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牙齿仙女的魔法

明前雨后Ctrl+D 收藏本站

      章远在里面是个男配,主要讲两个青梅竹马的孩子的故事,很温馨哦。

    (章远在里面是女主角暗恋的对象哦)

    Chapter1

    “Primitivepeoplesbelievedthathair,nailclippings,andlostteeth

    remainedmagicallylinkedtotheowner……”

    悠悠读着英语辅导报上的短文,一句句翻译着:“远古时期的人们认为毛发、剪下的指甲和脱落的牙齿即使离开了人的身体,仍与其主人保持着神秘的联系。正如任何一个伏都教大师都会告诉你的,假如你想置某人于死地,根本用不着去碰他,只需用脚踩碎那人脱落的一颗臼齿就够了,剩下的事就交给‘无边的法力’去办。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各个民族都习惯于把身体上脱落的东西藏起来,以免落入恶人之手。”

    忽然之间,就想起很多年前,邻家大哥哥讲起的牙齿仙女的故事。

    他说:“晚上睡觉前,把掉下来的牙齿放在枕头下面,等你睡着了,牙齿仙女就会把它带走,并且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任何愿望么?”那时候悠悠5岁,还是相信故事的年纪。

    “是的,任何愿望……”

    Chapter2

    某一次交换心事的谈话中,悠悠终于没有忍住,说迄今为止,已经暗恋一个男生十三年。

    “天!”姐妹们大叫,“那岂不是从幼儿园开始?你还真是早熟。”的3cef96dcc9b8

    女生们软磨硬泡,要悠悠说那是怎样的男孩子。

    “他……很阳光。”悠悠坐在树荫下,露在深蓝校服裙外的小腿,感觉到暮春的暖意,“笑起来,就像今天的天气。个子高高的,走路的时候背很直,但是和女生说话的时候会微微弯下腰来,是个很体贴的人。”

    打开话匣子,她就停不了:“有一点骄傲,那是因为他聪明,成绩很好。但不是书呆子,幽默风趣,篮球打得很好。”

    “嗯……十三年,那也是青梅竹马了……听你的形容……”好友眼睛转转,“哈,是赵文正吧!”

    “他?”悠悠竖起三个手指在额头边上,“黑线!那我不如去跳楼。”的4b04a686b0

    “他……有什么不好么?”众人七嘴八舌,“更何况,你们从小就是邻居,从幼儿园到高中都在一起的。”

    一直在一起,有的人就是缘分天订,有的人就是阴魂不散。

    悠悠忍不住说:“他爸爸是牙医,两岁半开始教他刷牙。小鬼受不了牙膏的薄荷味,把牙刷扔到他爸爸身上,于是一大早就被打手板……然后全大院打鸣的公鸡都可以下岗了。”

    “他上幼儿园时脸很圆,被阿姨叫去扮演小熊拔牙,每天都穿一件棕色毛衣,涂着红脸蛋,我家里还有照片呢。”

    文正从体育馆出来,夹着篮球向水龙头走去,同班女生眨着眼睛揶揄:“嘻嘻,没想到帅哥还有这样的过往啊。小熊拔牙……”

    他抿嘴,浓眉拧在一处。扬手,篮球打倒悠悠肩头。

    “喂,会痛的!”

    “许悠悠同学,”文正拽拽她的马尾,“我没有讲过你的糗事吧!”

    “我,我有什么?!”悠悠继续嘴硬,其实并没有忘记的。文正被打手板的时候,她都吮着棒棒糖,在睡前缠着妈妈再沏一杯果珍,她吐字还不清,更不知道字典里还有一个词,叫做“幸灾乐祸”。渐渐满嘴蛀了好几颗牙,剩下可怜的小黑豆样的牙根,一笑起来,显得两颗门牙分外雪白齐整。

    是文正,先学会了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幼儿园的阿姨们欢天喜地把文正装扮起来。悠悠那时候不知道什么是演技派,什么是偶像派,但也觉得文正演到牙痛时分明在干嚎,丝毫没有挨打的时候哭得情真意切。

