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7章 一零九

风流书呆Ctrl+D 收藏本站

    帝大建校百年,一直以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为校训;严谨、勤奋、求实、创新为学风;行胜于言为校风,为c国培养了无数人才,最终跻身世界一流大学之列。

    在c国民众眼里,能考入帝大的学生当得起‘国家栋梁’四个字。所以,当投毒案爆发以后,虽然有雷家极力压制,事情依然闹得很大,一是因为凶手的残忍行径令人发指;二是因为凶手竟出自这群栋梁之才,令人有些难以置信。

    采访节目播出后,对此感到困惑的民众自以为找到了张伟堕落的理由,对他的鞭挞都转化为深刻的同情,转而抨击帝大不公正的教育体制和某些特权阶级张扬跋扈,欺压同窗的行为。

    如果不尽快澄清,帝大百年声誉将毁于一旦,当然,韩卓宇和他身后的雷家也会遭受不小的影响。毕竟再过大半年就是c国领导人的换届选举了,战斗前夕容不得丝毫行差踏错。

    是以,不管是帝大还是雷家,亦或是韩卓宇本人,对这次的记者招待会都非常重视,地点选在帝大最大的演艺厅,邀请的都是c国最有分量的媒体。

    为防引起记者暴动,雷旭和雷霆都不准备亲到现场,只派了陆斌协助。

    青年上着设计简单的纯白衬衫,下着笔挺修身的淡蓝牛仔裤,一百八十多公分的挺拔身材配上俊美逼人的五官,迈着大长腿步入会场的时候立即谋杀了记者们无数菲林。

    剑眉星目、龙章凤姿、璨如曜石,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只觉眼前一亮,心尖被狠狠触动了,即便昨晚没看过揭露张伟真面目的视频和音频,他们这会儿也不敢相信眼前暖如冬日艳阳的青年会是那种自私自利,嚣张拨扈的纨绔子弟。

    在座还有帝大的校领导,但几乎所有的摄像机都朝青年转去,且纷纷切换到特写镜头。长年待在实验室而无法照射阳光的肌肤在镁光灯的闪烁下显得尤为苍白,更衬托出那双眼眸如黑曜石般璀璨澄澈。

    电视机前的姐姐妹妹,大姨大妈们连眼珠子都不会转了。国民好儿子长大了竟是这幅模样,好想扑倒!再跟涕泪横流、形容猥琐的张伟一比,呕~想吐!

    啊!他笑了!他刚刚笑了哎!心脏都快爆开了怎么办?导播再回放一遍,不,回放一百遍好不好!?

    事后统计,在韩卓宇微笑那一刻,拿到直播权的某电视台收视率创下了历史以来的新高。美色的力量太强大了。

    时间到,帝大校长调整话筒高度,徐徐开口,“感谢各位媒体前来参加我校召开的新闻发布会,给我们一次澄清事实真相的机会。首先我要申明,自帝大建校以来,我们一直秉承着有教无类、力争上游的教学方针,为c国培养了一代又一代杰出人才,所谓的歧视,排挤,甚至迫害学生的言论都是无稽之谈……”

    为帝大澄清过后,校长看向身边的青年,“韩卓宇同学资助了许许多多家境贫寒的学生,为医学院捐赠了无数先进器材,他的高尚品德毋庸置疑。我校为能拥有这样的学生而感到骄傲。”

    镁光灯疯狂闪烁,所有记者都举起话筒,期待青年能为自己说上两句,然而他始终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似乎并没有发言的准备。

    作为导师,曲靖也应邀出席。他朝场外招手,某位工作人员抬着一个纸箱上来,摆放在他面前。

    闹哄哄的会场安静了,大家都在好奇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玄机,与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又有何关系。

    “大家好,我是韩卓宇的导师曲靖。”头发花白的老人站起身,打开箱子,把一张张纸平铺在桌面上。

    摄影师立即切换镜头,赫然发现那是一张张荣誉证书,且大多数印着外国文字。表情淡定从容的校领导们不自觉睁大眼睛,各自拿起一张证书翻来覆去的看,指尖都在颤抖。竟然全都是世界权威医学机构颁发的荣誉证书,且每一张都具有极高的含金量。

    守候在电视机前的人立即查询曲靖的身份。乖乖,c国第一刀,世界排名前五的外科圣手。难怪张伟说韩卓宇挑走了最好的导师。

    “对张伟同学的言论,我本人感到非常愤慨。”老人用力拍击桌面,在爱徒的安抚下慢慢平静下来,拿起面前的一张证书,“这是心理学硕士学位证书,”等记者拍够以后又拿起一张,“这是药剂学硕士”,再拿起一张,“这是临床医学硕士。所有学位均在入学两年后获得。”

    咔嚓咔嚓的快门声此起彼伏。

    左右展示,曲靖放下证书,拿起一张纸,“这是a国颁发的专利证书,我与爱徒合作研发出了功能最接近人血的人造血液。有了它,血库短缺,输血感染,血型不符等问题都将成为过去。”

    又拿起一张,“这是国际医学组织颁发的年度最佳论文大奖。我有生之年也只获得过一次。这篇名为的论文将为孤独症患者们带去福音。在未来,通过医疗手段彻底治愈孤独症不会是一个梦。”

    闪光灯又是一阵眼花缭乱。某位对医学领域相当关注的记者惊讶的指着证书上的英文名字问道,“曲博士,近两年来被国际医学界誉为‘太阳之角’的elius·han就是韩卓宇吗?”

