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4章 七四

风流书呆Ctrl+D 收藏本站

    分发完物资,一行人回到通源乡雷达基站时已经入夜,昏黄的灯光照亮了执勤战士坚毅的脸庞。

    “报告站长,老乡们给韩卓宇送来了很多东西,请你查收。”战士行了个军礼,指向门口左侧的空地。那里放着一大堆蛇皮口袋,个个都鼓鼓囊囊的。

    韩卓宇脑海中的提示音还在响个不停,虽然感谢值没有最初那样多,但10点、20点、30点的累积下来也不少,短短时间就超过了两万。想想当初为了每天5点感谢值就心满意足的日子,他跟9527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你们去哪儿了,弄这一身的灰,”曲靖背着医药箱气喘吁吁的走过来,这几天他都在最偏远的容西村行医,没回雷达站。

    “你们看,这是老乡送我的板栗和腊肉,好东西啊!回去小宇给我蒸了吃。”拎起手里的袋子,曲靖得意洋洋的说道。比起帝都紧张压抑的生活,他更喜欢通源乡的简单安静,虽然条件有点艰苦,但身体却比之前好了很多,走几个小时的山路完全不成问题。

    “耶,这些是什么?”看见堆成山的蛇皮口袋,曲靖讶异的挑眉。

    “老乡们送给小宇的。”雷霆拎了一袋板栗一袋腊肉一袋栗蘑,其余的都叫士兵们搬去食堂。

    “怎么送了这么多?”曲靖把手里的袋子往背后藏了藏。太寒碜了。

    “小宇捐了很多物资,这是老乡们的谢礼。”雷霆淡淡解释。

    “怎么不早告诉我?我这就联系总医院,让他们送几车药品过来。”曲靖拿出手机。

    “我们雷达站也准备举办一次捐款活动。”雷霆边走边跟迎出来的政委商量。

    齐豫跟文涵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到应该尽快把这期节目录制好,集合更多的力量来帮助这些大山里的人。这样的重担本不该由一个孩子来承担。

    ﹡﹡﹡﹡

    离分发物资已经过去了两天,感谢值还是源源不断的传来,盖着新棉被,穿着新棉袄,烤着热乎乎的炭火,乡民们自然而然就想起了究竟是谁带来的这些恩赐。

    【叮~收到被助者5点感谢值!】

    【叮~收到被助者3点感谢值!】

    【叮~收到被助者5点感谢值!】

    【叮……】

    【叮……】

    少年放下手里的书,虚弱开口,‘能不能把提示音关掉?’

    【啊,我以为宿主你很爱听这些叮叮声呢。宿主,你现在正奔跑在为人民服务的伟大道路上,早晚有一天,你会成为雷锋同志那样优秀的革命战士!】9527握拳。他现在对宿主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而已。’少年静默片刻后淡淡说道。

    【宿主,你已经达到雷锋同志的境界了!我好欣慰!】9527捧心,感动的快哭了。

    ‘欣慰的话请把提示音关掉,谢谢。’

    【好的,宿主。】9527立马恢复了冷冰冰的电子音。

    静静看了会儿书,韩卓宇站起来活动腿脚,顺便抽-走雷琛手里的游戏机,带他坐到阳台外面晒太阳。

    “这是谁?”他划开平板电脑,指着一张照片问道。

    “爸爸。”雷琛乖巧的回答。

    “这个呢?”

    “爷爷。”

    “这个。”

    “奶奶。”

    “……”

    “……”

    把雷家人挨个儿认了一遍,韩卓宇摸摸小孩毛茸茸的脑袋,叮嘱道,“下次回家记得叫人。”

    雷琛用力点头。

    “乖~”韩卓宇勾唇,亲吻他饱满的额头。

    雷琛眨巴眨巴眼睛,一下投入少年的怀抱,欢快的叫了一声,“妈妈!”别的孩子都有妈妈,就他没有。只要一想起这个词,浮现在脑海中的便是小宇哥哥微笑的脸庞。

    “噗哈哈~”弯腰在门口换鞋的邵逸臣忍俊不禁,跟在他身后的雷霆也是满脸笑容。

    韩卓宇面无表情,耳尖却慢慢染上绯红的色泽,用力按了按熊孩子的脑袋,冷冷清清道,“叫错了。”

    “没错。”雷琛固执的摇头。

    “错了。”韩卓宇拧眉。

    “没错!”