    偏偏赵文正无比得意,穿着棕色外套,头顶小熊面具,晃过来,一边指着悠悠的门牙,一边举手说:“老师,让悠悠演小白兔吧。”他还拍着手,跳着唱“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

    小白兔是可爱的,但是和自己的板牙联系在一起,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悠悠虽然小,也隐约分得清夸赞和嘲笑。

    果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更让悠悠抬不起头的,是妈妈说了几次,要带她去赵叔叔的私人诊所看牙。悠悠抱紧桌腿,抵死不从。

    “不去就不去吧。”奶奶说,“反正悠悠还小,会长新牙的。”

    “妈,上次赵大哥也说了,健康的乳牙才能保持正常的咀嚼,有利于颌骨的生长发育和恒牙正常的替换。”母亲解释。

    年过六旬的奶奶显然听不明白,悠悠也不懂,只是睁大双眼,力求满脸天真无辜的表情,一双手却从桌腿转移到奶奶的衣襟。她显然明白,在母亲的大力拉扯下,谁更能给自己强有力的保护。

    一切抵抗都是徒劳的。

    妈妈在家里的地位,悠悠好久以后才从历史课本上学到了两个合适的词来形容,独裁,专政。并且她有一切政客的狡诈。

    某天悠悠被自己的妈妈拐带了,她打着买积木的旗号,却没有说出了商店的大门就直奔牙科诊所。悠悠奋力挣扎,牙关紧咬,忽然嘴里感觉怪异,舌头一卷,一颗门牙摇摇晃晃,用无可奈何的留恋姿态告别了牙床。悠悠吐到手心,想着自己以后嘴里只有一颗门牙茕茕孑立,悲从中来,号啕大哭。

    越来越觉得,自己真的是全天下最不幸福的小孩。

    她甩开妈妈一路跑回家,攥着小小的一颗牙齿站在院子里,午后的太阳很大,明晃晃刺得眼睛疼,嘴一扁,眼眶一红,更加向兔子的形象靠拢了几分。

    记得妈妈说过,掉下来的牙齿,上牙要扔到水坑里,下牙要扔到房檐上。悠悠抬头,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大力气。文正说:“我帮你,我帮你。”伸手来抢。她不给。

    两个比桌子高不了多少的小孩在院子中央争夺不休,直到邻居的大哥哥一手一个,揪着领子将他们分开。

    那天为了安慰悠悠,大哥哥给她讲了一个故事。“你知道有牙齿仙女么?”他说,“只要把掉下来的牙齿放在枕头下面,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会有一位漂亮的仙女把它收走,然后放上一份小礼物。”

    “那我以前掉牙的时候,她怎么没有来过?”悠悠摇头。

    “因为你把牙齿丢掉了呀。”

    “那……大哥哥你都换到什么礼物了?”

    大哥哥摸摸悠悠的头:“牙齿仙女很忙,而且,那时候她还没有到中国来呢。”

    “她是外国人?”

    “对。”

    “那她也不认识我,怎么办?”悠悠想了想,拉过大哥哥的手,郑重其事地把自己的牙齿放在他的手心,“你帮我换一份礼物吧。”

    谈起懵懂心事,悠悠再次提起这件事。姐妹们忍不住大笑,说:“这位大哥哥真惨,你满嘴那么多牙。他还不如扮圣诞老人,一年只需要送一次礼物。”又笑:“悠悠你鬼心眼真多,那么小就知道没有什么仙女,直接就把烫手的山芋扔回去了。”

    才不是。悠悠撇撇嘴。“那是因为我从小就那么信任他。”她想。自己小小的洁白的牙齿,交托在他手上,身体脱落的一部分,存在于他温暖的掌心,似乎从此后便有了某种更亲密的联系。

