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Chapter 10 最熟悉的陌生人

明前雨后Ctrl+D 收藏本站

      只怪我们爱得那么汹涌爱得那么深

    于是梦醒了搁浅了沉默了挥手了却回不了神

    如果当初在交会时能忍住了激动的灵魂

    也许今夜我不会让自己在思念里沉沦

    by萧亚轩《最熟悉的陌生人》

    美国大使馆不能带通讯设备入内,何洛领了签证,出来时在街边的报刊亭打电话给项北,过了十来分钟,他开着簇新的帕萨特转到街角。

    “给你添麻烦了。”何洛说,“你不是因为要送我回去,特意说今天去学校打球吧。”

    “客气了不是?”项北笑,“你看我这身打扮,不像去打球么?我每个周五周六基本都会回去转悠转悠,正好今天可以把你从这边带到城北去。”

    “你们事务所就在附近吧。”

    “对,但有的时候会去别家公司,出差也是常事,不过也好,可以认识不少新朋友。”项北感慨,“如果萧哥在就好了,他最爽快,这样打球喝酒的日子绝少不了他。”

    “他如果不忙,隔三差五总是叫一帮人,弄得家里和土匪窝一样。”何洛笑,“进了实验室颠倒黑白,估计他就要憋出病来了。”

    “你要是没事,可以去我们学校看看。”项北提议,“看看当年萧哥战斗和生活的地方。”

    何洛看天色尚早,点点头,“也好。”

    项北在事务所已经换好球服,他把车停在运动场边上,从后备箱里拿出篮球来。约好的同学还没有到,他们挑了场地,一边随意投篮,一边聊着天。

    “我好久没有摸过篮球了。”何洛站在罚篮线,右手举起篮球,左手在侧边轻扶,轻盈地一扬,篮球划了一道圆滑的曲线,应声刷网。

    “不错么,还是单手投篮呢。”项北又看着何洛跑了三步篮,笑道,“你也算女生里球感不错的。”

    “我不行,自己玩玩还好,一上场就发懵,眼花缭乱,根本找不着自己的队友。”何洛拍着球,“只不过当初同学告诉我,女生力量小,但是准头都不错,所以如果硬要用蛮力,出手僵硬没有弧度,反而会把球弹出来。”她举高手,又投入第二个,“所以出手要软,挑高角度,瞄着篮筐的后沿。”

    “原来是有高人指点的。”项北手痒,“来来,咱们比罚篮,我觉得你比我准头还要好。”

    “好啊!”何洛答得爽快。每人十个球,项北进了六个,何洛进了五个。

    “这肯定不是你最好纪录吧。”项北问。

    最好纪录?何洛侧身,仰头看着半透明的篮板。那次,十个球她进了八个。自己苦练了一个暑假的投篮,高三刚刚开学就拉住章远比赛。“谁输了谁请客,冰激凌,怎么样?”她扬眉。章远失笑:“你想吃冰激凌,我请你就是了。”“你怎么知道我赢不了啊?”何洛把篮球塞给他,“太小看人了,你严肃点。”

    章远敛了笑容,前五球投入四个,何洛却是五发全中。他更加认真,微微眯了眼睛,舒展手臂,后五球也是进了四个。何洛反而发挥一般,最后两人打成平手。

    “哈哈,虎父无犬子,强将无弱兵啊。”章远得意,扯扯何洛的马尾巴,“到底是我□出来的。”

    何洛摊开手掌,指肚是灰黑的,掌心就干净得多。而曾经与自己执手的人,将要与谁偕老?呵,不关你事吧?她暗自摇头。他是谁的男朋友,你是谁的女朋友,大家各自寻找各自的幸福,是你说出的,做出的,就不要唏嘘感伤。

    她掏出钱包:“你在这儿占场地,我去买些饮料备着吧,矿泉水和体饮如何?大概有几个人?”

    康满星看见项北,冲他扬手:“你也混进来了?没有被球场看门大叔打走?”

    “你都能混进来,啧啧,还穿着高跟鞋,马上就有体育组老师赶你出去。到时候可别说是我们系毕业的。再说,你过来干吗?”

    “哼!我是这儿毕业的,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再说,你当我傻的么?”康满星坐在球架下,“转过身去,我要换鞋。”

    “换鞋还怕别人看?”

    “我怕熏倒你,可不可以?”

    “用不用给你开个更衣间啊!”项北揶揄她,“你换了运动鞋,估计也是白给。”

    康满星瞥到身旁的女士背包,她抬眼,疑惑地看看项北:“这是……你的?”

