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章 二四

风流书呆Ctrl+D 收藏本站

    小团子醒来以后发现大哥哥丢了立马陷入了无尽的恐慌。但是他不懂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内心,只能面无表情的流泪,亦或将自己蜷缩起来,用沉默对抗整个世界。他一次又一次的呼唤,大哥哥却再也没能像以往那样及时出现。他又开始封闭自己,各种创伤后遗症相继出现。

    雷霆非常心疼,但看见他颈部包裹的厚重纱布又硬下心,将他禁锢在医院。这个弱小的生命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熄灭,他的恐惧感并不比儿子少。他不想他去任何地方,只希望他待在自己身边,让自己能够尽力弥补曾经的疏忽。如果可以,他恨不能在儿子周围筑起铜墙铁壁,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当然,除此之外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焦虑,焦虑自己的地位将会被忽然出现的少年取代。

    五天后,外科医生拆下孩子颈部的纱布,欣慰道,“他还小,身体机能非常旺盛,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了。”

    心理医生却有些忧心忡忡,“中将,小少爷不肯配合我的治疗,每天晚上催眠强行使他入睡会对他的大脑发育造成不良影响。我的能力有限,建议您回帝都后找更杰出的医生给小少爷看看。”

    雷霆默不作声,两道浓眉狠狠皱起。c国最杰出的心理医师如今正因为绑架罪接受法院的审判,这辈子能不能活着出监狱还是两说。他上哪里找人,国外?不,他的身份非常敏感,国外人员更不值得信任。

    心理医生立即意识到自己提了一个愚蠢的建议,忙补救道,“不找心理医生其实也可以,只要孩子最亲近的人时时陪伴在身边开导安慰,效果也非常好。”

    最亲近的人,以前是管家和心理医生,现在则是……雷霆心中酸涩不已,沉吟片刻后点头道,“非常感谢你的建议,这段时间辛苦了。”

    几名医生连忙诚惶诚恐的推辞。

    送走一干人等,雷霆对副官说道,“帮我准备一辆车,我想带小琛去安家拜访。”

    副官应诺,立即联系了当地军区,调来一辆军用suv。

    与此同时,韩卓宇正和石磊在社区篮球场打球。少年身高178cm,说高不高说矮也不矮,身材不像石磊那样壮实,反而有些纤细,肤色在一众男孩子间越显白嫩,远远看去非常打眼。但熟悉他的人绝不会认为他是空有其表的弱鸡。在速度、力量、敏捷度、弹跳能力等方面,少年的水平远远超越常人,一场五对五的比赛到最后往往会变成他一个人的屠杀。运球过人,抢断,三分投篮,灌篮,他全情投入、酣畅淋漓,引得路过的人纷纷驻足观看,喝彩声不断。

    敢跟韩卓宇打球的少年都是非常耐-操-的,脸皮和心理承受能力跟象腿一样粗壮。少年发挥的越好他们就越兴奋,不停去挑战他的权威。能从他手里断到一个球那成就感绝对会突破天际。

    在连续接受了八人挑战后,少年望望天色,觉得自己应该回去了。他走到球场边,用毛巾擦掉额头的汗水,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已经自动关机了。

    【宿主,刚才安国仁老是给你打电话,我觉得烦就把手机关掉了。反正他找你从来没有好事,不用理他。】9527目前帮宿主打理一切琐事,简直不能更贴心。

    韩卓宇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也没开机,穿上外套,跟石磊挥手告别,慢悠悠的骑着自行车往天边的红霞追去。

    骑到僻静的河滨大道,一辆军牌suv停靠在路边,车前盖翻起,一名军人正卷着袖子,对着黑乎乎的发动机发愁,嘀嘀嘀的系统提示音显示他需要帮助。

    出门的时候,这位军人觉得自己非常幸运,竟然能给威名赫赫的雷霆中将当司机。为了圆满完成任务,他特意挑了一辆性能最好的路虎,没想开到半路竟然熄火了!虽然中将没有表示出不满,另换了一辆车离开,他却觉得沮丧至极!

    想到这里,军人用扳手狠狠敲了一下车前盖。早知道有今天,当初就该多学学汽修!

    嘀嘀嘀的提示音响个不停,韩卓宇推着车朝军人走去。如果是难言之隐,他会上前问一问,然后慎重决定帮还是不帮;但如果只是举手之劳,他的脚步就会不由自主的挪过去。也许起初助人是为了感谢值,为了摆脱9527,但两年过去了,帮助他人却早已成为了少年改不掉的习惯。

    “你需要帮助?”冷冷清清的声音奇迹般的安抚了军人的焦躁。

    “是的,车子抛锚了。你不知道,出门的时候营里人人都羡慕我,如今开到一半却叫拖车送回去,面子里子都掉光了!”少年的长相俊秀无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澈见底,其间隐含一抹温和的微光,叫军人不知不觉就说出了真心话。话落他感觉到非常尴尬,不好意思的冲少年笑一笑。

    【本系统就知道汽修这门技能早晚能用上!】9527得意洋洋。

    韩卓宇没有搭理傲娇的系统,卷起袖子查看发动机,先是拧了拧怠速阀门,没有发现问题便拆开分离器,跟军人要了一瓶矿泉水冲洗后重新装回去。

    少年的脸庞还透着几分稚嫩,但表情严肃动作专业,那军人傻愣愣的看着,硬是忘了去阻拦,反倒他要什么就递什么,不知不觉做起了助手。

    “好了。”少年盖上车前盖,手臂、衣服早已沾满了黑乎乎的机油,样子狼狈极了。

    军人钻进驾驶室,没几秒就点燃了发动机。嘿,还真成了!

