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五一章 记名

凤栖桐Ctrl+D 收藏本站

    京城东边大多都是富商居住的豪宅,宅子宽广敞亮,可是,也有那不起眼的小宅子。

    榴花胡同深处就有一个小四合院,从外边看,屋子显的有些破落,就是油漆大门上的漆都有些斑驳,此时,这所房子大门紧闭,赵大福从马上下来,瞅瞅租来的马车上坐着的冯贞儿,脸色还是有些难看。

    他几步过去敲响院门,就听到一个老妇人的声音:“来了,来了。”

    紧接着,油漆大门被打开,就见一个约摸有六十来岁的老妇人穿着朴素的松花棉布衫裙,站在院门口轻笑:“大郎回来了?”

    “娘,我回来了。”赵大福笑了笑,等着冯贞儿走过来才道:“娘,外边风大,咱们赶紧进屋吧。”

    老妇人慈祥一笑:“进屋吧。”

    她拉着赵大福的手就往院中走去,理都没理会冯贞儿,冯贞儿咬牙,弄到现在倒是有些骑虎难下,不得不跟在赵大福身后进了屋。

    待坐定了,老妇人问赵大福:“去严家拜访的怎么样?”

    赵大福低头,稍有些难堪,老妇人不过一眼就瞧出来了,看了一眼冯贞儿,冷笑道:“是冯娘子坏了事吧,我早就说过叫你不要带着她随处走动你偏不听,就你这倔脾气,早晚有一日会吃亏的。”

    冯贞儿一听这话,赶紧低头小声道:“义母,我……”

    “甭叫我义母,我可没认下你。”老妇人一摆手,转头看向赵大福:“人家严公子对这种女人避之不及,你倒好,专门招惹上来,如今倒好,这人你带来了,可要怎么打发,若是管她难免不甘心,可不管她,说不得倒叫人瞧了笑话去。”

    “义母,我,你千万别赶我走,我,我会做活,我伺侯您老人家。”冯贞儿听了老妇人的话吓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着就嗑头。

    她若不说什么伺侯倒是还好,一说伺侯,倒是将赵大福恶心到了,赵大福抬头,恶狠狠的盯着冯贞儿:“得了,收起你那一套来,甭在我娘跟前哭哭啼啼的。”

    一句话吓的冯贞儿不敢哭了。

    赵大福有几分郁闷,对老妇人恭恭敬敬道:“娘,您说儿子该怎么办?”

    对于自己娘亲,赵大福可是极敬重的,说起来,这位赵老夫人一生过的极其不容易,她原出身官宦人家,本是有才有貌,眼瞧着有如锦的前程,只是长到十四五岁的时候遭了家变,父亲被奸人陷害,她家中败落下来,赵老夫人在逃难途中被赵大福的爹所救,她当时又没去处,见赵大福的爹赵平为人憨厚又能干,且还是个很知道疼人的,没奈何就嫁给赵平。

    后来赵老夫人生下赵大福,赵大福十来岁的时候赵平去世,自此之后,赵老夫人靠着做针线养大赵大福,赵大福的性子像赵平,很不听人劝,赵老夫人为此也费尽了心思,说实话,若不是赵老夫人在背后指点赵大福,赵大福也不会升官如此之快。

    赵老夫人心知赵大福没背景没人脉,只能靠着勇武升官,另外,凭借的还是官家的宠信,便教导赵大福旁的不想,只一门心思的忠君,只这一样优点,便胜却无数,果然,赵大福按着赵老夫人教导的去做,便得了官家信重,才能在小小年纪升上五品官。

    如今赵大福心中难为,自然还是要请教赵老夫人的。

    赵大福甭看憨实倔强,可人倒并不傻,他也知道严家在军中的威信,更知道他因着冯贞儿这事得罪了严公子。

    要冯贞儿真是个好的,他也不怨什么,可是,冯贞儿此人……

    赵大福暗暗摇头,心中着急,很急着弥补一下和严家的关系。

    赵老夫人想了一会儿,伸手一指冯贞儿:“唯今之计只有我儿你纳了她才能消除严家的怨气。”

    扑通一声,冯贞儿软倒在地上。

    她想要的是荣华富贵,可不是给穷人当妾。

    这赵大福虽然也当着官,可是,他是武将,朝不保夕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打仗就没了性命,而且,他还这样穷,虽然说比冯贞儿家里好一些,可在遍地繁华的京城当真算得上穷人了,冯贞儿不想从此之后就窝在这个地方,给一个大老粗做牛做马。

    “义母,大哥已经认下我,我……哪里有娶义妹为妻的?”