    “一个朋友的。”

    “女的?”

    “女的。”

    “噢。”康满星闷头系着鞋带,半晌无语。总要找些什么话题,她左顾右盼,“你那些狐朋狗友呢?我们老大也真慢,换个衣服也去那么久。”

    何洛在场外的小卖部买了十来瓶矿泉水和饮料,看三五成群的男生涌到场里,砍袖的宽大球服,各色护腕和发带,脚步轻快,或微扬着头扮演球场冷面酷哥,或嘻嘻哈哈和同伴大声说笑。前面是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何洛没有戴眼镜,于是男生的背影看起来有些模糊,轮廓边缘像蒙着一层雾气。他挺直了背,用右手食指转着篮球,又轻巧地递到左手。

    所有的小孩子都愿意耍帅。那些白桦一样挺拔俊秀的年轻男孩子,颀长的身形,目光里满是傲然的自信,但无论怎样故作沉着,青春的步履都踩着风,呼一声飞快地从面前掠过。她放慢脚步,一下下踩着地上被夕阳拖长的影子,鞋面倏尔明亮,倏尔暗然,前边的人当然不会发现。他漫不经心地拍着球,几次仿佛要脱手,指尖轻轻一勾,篮球便顺服地回到掌控之中。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操场尽头。项北二人还在不知疲倦地抬杠,康满星回身喊:“老大,你快来主持公道。是你要我来的吧,不是我死活求着他,对吧?”

    “是啊,正好我们今天过来学校谈事情,满星了解这里的情况,可是特别顾问呢。”

    何洛拎着两个大塑料袋子,僵在场边。项北看到她,跑过来:“买了这么多,辛苦辛苦,喊我过去拿啊。”

    “没关系。”她小声说。

    章远猛然回头,女生被项北挡住,隐约只看见压低的棒球帽。

    “真巧。”何洛冲他摆摆手。

    项北奇道:“你们认识?”

    “我们是高中同学。”何洛解释。

    “那正好,也不用我多介绍了。”

    “你也会打吧?”康满星笑,“apple穿了A字裙,肯定不上场的,我正发愁没有女生。”

    项北说:“算了,你让让吧,什么都不会。”

    师兄妹二人开始新一轮唇枪舌剑。

    “回来了,还是没走?怎么没给我打个电话?”章远走到何洛身边,从堆在球架旁的袋子里拿出瑞士军刀,帮她把系成死扣的袋子划开。

    那款兰博,磨得有些褪色。

    “老板讲学,我来作助手。大部分时间比较忙,更何况我寒假刚回来,不想太张扬。”

    “你比大明星还低调。”章远说。他有些气闷,不是么,连订婚这样的事情,都没有走露一丝风声。

    康满星嚷着要和项北一决雌雄。杜果果在场边大笑:“这个不用决,我们也分得出。”项北的老同学也来了,众人起哄,非要二人一较高低。

    “这样也没法比。”康满星说,“我们来打三对三,天达这边的人一队,你再找人凑一队。”

    “不用我出手,何洛灭你就没有问题!”项北冲她笑笑,“她投篮很准。”

    何洛推辞了两句,便被推到场中间,同一队的还有项北和他的大学同学老罗,另一面是章远,康满星,还有同来的司机小宋。

    半场三对三,基本是人盯人战术。章远和项北比略胜一筹,老罗又比小宋经验丰富,何洛谨慎稳妥,但用项北的话说,这样文明的打法,无法对抗康满星极地雪人一般的凶猛。“田忌赛马的道理,懂吧?”他说,“只要章远没有控球,那么我看住满星,老罗守小宋,绝对不让他们把球传给章远,那么对方就被看死了。何洛你只要比划比划样子,手举高干扰一下就好。”

    “传球也不怕。”老罗笑,“这几个人的配合挺差。”他和项北是本科同学,穿插突破配合默契。反观天达一队,章远得了球,项北便绕上来,和何洛一起防守,康满星这里成了空挡,她大喊:“两个防一个,这三对三还怎么打?”却不曾想,章远带球佯装突破,向左虚晃一步,手下轻轻一拨,将球分到她面前。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睁睁看着篮球从身边骨碌到界外去。

    “你再接不住,我扣你奖金!”连续失球几次,章远都忍不住笑着呵斥。何洛压低重心,展开双臂,在他分球的时候伸手虚晃,不小心打倒他小臂上,连忙缩回来。

    康满星在场上举手:“打手犯规,也太明显了。”

