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三一章 见信

凤栖桐Ctrl+D 收藏本站

    “嫂子实在是太温良了些。”

    李鸾儿站起来拍了拍手:“对付这样的人,就该如秋风扫落叶一般,不然,便是将你气死,她们怕还会幸灾乐祸。”

    顾大娘子笑着摇了摇头:“我天生性子便是如此,怕是改不了的。”

    “改不了也得强硬一些。”李鸾儿笑着拽过一把椅子坐下:“常言还说了,横的怕竖的,竖的怕愣的,愣的最怕不要命的,咱们把命豁出去了,只有别人怕咱们的份,咱们可是不怕人的。”

    “妹妹说的是。”顾大娘子点了点头,算是同意李鸾儿所说的话:“妹妹,你刚刚说的可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李鸾儿有些奇道。

    “就是,就是你说拿针扎死穴,还说什么将肚子剖开,塞药那些事。”顾大娘子好奇的询问:“我怎么从未听说这样的奇事?”

    “自然是真的。”李鸾儿郑重点头:“人体许多穴道,其中有好些都是死穴,那是碰不得了,不信你问问夫人,夫人最是清楚不过的,至于你说的那个人死后剖腹挖心,拿药填充的事情也是真的,咱们这里没此类事情,可是,在外蕃的一个国家,那里的国王死后便是这样弄的,从古至今都是如此,他们管那个叫木乃伊。”

    “竟是真的?”顾大娘子很吃了一惊:“我还当妹妹是唬人的,原来确有此事,外蕃那些人也真真奇怪,好好的人死后不留全尸,还弄,弄什么木乃伊,听起来怪怕人的。”

    “那是人家的风俗。咱们是管不着的。”李鸾儿笑着摆了摆手:“对了,嫂子该用些东西了,我这便叫人给嫂子摆饭。”

    “你别弄那些甜腻的东西。也别弄些肉啊汤的,我想吃熬的浓浓的小米粥。再配上一些爽口的小咸菜。”顾大娘子一听又要吃饭,很是犯了愁。

    李鸾儿笑着站起来:“要不说我是嫂子肚子里的蛔虫,嫂子想吃什么我都料到了,我想着嫂子这几天怕是不乐意吃那些油腻的,今儿正好叫厨房准备了小米粥,又从六必居那里买了小咸菜,呆会儿便让她们送来。”

    说到这里,李鸾儿又想起一事来:“对了。咱家的温泉庄子上种的菜好些都长成了,才刚送了些小油菜和小黄瓜过来,那个小油菜我叫人拿素油炒了,小黄瓜拿醋和香油拌了,清清淡淡很是下饭,嫂子多少也吃上一些。”

    “你说的我倒是馋了。”顾大娘子笑道:“赶紧叫她们弄来我尝尝,我正想吃鲜菜呢,这不马上就有了么。”

    李鸾儿答应一声出去,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带了两个丫头进来摆饭,虽然顾大娘子说的简单。只吃米粥和咸菜,可摆上的饭却并不简单。

    熬的浓浓的一小碗小米粥,桌上却摆了满桌子的小菜。各式的咸菜,另外还有李鸾儿说的那个小油菜和黄瓜,除此,还有一小盘蒸饺。

    顾大娘子喝了口米粥,又吃了两口小菜,笑着夸奖了几句,当吃到那盘蒸饺的时候,她眼睛一亮,很是快速的夹了几个来吃:“妹妹。这饺子是什么馅的,当真好吃。”

    李鸾儿笑眯了眼:“怪道嫂子吃不出来。嫂子是官家娘子,如何知道这个。说起来,这都是穷人的吃食,当年,我们在乡下时,春日青黄不接之时,便挖了这个来吃,这个叫荠菜,做好了吃起来倒也鲜,不过也就是吃个新鲜,哪里能和那些水灵灵的菜去比呢。”

    “原来是野菜。”顾大娘子笑着点了点头:“我吃着倒是好。”

    “嫂子吃着好,我叫厨下的人再弄些给嫂子吃。”李鸾儿笑着应了一声,又和顾大娘子说了几句话,临走的时候还嘱咐顾大娘子一定要好好养身子,又将甄巧叫过去叮嘱一番,叫她看住顾大娘子,一日最少也要叫顾大娘子吃上五顿饭。

    李鸾儿才走,甄巧就笑着上前:“太太,您如今的日子越发的好了,奴瞧着,当真算是苦尽甘来了。”

    顾大娘子放下碗来:“你这话说的倒是,我没出嫁的时候很是担心,担心相公瞧不上我,担心小姑不好相处,也担心干娘低看于我,没想到嫁过来有如今这样舒坦的日子,不只相公对我好,小姑子更是没的挑,干娘也是个难得的慈善人,不说旁的,便是说我怀胎那些日子干娘不辞劳苦,日日与我诊脉便叫我感激不尽了,更何况如今干娘那样大的年纪,还要替我养着三个小的,叫我……真是不知道如何回报了。”

