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七三章 为后

凤栖桐Ctrl+D 收藏本站

    “我瞧着皇贵妃说不得要上去的。”

    林氏想了一时又说。

    她说的很有道理,彼时大雍朝便有这样的习惯,皇后重病或者怎样的时候,便立皇贵妃,待皇后病逝或者遭贬斥之后,皇贵妃就顺理成章册封为后,开始母仪天下管理后宫。

    如今赵皇后被赶下去了,李凤儿身为皇贵妃,再加上她又生育皇长子,自然便该册封为后的,到底皇长子聪慧大气,朝臣都很看好的,若是李凤儿为后,皇长子就是嫡长子了,以后继承皇位名声也好不是。

    施蓝点头:“说不得过几日我便要恭喜嫂子了,皇贵妃正位中宫,嫂子就是皇后娘娘的亲姐,还有谁敢不给您面子的。”

    李鸾儿笑了笑:“且等着吧,以后说不得怎样呢。”

    只她心里清楚,大约李凤儿这回是真要为后的,如今想及她才穿来的时候在凤凰县门口碰到那个姓张的,据说是龙虎山张家的道士所说的话,还是要感慨万千的。

    当时那道士堵着她和李凤儿两个农家女说什么贵不可言的话,她又哪里肯信,当时她便想着,除非她造反做了女皇,不然哪里来的贵不可言。

    只她一个历经末世沧桑的人,但凡日子过的下去就不会造反的,她想着大雍朝吏治还算清明,民间生活也算富足,她完全有本事靠着自己的努力将这个家弄的兴旺起来,自然造反的可能性很低,哪里又肯信那道士的话。

    如今想来,人家说的倒是真真的,想来,这些和尚道士之类的还是有些本事的。

    话说王太后这里早已料定了德庆帝做这一切都是给李凤儿铺路,果不其然,赵皇后遭贬没多久德庆帝又一次来了寿安宫。

    见了王太后德庆帝便开门见山的说要立李凤儿为后,原因便是李凤儿入宫多年一直本分老实,上敬太后皇后。下边对宫妃美人们也很不错,再就是李凤儿有生育之功,如今德庆帝唯一的儿子便是李凤儿生的,若是立别人为后。那福豆就一直是庶子,难免心理上会有所影响,为着福豆好,也合该立李凤儿的。

    到此时,王太后早已不做他想。只能摆摆手叫德庆帝自己折腾去。

    德庆帝有了王太后这话彻底的安心了,回到万寿宫便兴高彩烈的开始准备立后事宜。

    这一日又是大朝日,文武百官到了钦安殿前,没多久德庆帝便登上御座开始上朝,他先看看文武百官,又稍咳两声才道:“朕已发下明旨,赵氏妒恶,又有欺君之罪,已经不堪为后,着贬为美人。居于鸿福宫,宫中天长日久也不能没有皇后,朕打算立皇贵妃为后,卿等可有异议。”

    好些人一听立时便笑了。

    先胡秋和便出来拱手道:“臣没有异议,皇贵妃贤良淑德,又生育皇子,有母仪天下之风,合该为后。”

    刑虎也笑道:“是极,论位份、论资历、论生育之功,皇贵妃都该册立为后。”

    高相公和于子然也都赞成。内阁四位宰辅都说好,旁的人便是有什么意见也已经无碍了,再有六部许多官员也都赞许,李凤儿为后的事已成定局。

    德庆帝前所未有的高兴。脸上的笑容实在又灿烂,似乎看谁都顺眼极了。

    “既然卿等都没有异议,那朕便着礼部准备立后之事。”德庆帝大手一挥这事便定下了,接下来,便又商议了一番朝政事宜。

    等到散朝之后,严承悦父子跟前便围拢了许多人。便是李富那里也有不少人跟随讨好。

    只是李鸾儿独自前行,倒是没什么人敢过来与她打招呼的,只除了胡秋和与刑虎几位关系极好的,旁人见了她都是绕路走的。

    下朝一回来,就有不少人跟严承悦还有李鸾儿道喜,李鸾儿倒也欢喜,她是替李凤儿高兴的。

    虽然说官家后宫妃嫔不少,总是不能给李凤儿唯一,但是,到底做皇后是比做妃子好些的,起码名义上好听,一个是正妻,一个是妾室,谁都乐意做正妻不乐意当妾室的吧。

    高兴过后,李鸾儿又有些胡思乱想,她便想着,李凤儿这是不是也是妾室打倒正室的典范?后又一想,李凤儿又没有做什么,从来没有过想要代替赵皇后的念头,还都是赵皇后自己作死的,若是赵皇后安安份份的,又何至于落得如此下场,李凤儿本是无辜之人,能上位已是意外之喜,又何必想那么多呢。

    李家严家一时风头无两,这几道贺的人几乎踢破了门。

    可是叫人很意外和不解的便是李凤儿还带着皇长子和公主住在李家,并没有搬回宫中,也不知道官家和这位未来的皇后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日,严家老宅迎来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那便是礼部尚书文维用。

    这位文尚书素来是个独来独往的,不说和严李两家没什么交情,便是朝中多数的大臣他都不怎么来往,倒是个独行侠,所以他一登门便将严承悦和李鸾儿吓了一跳,心说这位谁知道是来做甚的,总不会是来巴结的吧。

    严承悦出面热情周到的招待文尚书,这位文尚书瞧着一身的风骨,且长的也极有仙气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一位要得道成仙的道长,哪里像是汲汲营营的高官?