    Chapter3

    十二年前,悠悠和大哥哥并肩坐在大院的露天楼梯上,缠着他讲故事。仲夏夜的风暖暖地拂过面颊,她眯着眼睛趴在大哥哥的膝盖上,一不小心就睡过去了。

    八年前,老房子拆迁,邻居们散落到城市的各个角落。悠悠很庆幸,自己的数学竞赛辅导班就设在大哥哥的中学里,有他的帮忙,什么难题都会迎刃而解。

    四年前,悠悠去文正爸爸的诊所看牙,偶遇军训归来的大哥哥,他晒得很黑,眼睛更加明亮。悠悠只觉得班上所有的男孩子加到一起,都没有大哥哥好看。那天她在日记里,第一次用他的名字取代了“大哥哥”的称谓。

    大哥哥在毕业的时候去了北京工作,悠悠也如愿拿到来自北京的录取通知书,那一天恰好大哥哥回来母校向老师们辞行,悠悠要来了他的联系方式,高举着在花坛边转了一个圈,险些踩到身后文正的脚。

    “你来。”文正扯着她的衣袖,一路跑到学校陈列室的光荣榜前,上面有历届成绩优异的毕业生的相片。他指着四年前的一组,第二排左手边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子,笑容清澈温暖。“这就是大哥哥的女朋友。”他说,“我以前在爸爸的牙科诊所见过,有六七年了吧。”

    那天晚上悠悠一口气吃了三条烤鱿鱼,十五支羊肉串,牙床立竿见影的肿起来。并不是简单的上火,赵叔叔检查后说,是因为开始长智齿了,但是悠悠的口腔空间小,容不下这个多余的访客,所以它要反反复复地磨破牙龈才能冒出尖来,过程漫长痛苦,又容易引发各种炎症,不如切开牙龈直接拔掉。

    当时悠悠的头摇得好像拨浪鼓,心里酸涩无奈,好像所有的失落悲哀都汇集在口腔中这一点上,时刻痛着,心便会轻松一些,眼眶的潮湿也变得名正言顺。

    在去北京的火车上,悠悠的智齿隐隐作痛。赵文正坐在她对面,掏出一包泡椒凤爪,晃到她眼前:“要么?”

    她别过头去,托着腮,看窗外飞速倒退的田野和树林,悄悄吞了一口口水。“真的不要?”她听见文正撕开包装袋的声音,鲜辣的香气在鼻子尖前面打了个转,挑逗嗅觉细胞。

    “你要化悲痛为食量。”吃都堵不住文正的嘴,“大哥哥,他真的有女朋友了。”

    我知道我知道,用不着你多嘴,可不可以集中注意力好好吃你的东西,不用看都知道又是一嘴巴油了。悠悠很想这样喊回去,但是心口钝钝地,应和着口腔后部传来的痛感,瞬间便没有了力气。

    当文正告诉悠悠,大哥哥有了女朋友的时候,她感到莫名惶恐。忽然很想问问他,当年的那颗小牙齿,你把它放在了哪里?

    Chapter4

    悠悠常想,如果那时候不搬家就好了。但这个想法若是让文正知道,肯定会嘲笑她,在大哥哥眼里,她一直就是个黄毛丫头,就算大家在一个院子里,待到大哥哥的女朋友闪亮登场时,她不过是还混在小学里梳着羊角辫的祖国的花朵,搞不好嘴里还缺着几颗牙。

    赵文正,真是许悠悠十八年来的梦魇,挥之不去。

    她清楚记得大哥哥微笑着蹲在她面前,他知道很多悠悠没听过的故事:“所以,漂亮的牙齿,仙女才会收集,要好好刷牙,好不好?”

    文正说:“悠悠的牙齿都是黑的,仙女才不会要呢!”

    悠悠忍不住又大哭起来,太委屈太冤枉,这颗门牙绝对和你嘴里任何一颗一样白。

    章远说:“悠悠别哭了,我带你去捉小蝌蚪,看它们怎么变成青蛙,好不好?”

