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1章 六一

风流书呆Ctrl+D 收藏本站

    两个人静静相拥,谁也不愿意分开。就这样维持了十几分钟后,9527不耐烦的催促,【宿主,你倒是把孤儿院的异常跟大正同志说一说啊,谈情说爱有的是时间,】

    韩卓宇已经无力反驳9527乱点鸳鸯谱的行为,稍稍退开雷叔叔的怀抱,轻声道,“我明天还要去孤儿院。”

    “为什么,”雷霆这回很冷静。

    “那个孤儿院有问题。那个女生也有问题。”韩卓宇不能把9527查到的事说出来,只得含糊其辞。

    “原来是这样。”雷霆彻底放心了。他相信小宇的判断,而且他自己也察觉到了一些问题。那些孩子们虽然穿得干净整齐,但晦暗的眼里折射出的却是极度萎靡的精神状态。孔爱华面对自己时紧张的太过了,眼神躲躲闪闪。这些都是旁人难以注意到的小细节,但对当过侦察兵的雷霆而言却是极大的疑点。

    “我会派人调查。你去吧,把邵逸臣和保镖带上。”邵逸臣日前刚从美国回来。

    “谢谢雷叔叔。”韩卓宇微笑,露出两个小梨涡。

    “我们之间还要道谢吗?嗯?”雷霆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少年可爱的小梨涡中了,不由自主的垂头品尝它的味道,果然很甜。少年非常乖顺的回吻。如今,他已经非常习惯这些亲昵的小互动。

    菜已经上桌,眼看快要六点半了,陆斌起身去叫人,不想门率先打开,雷霆牵着少年的手走出来,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

    “吃饭。”他自然的拿起勺子。

    少年张嘴等待投喂,样子乖巧无比。

    果然是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自己白操心了。陆斌吁了口气。

    ﹡﹡﹡﹡

    与此同时,光明孤儿院。孔爱华收起桌上的一沓材料,对缩在沙发里的少女挥手,“去叫孔令溪,我们走了。”

    “妈妈,你真的打算收养她吗?”孔令倩紧张的问道。

    “怎么?害怕她影响你的地位?不用担心,妈妈最疼的还是你,一定会供你上最好的大学,找最好的工作,嫁最好的男人。只一条,你离我儿子远一点。”孔爱华拎着公文包走过去,抚摸少女的长发。

    少女瑟缩着肩膀摇头,脸上全是惊恐。

    “这才乖,去吧,我在停车场等你们。”孔爱华反锁办公室的门。

    孔令倩点头,去图书室找妹妹,等走得远了才猛然拍掌道,“原来是他,是韩卓宇!”孔爱华像看犯人一样看着她,从不让她接触电视,手机,电脑等物品,走到哪儿也都会派人盯梢,连学校也安排了同院的孤儿看管,所以她对外界的了解很少。但前一阵韩卓宇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到处都有人说,她也就听了一耳朵,还曾经在同学的手机上瞟见过少年的照片,依稀记得她说少年的监护人来头很大,好像是帝都雷家的嫡系。帝都雷家是什么人家?也许下一届的国家主席就出自这个红色家庭。

    孔令倩心中一动,想起军装男人无与伦比的气势,不由确定了八-九分,精致的面孔因为兴奋而扭曲了一瞬。

    孔令溪正趴在书桌上写作业,小小年纪便出落的分外美丽,招来了很多小男孩围绕。她脾气温顺,对谁都是笑盈盈的,像个小太阳一样温暖人心。

    看见这样的妹妹,再想到她的未来,孔令倩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她赶紧避让到阴暗的角落,等心中的悲戚渐渐平息才推门进去。

    “小溪,我们走了。”她笑着招手。

    “好的姐姐。”孔令溪连忙收拾书包。

    两人没有血缘关系,但那种相依为命的感情是普通姐妹无法相比的。为了孔令溪,孔令倩连自己的命都可以豁出去,反正她早已经活够了。

    “姐姐,今天薛叔叔又来学校看我了,给我带了好多东西,这个给你。”孔令溪把藏在书包里的一块巧克力拿出来,塞进姐姐口袋。

    孔令倩心脏骤然紧缩,颤着声追问道,“那罗爷爷有没有来?”

    “姐姐我好疼。”孔令溪甩手。

    孔令倩这才注意到自己把妹妹的手掐红了,连忙又亲又哄,末了重复之前的问题。

    “罗爷爷没来,薛叔叔说他最近很忙,下次再来看我。”

    孔令倩长出了口气,这才发现冷汗打湿了后背,风一吹凉飕飕的。可她的心比她的身体更冷。没有时间了,怎样才能把妹妹拉出这个地狱?满天神佛,耶稣基督,谁能听见自己的呼救?