    “错了!”

    “……”

    “……”

    邵逸臣忍笑忍的脸都抽筋了。

    “好了别争了,他爱叫什么就叫什么,等以后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了。”雷霆抱起儿子用力亲了一口,心道果然是爸爸的好帮手!

    韩卓宇抿唇,没再争辩下去,偏头任由雷叔叔在自己腮帮子吻了一下。

    坐在沙发上的邵逸臣眸光微闪。如果雷琛不那么叫的话他还没往别处想,现在一看,韩少跟雷家父子相处的模式太诡异了,简直跟真正的一家三口没有区别。

    大概……是自己脑补太过了吧?邵逸臣摇头失笑,走过去谈正事,“韩少,胡乡长把我们的开发计划书报上去了,县领导想跟我们面谈,你要不要去一趟?”

    韩卓宇反射性的朝雷霆看去。

    “去吧,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是男人就该承担起责任,既然开了头就要做到有始有终尽善尽美,不要因为一点点困难就退却。”雷霆揉揉少年后颈。

    “我去,什么时候?”韩卓宇犹豫不决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没想到雷中将对韩少的影响力这么大,不过似乎韩少正变得越来越成熟了。邵逸臣心里颇感安慰,温声道,“现在就去,赶到县城正好两点半,是他们的上班时间。”

    “好,小琛跟我去换衣服。”韩卓宇起身回房,换了一件带帽迷彩羽绒服,给雷琛也穿上同样的款式,两人面无表情的样子简直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要不是早就知道,没准儿我会以为雷琛是小宇生的。”邵逸臣打趣道。

    是不是小宇生的又有什么区别?雷霆莞尔,看着手表沉吟道,“今天下午有个重要会议,我就不陪你们去了。开原县的领导基层并不干净,你得帮小宇把好关。”

    “好的,我知道。”邵逸臣点头。国家每年拨那么多扶贫款,可十几年下来开原县依然是全国数得上号的贫困县,这里面的玄机谁不知道?无非是富了官员,穷了人民。

    邵逸臣已经做好了被盘剥的准备,却什么都没跟韩卓宇说,开着悍马平稳上路。悍马底盘高功率大,提前半小时到达目的地。比起闭塞落后的通源乡,开原县城已经初具小城市规模,尤其是县政府大楼,外形完全模仿了a国白宫造型,远远看去十分巍峨大气,少说也要花几个亿。门前的停车场停了一溜儿中高档小车,配置比起二三线城市并不差。

    邵逸臣挑眉, 对接下来的会面心中有了数。

    “韩少,等会儿由我来应付他们,你只要在离开的时候说‘让我回去考虑考虑’就行了,别的不用管。能做到吗?”邵逸臣轻声对少年叮嘱。

    韩卓宇默默点头。

    三人被一名热情的工作人员带进县长办公室,但县长本人却一直没有露面。

    “请你们稍等,我们马县长在开会,很快就来。”工作人员奉上滚烫的茶水,欠身解释。

    “没关系,你们忙。”邵逸臣微笑摆手。

    韩卓宇把雷琛抱进怀里,两人捧着一只手机玩保卫萝卜。

    大约半个小时后,就连脾气温和的邵逸臣也有些不耐烦时,马县长终于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边哈哈大笑一边伸出手,“哎呀,不好意思了各位!我中午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一直忙到现在。坐坐坐,小刘,换几杯热茶过来!”