    他总知道在什么地方找到新奇的玩意。

    悠悠想用牙齿换一只小青蛙,大哥哥便骑车带她去江边。文正吵着也要去,于是和悠悠一前一后坐在老式的二八自行车上。还记得大哥哥那时候常穿夏天的学生制服,白色的衬衫很干净,每次悠悠环住他的腰之前,都会先在自己的身上蹭蹭手。红色的夕阳从江桥另一侧坠下,微风摇碎碧波上的锦霞。很煞风景的是,还有文正那个鼻涕虫。悠悠学习photoshop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用橡皮擦,把回忆画面中的小鬼头去掉。

    在江边的草荡捉了十来只小蝌蚪,装在透明的罐头瓶子里,回到家就被文正统统霸占。

    悠悠很是哭了一通,直到过了些日子,蝌蚪统统变成癞蛤蟆,这才消气。

    大哥哥在省市各级数学竞赛中摘金夺银,是整个大院的骄傲,每一户老邻居说起他,都像夸奖自己的孩子。他凡事都向大哥哥看齐,很羡慕他站在领奖台上的风光。大哥哥教文正下象棋,总是夸他聪明,一点就透。在旁边观战的悠悠很不服气,指着并排的红马黑象说:“踩,踩,用大象踩他的马。”

    文正便打她的手,说:“喂,爪子挪开。那是动物棋,这是象棋!你懂不懂?”

    悠悠不想懂那么多,只希望什么时候牙齿掉了,可以改天从大哥哥那里换一个新故事。

    文正在初中时学会了一句成语,送给悠悠,胸无大志。

    Chapter5

    虽然在同一个城市里,但从学校坐公车到大哥哥工作的地方,需要两个小时。

    加在北京的同学带着悠悠去后海,秋风渐起,满池荷花凋敝,只剩莲蓬,孑立风中。残阳下好不凄凉。悠悠站在银锭桥边,听说早年这里是可以望见西山的。而现在鳞次栉比的高楼,阻断了眺望的视线。

    打电话告诉大哥哥,自己已经到北京了,邀请他什么时候路过学校,过来看看。

    他在听筒那边温和地笑:“好啊,改天请你和文正两个小嘎豆儿吃饭,北京烤鸭,如何?。”

    虽然两个人的距离从一千二百公里,缩短到一百二十分钟的车程,但永远都追不上光阴。在他眼中,自己永远是长不大的小孩子吧。

    悠悠在KTV里唱《勇气》,一遍又一遍。

    文正说:“我不喜欢这首歌的MTV,真不知道导演怎么想的,这不是教唆第三者插足么?”还瞪着她看。

    悠悠撇嘴:“我又不喜欢有妇之夫。”

    “你可以崇拜一个人,但他始终当你小孩子的。”

    悠悠很想去烫个卷发。她拿着起一本时尚杂志,指着一个模特,问文正:“这个发型好不好看?”

    “好看……”文正飞快地回答,然后噤声,做出“个P”的口型。“像没梳过头。”他评论。

    “老土!”

    “会显得人很老。”文正恶言相向,“一下变得像个阿姨。”他本能地跳开,躲避悠悠的铁拳。

    她却美滋滋地笑:“谁像你啊,长不大的小嘎豆。”

    “不许去!”文正呵斥,“要不然寒假你爸妈看到,肯定说我没有照看好你。”

    谁照看谁啊?悠悠翻白眼,明明是来北京前,两家母亲在站台上泪眼婆娑,激动之余头脑发热,让从小打到大的两个孩子彼此照应。

    不过也的确高竿,知道他们会互相揭短,等于在对方身边安插了不会同流合污的眼线。

    悠悠愤懑,想弹文正的额头,他一仰身,轻松避开,捉着悠悠的手腕:“别费力气了,你够得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长得这么高。悠悠盯着他,一时有些失神。

    文正的脸一点点红起来,放开悠悠,自己的手不知道放在哪儿好,只好搔搔头。

    听见她轻声地问:“你和大哥哥,谁高?”

    文正一愣:“差不多吧,也许他比我高两三公分。”

    悠悠一幅了然的神情。看来,下次见面之前,自己需要买一双高跟鞋,才不会显得个子太小。

    “我妈前些天遇到阿姨了,她说大哥哥现在没有女朋友。”她很得意地告诉文正,“你这个骗子。”

    “悠悠,”文正的表情悲天悯人,“有些事情,你是不会懂的。”

    悠悠的智齿又开始痛了,文正继续游说她去拔掉:“长痛不如短痛,而且那颗牙齿没什么用处,又不容易清洁,搞不好还会蛀掉,连累其它牙齿。”

    悠悠疼得不想开口,但还是忍不住反驳:“不就是磨破牙龈么?长出来就不痛了么!”

