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6章 八六

风流书呆Ctrl+D 收藏本站

    雷霆动作粗鲁的把少年塞进车里,绑好安全带,呼啸离去。

    韩卓宇不时偷看男人紧绷的侧脸,暗暗吞了口唾沫。眉宇间深深的沟壑,抿成直线的薄唇,晦暗不明的眸色一再显示出男人的心情并不平静。车厢里的空气都冻结了,呼吸间胸口沉闷的厉害。

    拐进某个地下停车场,雷霆把车停放在最隐蔽的角落,掏出一支香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他有很多话想要对少年说,但甫一张口才发现自己喉咙异常干涩,竟连半个字也吐不出。他需要用尼古丁来麻醉紧绷到极限的神经。

    我曾经无数次的想死——这句话像一把尖刀深深插-进他胸口,绞碎他的心脏,那种痛不可遏的感觉似乎会成为纠结不去的梦魇。

    “雷叔叔,你怎么了?”沉默半晌,韩卓宇小心翼翼的开口。

    雷霆扔掉抽了半支的香烟,慑人的视线转移到少年身上,忽然伸手按住他后脑,将肖想已久的鲜嫩唇瓣压向自己,狠狠辗转允吸,再以锐不可当之势撬开少年齿缝,在甜美而温暖的口腔里攻城掠地。

    少年被迫仰起头,张开双唇迎接他肆掠的大舌,一丝银线溢出,顺着嘴角滑落,因惊恐而明亮异常的眼睛逐渐变得迷离,最后缓缓合上,卷翘而浓密的睫毛不安的颤动着。

    两人不可遏制的沉醉在这个带着浓郁烟草味的吻里。

    两只手捧住少年脸颊,雷霆不断加深舌头的探索,暴虐的举动没有丝毫缓解。只有略带刺痛的激吻才能安抚他心中的恐惧,才能叫他确确实实的感受到少年是多么鲜活的存在。

    韩卓宇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连忙捶打男人肩膀,眼角沁出的泪水被男人卷进交缠在一起的唇舌,淡淡的咸味在口腔中蔓延,仿似这个吻留下的余韵。

    雷霆终于放开对少年的钳制,粗糙的拇指用力揉搓少年红肿的唇瓣,眸色暗沉无比。怎么办,他不想停,他渴望现在就把少年吞进肚子里。

    “雷叔叔……”少年本来清亮的嗓音如今沙哑的不成样子,迷蒙的眼中带着困惑和委屈。

    “雷叔叔?呵~”雷霆低哑一笑,慢慢调整座椅与方向盘之间的间距,然后把少年抱坐在自己腿上,用力箍住他腰肢,紧贴他圆润的耳廓,一字一句开口,“我可以做你的叔叔,教导你,开解你,照顾你;也可以做你的朋友,陪你谈天说地,出门远游,倾吐心事;还可以做你父亲,给予你从未得到过的温暖父爱。”

    雷霆顿了顿,嗓音变得低沉无比,“你需要我扮演什么角色,我就能扮演什么角色。但我最想做的却是你的伴侣,陪你共度每一个夜晚与晨曦。你无需走出去,我一个人就是你的整个世界。你不想笑就不笑,不想说就不说,不想看就不看,所有心愿我都能帮你达成,只要你好端端的待在我怀里。”

    在少年爬上栏杆,徘徊在生死之间的那一刻他才顿悟,这个世界变化太过无常,天知道下一秒会遇见什么意外?最紧要的还是抓住现在,切莫错过了再来追悔。去他的走出去!去他的融入社会!人没了,一切就都没了!他现在只想完完整整的霸占少年的全部,在他身上烙下自己的专属!

    【啊啊啊啊!!!大正同志终于告白了!】9527发出一连串尖叫。

    韩卓宇已经被震晕了,红肿的唇瓣微微张开,表情非常呆滞。

    雷霆眯眼,捧起他脸颊深吻,直到鼠蹊部的热流再也压制不住才恋恋不舍的分开,低声问道,“你还记得自己说过的永远在一起的话吗?”

    少年一边微喘一边傻乎乎的点头。

    “什么人才能永远跟你在一起?不是父亲母亲,不是兄弟姐妹,不是儿子女儿,而是你的伴侣。生同裘死同穴,这句话你应该能理解。”

    少年再次傻乎乎的点头。

    “所以,做我的伴侣吧。我们永远在一起!”雷霆在少年唇上啄吻,一下又一下,语气中带着诱哄的味道。

    少年还想点头,却又及时打住,脸颊快速漫上红潮,迟疑道,“可是我们都是男人!”

    【男人怎么了?男人也可以相爱,男人也可以结婚,在我们星球,男人还可以共同孕育后代。宿主你性别歧视!】9527跳脚抗议。

    “男人怎么了?谁规定男人不能相爱?”雷霆说出同样的话,见少年眼里流露出痛苦挣扎的神色,低低一叹道,“算了,我给你时间考虑。”终究还是不忍逼得太紧。

    他用手遮住少年逐渐恢复清明的眼眸,含住他唇瓣辗转允吸,久久之后才意犹未尽的放开。

    ﹡﹡﹡﹡

    “听说一中有人跳楼?”看见跨进家门的两人,郭英河好奇的追问。

    “嗯,后来没事了。”雷霆不想再提起这件事,带着少年简单洗漱一番,来到餐厅吃饭。

    为了庆祝,今晚的饭菜特别丰富,雷霆频频给儿子和少年夹菜,丝毫看不出异样。少年就不同了,头埋得低低的,耳尖红彤彤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手里的碗,仿佛它是什么稀世珍宝。