    “是的。我在此申明,elius·han就是我的弟子韩卓宇。”曲靖点头,看向青年的眼里满是骄傲。

    校长等人也露出惊讶的表情。曲靖只是帝大的客座教授,拥有很高的自主权,只要完成了合约上规定的几场讲座,他的行为学校无权过问。而且师徒两一直活跃在国际医学界,回国就没日没夜的待在实验室,韩卓宇取得的这些成绩,除了三张学位证书外,其它的并不为学校所知。

    两年完成了本科加硕士学业,而且成绩如此优秀,那些泼在帝大金字招牌上的污点不但彻底洗清,还比以往更加闪耀。

    校领导们虽然极力克制,也不免露出激动的表情。

    记者们兴奋的脸都红了。今天来对了,太有爆点了!elius·han啊!在国际医学界拥有‘太阳之角’美誉的鬼才竟然会是c国人!虽然han这个姓氏露了端倪,但谁能往二十出头的青年身上联想?太逆天了!

    曲靖咳了咳,待会场安静了才一字一句说道,“张伟曾质问,凭什么韩卓宇能挑选最好的导师,而他只能任人挑选。我并不认为我就是最好的,但我要说,我的学生是最好的,是最优秀的!某些人连嫉妒都没有资格,除非他能达到同样的高度!况且,通过测试挑选最符合要求的学生难道不是导师的权利吗?什么时候又跟教育体制不公扯上了关系?这种偷换概念的手段未免太拙劣了!”

    小心翼翼的收起所有荣誉证书,曲靖把纸箱推倒自己爱徒面前,示意他说两句。

    所有摄像机齐刷刷转向面无表情的青年。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我原本并不能理解这两句话的含义,直到今天才深刻的认识到:卑鄙者因为其卑鄙无耻而肆无忌惮、横行无忌,在普通人面前会造成何等的杀伤力。贫穷并不是堕落的借口,嫉妒和贪欲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几滴眼泪,几句哭诉并不能掩盖某些人残忍剥夺别人生命的行为,希望大家不要再被误导。”

    话落,青年站起身,搀扶着自己的导师快速离场。记者们连忙去追,却被一群身穿黑西装的彪形大汉拦在演艺厅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拐角。

    “请问校长能否透露一下韩卓宇同学日常的学习情况……”打了鸡血的记者们把帝大的几位校领导团团围住。

    电视机前的观众们还没从青年磁性动听的嗓音中回过味儿来,嘴里念念有词的重复着那两句早已耳熟能详的诗句,内心被深深触动。可不是吗,在这次投毒案中,韩卓宇和张伟把各自的高尚和卑鄙演绎的淋漓尽致,而全国人民差点被卑鄙者狠狠耍弄一通。

    国民好儿子哪里长歪了?分明比以前更优秀!由雷旭到雷霆,再到韩卓宇,雷家总能教育出能力卓绝,品德高尚的子弟,不愧是作风清正的红色家庭!

    全国人民的口风齐齐换了个方向。

    雷霆关掉电视,大步朝门口走去。他必须马上见到自己的宝贝,把他抱进怀里吻到喘不过气来。

    雷旭无奈的看着弟弟的背影。

    “书记,您的支持率又上升了。”秘书把统计数据摆放在办公桌上。

    “小宇不愧是咱们家的金字招牌。”雷旭畅快一笑。

    某栋别墅内,邱万波扔掉手里的遥控器,狠狠甩了身边某人一巴掌,厉声叱道,“看你干得好事!你就不会打听清楚韩卓宇是什么样的人吗?他要是能轻易抹黑,我早就动手了,还轮得到你?蠢货!”

    那人捂着红肿的脸颊半天没敢吭声。原来正是他私自联系了电视台对张伟进行采访,并暗示张伟尽量把脏水往韩卓宇身上泼。其实他没有蠢到那种地步,当然有事先调查过韩卓宇,但由于9527网络之神的存在,他得到的都是虚假的情报,只以为韩卓宇就是个普通的大二学生,没什么了不起。

    于是悲剧就这样发生了,脏水没泼成,反而把对手越洗越白。

    邱万波还想发难,被王文轩拦住了,“算了,你还是想想怎么跟你叔叔交待吧。”扒了扒头发,他摆手道,“我走了,你要是觉得勾心斗角很有意思,我也管不到你,但是你别在韩卓宇头上做文章。他那个人就算泡在墨水池里也染不黑。”

    “滚!”厉喝一声,邱万波按揉抽痛的眉心,想着等会儿该怎么跟叔叔交待。

    “染不黑?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染不黑的人?我不信!”从酒柜里翻出一瓶威士忌大口灌下,他挫败地低语。

    作者有话要说:也不知道马年是不是跟我犯冲。先是大年三十发高烧,差点被当成禽流感隔离,然后昨晚我小侄儿偷偷吃了我的药,罗红霉素,结果上吐下泻送到医院洗胃。今天抽血以后才能确定会不会伤到肝脏。

    好想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