    项北瞥她:“都没影响章远运球,你叫什么叫。”

    老罗说:“哪是打球?光听你们俩拌嘴了。要不换换,咱们师兄妹同门一伙儿,让何洛他们同学一伙儿。”

    “她会拉后腿的。”项北抗议。

    “谁呀谁呀,看你跑两步就大喘气!”康满星扬起下颌,“那就换啊,看谁给谁拖后腿。”

    何洛想到不用尴尬地站在章远面前,也点头赞同。

    “我猜他们的战术还是不变。”章远夹着篮球,压低声音,“何洛,机灵点,到时候我分球给你,你直接上篮,还记得怎么跑吧?”

    “可以试试看。”

    果然,开球后小宋将球分到章远手里,老罗和项北立刻围上来,他向前突了两步,在运球的过程中瞅准时机,将球从老罗胳膊下向前场塞过去,何洛恰好从中场赶至,脚下不停,伸手揽过球,稳稳地跑了一个三步篮。高高抛起的篮球绕着筐沿滴溜溜转了几圈,刷网而入。

    她虽然跑得不快,但是总会在恰当的时机补位,似乎算好了章远传球的位置,有时见康满星过来阻拦,球刚到手里,便立刻回传给章远,他或侧身勾手,或转身后仰,十之八九不会空投。康满星和项北一队连连失分,互相埋怨。老罗叹气:“人家也是同学,你们也是同学,看看人家的配合,再看你们!就知道吵吵吵,人和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康满星气鼓鼓瞪了项北一眼:“都是你的破战术!”她转而防守何洛。章远身边只有一人防守,顿时没了压力,轻巧两个假动作便晃过项北,何洛在他身边策应,康满星大跨一步想要阻拦她,一时重心不稳,伸脚绊在她小腿上。

    “呀。”何洛蹙眉,踉跄几步,眼看就跌在地上,和场地来一次亲密接触。

    “小心!”

    腰上一紧,被一支强韧有力的手臂环住,五脏六腑都纠结在一起,氧气被隔绝,她张大嘴,深呼吸时,耳膜能听到心跳血流声的冲击。

    章远收回手臂,这一刻好像将她笼在臂弯里,看着女生纤薄的耳廓染了红晕。

    “谢谢。”她闪身。

    “没事吧。”项北跑过来。

    “没……”

    “你的胳膊。”章远捉住她的手腕,翻过来,亮出小臂上的伤痕,“蹭破皮了?”

    “前两天被自行车刮的,基本已经好了。”何洛抽回手,背在身后,“我不玩儿了,累了,脚底都没根了。”

    换作是谁,都会很累吧。站在他身边,听着他熟悉的嗓音,看见他矫捷的身影,甚至闻得到淡淡的汗水气息,而两个人中间却被无形的鸿沟分裂。要有多坚强,才能装作若无其事。

    又来了几个同学,男生们开始打接拨儿。何洛拧开一瓶体饮,坐在Apple和满星旁边。“你打得真是很好!”Apple赞道,“你们学校有优良传统吧?章老大的球艺也绝对高竿。”

    “他原来是校队的。”

    “呀!风云人物啊!”Apple兴致勃勃,“我猜章老大当初一定是学校里的少女杀手,对不对?大部分女生,对于聪明的篮球帅哥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

    何洛浅浅一笑。

    Apple继续深入挖掘:“对了,你们是老同学了,你认识章老大的女朋友么?”

    “我……”何洛摇头,轻声道,“我出国两年,不大清楚他的事情了。”

    “这样啊。”Apple摊开手,“但我推算,应该是大三或者之前就认识的人。”

    “嗯?”

    “应该就是给他熬鲫鱼糯米粥的人。是不是?”穷追不舍。

    何洛咬紧下唇:“应该,不是了。”

    康满星郁郁地坐在一旁,打断Apple:“你也太多话,这样打听老大的八卦,小心他炒你鱿鱼!”又转向何洛,“对了,那你和项北……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何洛正要回答,项北的手机响起来,她看一眼,按下接听键。

    这样随意,都不为对方留下隐私空间,或许是不同一般的亲密关系,更可恶的,是项北从来没有提起。康满星一肚子怨气,这个小肚鸡肠的师兄,到底有多少秘密?

