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8章 六八

风流书呆Ctrl+D 收藏本站

    由于孩子们住的远,学校放学也就早,四点钟刚过就拉响了下课铃。米亮拎着破破烂烂的书包欢快的冲出来。

    “医生,我们走吧。我家住的不远,走路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在城市里,走路一个半小时绝对是无法接受的概念,然而在这些孩子们眼里却只能用‘不远’来形容。

    曲靖表情复杂的揉了揉米亮干枯发黄的头发。

    王芳背着空荡荡的背篓,跟在他们身后。她顺便去给米亮做个家访。

    去时的路比来时的路更不好走,低头往下一看就能望见陡峭的崖壁和深不见底的山涧,脚还没踏出去,人就先怯了。

    “不要往下看,只管盯着自己脚下的路就是了。”王芳把自己的经验分享给三人。她刚来的时候走这一段路要花费四五个小时,到达目的地后常常是一身冷汗,但如今步履却相当稳健。

    “我来牵你。”米亮走到雷琛旁边,用好奇的目光望着他。这个小弟弟长得真可爱,眼睛大大的,皮肤白白的,像年画上的福娃娃。

    雷琛躲到小宇哥哥身后。

    米亮有点失望,抬头看向韩卓宇,犹豫道,“那我来牵你?不要怕哦!”这个大哥哥也很好看!

    【叮~采集到20点正能量!】

    这么小的孩子,不但把自己照顾的很好,还想着去照顾别人,韩卓宇感觉胸口闷得慌。

    见大哥哥许久没有反应,米亮露出失望的表情,看见自己黑黢黢的手指,再对比大哥哥白皙的手,忽然感觉很自卑,头一点一点埋下去。

    “谢谢。”韩卓宇主动牵起他的手,柔声说道。

    米亮刷的抬头,眼睛亮晶晶的。

    “不用谢,我们走吧!”他欢快的喊道。

    【叮~采集到20点正能量!】

    韩卓宇的心定了,用空闲的左手牵起雷琛,一大两小慢慢地,一步一稳的往山下走。

    “这两个孩子真不错,能吃苦!”想起自己儿子来一天就死活吵着要回去,王芳由衷的赞叹。

    “我总觉得小宇很面熟。”她沉吟道。

    “小宇的全名叫韩卓宇。”曲靖微微一笑。

    “啊啊啊!”王芳忽然抚掌大叫,惊得三个孩子连忙回头。

    “没事没事,你们继续走,注意脚下!”王芳冲孩子们摆手,然后看向曲靖,压低的嗓音略显激动,“国民好儿子韩卓宇?他怎么来这儿了?他的手……”忽然想起自己昨天吝啬的行为,王芳羞愧的无地自容。难怪雷中将每餐都要弄鸡蛋和新鲜肉菜,韩卓宇手伤着,正是最需要营养的时候,早知道这样,自己分一半也不心疼啊!

    “右手小拇指神经受损,无法曲张,目前正在做复建,已经好很多了。”曲靖也没有隐瞒。

    “无法曲张了?”王芳表情有些发愣,看着少年单薄的背影,眼圈慢慢变红。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落下残疾了呢?就算只是小拇指,对前途的影响也很大吧?他不但一点儿也没颓废消沉,还跟着家人来深山吃苦,一双眼睛干干净净的,毫无阴霾。

    【叮~采集到50点正能量!】

    韩卓宇诧异的看看身边两个孩子,又回头去看两个大人,发现王芳阿姨泪眼朦胧的看着自己,神情非常古怪。

    【宿主,你激起了她深沉的母爱!】9527笑嘻嘻的调侃。

    韩卓宇收回视线,继续赶路,面上没有表情,心里却暖融融的。无论走到哪儿都有人关心的感觉很好呢。

    一个半小时后,一行人抵达了米亮的家。因为全村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姓米,所以这里叫米家村。村子离县城很远,离其它村寨也不近,四周都被大山包围,数来数去只有三十几户人家,算得上通源乡最贫困村寨之一。

    一条细长的田坎通往一栋破败不堪的木头房子,米亮遥遥一指,道,“你们看,那就是我的家。”米家村的人几乎都住这种木头房子,远远看去非常有特色,但住在里面的人就受苦了,夏天还好,到了冬天穿堂风四面八方的刮进来,几乎能冻死人。

    田坎两边都是废弃的田地,长满了一蓬一蓬杂草,家猫野狗在草堆里欢快的闹腾,几名老人蹲坐在村口,手里拿着旱烟袋慢悠悠的吸。

    “这些地不种的话生活来源怎么办?”曲靖皱眉问道。

    “村里的年轻人都跑出去了,剩下的都是些老人和孩子,哪里有力气种地?由于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就算跑出去了他们也找不到好工作,只能做最廉价的劳工。但就算一个月只拿几百块,也比待在米家村,一年人均收入不到2000块的好。”

    王芳低叹,末了又笑起来,“他们吃了没文化的亏,所以特别看重孩子的教育问题。你瞧,就算学校的路再远,这些孩子们每天都坚持去上课,生病了也不肯请假。他们知道父母对他们的期待。他们也想过好日子啊!”