    马县长的嗓门非常大,身材十分臃肿,白胖的脸上有两团明显的红晕,一开口便喷出一股浓重的酒气。

    邵逸臣面上不显,对此人的印象却跌入谷底。

    韩卓宇收起手机,拍拍受到惊吓的雷琛的小脑袋。

    “你们的计划书我已经看过了,感谢你们对开原县人民的帮助。你们也知道,我们开原穷啊,修不起路……”马县长一开口便打上了官腔,拉拉杂杂,话题总围绕着县政府财政困难打转。

    邵逸臣耐心倾听,面上带着温和有礼的微笑。

    韩卓宇听了十几秒就失去了兴趣,拿出手机继续跟雷琛玩游戏。

    马县长不着痕迹的打量三人,发现邵逸臣面相和善,另两个都是孩子,心里便琢磨开了。来之前他已经打听清楚了寰宇生物科技公司的情况,该公司确实有钱有后台,但听说后台在上次g省大清洗的时候倒掉了,目前的境况岌岌可危,所以才会跑到小小的通源乡来寻求发展。这可是送上门的肥羊啊,不宰白不宰。

    “全长154公里的山路,你们给出1300万的预算,是不是太少了?”他思量了片刻,这才开始进入正题。如果是无偿捐赠,这1300万收了也就收了,但对方还打上了通源乡那一大片山林的主意,马县长自觉手里握有筹码,态度也就倨傲起来。古话说得好——民不与官斗,他在开原经营了那么多年,底蕴深厚,连上面委派的县委书记也被排挤走了,如今既是县长也是代理县委书记,拿捏这几个外乡人易如反掌。

    “我们是按照泥结碎石路面的成本价进行预算的,1300万只多不少。”邵逸臣摆手。

    “泥结碎石路面能用几年?你们开发通源乡,没有四五年见不到效益,到时候产品出来了路却烂了反而是个麻烦。我看还是修沥青混凝土路面最好。”马县长笑呵呵的劝道,末了招手唤来朱会计,重新做了一份预算。

    朱会计用涂着妖娆蔻丹的手指噼里啪啦敲击键盘,打印出一张表格递过去,显然是早有准备。

    邵逸臣挑眉——好家伙,他们要求的还不是普通的沥青混凝土路面,而是改性沥青路面,沥青中添加了改性剂,与j□ja混合料冷却后会使路面变得异常坚硬,承重量大,强度高,用来做高速公路也完全没问题,预算由原来的每公里7至8万变成了每公里65万。而且表格上注明由寰宇出资,县政府招工督建,这里面的猫腻就多了。

    心里连连冷笑,邵逸臣把表格递给身边的少年。

    【据分析,通源乡完全用不上改性沥青路面,泥结碎石路面才是最经济实惠的建法。而且这份预算严重超支,建议宿主不要答应。】9527正儿八经的劝道。

    韩卓宇面无表情的把预算单扔回桌上。

    马县长笑呵呵的表情有些挂不住,斟酌片刻后说道,“当然,修路也是县政府的责任,我们负责出70%,而你们的开发案不仅囊括了通源乡,我还把临近的七宝乡、路沟乡、芦花乡也都划给你们,给予你们各种政策支持。怎么样?”

    这个提议看似很慷慨,但邵逸臣的眼神却愈发冷凝。政府出70%那也是三个亿,而且寰宇没有权利过问公路的建设情况,这些人拿了钱以后有没有用到实处谁能知道?开原县城的白宫大楼和中高档小车就是这么来的吧?真是好划算!

    不待邵逸臣开口,韩卓宇抱着雷琛站起来,丢下一句‘让我考虑考虑’便径直离开。他受够了这个人虚伪的笑容和贪婪的眼神。

    “不好意思,我们韩少有些任性。”邵逸臣微笑致歉。

    “哪里哪里,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是这样。我们明天再谈如何?”马县长可不想放过这头肥羊。

    “好的,明天再谈。这份预算能让我带回去看看吗?”邵逸臣有礼的询问。

    有戏!马县长心下大喜,一迭声儿的答应,亲自把三人送到停车场。

    “等这笔钱到手,我也给你买一辆悍马,但是不能在开原县城里开,免得被人看见。咱们去省城。”看着远去的车,马县长用暧昧的语气对朱会计说道,换来对方娇媚一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