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四四章 夸赞

凤栖桐Ctrl+D 收藏本站

    “太后娘娘。”

    李鸾儿微福着身:“并不是民女不识抬举,实在是……周驸马是您的女婿,怀宁公主如何都对他有些夫妻之情,您叫民女一个女子去教训他,这于情于理都甚是不合,这……若是民女教训不得他,民女的名声且不说,他说不得对怀宁公主更生怨望,可若是民女教训了他,周驸马还有什么名声,他对怀宁公主也不会,也不会有什么好感,这实在是只有弊没有利的。”

    “是啊。”李凤儿坐在一旁也极力附和:“我姐姐怎么说都是女子,周驸马可是男子。”

    顾大娘子也如此想,只是王太后不叫她说话,她也不敢说什么。

    王太后一阵冷笑:“你们真当哀家傻了不成,你说的这些哀家能不明白?哀家正因为你是女子,才叫你想法子教训他的。”

    一句话,李鸾儿傻眼了。

    王太后继续道:“那周望自和怀宁成亲起便端着架子,对怀宁可没一丝一毫的夫妻之情,非但如此,不经怀宁同意便抬通房小妾,仗着怀宁性子好,整日的花天酒地不干正事,当哀家不知道,那年怀宁病成那个样子,他不说细心照料,反倒带着几个小妾在怀宁跟前耀武扬威,故意气怀宁,那时候哀家真真想一道旨意下去要他半条命,只是怀宁病好之后拦了,哀家才忍下这口气的。”

    李鸾儿听的更是有些犯傻,同时对于周驸马也有了几分怒气。

    李鸾儿怎么说都是女子,最瞧不惯的也是男子花天酒地不敬嫡妻,她抬头,看了怀宁公主一眼,这一眼中有几分怒其不争,也有几分同情。

    怀宁被李鸾儿瞧的低了头,讷讷无语。

    王太后抚着怀宁的发顶:“怀宁是哀家身上掉下来的肉,哀家岂能不疼她,虽说她瞒着哀家,可她公主府的大小事情,哀家又怎能不过问,哀家要是不管她,那周望怕更是变本加厉,到如今,怀宁哪里还能活蹦乱跳的到哀家面前,恐早就被那周望给欺负死了吧。”

    想来王太后确是气坏了,竟连死字都脱口而出。

    王太后瞧着李鸾儿,满脸的郑重严肃:“鸾丫头,哀家今日也不怕丢人现眼,也与你说句实话,那周望性子清高自大,总是自谓不凡,他当自己才华惊世,是怀宁叫他没了施展才华的机会,才这样变本加厉的对待怀宁,哀家就是叫你一个女子过去教训他,叫他看看你的文才武功,不只叫他,叫世人也知道他周望不管是文才还是武略,都是连个女子都不及的,哀家要打掉他的傲骨,打断他的脊梁,叫他丧失信心,也叫他自此之后做怀宁的一条哈巴狗。”

    李鸾儿微微低头,自今日起,她才算见识了王太后的心计谋略和狠辣,这番话叫李鸾儿对王太后大起敬佩之情,同时,也替那位周驸马掬一把同情之泪。

    顾大娘子却是满心的惊惧,她完全没想到王太后能对女婿都出此狠手,瞧起来只不过是气不过叫人教训周驸马一顿,可是,王太后这样的作法,完全是叫那周驸马连做人的自信都没有。

    李凤儿也是微微的心惊,心道太后娘娘能在高宗时的后宫活到如今,更是叫先帝爷除去她再没旁的女人,自是有其独到之处,今儿也算是见识了这位的心性。

    “母后。”怀宁垂头:“女儿不孝,叫母后操心了。”

    永宁公主挑挑指尖,望着那染的通红的指甲:“母后说的好,咱们皇家公主就该如此,不过是个驸马罢了,有什么了不起,咱们不能像唐朝公主那样和离,也不能养多少面首,可是,咱们却也不能委屈了自个,驸马不听话了便训到他听话,说起来,这训驸马与驯兽差不了多少,只要方法得当,总归是能叫他低头的。”

    说到这里,永宁笑出一脸的得意:“二姐也瞧瞧我那驸马,我说东他哪里敢往西去,二姐就该跟我学学,总得硬气一些吧。”

    永宁笑着看了李鸾儿一眼:“李大娘子,母后派的这活计你是接还是不接?”

