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6章 六六

风流书呆Ctrl+D 收藏本站

    没了保姆陆斌,雷霆这才发现自己的少年究竟是怎样一个宝贝。他不但会读书,会修车,还会做饭做菜,整理家务,堪称十项全能。某一天下班,发现少年正拎着自己和儿子的内裤搓洗时,他当真吓了一跳。但在尴尬过后,他又体会到一种浓烈的幸福感。这个家越来越有家的味道了。

    但并不是所有的事都那么美满,眼下雷霆就遇见一点麻烦。

    “抱歉站长,你看,通源乡的路太难走了,我们食堂的采购都是每隔两个星期进城买一次菜,这不,所有的菜都是有定例的,实在腾不出多余的了。”在连续给站长家提供了五天新鲜肉菜以后,炊事班的班长终于顶不住了。

    “是吗?抱歉,我都不知道。”雷霆微微欠身。

    “哪里哪里……”见站长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炊事班班长松了口气,补充道,“要不你去运输班的赵大勇家问问吧,他媳妇王芳每次都要托采购买很多菜,自己还养鸡养鸭种地。他家肯定有。”

    “好的,谢谢。”雷霆转身朝赵大勇家走去,半路碰见刚从外面回来的曲靖,两人边走边聊。

    敲响赵大勇家的房门,说明来意,赵大勇果然想都没想就同意了,把两人让进屋稍坐,自己去厨房翻找。他媳妇正在做饭,见他拿出一大块新鲜猪肉准备走,连忙上前拦住,“唉,你干什么?这可是我给孩子们留的,不能动!”

    “就割一小块,站长要。”赵大勇给媳妇使了个眼色。

    王芳犹豫了几秒,还是上前夺过猪肉塞进冰箱,倔强的道,“给孩子们留的,天皇老子来了也不给!”

    “那这些鸡蛋,白菜,冬瓜,西红柿总能给点吧?”赵大勇是个妻管严,只能选择其它东西。

    “鸡蛋也不能给,冬瓜、白菜和西红柿只能给一点点,我自己来挑。”王芳露出肉疼的表情。

    虽然两口子压低了嗓音,但当过侦察兵的雷霆还是听见了,曲靖的耳力也不差,隐隐约约听了一耳朵。两人对视一眼,待赵大勇出来时连忙摆手推拒,再三致歉,然后自己去食堂打菜。

    “通源乡是远近闻名的贫困乡,路又难走,所以物资很匮乏。”曲靖幽幽开口。

    雷霆默然不语。

    “赵大勇两口子有一个儿子,如今正在魔都上大学。”曲靖继续道。

    “那他们刚才说的孩子……”雷霆皱眉。

    “王芳三年前带着儿子来看赵大勇,然后就不肯走了,如今在通源乡小学当老师。由于财政困难,乡政府把村里的学校都合并成一个,偏远山村的孩子从此要赶几个小时的路上学,自己还要背着柴火和米菜,中午的时候煮了吃。他们每天只能吃上两顿饭,一年到头也吃不上一顿肉。王芳每个月的工资不足一千,但总要花出去一半替孩子们改善伙食。她在这个站里是很出名的人物,你千万不要对她刚才的做法心存误解。”

    曲靖是军医,接触的人广,听见的消息也就多,对王芳可说是敬佩至极。

    “原来是这样。”雷霆点头,若有所思。

    两人去食堂,捡了些看上去不怎么辣的菜打包。回到家时雷琛正在玩积木,韩卓宇正在晾刚洗的被单。不知不觉少年又长高了些许,如今已经一米八出头了,上身穿着纯白的衬衫,下-身穿着淡蓝色的牛仔裤,伸长手臂抚平被单上的褶皱时露出一小节劲瘦的腰肢和挺翘的臀部,沐浴在金色夕阳中的背影迷人极了。

    雷霆呼吸略微急促,把菜放在桌上,走过去帮忙。

    “你回来啦。”少年偏头勾唇,露出一个甜蜜的小酒窝。

    “我回来了。”雷霆极力克制住想要拥抱少年亲吻少年的冲动,接过他手里的晒衣架,继续未完的家务。

    韩卓宇把洗好的衣服抻平,递给他。分明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但两人之间却流淌着浓浓的温情。

    “今天感觉如何?”晒好衣服,雷霆取出活血活络的药膏,细细涂抹在少年掌心,然后顺着经脉的走势一点点按摩僵硬的小拇指。

    “今天好多了,你看。”少年勾了勾自己小拇指,然后拿起健身球转圈,果然利索了很多。

    雷霆冷硬的面庞透出愉悦的笑意。

    雷琛收起积木,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小宇哥哥。

    曲靖走过来,满意的点头,“恢复的很不错。以后还是要多做家务才行啊!明天把曲爷爷的床单也洗了吧。”

    雷霆淡淡一瞥,老不休曲靖连忙摆手。

    【叮~采集到300点正能量!】

    【怎么办宿主,我都不想让你的小拇指好起来了!每天定时定量300点,真美好啊!】9527满足的揉肚皮。

    ‘不要,不能再让他们担心了!’韩卓宇坚决抵制。这段日子,心里的愧疚感快要把他淹没,只有尽心尽力的照顾雷叔叔,曲爷爷和小正,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他才能稍微感觉好受一点。

    【那好吧。】9527傲娇的哼唧。

    按摩完手指,韩卓宇自然而然的拿起围裙准备做饭,雷霆拉住他,指着桌上打包的饭菜说道,“今天没有新鲜肉菜,我们吃食堂的大锅饭。”