    “你听没听说过,有人因为年轻时智齿没有拔掉,上了年龄后发炎感染,扩散到全身,导致各个器官的衰竭?严重感染的会死人!”

    “危言耸听!”悠悠驳斥,“那么多人没有拔智齿,死了么,都死了么?再说,你爸爸也说了,自己的牙齿能治就要治,总好过老了之后安假牙。”

    “你能和牙齿好的人比么?打肿脸充胖子。”文正冷哼,“不过你现在不需要打,脸就肿得像馒头了,不信的话你去口腔医院拍张X光片,看医生怎么说!”

    悠悠虽然嘴硬,但是文正说过的话,她还是心有忌惮的,于是偷偷去了校医院拍片子,果然,智齿还没有冒出来,在下面便已经长得歪斜了。医生说的和赵大夫一样,要切开牙龈,把智齿凿松,或许还要分成几小块,才能一一取出。

    “没关系。”医生安慰着,“可以打麻药。”他低头写处方,一抬眼,发现坐在对面的女生已经乾坤大挪移,只剩下一把摇摇晃晃的椅子。

    悠悠在校园里乱晃。牙齿是要拔的,只是缺乏相应的勇气。回到寝室,姐妹们神秘兮兮地凑过来:“悠悠坦白,最近有什么艳遇吧?”

    “有一个男生来找你,小帅哥哟。”

    “就是,而且无比体贴。”一指桌上的小盒子,“我们都不知道你牙疼,还以为你要保持身材,所以吃得那么少呢。”

    悠悠拿起来一看,是进口的口腔专用消炎药,可以抹在牙龈上。“不要乱讲,什么帅哥亚,你们真是少见多怪了。”她说。

    还有,体贴?这个人什么时候和体贴沾边?

    过几天在食堂遇到文正,他居然和自己寝室的姐妹们说说笑笑,好像认识很久一样,目光还不时瞟过来。八成在说自己小时候的糗事吧,再有,才认识几天,就逗得女孩子笑个不停,也太油滑了。悠悠想想就生气,从口袋里拿出消炎药,在嘴里乱抹一气。

    还是大哥哥最好了,悠悠在电话里把拔牙形容成做小型手术,他立刻问要不要去大医院,还说周末有时间的话,可以陪悠悠一起过去。

    似乎,拔牙也不是一件不可忍受的难事了。悠悠甚至开始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在悠悠度日如年的翘首期待中,周末姗姗而来。大哥哥如约到悠悠的学校,她心情紧张,第一次化妆,看着镜中人的浓眉翘睫,终于有一些长大的感觉。老大说:“妹子,怎么看,怎么觉得你像歌剧里的江姐。全寝室目送悠悠出门,好像目送她上刑场。

    大哥哥穿着水洗蓝的牛仔裤,浅米色的休闲衬衫,长长的衣襟,更显得身形挺拔,没有一点大多数人工作之后发福的迹象,但眉宇间有了一种成熟感,悠悠称之为沧桑。

    他在楼下打着电话,似乎在和客户谈事情,语调客气而坚决,淡定沉稳的男子,不是男孩。悠悠这样喜欢看他,只觉得班级里的男生们都变成了讲台下的土豆。

    “章远。”她喊他的名字。

    他愣了一下,抬头看见衣袖翩然的悠悠,绽出笑容来,温和地呵斥:“小嘎豆,喊我什么?没大没小。”

    “我现在也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叫我小嘎豆。”

    “呵,你长大了,我原地踏步。”章远笑,“过两年难道你要叫我小弟?”