    雷家人后来听说了跳楼事件的具体情况,以为他被吓住了,亦或是被勾起了不好的回忆,俱都用又爱又怜的目光频频偷觑他神色,半点不敢打扰。

    见两个孩子放下碗筷,雷霆对还没吃完的家人打声招呼,把雷琛拎进书房,扔给他一本珠心算的练习册,威严下令,“把这些题做完,没做完不许回房睡觉。”

    要是普通小孩早就哭闹起来,但雷琛只是默默接过练习册,默默拿起笔,默默填写答案。

    儿子有时候其实很乖!雷霆满意的揉揉小孩脑袋,回到卧室。

    韩卓宇正对着窗外发呆,9527不停在他脑海里叫嚷,【答应吧,答应吧,答应吧……】无限循环中。听见轻微的咔哒声,他朝门口看去,然后立马低下头,缩起肩膀,减小自己的存在感。

    雷霆拉过一张椅子,坐到少年身边,低声问道,“考虑的怎么样了?”

    不,不是吧?所谓的给时间考虑只是一顿饭的功夫?少年眼睛睁的圆溜溜的,表情惊讶极了。

    “那你以为我会给你多久考虑?想得越多头脑也就越乱,给我的答复也就不确定。你只要问问你的心,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雷霆指着少年的胸口,语气前所未有的慎重。

    沉默了好几分钟,韩卓宇不得不点头,轻轻吐出两个字,“愿意。”

    【叮~收到雷霆1000点感谢值!】

    【宿主,你的选择没有错,没人能比大正同志更真心了!】9527转圈圈撒花。单人最高感谢值的历史记录又被刷新了有木有!

    雷霆紧绷的面庞一瞬间柔软下来,一边低笑一边把少年抱进怀里,将他的手贴在自己胸口,让他感受自己急促的心跳和难以抑制的喜悦。

    一颗火热的心在自己掌心震颤,那么强烈,那么有力,握住它就仿佛握住了全世界。这种奇妙的感觉占据了少年的思绪。他偏头,对上男人溢满璀璨光芒的双眼,鬼使神差的直起身,在他唇上啄吻,然后缓缓地,小心翼翼地探出舌尖,模仿男人之前的动作去舔舐那滑腻而温暖的口腔。

    原来早就爱上了,原来那么想要亲近眼前这个人,毫无阻隔,毫无间隙,永永远远……忽然顿悟的念头给了少年无穷的勇气。

    自己的宝贝还是那么可爱,虽然有时候会胆怯,然而一旦认定了目标却能义无反顾。雷霆心里在满足的喟叹,舌尖用力勾住少年的舌尖,引领他起舞,滚烫的热度由唇齿蔓延至全身,想要结合的欲-望在胸中翻腾。

    分开少年修长的双腿,让他跨坐在自己腰腹,男人低头允吸那线条优美的脖颈,手掌探入衣摆,在光滑如玉的背部流连,点起一丛丛火苗。

    “唔~”少年仰头,**蚀骨的低-吟从红肿的唇瓣溢出,惹得男人呼吸加重,不能自抑。

    托住少年挺翘圆润的臀部,男人急切的站起身,将两人投掷在柔软的大床上,一手推高少年衬衫,一手去解少年裤头,嘴唇堵住少年嘴唇用力索求。啧啧的水声和粗重的喘息在寂静的房间中显得特别淫-靡。

    9527悄悄遁了。

    少年脑子迷糊一片,只能遵循本能,主动抬起臀部,任由男人粗鲁的拽下裤头,大手探入稀疏的草丛,抚弄最脆弱的那处。男人全身的重量都压上来,在背部忙碌的手移动到臀瓣用力揉捏。

    雷霆眼睛都红了,薄薄的西装裤早已裹不住昂扬的巨物,每一次轻触,每一次摩擦都能叫它再变大几分,顶端分泌的液体从布料中缓缓透出,散发着腥咸的味道。

    额头落下一滴滴热汗,他迅速解开皮带拉开裤头,引领少年的手探进去,用生疏的手法上下撸动。少年的掌心被汗水打湿,温暖而滑腻,触感好到极致。仅仅是这种层面的欢-好,就能叫他的感观攀升到最顶峰,如果进入那窄小紧致的通道又该是什么滋味?

    光是想象,全身的血液就如熔岩一般沸腾起来。

    雷霆直起身,将少年已经褪到脚弯的裤子完全扯掉,再脱掉自己的裤子,将两人挺立的那物拢到一处碾磨,时不时交换一个滚烫的,几乎能吞灭所有理智的激吻。

    “爸爸,我做完了,想睡觉觉!”门外传来雷琛略带委屈的呼唤。他已经敲了好久门了,爸爸和小宇哥哥总是不应。

    一瓢冷水兜头浇下,韩卓宇立即清醒过来,面红耳赤的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雷霆低咒,绷着脸给少年穿衣,沉声道,“明天我们就搬出去住。在家里不方便。以后你跟我睡,雷琛一个人睡。他快满五岁了,该学会独立了。”臭小子出现的太不是时候了!

    韩卓宇几乎没办法思考,看见精神奕奕的小小雷正对着自己,连忙用两只手捂住烧红的脸。

    “真可爱!”雷霆低笑,用力在少年额头印下一个响吻,嗓音沙哑,“这次是我冲动了,等你准备好我们再继续。嗯?”

    少年无意识点头,大脑已经烧成了一滩浆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