    只听到何洛说:“我一看是国外的IP号码,就知道是你……对对,你聪明,知道我签证不会带小灵通……放心,我这边一切顺利,拿到签证了……怎么,又刚刚做完实验?开车的路上小心,不要打瞌睡……哦,我和项北在一起,嗯,还有你的几个同学和师妹……谁?康满星碍……什么满天星?呵呵……”

    挂了电话,她转过头:“满星,冯萧让我给你带好。”

    “冯萧?你认得他……”

    “嗯,是我男朋友。”

    “啊!”康满星大叫,“我一直以为你们已经结婚了!”

    何洛摇头。

    “订婚了?不是大四出国前……”

    “看来大家都知道他的糗事。”何洛笑,“那个不是我。他们早已经解除婚约。”

    正好打完一拨,男生们来喝水,项北听见康满星打听冯萧的消息,不觉板了脸,不发一言。

    Apple乐呵呵:“满星姐,刚刚你还说我八卦。”

    众人身后,章远握着矿泉水垂手而立,看何洛夹在两个叽叽喳喳的女生中间,左支右绌,看她皱着眉头无奈地苦笑,忽而觉得心中轻快许多。回到场上,体力充盈,对项北步步紧逼,防得滴水不漏。项北笑骂:“章远你喝的是水,还是红牛,怎么像吃了兴奋剂,累不累?”

    老罗也叹气:“就差一岁,体力差异没这么明显吧!这分明是高中生的热血打法。”

    章远微微一笑,抿紧双唇,神色间又有了少年般睥睨群雄的倨傲自信。有了他的带动,男生们的情绪都高涨起来,争抢都更积极。

    “果真都是雄性动物。”Apple大笑,“在女生面前就有表演欲望。”

    章远带球突破,在罚篮线附近急停。项北以为他要跳投,谁知他手举到一半,并没有起跳,而是侧身一步,等项北飞身跃起露出腋下的空当,才扬手投篮,出手迅捷利落。项北倾身去阻拦,将将碰到球缘,略微改变了它的飞行路线,篮球磕在篮板上,反弹回来,依然干净地入网。

    Apple和康满星大力鼓掌,然后又同时惊叫,只见项北落下时踩在章远脚背,两个人同时跌坐在操场上。两个女生跑过去,Apple说:“老大,没事吧。”康满星用空矿泉水瓶敲了敲项北的肩膀:“你那么用力干什么?”又转身去看章远。

    只有何洛蹲在项北身边:“你还好吧?是不是很疼?”

    “他踩了别人,硌到脚底吧!”康满星没有好气,“不用管他,倒是我们老大……”

    “他没事。”

    “我没事。”

    何洛和章远异口同声。“比赛里多数是踩别人的那个骨折。”章远解释,活动了一下脚踝,“我OK,项北比较麻烦……”

    “好像是个大麻烦……”项北倒吸一口冷气。

    “活该!”康满星的白眼甩过来,但还是忍不住蹲下来,用空瓶子轻轻敲他的脚趾,“还有知觉么?没有废了吧……要不要我们送你去校医院。”

    “不!”项北抵死不从,“我和你有仇么?好不容易毕业了,能不能离开校医院那个鬼地方!”

    “那送你去大医院吧。”章远建议,“走,我搀着你。小宋,你去开咱们的车。”

    “我也去!”Apple和康满星一起应和。

    “少去两个。”章远说,“人多乱,龙多旱。”

    “我去好了。”康满星收拾东西,“谁让我有个麻烦师兄,Apple你早点回去吧。”

    “也好!”Apple答应地爽快,“我和洛洛姐去吃饭。”

    何洛一怔,点点头,“我晚些时候给你打电话。”

    章远点头,正欲应声,却听见项北说:“好。车钥匙给你,帮我停到图书馆楼下好了。”

    “你们高中同学,还有其他人在美国么?”吃饭的时候,Apple忽然问。

    “嗯?”何洛没防备,“不是很多。”

    “噢……”Apple点头,“对了,刚刚在场上,你和章老大真是默契呢!你很熟悉他的球路啊。”

    “我看NBA比较多。”何洛掩饰。

    “我还以为,当初你看章老大打球比较多。”Apple吃吃地笑。

    “没有。”何洛矢口否认。

    “不会呀,我们高中就经常有比赛哟,全班女生都会去加油。”Apple偷看何洛的表情。

    她只是低头,喝着莼菜羹,缓缓地说:“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了,我不记得。”

    Apple似懂非懂地点头,隐约觉得自己窥破一个天大的秘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