    悠悠嘴上说“好呀好呀”,心里想:我才不要,我要在和你平等的时间段里,一同安心地长大。

    “说到小弟,文正还真是够慢啊。”章远继续打电话,“臭小子,快过来,否则我们吃肉,你只能啃骨头了。”

    “啊……”难道不是,只有两个人的聚会么?悠悠低头,扯着袖口的蕾丝,无端地开始恼恨文正。

    他不存在就好了。

    Chapter6

    在去餐馆的路上,文正气喘吁吁的赶上,并且大大咧咧挤到章远和悠悠中间,还把胳膊搭到他肩上。随意得让悠悠嫉妒。

    她拽着文正的衣襟,想把他扯到一边去,这家伙岿然不动,还回头白她:“大庭广众,不要拉拉扯扯。”

    “我是嫌你一身汗,臭死了!”

    “我……”文正不待辩驳,看清了悠悠的装束,没有想象中的嘲讽,他眉头拧在一处,叹息声轻不可闻。

    “打球去了?”章远问,“现在也是一把好手了吧?”

    “绝对不输给你,要不要约时间比划比划?”

    两个人开始聊篮球,那些战术也好,NBA球员也好,悠悠统统没概念。真是奇怪,同样的话题,如果是文正说,悠悠一定困得不行,然后被斥为对牛弹琴;但章远讲起来,却显得那样神采飞扬。悠悠的眼光偷偷瞄过去,聚焦到他英俊的面容,似乎看见额头上刻着“渊博”两个字,再看文正,就是张牙舞爪的毛头小子。

    菜刚摆好,章远就要了碗米饭,风卷残云地消灭,转身之间又在收银台结了账。“我下午还约了客户,你们慢慢吃。”他笑着看悠悠,“尤其是你,现在多吃点,拔牙之后有几天不能吃饭,只能喝粥呢。”

    “你不陪我去?”悠悠“嚯”地站起来,“说话不算话。”

    “悠悠长大了,你刚才都说,自己不是小孩子了。”他笑地促狭,“噢,难道还怕拔牙么?”

    “不是怕……”她还嘴硬着,歪着头问,“那,如果这颗牙齿拔掉了,还会不会有仙女来送礼物?”

    “老了,又不换牙,所以我很久没见过她了。”章远踢了踢文正,“小子,你说呢?”

    只剩下文正和悠悠面对面坐着吃牛腩煲。她夹起一块,一看,是胡萝卜,气呼呼地扔回去。

    “嗬,兔牙都没有了,所以不吃胡萝卜了?”

    悠悠瞪他一眼,眼眶发红。

    “别生气了,他最近的确很忙,起先我问他的时候,他说……”文正说漏了嘴,“快吃快吃,一会儿回去刷牙,然后去医院。”

    悠悠坐着不动。

    “鼻涕虫。”

    “小气鬼。”

    “眼泪精。”

    ……

    无论文正怎么叫,悠悠都不应声。刚才问章远,当年那颗小牙齿哪儿去了。他一愣,在口袋里摸了摸,伸出拳头来。

    “换成小蝌蚪了呀。”摊开,掌心空空。痕迹分明的生命线,感情线,从来不会为自己纠缠。

    是在哪里呢?在江边的沙坑里,还是在起伏的草甸里?或许随滔滔江水走了,初初萌动的质朴感情,青色沙果一样微酸清香的爱,就这样,奔向大海,一去不回。

    悠悠真的开始掉眼泪,文正怎么都劝不好。旁边客人用目光探询着,她忍不住捧着面颊,泪水从指缝间流下:“我的牙好疼,真的好疼。”

    口腔医院距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等车的时候,悠悠开始打退堂鼓。刚要开溜,文正反手捉住她的手腕:“不许乱跑。”

    “不去了,没心情。”

    “不行,必须去。”

    “不去,说不去就不去。”

    “你这个臭丫头,明明说的好好的,怎么又变卦?”文正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个爆栗,“小心我打得你不用去医院,就满地找牙。真没出息!”

    “怎么没出息了?”悠悠梗着脖子。

    看你像哭哭啼啼的小怨妇。

    关你什么事!