    “要不说您有福么。”甄巧笑道:“您如今真真是掉到福窝里了,您瞧着吧,付姨娘和二娘子怕早嫉妒了,早晚有她们后悔那一天。”

    “我也不求她们如何,我只过我的日子便是了。”顾大娘子淡淡一笑,将碗中的粥喝完,又叫甄巧捡她爱吃的拿下去吃。

    甄巧也不客气,端了剩下的蒸饺过来,又弄了些小咸菜:“我也尝尝这荠菜饺子什么味,说实话,小时候我也吃过,好些年没吃,倒怪想的慌。”

    吃了一口,甄巧便一脸的回味:“真真怪了,分明就是野菜,怎的做出这个味道来。”

    顾大娘子掩口轻笑:“你当这是好弄的,咱们家自你大爷起,哪个在吃上面不讲究,有时候说起来我都觉得奇怪,分明便是山野出身,可论起吃来,怕也只有那此世家大族才能比得上吧,便拿前些日子妹妹与我弄的那开水白菜来说,你当真是开水,那是先熬了一天一夜的骨头汤,将浮沫去掉,只要清汤,再过滤一次,然后再用来炖鸡,再炖上一天一夜入了味……最后这汤便如清水一样,毫不见一丁点油腥,可吃起来,味道真真是好。”

    她又指指那饺子:“我虽然不知道,可也想得出这荠菜必然是用了什么秘方泡制好了的,不然没有这样的鲜味。”

    一番话说的甄巧直念佛:“我的天,怪道这样好吃呢,不成,我得多吃几个。”

    “都是你的,慢些吃。”顾大娘子在一旁劝着,过了一会儿又问:“你家里那边都准备的如何,等我出了这个月子,你便家去吧,对了,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些嫁妆,等再过几天我能动弹了便给你收拾出来,省的你走的时候着急忙慌的。”

    “太太。”她这话说的甄巧也吃不进东西了,放下碗筷坐在那里巴巴的直掉泪:“我舍不得你,我自小就跟着你,这么多年你待我的好我都清楚,虽然说我是个下人,可是,你从来不把我当下人看,我……我……”

    “我是月子里,你不说笑着叫我开心,反倒来招我哭,不知道我不能流泪么。”顾大娘子拍了甄巧一下:“你要真惦着我,以后常来瞧我就是了,又不是什么生死离别,用得着这样伤心,快将那金豆子收一收,省的旁人看到以为我欺负你呢。”

    甄巧这才破涕为笑,收了泪开始收拾碗筷。

    话说付姨娘和顾二娘子连滚带爬的从李家出来,付姨娘抚着胸口直喘气:“累死我了。”

    追来的丫头扶住她,顾二娘子回头,对着李家门庭重重的吐了一口:“呸,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呢,还说什么要杀了我们,借你三个胆子都不敢。”

    “快别说了。”付姨娘一把掩住顾二娘子的嘴:“旁人要说不敢我信,那李大娘子……还有什么是她不敢的,你可不知道,我都打听了,那李大娘子当初在凤凰县的时候,连人肉都敢吃,那样大的老虎,她几拳就打死了,谁得罪了她,她半夜到你家爬窗户,凤凰县里哪个说起她不怕的什么似的,你别看她长的文文弱弱,那才真是杀人不眨眼的主。”

    一番话将顾二娘子吓住了:“娘,那我们……可怎么办?这嫁妆?”

    “回去跟你爹再商议一番,不成叫你爹亲自出面。”付姨娘跺了跺脚:“我便不信了,你爹亲自去,她顾宛儿敢不给面子。”

    “娘你小心些。”顾二娘子扶住付姨娘坐上马车,临走的时候还恨恨的看了李家大门一眼,心中发狠将来有她发迹的一日,她必定将李家这些人都拉出来羞辱一番,叫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坐上马车,顾二娘子突然间想起一事来。

    “娘,咱们临进门的时候,不是有信差送信了么,说是什么边关来信,你说,那个李傻子会不会死在边关了?”

    “这可说不定。”付姨娘托着下巴:“那就是个傻小子,偏偏李大娘子想叫她哥哥搏个功名,说不得他功没立了,反倒丢了性命,要真是那样就好了,李家没有男丁顶门立户,看她们还怎么张狂。”

    付姨娘和顾二娘子盘算李春的信,而顾大娘子这时候正在瞧信。

    她拿着信看来看去,越看越是好笑,最后实在忍不住倒在床上打起滚来。

    她这里正笑的止不住,李鸾儿正好进门,一瞧她的样子便一脸奇怪道:“嫂子,有什么好玩的事也说给妹妹我听听,咱们一起乐。”

    顾大娘子将手中的信递过来:“你瞧瞧吧,相公当真是个宝贝呢,我……哎呀,我笑的肚子都疼了。”

    李鸾儿接过信一瞧,也忍不住扑哧一声乐了出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