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4章 一一六

风流书呆Ctrl+D 收藏本站

    表现的机会已经弄砸了,卢西亚正想去客厅安慰郭母,顺便跟前夫和儿子说会儿话,雷霆却卷着衣袖进来了,非常自然的拿起郭母之前穿过的围裙套在身上。

    卢西亚刚抬起的腿又收了回去,状似认真地洗水果。

    “今晚做什么菜?”雷霆的唇几乎贴在青年耳垂上,姿态说不出的亲昵。

    韩卓宇偏头躲了躲,一边思考一边徐徐开口,“做红酒炖牛肉、鸡汁松茸、青柠明虾、凉拌生菜、中式牛排、荷花时蔬、酱汁鳕鱼、奶油豆蓉汤。八个菜,应该够了吧?”郭母为了让卢西亚好好表现,买来的食材都是西餐类的,他只好来个中西荟萃。

    “够了,我负责打下手,你负责烹饪。”雷霆点头,拿出一包黄豆粉,加入适量的水调成糊状,又把洗干净的菜或切成丝,或切成条,或切成块,堆放在不同的碗里。

    韩卓宇把剩下的牛排腌制好,一一上铁架煎炸,不时搅拌炖在锅里的牛肉。

    雷霆似想起什么,兴致勃勃的开口,“不如那个凉拌生菜我来做吧,上次你不是教过我吗?”

    “可以。”韩卓宇点头。

    雷霆把洗干净的生菜泡进盐水里备用,然后取了一个小碗调酱汁,拎起醋瓶子时难住了,小声问道,“45毫升醋究竟是多少?”家里的厨房有各种各样的测量器具,弄得跟做实验一样精细,但老宅可什么都没有。

    “像这样的大调匙,一调匙液体约等于15毫升,固体的话约等于15克;像这样的小调匙,一调匙液体约等于5毫升,固体2克。记住了吗?”韩卓宇拿起一大一小两把调匙。

    “记住了,45毫升就是三大匙。”雷霆摸了摸鼻子,继续放入适量的生抽、香油、白糖、鸡精、盐、蒜蓉,搅拌均匀;然后把干辣椒横切两刀,放入热油爆香;再把泡好的生菜捞出来,将调好的酱汁和爆香的干辣椒一股脑儿淋在菜叶子上,兹拉兹拉的脆响令人一听就很有食欲。

    “你尝尝味道怎么样?”雷霆夹了最嫩的一片叶子送到爱人嘴边。

    韩卓宇张口叼住,一点一点吸进嘴里,嚼吧嚼吧吞下,竖起了大拇指。

    青年的唇瓣因沾上了香油而显得特别红润可口,雷霆把持不住,在他嘴角舔了舔,末了还意犹未尽的嘬了一口,发出啵的一声闷响。

    韩卓宇耳根微红,轻轻肘击男人腹部。

    “痛!宝贝儿你真狠心!”雷霆夸张的呻-吟,箍住爱人的脖子细细密密的啄吻,边吻边得意的大笑。

    分明不想听不想看,但卢西亚的目光无论如何也无法从仰头大笑,神色温柔到极致的男人身上移开。她原本以为雷霆只属于军队,雷霆的手只懂得如何握牢各式各样的武器,却没想到他也有如此居家的一面。如不是亲眼所见,她简直无法把眼前这个穿着花哨围裙的男人与曾经那个制服笔挺的军人联系起来。

    她无数次的幻想过这个男人因为爱她而变得柔软浪漫,但努力了三年,她终究放弃了。为什么郭英河要叫她回来?如果不回来,她还能安慰自己这个男人不会为任何人而改变,这个男人永远都会是不懂感情的机器!这桩失败的婚姻完全不是自己的错。

    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不爱便罢了,但为什么要爱上一个男人?

    手指在神经质的痉挛,捧在掌心的果盘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圣女果、葡萄滚了一地,淡红色的汁水在雪白的地板上显得极为刺眼。卢西亚慌忙蹲下-身去捡,并迅速收起眼里所有的情绪。

    “卢西亚算了,你出来吧。待在里面只会给他们添乱。”郭英河换了一条新裤子,又去书房看了看专心做作业的孙子,刚下楼就听见厨房传来一阵噪音,对前儿媳的期望值不由大大减小。三年了还是一点儿没变,只嘴上说得好听,家务活不会做,更不会照顾人。让儿子跟她复合真的好吗?

    但既然叫回来了,姑且就试试吧。郭英河摇头,示意卢西亚上楼陪孙子做功课。

    “好的,妈。”卢西亚高高兴兴的答应了。只要儿子离不开妈妈,雷霆难道还能不顾儿子的意愿硬赶她走?反正他跟韩卓宇不可能结婚,她就不信相处的时间长了挽回不了前夫的心。只有男人跟女人的婚姻关系才是受到法律保护的,韩卓宇算什么?他连当小三的资格都没有!

