱人吞没。

    当最后一架飞机安全落地,心心念念的人疾步朝自己走来,他才眨了眨干涩的眼睛。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但只短短一秒就分开。雷霆双手捧住爱人的脸颊,咬牙说道,“我没时间教训你的鲁莽,一切等回去以后再说。你给我听着,要注意远离山崖,陡坡,河岸以及高压线,不要靠近未倒塌的建筑物,已倒塌的也不行!遇见余震不要惊慌,找个空旷的地方蹲下,千万别随着人群乱跑。听见了吗?”

    韩卓宇连连点头。

    “听见了就给我回答!”雷霆陡然提高音量,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逼视青年,执意要从他嘴里听见一个令自己安心的答案。

    “听见了!”韩卓宇反射性的立正,像一个小兵回应自己的首长。

    “你要好好的。”男人坚毅的眼里带着深切的恳求,随即收起脸上所有柔软,大声命令道,“现在给我去后方救助伤员,他们需要你。”

    “是!”韩卓宇大声应和,目送男人挺拔的背影匆匆走远。

    “请问你们可以把重伤的群众送走吗?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等部长走远了,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连忙跑过来询问。

    她之前联系了部队的直升机,但听说等会儿有暴风雨,再加之地震电磁波的干扰,直升机进不来。眼看伤员的情况越来越危及,她忧心如焚,这会儿逮着韩卓宇就像逮着救世主一样。

    “伤员在哪里?我去看看。再过一个小时暴风雨就要来了,现在送他们离开无法安全抵达医院。”韩卓宇看向腕间的手表。

    “你,你是韩卓宇?”女医生的瞳孔猝然放大。

    “我是,伤员在哪儿?”韩卓宇边问边朝随自己一起来的二十五名医生走去。

    医生们正站在三个巨大的集装箱前,小心的把一箱箱药品,医疗器材,还有吃食搬出来。韩卓宇立即指挥保镖过去帮忙。

    “你们带来了移动手术室?”女医生惊喜的指着其中一个最大的集装箱。

    “是的,医护区在哪里?我们把移动手术室开过去。目前重伤人员无法转移,能手术的我们就地手术,等天气稳定了再把他们送到大型医院。”韩卓宇温声询问。

    没想到号称‘太阳之角’的先锋医学家韩博士会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女医生从巨大的震惊中回神,颤着声道,“医护区在那儿,我带你们去。”

    一行人匆匆朝橘红色的帐篷区跑去。

    “林医生,我儿子可以走了吗?”徘徊在不远处的一名中年妇女快速迎上来,眼巴巴的看着空地上的四架直升飞机。她儿子被坠落的碎石砸到脑部,颅内积血,颅骨碎片嵌进脑髓,再不动手术就要死了。她的丈夫,公公婆婆,父亲母亲都在地震中罹难,她只剩下这一个亲人,如果儿子也离自己而去,她简直没勇气再活下去。

    其他几名重伤人员的家属也团团围过来。他们快要把天空盯出一个洞,只盼着飞机早点到,把他们的亲人送去安全的地方。

    “气象局预测出等会儿有一场暴风雨,直升机没法起飞。去了会送命的。”林医生大声通告,在家属们绝望的表情中指向俊美的青年,语气充满热切的希望,“他是韩卓宇医生,研究出‘还原离子液’,在医学界拥有‘太阳之角’的美誉,师从c国第一刀曲靖博士。他带来了药物和移动手术室。我们在这里动手术也是一样的,你们别担心。”

    青年的资历说出来委实动听,虽然他看上去很年轻,但那从容镇定的姿态,淡淡扫过来,极具安抚意味的温柔眼神却带给人无比的信心。

    “韩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我给你磕头了!”林医生的话中年妇女只听了个大概,她住在玉山这么个偏远的小县城,见识有限,不知道青年究竟有多厉害,也不知道太阳之角又是什么意思,但既然走不了,青年就是她唯一的希望。哪怕把头磕破,把自己的命拿走,只要儿子能活过来,她也甘愿。

    中年妇女这一跪,其他人好像看见了救命稻草,纷纷跪下来磕头。遭逢大难,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亲人就是他们继续活下去的精神支柱。他们再也经不起任何失去了。

    “都起来,我先看看病人。”韩卓宇示意保镖把人扶起来,快速走进帐篷。这一片区域都是受伤的民众,甫一打开门帘就能闻见浓郁的血腥味。人人身上几乎都缠着绷带。伤势较轻的席地而坐,伤势较重的才得了副担架躺,医疗设施相当简陋,药品也极度短缺。

    “重伤的都在后面,我带你们去。”林医生径直朝最里面的隔间走去。

    “医生,这就是我儿子,砸到脑袋了,到现在还没醒。”中年妇女把青年拽到自己儿子床前,抖着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感觉到那股细微但真切的温度,眼中刷得流下两行又庆幸又后怕的泪水。

    韩卓宇点点头,俯身查看少年的伤势。右侧的颅骨已经破碎,憋下去一个血肉模糊的窟窿,沾满鲜血的黑发间隐隐还能望见惨白的脑髓,这样的伤几乎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但比这伤情更重的在这小隔间里不算少数。

    ‘9527,现在没有时间了,你帮我把他们分类,需要尽快动手术的用红色图标标出来。’

    9527积极响应。

    跟自己的智脑沟通过后,韩卓宇点出两名医生道,“你们做我的助手,”又指向林医生,“你担任手术护士。”然后看向其余人,“你们帮我准备手术室,另有多余的器材可以再布置一间急救室和一间检查室。注意安排交接班,保证伤员们随时都有人看顾。”

    众人纷纷答应,各自散开。

    转而面向伤员及其家属,他慎重许诺道,“我会尽全力去挽救他们的生命,所以也请你们全力配合我。”

    在这惊心动魄的几个小时里,受灾民众听得最多是‘等救援,没办法,请冷静,人手不够’,这庄严的宣誓对他们来说不啻于天籁之音。慌乱的心有了片刻的安宁,泪水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叮~收到500点感谢值!】

    【叮~收到300点感谢值!】

    【叮……】

    ……

    不过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自己什么都来不及做就收到如此多的感谢值,可见这些人是以怎样虔诚的心情在追逐绝望中的一缕微光。韩卓宇活动手指,觉得肩头的担子是那样沉重。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心情不好,悲伤的大姨妈逆流成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