    两个人保有童年默契,凭目光就能厮杀一番。

    “其实,是你叫章远来的吧?”悠悠靠着广告牌,低头,“他根本不在乎我的死活。”

    “哪有那么严重!就是一个牙齿么!”文正撇撇嘴,“不过,的确要他出马,否则让你去医院拔牙,真好像会要你的命一样。”

    “他也不会讲故事哄我了。”

    “因为,你长大了。”

    “嗯?”

    “那种故事只能讲给小孩子,还有……”文正难得的严肃,“自己想要宠爱的人。你知道么,虽然章远的女朋友出国了,但是他一直在等她回来。上次和师兄们打球,大家都这么说。”

    “我好羡慕她。”悠悠又开始哭。左手擦去泪水,湿漉漉的冰凉触感蔓延在手背;但右手依然被文正握着,暖暖的,挣脱不开。

    Chapter7

    市口腔医院里人潮汹涌,一进大门,悠悠就看到挂号的窗口放着告示牌,上书:“今日号毕,无预约者请改日再来。”

    不待转身,文正从口袋里掏出挂号单来,淡淡地说:“上午我来过。”前面还有十来个人在排队,文正和悠悠并肩坐在走廊的塑料椅上,谁也不说话。熟悉的消毒水味道,还有牙钻嗡嗡的打磨声,童年看牙的惨痛经历又攫取了悠悠的心。

    “智齿真的没有用么?”悠悠怯怯地问,然后自嘲地笑,“应该是没有吧,我的还长歪了。”

    “有用。”文正回答得斩钉截铁,“拔牙肯定是痛的,但是它证明了你的成长。还有,虽然你明白,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就这样消失了,但是因为它的消失,你的生命反而更完整了。”

    属于自己的一部分,就这样剥离。

    就好像,无疾而终没有下文的单恋一样。

    他面容严肃,一瞬间多出许多悠悠从没见过,或者说从没留意过的神情。或许因为上午在医院和学校之间奔波,他看起来有些困倦,伸长了腿,低下头来微阖双目。浓密的黑色睫毛依然有些孩子气,但是紧抿的双唇,挺直的鼻,都在傲然地揭示着这男孩子如何生气勃勃地成长起来。

    寡言的他,不和自己吵闹的他,有着一张熟悉而陌生的脸。

    打上麻药,口腔的半边失去痛觉,但是击打在牙槽的小凿子,仍然让全身的骨头为之震颤。

    悠悠抓紧躺椅的扶手,成长就是一种无可避免的痛,需要勇敢面对。她想起小时候拔牙,坐在牙科专用的躺椅上涕泪横流,文正过来看热闹,被她一把抓住,狠命地掐着。

    他似乎,也没有躲开。

    拔牙之后,悠悠的半边脸都肿起来,在回去的地铁上无比引人注目。文正扯扯她的衣袖,示意悠悠站的离自己近些,用高高的背影,遮着鸵鸟一样埋头的她。一路上她咬着棉花球,只能口齿不清地哼哼呀呀。

    “你说我这么多年的初恋就这样无声无息的结束了,是不是很没用。”她问,“我喜欢他这么多年,总觉得如果就此抛弃,生命的一部分就不完整了。”

    “就和你的智齿一样。”文正说,“拔掉了,不会再发炎了,你的生命反而完整了。其实,所有的爱情都像智齿,有的人长得好,有的人长得不好,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成为病灶,大胆的拔除了,你的生命并没有因此有半分缺失。即使当时很疼,更让你明白,拔掉之后的轻松畅快。”

    悠悠看着地铁窗户上映出的倒影,像年华一样,明明灭灭之间闪烁而过。她把手掌贴在玻璃上,覆盖住肿得发亮的半边脸颊:“牙齿仙女只要完整的牙齿,才能换来礼物。这颗智齿拔下来,已经支离破碎了。”

    “我会给你一份礼物的,真的。”

    悠悠笑了,摊开手。

    文正搔搔头:“要么,我讲一个故事吧?不过我说的故事都不打好听,还要听么?”

    那些故事,只讲个小孩子,还有值得宠爱的人。

    牙齿仙女的魔法,在悠悠十八岁那年降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