    ﹡﹡﹡﹡

    军区大院。

    一家子人已经吃完了晚饭,雷霆把儿子丢给陆斌,自己带着少年去洗澡。

    韩卓宇三两下被扒光,手臂缠上保鲜膜,浸在浴缸里。

    雷霆一颗一颗解开纽扣,露出古铜色的强健的胸肌。

    韩卓宇张大嘴,模样有点傻。

    “从今天开始我跟你一起洗澡。”雷霆语气淡淡的宣布,然后脱掉裤子走进浴缸,在少年身后坐下,把他圈在怀里。他下面已经半抬头了,一触及少年滑温软细腻的肌肤便完全挺立起来。

    “为,为什么?”韩卓宇往前挪了挪,可因为手臂太沉重,浴缸又太过光滑,反而更加紧密的往男人怀里靠去,臀缝处卡进一根滚烫坚硬的物体。

    “为了节约用水。”雷霆一本正经的回答。好在9527的系统里设置的有保护宿主**的程序,无法偷窥宿主洗澡,否则他又得吐槽了。这种借口也只有脑袋一根筋的少年才会相信。

    果然,韩卓宇不疑有他的接受了。勤俭节约是美德,水资源丰富的地区每节约一滴水,就可以浇灌很多西南旱地。

    “雷叔叔,你站起来了。”他小小声的说着,屁股拼命往前挪动,结果因为两块石膏的拖累未能如愿,反而摩擦的那物更烫更硬。

    “是男人都会有欲-望,很正常。”雷霆按住少年平坦的腹部,将他圆润挺翘的臀部压向自己,让那尺寸惊人的物体卡在臀缝处,慢慢蠕动。

    的确,男人都会有欲-望,但如果对着自己的子侄也能勃-起,那就十分不正常了。可这些常识不会有人去教给少年,他不会知道雷霆偷换了概念,把错误的信息灌输进他的脑海。等他知道错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里里外外早已打上了雷霆的烙印,再也逃不开。

    男人滚烫的鼻息吹拂在少年鲜红欲滴的耳垂上,引得他轻轻战栗,大手从肩头巡游到前胸,再到小腹,秘处,腿根……洁白如玉的身体被禁锢在强健的怀中,完全无法挣脱。

    “别动,还没洗干净。”雷霆粗喘,掐住少年不停扭动的腰肢,认认真真揉搓。明知道是酷刑,他也无法放开自己的手,今天的事让他感到恐惧。他不想再体会这种大起大落、患得患失的心情,不吝使用一切非正当的手段去俘获怀中的宝贝。

    “好了,洗干净了,泡一会儿再出去。”他往浴缸里添了些热水,搂着少年往后靠倒。下-身那处还在肿胀,但他什么都不敢做,唯有忍耐,眼睛熏得通红,额头遍布水珠,也不知里面掺杂了多少汗水。

    韩卓宇缩在男人怀里丝毫不敢乱动。

    “你看,我那么难受还要帮你洗澡,如果你的手能动,愿不愿意帮我?”雷霆诱哄道。

    “怎么帮?”韩卓宇小声问道。

    “就像上次我帮你那样。”

    韩卓宇的脸快烧起来了,半天没有吭声。

    “男人之间互相抚慰很平常。”雷霆语气淡淡,好像真有那么回事儿。

    “好~”韩卓宇沉默片刻,最终点点头。

    雷霆无声一笑,捧起少年绯红的脸颊用力亲了一口。如果不早点出手,也不知道将来会有多少人觊觎自己的宝贝。

    ﹡﹡﹡﹡

    翌日,邵逸臣接到雷霆电话,搞清楚状况后带着一名保镖来接人。

    “所以,韩少你准备怎么办?”上车后,邵逸臣问道。

    怎么办?韩卓宇自己也没个章程。那么多的孩子需要帮助,而且背后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他真的毫无头绪。

    “不如我们先捐一笔钱吧,也好降低孔爱华的戒心。等雷少查出真相后再做打算。”邵逸臣温声建议。

    韩卓宇点头,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如果身边没有这些人帮助,他发现自己简直寸步难行。

    孔爱华没想到少年还会来,表情十分惊讶。但她很快就调整好状态,和蔼的笑起来,“韩卓宇,我已经说过了,小倩是我的女儿,不能参加这次的寄养活动。如果你真的需要一个伴儿,这里还有很多小朋友,你不如过去看一看?”

    韩卓宇低头喝茶,不为所动。

    邵逸臣掏出名片递给孔爱华,温声道,“你好,孔院长,我们这次来不是参加寄养活动的,只是随便看看。我发现你们孤儿院的设施很完善,但看上去有些老旧,有没有翻新的想法?这样孩子们住起来也安全不是吗?”

    孔爱华捏着烫金名片,心里一阵犹豫。

    “旁边那块空地位置正好,买下来并入你们院还可以建一栋职工宿舍。”邵逸臣走到窗边,指了指外面长满野草的空地。

    孔爱华心动了,摊开一张蓝图说道,“是啊,我其实早就有这个想法,但因为资金问题搁浅了……”

    两人一阵热聊,趁着谈话的间隙,邵逸臣微笑道,“韩少一个人坐在这里有点闷,能否找个人陪他出去走一走?”

    几千万的捐款换孔令倩几十分钟,孔爱华略略一想便同意了。她见惯了为女人挥金如土的纨绔子弟,而且对方有自闭症,年纪又小,并不需要特别防范,没准儿还能从他口袋里多掏点钱。如果是雷霆亲自前来,情况又不同了。

    作者有话要说:老爸出院了,终于不用再挨骂了,松了口气。

    谢谢大家传递的正能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