    把菜倒进碗碟,一家人围坐在餐桌边。四荤三素,四个人吃已经算得上丰盛,但看着再怎么清淡,吃进嘴里依然辣,快要冒出火来。除了雷霆,其他三人都憋红了脸。

    “这,这个菜明明是白色的,为什么这么辣?”曲靖老脸皱得跟菊花一样。

    9527快速扫描,幸灾乐祸的笑了,【白辣椒末炒肉,当然辣啦!】

    韩卓宇囫囵吞下嘴里的菜,狂涌而出的眼泪顺着下巴尖不停掉落,唇瓣红艳艳的。

    雷琛脸颊涨红,小嘴巴一鼓一鼓,随时都会喷发。

    “不许吐。”雷霆厉声呵斥,“知不知道在不远的地方,跟你一样年纪的小朋友每天只能吃两顿饭,到了过年才能吃一顿肉。再看看你,四荤三素你还吃不下饭,身在福中不知福!吃,一粒米都不准浪费!”

    雷琛眼泪瞬间喷发,正要吐出来,却见对面的小宇哥哥夹了几大筷子菜放进嘴里,边流泪边往下咽,好勇敢的样子。雷琛不敢吐了,用小胖手堵住嘴,腮帮子蠕动几下,艰难的吞掉口腔里的食物。

    曲靖大口大口灌水,说什么也不敢吃了。

    两只小的明明辣得要死却一边流泪一边吃,小模样既委屈又可爱,叫人疼进骨子里。

    “乖!”雷霆亲亲儿子脑门,又亲亲少年濡湿的眼睫,眼里满是笑意。

    “明天叫王芳阿姨带你们去通源乡小学看看,你们就知道现在的生活有多么幸福。”雷霆希望孩子们能坚强起来。娇生惯养可不是雷家的传统。

    “我明天也去。”曲靖早就想去山里走走。

    ﹡﹡﹡﹡

    翌日,打听到王芳五点就要去上班,雷霆四点五十把睡眼惺忪的两个孩子拎到她家门前,说明了来意。王芳面上同意,等站长一走就叹了口气。这两个孩子嫩生生的,粉雕玉琢一样,要是磕碰到哪里她可付不起责。但昨天拂了站长面子,为了丈夫的前途,她不得不咬牙答应。

    “山里的路很不好走,阿姨抱你吧?”拿着手电筒出了基站大门,拐进崎岖的山路,王芳弯腰对雷琛说道。她背着一个巨大的背篓,里面放满了带给孩子们的东西,看上去负担很重。

    雷琛躲到小宇哥哥身后摇头。

    “我来。”韩卓宇看上去瘦,但体能已经加到8点,背一个四岁大的孩子不在话下,他还顺手把王芳背篓里的一个蛇皮口袋拿了出来,引得王芳连连道谢。这孩子看上去金尊玉贵的,没想到既懂事又能吃苦,完全不像大城市里的孩子。

    曲靖跟在他们身边照明。

    十月底近十一月,天气逐渐变冷,特别是在海拔高的深山,呼吸间已能看见薄薄的雾气,草叶和树枝上都挂着露珠,手电筒一照亮闪闪一片,景色颇为有趣,空气也相当宜人。

    沉默赶了十几分钟的路,王芳回头叮嘱道,“你们小心一点,前面有一处山涧,路很滑,坡也陡,你们抓好扶手。”

    拐过一道弯,潺潺的溪水声传来,脚下的地面从柔软的泥土变成了湿滑的山岩。几名拿着火把的孩子在溪边喝水,看见王芳赶紧站起来打招呼,普通话里带着浓浓的乡音。

    “他们打火把上学?怎么不用手电筒?万一烧着了怎么办?”曲靖低声问道。

    “住在深山里,路这么难走,买了手电筒也没法经常买到电池,只能用火把。”王芳笑着跟孩子们打过招呼后低声对曲靖说道。

    曲靖摇头叹息。

    “好了,你们先上去,老师扶着你们,小心点啊。”来到一处陡峭的,自然形成的石阶边,王芳大声喊道。

    孩子们真诚的道谢,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撑住王老师肩膀,呼哧呼哧爬上去。台阶下就是深深的山涧,隐约可见山石嶙峋的轮廓。要是摔下去轻则受伤重则死亡,后果不堪设想。

    曲靖只瞄了一眼腿就有些发软,这些孩子们却还笑嘻嘻的,仿佛没事人一样。

    韩卓宇也有些胆怯,背着雷琛犹豫不前。

    “他们每天就走这样的路上学?”曲靖的嗓音有些干涩。

    “是啊,村里的小学没了,他们只能去乡里上学,近的要走一两个小时,远的要走三四个小时,还都是这种泥泞陡峭的山路。你看这扶手,还是我们站里的士兵帮忙装上的。我们本来想捐一笔钱修路,但是一层一层的递申请,一层一层的等批复,到最后就没有音信了。”王芳叹气。

    “县里总有扶贫项目的拨款吧?怎么就没想到改善孩子们的学习环境?”曲靖继续问。

    王芳冷笑,“扶贫扶贫,越扶越贫。县里是有拨款,但通源乡的乡长没能耐,去了几次都没要到钱。一年几百万的扶贫款,也不知道进了谁的腰包。”

    曲靖沉默了。这种事在c国并不少见。

    韩卓宇觉得胸口闷得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