    接还是不接?这是个问题。

    李鸾儿都有些想哭了,心里直骂娘,她便说宫中没一个好人,果然如此。

    李鸾儿自诩并不能算是好人,说起来,她也能称得上一个恶人,可是,比起王太后来还真是差的远,她遇事只知道摧残对方的身体,可王太后呢,那可是连身体带精神一起摧残。

    不知道要说什么,李鸾儿憋了许久才道:“民女怕民女没那份心胸见识,论起才学来比不过周驸马,真要如此,岂不辜负了太后娘娘的厚望。”

    王太后勾唇浅笑:“鸾丫头啊,真当哀家是瞎子么,哀家若是不知道你琴棋书画俱通,不晓得你比起那位京城有名的才子严大少不差什么,哀家又怎会将如此重担托付与你。”

    得,这位王太后正是慧眼如炬,竟能发现她的闪光点,知道她还是蛮有才学的,李鸾儿低头,有些哭腔:“民女,民女都不知道自己这般有才,太后娘娘竟比民女自己都要了解自己。”

    王太后见李鸾儿分辩不出什么来,不由笑出几分得意来:“最了解自己的往往都不是你自个儿,鸾丫头,你记住这句话吧。”

    李鸾儿扁扁嘴:“留王花宴时,民女就不该出头,民女很该记住某位先贤说过的一句话,做人还是得低调点。”

    “哦?”长宁惊奇的挑眉:“哪位先贤说的?”

    李鸾儿头垂的更低了些:“民女的外祖父说的。”

    扑哧一声,满屋的人都笑了起来,王太后的脸也崩不住了,指着李鸾儿笑骂:“你个猴,怎的这般精怪,快这来,叫哀家瞧瞧你牙口是怎么长的。”

    李鸾儿一步一挪噌过去:“太后娘娘,咱先说好,民女要是真教训了周驸马,您和怀宁公主可不许怪民女。”

    王太后点头:“自是不怪的。”

    说话间,她又看向怀宁,怀宁也笑了:“三妹说的对,本宫是该拿出一些气势来,李大娘子,你只管教训周望。”

    这怀宁公主性子虽说柔弱,可到底是皇女,自然有皇家气度,先前不过是她钻进了牛角尖,一直认为是她对不住周望,今儿说开了,怀宁心胸一时开阔,同时也气愤于自己先前的不作为,如今自然不愿意叫王太后失望,遂忙着应承李鸾儿。

    李鸾儿挨到太后近前时,才笑的杏眼微弯:“太后娘娘,那民女要是将您交待的事完成好了,您有何奖赏?”

    “你想要什么?”太后回问。

    李鸾儿撅了撅嘴,太后娘娘真是太不配合了吧,怎的这样滑溜。

    “助人是快乐之本,民女也不要什么,只是,娘娘若是觉得民女完成的好,有些奖赏民女也不会辜负您的美意。”

    王太后好笑,同时又觉得这位李大娘子果然名不虚传,倒真真是精干的人:“你放心,哀家不会叫你做白工的。”

    到这时,顾大娘子和李凤儿见气氛轻松了,也大松一口气。

    李凤儿拽过李鸾儿去,又招呼顾大娘子坐过去,三人陪王太后说了一时话,李鸾儿才瞅准机会问怀宁公主:“敢问怀宁公主,周驸马最得意的是什么?”

    怀宁公主想了一时:“周望最善画,另外,他书法也不错,对了,他记性很好,可以说是过目不忘。”

    李鸾儿低头盘算了好一会儿,画这方面李鸾儿倒是不惧的,只是这书法,想了好一会儿,李鸾儿想到一个法子,勾唇浅笑起来,至于说过目不忘,不要忘了李鸾儿可是精神系异能者,对于一个精神力已经达到三极巅峰快要突破四级的异能者来说,不管是一目十行还是过目不忘那都是小意思。

    “如何?你可有信心?”永宁公主打趣李鸾儿:“不要告诉我你比不过周望。”

    李鸾儿抬头浅笑一下:“民女可没这么说。”

    她又转向怀宁公主:“公主,您能拿出周驸马的画作和书法作品叫民女瞧瞧么?当然,先前的就不用了,民女要瞧也要瞧最近的。”

    “这个好办。”怀宁公主点了点头:“我那里便有,等回去我就叫人与你送去。”

    李鸾儿向怀宁公主道了谢,又问怀宁公主:“周驸马武艺如何?”

    怀宁浅笑:“他自诩是个真正的才子,君子六艺皆通。”

    这话就是告诉李鸾儿周驸马不只文才好,且礼、乐、射、御、书、数都学的挺好。

    李鸾儿听了又思量算计了一通:“那民女便和他比最擅长的。”

    说到这里,李鸾儿又瞧了王太后一眼:“太后娘娘,民女答应了,不过时间由民女订如何?”

    “这是为何?”永宁先就不明白了。

    李鸾儿勾唇一笑:“民女自认心计不成,没什么心眼子,不过,民女的夫君倒是比民女强些,他快要回来了,民女想等他回来与他商量一番,不然,出了漏子民女又如何对得起太后。”

    王太后定定的看了李鸾儿一阵子,最后长叹一声:“鸾丫头啊,你叫哀家如何说你……还说你心眼不多,论起心眼来,哀家这三个女儿怕都不及你啊。”

    一句话,好几个人愣在当场。

    李凤儿和顾大娘子先就有些蒙头转向,不知道王太后这话是什么意思,永宁也有些不明白,怀宁更是悄悄望着李鸾儿,心里想着李鸾儿这话没什么不对啊,为何召的太后有这番感慨。

    倒是长宁到底岁数大些,首先明白过来,对李鸾儿点点头:“严家捡了个宝贝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