    与此同时,清脆的系统提示音响起,【叮~收到被助者3点感谢值!】三点不算多,但就这种小事而言也不算少。9527勉勉强强表示满意。

    感谢值因人而异,有些人只有1点,但架不住他常常心怀感恩积少成多,就像政府大院的一群退休老干部,迄今为止给韩卓宇提供了几千点感谢值;有些人一下给几十,过后就把感恩的心情忘到脑后;有些人感谢值来得又多又猛,一出手就是上百。但这种救人于危难的机会很少,像邵逸臣、小团子、雷霆那样正能量满满的人就更少了。社会正变得越来越冷漠。

    虽然车子修好了,但任务也泡汤了,军人掩下心底的失落,对少年招手道,“小帅哥,你去哪儿,我送你一程。”

    韩卓宇用仅剩的矿泉水冲了冲手,再看看黑乎乎的t恤,最终爬上了suv。后备箱够大,把自行车折叠起来正好能放下。

    “政府大院,谢谢。”少年简短道。

    “真巧,我本来也要去政府大院!咱两有缘啊!”军人笑眯眯的将车子开上主干道。

    安家,雷霆父子的意外来访叫安国仁激动的手心直冒汗。雷丽珍满以为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一边热情的迎接一边又难掩得意。

    “二弟,你怎么突然来了?事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好让我准备准备。这是小琛吧?两年不见长这么大了,真可爱!”雷丽珍的语气相当亲热,虽然是隔了好几房的表亲,关系一点儿也不紧密,但她却不喜欢在称呼前加一个‘表’字,仿佛叫的亲一点关系就能近一点一样。这也无怪,与雷家的亲戚关系一直是她的骄傲,也是她长久以来稳压安国仁的筹码。

    雷霆拂开雷丽珍伸过来要拍儿子头的手,歉然一笑。

    小团子往父亲身后躲了躲,伸出半个小脑袋不停搜寻大哥哥的身影。爸爸说这里是大哥哥的家,怎么没看见?

    雷丽珍脸色青白,好一阵尴尬。

    安国仁见势忙将父子两迎进客厅,连声叫保姆上最好的茶。帝都雷家一直是c国最显耀的家族之一。目前的c国政坛分为两个派系,一是革新派,一是保守派。两派的斗争由来已久,一直是保守派略胜一筹。但近几年c国政坛的**现象日趋严重,民怨沸腾,要求变革的呼声越来越高,革新派隐隐有了超越保守派的势头。而雷霆的嫡亲大哥雷旭就是目前革新派的领军人物,更是下一届国家主席的内定人选之一!

    攀上了雷家直系,前途不言而喻!安国仁心尖都在打颤,用光了全身的自制力才没让自己失态。

    雷丽珍雍容的坐在他身边,不着痕迹的给儿子递了一个眼神。

    “雷琛弟弟,妈妈早上做了几样蛋糕,你喜欢什么口味的?我帮你去拿。”安铭怀坐到小团子身边,柔声说道。

    小团子抖了抖,立即跳下沙发,坐到爸爸另一边。

    安铭怀尴尬极了,脸颊涨得通红。这么拽的小孩,要不是雷家的种,他恨不能揪过来揍几拳。

    雷霆锐利的目光在他脸上扫过,将他隐忍的怒气尽收眼底。

    安铭怀心下一紧,急慌慌的垂下头去。

    “不好意思,小琛患有自闭症,请你们多包涵。”雷霆缓缓开口。

    “小少爷也患有自闭症?跟我大儿子韩卓宇一样啊!”安国仁立即摆出同时天涯沦落人的哀愁表情,还悠长的叹了口气。

    安铭怀连忙摇头表示不会介意。

    “不瞒你说,我们这次正是为了贵公子而来。六天前他救了小琛一命……”雷霆略去许多隐情,简短说明了经过。

    雷丽珍和安铭怀的脸色看着看着灰败下去。

    雷霆的妻子热衷于时尚,在f国边生孩子边学习时装设计。而那时的雷霆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没有时间与妻儿团聚。直至三年后发现妻子疏于照顾,竟将儿子弄成了自闭症,雷霆才勃然大怒,以最快的速度离了婚,将儿子带回国内治疗。

    由于孩子的特殊性,说他是雷霆的命也不为过,雷家的老太爷出于怜惜更是视雷琛为珍宝。现在雷家欠了韩卓宇这么大一份人情,雷丽珍想要动他简直是千难万难,弄不好连亲戚都没得做。

    雷丽珍顿时觉得自己掉进了冰窟窿,心都凉透了。

    安铭怀妒恨交加,暗暗咬紧牙关才没露出扭曲的表情。

    最高兴的莫属安国仁,脸上的肥肉都在一抽一抽,就怕一个不小心笑出声来。好儿子!韩家美虽然样样不好,但确实为安家生了个好儿子!简直就是他的福星啊!攀上了雷家就等于步上了通天坦途,早晚有一天会青云直上!听说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因为罹患癌症正在办理内退,如果有雷家出力,这个位置自己倒是可以努力一把!

    雷霆仿佛没有察觉安家人的丑态,看看儿子略显渴盼的大眼睛,温声问道,“请问韩卓宇在哪儿,小琛非常想念他。”

    “啊,他出去打球了。我立即叫他回来。”安国仁连忙拿出手机传唤儿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