    冯贞儿这时候还在耍心眼,她这话便有些混淆视听,只是,赵老夫人人老成精,哪里是能叫她一个小丫头混住的,赵老夫人微微一笑:“可不是娶妻,是纳妾,你的出身又有何资格给我儿做妻,便是做妾也是抬举你了。”

    “可是我……”冯贞儿哭的两眼通红,一个劲的嗑头:“我当赵大哥是亲哥一样敬爱,没有一丝一毫男女之情,我,这怎么能……”

    赵大福见冯贞儿哭成那样,又有些不忍,转头看向赵老夫人:“娘,既然她不愿意就算了,儿子……咱们将她送回去便是了。”

    “什么?”赵老夫人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视赵大福:“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做母亲的?我看你是被这个小贱人给迷了心,成,你要送便送,不过只能将她送出京城,自此之后,她的死活你不许再管。”

    赵老夫人说的狠心绝情,赵大福又是个孝子,不能违背赵老夫人的意思,最后只能点头:“我听娘的,将她送出京城,从此不再多管闲事。”

    冯贞儿一听更急,她一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一个人出了京城,单独去往关外,这一路上困难重重,说不得没有走回去就丧了性命,在失去性命与给人做妾之间,冯贞儿果断的选择了为妾。

    “老夫人,赵大哥。”冯贞儿重重的嗑了一个头:“赵大哥于我也有恩,我不能,不能在赵大哥得罪了人的时候不管不顾,如果我给大哥做妾能叫严家不记恨大哥,那我做妾又有何妨。”

    她抬头,脸上带着坚强笑意:“老夫人,这事就听您的,您说如何就如何,我没任何意见。”

    见冯贞儿转变的如此之快,赵老夫人都为她的心性灵活能屈能伸而暗生警惕之意,暗中思量着就算以后纳了她,也不能留她长久,不然,怕是赵大福以后娶了妻,夫妻之间也得被冯贞儿搅的不能和睦。

    “即是纳妾,便也不用挑什么好时候,我做了主,后日便摆桌酒席与你开脸吧。”赵老夫人冷冷的说了一句,又对赵大福道:“我儿,你备个帖子送去严家,请严公子后日来家中吃酒。”

    说完话,赵老夫人转身就朝外走去:“我累了,且去歇着了。”

    冯贞儿低头咬牙,满脸的恨意,深吸一口气笑着追上赵老夫人:“老夫人,还是我扶您吧。”

    顾家

    顾呈坐在主位上,和几个年事已高的族老商议事情。

    顾氏族中已无人,顾呈虽然不过是个六品闲职,可在顾家却算得上最显贵的一支了,其余顾家人都是平民百姓,且家中都不富裕,因此,几个族老也是瞧顾呈脸色的。

    见顾呈对几位族老笑着拱手:“今日来请诸位叔伯是有一事相商,前几日我梦到故去多年的钟氏,她向我哭诉说是没有子嗣,恐以后无人祭享,哭的我心甚痛,我与付氏商量一番,想将英哥儿记在钟氏名下,算是钟氏子嗣,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一位年纪最老的族老沉思一时笑了起来:“这是该当的,你家唯有英哥儿一个,原就该放到嫡母名下养着,在付氏名下像什么样子,没的损了英哥儿前程,如今你想开了,我们哪有不愿意的。”

    其余族老也都纷纷出言表示赞同,顾呈瞧了也是很高兴,连连点头:“既然如此,便择吉日开宗庙改族谱吧。”

    一族老道:“隔三日就是吉日,呈哥儿若是愿意,便择在那日吧。”

    “您会瞅这个,就听您的。”顾呈点头同意下来,又叫顾英拜谢几位族老。

    才说定了这件事情,还没送族老们出去,便听门外有人道:“这是怎么的?商量事情呢?”

    那偌大的声音一传来顾呈就是一阵头疼,没办法只得起身笑着迎了出去:“鸣鹏来了,快进来坐。”

    原来,来的人正是钟鸣鹏,他进得门来,给众族老见了礼,笑问:“你们商议什么呢,怎的这般郑重其事。”

    几位族老也都认识钟鸣鹏,知道他是故去的钟氏的娘家兄弟,便想着这事也没的瞒着他的,一族老笑道:“好事,我们商议好事呢,这不,你姐夫说你姐姐无子嗣,怕对身后事不好,便想要将英哥儿记在你姐姐名下。”

    顾呈原想瞒着,可没想到族老们竟然说出口了,他暗中咬牙,也是满心的紧张,笑着看向钟鸣鹏:“我是这么个意思,总归你姐姐只宛儿一个女儿,到底是没有子嗣怕是……”

    “怕什么?”钟鸣鹏大大咧咧的坐下:“宛儿难道不孝么,宛儿逢年过节可从来没有忘了备齐东西祭拜姐姐,倒是你那英哥儿可曾祭拜过?亲的就是亲的,那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哪是旁人可比的。”

    “话不能这么说。”顾呈擦了一把汗:“到底有个儿子还是好的。”

    “好不好的得看怎么说,亲生儿子自然是好。”钟鸣鹏翘起二郎腿端起茶来喝了一口,弹弹衣襟:“可要是给旁人养儿子,那就指不定怎么着了,谁知道你那儿子以后祭拜的是我姐姐还是他的生母,若是个白眼狼,岂不白白抬了他的身份。”(想知道《古代穿越日常》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Qidian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book2002)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