    曲靖点头,不再发问。

    韩卓宇将王芳的话记在心底。

    一行人默默无言的走到米亮家门前。

    “阿公阿婆,我回来了!”米亮用方言大声喊道。

    “哎~米伢子回来啦!”门开了,一位年近八旬的老太太杵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出来,看见孙子身后的王芳,露出热情的笑容,“王老师也来了,快进屋坐。”

    堂屋的地面铺着青石板,中间留下一个圆形的坑,用来烤火烧水。一位老人坐在坑边,用铁钳扒拉着灰堆里的几个红薯,浓郁的食物香气冲淡了木头房子散发出来的霉味。

    “米伢子,快来吃红薯。”老人看见孙子,眼睛都笑眯了。

    “阿公,这是曲医生,我带他来帮你和奶奶治病。”米亮拉住爷爷,高兴的说道。

    老人的脸色变了,把孙子带到一边,低声说道,“你爸妈这个月还没寄钱过来,咱们不看医生,啊!”

    “老人家,我看病不要钱。”曲靖连忙开口。

    “这是我们站的军医,给我们看病都不收钱的,站里每个月会给他发工资。”王芳赶紧解释。

    另一头,韩卓宇跟雷琛已经被老太太拉坐到火堆边,手里塞了两个最大的红薯。剥开黑黑的外皮,里面的瓤又软又糯,黄橙橙的,散发出无比诱人的香味。两人小小吃了一口,然后惊奇的睁大眼睛。真甜啊!

    老太太哈哈笑了,听闻曲医生看病不收钱,连忙走过去千恩万谢。

    “是风湿性关节炎。最近天气变冷了,要注意保暖啊。”曲靖卷起老人的裤腿儿,仔细检查一番后说道。

    “我老伴也疼的厉害,你帮她看看行吗?”老人不好意思的说道。

    “行。”曲靖示意老太太把裤腿儿卷起来,看见同样肿胀变形的膝盖,深深叹了口气。

    这里物资极度匮乏,手头没有药和医疗器材,哪怕他有千般手段万般能耐也施展不出啊!

    思量了片刻,他用惭愧的口吻说道,“老人家你看,我今天什么都没带,没办法给你治疗,只能先帮你热敷然后按摩,以减轻你的痛苦。等下回我备好器材和药再来看你好吗?”

    “好好好,没关系。太谢谢你了曲医生。”老人一点儿也没失望,拉住曲靖的手千恩万谢。

    “家里有烧开的水和毛巾吗?我帮你爷爷奶奶热敷。”曲靖拍拍米亮的脑袋。

    米亮连忙拿来一壶开水跟两条毛巾,又搬来一个大木盆。

    曲靖让老人把脚放进盛满热水的木盆,然后把湿毛巾敷在他膝关节上,等皮肤红透了就取下来,循髋、膝关节、踝关节上下按揉伏兔、梁丘、丘墟、八风等穴,然后用推法和一指禅推法沿足太阳经往上,依次按揉太溪、昆仑、委中、承扶、环跳、秩边等穴,用掌心擦热患处再大力拍打,使热完全透入患处。

    按摩的过程很漫长,手法也繁琐,米亮不停往盆里添热水,见爷爷痛苦地表情一点一点舒缓下来,开心的笑了。

    老太太也很高兴,刚咧开嘴角神情却一变,不自觉的揉了揉剧痛不已的膝盖。

    韩卓宇察觉到了她的痛苦,蹲□,脱掉她的鞋,示意她卷起裤腿泡脚。老太太不好意思的连连摆手。

    “这是我徒弟,让他试试。”曲靖深知少年的学习能力,像这样的按摩手法,他只要看一遍就能学会。记得当初认穴位的时候,他前前后后只花了二十分钟,叫曲靖大呼鬼才。

    “哎,那麻烦小哥儿了。”老太太感激的说道。

    韩卓宇摇头表示没什么大不了,捧起老太太长满老茧的脚放进热水里,用湿毛巾敷在她膝关节,等时间差不多了便模仿曲靖的手法一个穴位一个穴位的按摩,再根据老太太的表情调整力度。

    看着俊秀无双,宛若贵公子一般的少年半跪在地上,为农村老太太做这种事,小拇指微微翘起,明显不能动弹的样子,白皙的手心跟对方黑黄干枯的脚背形成鲜明的对比,可少年脸上却没有半点嫌弃的表情,只有满满的关切。王芳别过头,用指尖拭泪。

    当初看新闻还大呼夸张,见了本人才知道,原来世界上真有这样好的孩子,一颗心宛若赤子。

    “好了,感觉怎么样?”曲靖收手,微笑问道。

    另一边,韩卓宇也按摩完毕,正在帮老太太擦脚。

    “哎呀,感觉好多了!今晚能睡个好觉!”老人站起来走了两步,激动的说道。

    “我也是!”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那就好,天不早了,我们这就回去了,等备好了工具和药材我们再来。”曲靖洗手,放下袖管。

    “哎呀,吃了饭再走吧!”老太太连忙留人。

    “不了,夜路难走,还是早点回去安全。”曲靖摆手推拒。

    “那这些东西你们带回去,我看孩子们喜欢吃!”老太太把烤熟的红薯塞进王芳背篓里,又搬出几坛子腌菜,一块儿放进去。曲靖和王芳跟老人推来推去,最终还是拗不过对方的热情,勉为其难的收下。

    【叮~收到100点感谢值!】

    韩卓宇放下袖管,嘴角微微上翘。今天最开始的时候感觉很挫败,但眼下终于找回一点自信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