    文尚书坐下之后脸上便带着得体的笑,端起茶来喝了一口才说出来意:“不瞒严侍郎,我这次也是实在没办法了,便来求教令夫人,能不能请令夫人出来一叙。”

    严承悦倒没想到文尚书是特意来见李鸾儿的,稍疑惑片刻便叫丫头去请李鸾儿过来。

    未几,李鸾儿缓步进了正厅,先和文尚书叙了礼,坐下来之后缓声问道:“不知文尚书此来何意?若是有什么请便请直说。”

    文尚书一听这话顿时苦了一张脸,又是叹气又是摇头,过了许久才道:“实在是没办法了,特地来请教英武侯的。”

    之后,文尚书将他的苦楚一股脑的讲了出来,听的李鸾儿和严承悦是又好笑又好气。

    这事还是德庆帝搞出来的,德庆帝此人爱玩闹。这一辈子大约是改不得的。

    这回他要立李凤儿为后,这本是应有之意,也没人能说什么,只是德庆帝大约是想着以前亏欠了李凤儿的。原他曾许诺李凤儿一世恩爱两不疑的,谁知道他因着很多事给李凤儿没脸,很是伤了李凤儿的心,这回甭管怎样铺好了路叫李凤儿做了皇后,从此之后。两人才是做了真真正正的正头夫妻。

    即是夫妻了,德庆帝就想要弥补之前对李凤儿的亏欠,他不想如寻常一样册封李凤儿,只是礼部弄个仪式,给了金印宝册便成。

    德庆帝想着李凤儿进宫的时候只是贤嫔,实在是委屈的,连正门都进不得,只能一顶小轿从后门抬进宫中,这便是他最对不住李凤儿的地方。

    而现如今正好李凤儿在宫外住着,正好她要为后了。德庆帝想补上一场婚礼,叫李凤儿坐着皇后的凤辇光明正大的进宫。

    德庆帝将自己的要求讲了出来,文尚书倒也没有说什么。

    人家皇贵妃都要立后了,总归已经是皇后了,形式什么的真的不重要,官家想要再娶一回便娶吧,不能因了这点小事和官家闹腾一场吧。

    文尚书虽看着清高,可做人也是极有手段的,不然他这么多年在京为官都没有被人记恨过,可见是个圆滑的。因此,文尚书并没有表示异议,只说会尽量办好此事的。

    可是,德庆帝就又提出一点。想要给李凤儿一场与众不同的婚礼,即要有皇家的尊贵,又要有民间婚礼的热闹,总归这回他要将亏欠李凤儿的都补偿回来。

    这么一说,文尚书心里就开始骂娘了,心说官家果然不愧有贪玩之名。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呢,你丫的哪里能两全其美的,尊贵便是尊贵,哪有热闹可言,热闹了便没了那等庄重之气,谁有那个本事能两头兼顾的。

    文尚书想要摞挑子不干,可是,德庆帝在那里眼巴巴瞅着,他又不敢说什么,只能憋屈的认了。

    德庆帝见文尚书没说不同意见,就受到鼓励一般又加了许多的想法,最后闹的文尚书头疼,冷了一张脸几乎是将德庆帝给赶出去的。

    只是德庆帝走是走了,文尚书可就不好办了,实在没法子,文尚书只好来严家求教,想着叫李鸾儿能不能与皇贵妃商量一下,叫皇贵妃劝劝官家,尽量的少给别人寻麻烦。

    见文尚书那张苦瓜脸,李鸾儿也觉可笑,又实在不忍他那样仙风道骨的样子染了人间气,便答应下来。

    送走文尚书,李鸾儿和严承悦相视而知,越想越觉得德庆帝这一出弄的好笑之极,两人笑过一场之后,李鸾儿便去了李连树家。

    彼时,李连树一家也正在为李凤儿将要为后的事情高兴。

    尤其是裴三娘,她在屋中折腾了许多衣裳,一个劲的放到李富身上比划,搞的李富都安不下心来,只能劝她:“你消停些吧,没的皇后宝册还没下来你便张狂成这样了。”

    “我这可不是张狂。”裴三娘啐了一口:“我是替未来皇后高兴呢,我实在没想到我裴三娘还有一日能成为皇后的嫂子,话说回来,你虽不是皇后的亲兄弟,可也是兄弟不成,皇后只一个亲哥哥,除了他,便是你了,说不得将来也要叫你一声国舅爷的。”

    李富无奈摇头:“你便欢喜吧,我出去一下。”

    裴三娘早寻了好几身衣裳,又拉着李富叫他换过再出去,才要给李富张罗一身彰显国舅气势的衣裳,便听有人来报说是英武侯来了,两口子立时什么都不顾了,赶紧出门迎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