    信心满满的走进书房,卢西亚拉过一张凳子坐到儿子手边,柔声问道,“宝宝有不会做的题目吗?妈妈帮你。”

    雷琛有些犹豫。

    “很快就要吃饭咯,宝宝在饭前做好功课,等会儿就可以放心的玩啊。让妈妈帮你吧?”卢西亚拿出少有的耐心诱哄。以前怀疑儿子是智障,连多看一眼都觉得耻辱,但如今望进他灵气逼人的眼睛,心里只觉得怎么爱都不够。这是她的儿子呢,如此可爱,如此聪明。

    想着饭后能跟爸爸们把变形金刚组装完毕,雷琛点了点头,指着其中一道算术题,“这个不会。”

    “好啊,让妈妈看看。”卢西亚拉过练习册定睛一看,脸慢慢绿了。

    如题:有三个数字能组成三个不同的三位数。这6个三位数的和是2886。求所有这样的6个三位数中最小的三位数。

    尼玛这是小学一年级的孩子会做的题目吗?儿子刚满七岁,应该是读小学一年级吧?老师是不是发错练习册了?她学得是服装设计,不是数学,根本连题目都看不懂好吗?卢西亚想挠墙。

    “该怎么做呢?”见她许久不说话,雷琛眨巴眨巴大眼睛问道。

    “额,让妈妈想一想。”卢西亚抹掉头上的汗,拿起笔装模作样的写写画画。

    “你在写公式吗?可是我一个都看不懂。”雷琛眼底的狡黠一闪而逝。

    “这道题对你来说太难了,起码得高中生才会做。你们老师是不是弄错了?”卢西亚放下笔,尴尬不已地问道。

    “不会啊,老师说这些题目都是根据我的水平出的,只要好好思考应该能做出来。”雷琛摆手道,“算了,我去问爸爸吧,他什么题都会做。”

    小家伙拿着练习册噔噔噔跑下楼,大声喊道,“爸爸,这道题我不会,你帮我看看!”

    卢西亚连忙跟上。

    “什么题?你妈妈也不会?”郭英河拦住路过客厅的孙子。

    “她连题目都看不懂。”雷琛也传承了韩卓宇说话直来直往的习性,半点不给人留面子。

    卢西亚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

    “奶奶帮你看看。”郭英河接过练习册后认真看了一会儿,表情像便秘了一样。

    “叫你爸爸吧,奶奶也不会。”有前儿媳垫底,郭英河心里好受多了。

    “爸爸,爸爸,这道题不会,你帮我看看。”雷琛跑到厨房门口。

    “好嘞,来了。”韩卓宇解下围裙,叮嘱雷霆看好火候,走到客厅的茶几前做题。

    本以为孙子喊得是儿子,没想到走出来的却是韩卓宇,且两人的表情动作显得那么亲昵自然,可见平时都这么叫的。郭英河只觉胸口堵得厉害,两个爸爸一个儿子,这样的一家三口算什么事儿?说出去非得让人笑死!

    “这道题应该这么解。你看,”韩卓宇边说边在纸上写下过程,“因为三个数字分别在百位、十位、个位各出现2次,所以2886除以222得到三个数字的和。设三个数字分别为a,b,c,那么6个不同的三位数的和为=(a+b+c)x100x2+(a+b+c)x10x2+(a+b+c)x1x2=(a+b+c)x222=2886 即a+b+c=2886÷222=13 所有这样的6个三位数中,最小的三位数是139。”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雷琛点点头,抱着练习册又上去了。

    卢西亚脸色白了红,红了白,好不精彩。有一个天才儿子,如果没有同样的高智商还真是搞不定,连辅导作业这样的小事都胜任不了,以后该怎么办?她扶额,信心再次严重受挫。

    郭英河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她不想浪费孙子的天赋,但是很明显,只有待在韩卓宇身边才能百分百激发他的天赋,且引领他看得更高,走的更远。如果未来孙子能取得韩卓宇那样的成就,她当然是高兴的,不,也许说欣喜若狂更合适。

    如果拆散了儿子跟韩卓宇,孙子会不会恨自己?会不会因为受不了刺激再次自闭?郭英河越想越觉得头疼。

    一个半小时后,雷家人陆陆续续回来,围坐在摆满菜肴的餐桌边。

    “今晚的菜很丰盛,是小亚做的吧?中西合璧,好!不愧在国外锻炼那么多年。”雷老爷子笑呵呵的夸奖,然后夹了一块香气四溢的红酒炖牛肉放进嘴里咀嚼,眼睛瞬间暴亮。

    牛肉炖的又软又糯,放入嘴里直接化开,浓郁肉味中夹杂着红酒的甜涩、罗勒叶的辛辣、胡萝卜的清新、洋葱的鲜香,一层一层在味蕾铺开,带给人无穷无尽的味觉享受。雷老爷子吃了一块立马吃第二块,简直停不下来。

    “爸,这些菜都是小宇做的。”郭英河瞥了一眼脸色难看的卢西亚,实在无法当着儿子和孙子的面把功劳算在她身上。

    雷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忽然觉得嘴里的食物并没有那么好吃。

    雷兴邦正准备去夹菜,手停在半空伸也不是收也不是。

    餐厅里的气氛一瞬间变得尴尬无比。

    【宿主,看来你在雷家很不受欢迎呢。他们没有哭着喊着求你跟雷霆在一起啊。】9527对雷家人散发出来的负能量很不满。

    ‘凭雷家的权势,我只需他们不动用手段强硬的分开我们就好。别人的看法何必那么计较?我只在乎我该在乎的人。’韩卓宇给板着脸的雷霆和同样很不高兴的雷琛各夹了一筷子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