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五八章 张狂

凤栖桐Ctrl+D 收藏本站

    坐上马车,李鸾儿低头瞧着自己的右手掌心,心里总是有些别扭。

    这只手杀过不少野兽,也揍过不知道多少人,可今天第一次打在亲人身上,还真是……有些叫人难过呢。

    “淑妃!”

    李鸾儿咬牙低低的叫了一声:“能叫凤儿将自己比作戚夫人,淑妃,你好大的能耐啊!”

    马车晃晃悠悠到了家门口,李鸾儿不待人扶就跳了下来,快步进门,将披风脱下来一甩扔在瑞珠手中:“拿好。”

    瑞珠不远不近的缀在李鸾儿身后,被李鸾儿身上的气势压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妹妹。”

    李春在二门处等着,一副望眼欲穿状,看到李鸾儿笑着迎上前来:“小妹,好不好?”

    “好!”看到李春,李鸾儿赶紧将浑身的冷硬收敛起来,端着笑脸把李春因为久侯而弄的有些乱的头发整理一下:“哥哥等了很久吧。”

    “不久。”李春扳着手指数着:“出来时,太阳在那……”

    李鸾儿看他比划的姿势心里猜测出来,李春出来等侯的时候大约是早上八点多钟的样子,现在已经快到午时了,可见他站在这里等了一上午,就为了在第一时间得到李凤儿的消息。

    “哥……”李鸾儿叫了一声:“我饿了。”

    “饿了啊。”李春一下子跳了起来:“我,我忘了,做菜给妹吃,等着。”

    见李春跑远,李鸾儿深吸一口气将满心的酸涩压住,看到李春等在门口张望,李鸾儿突然间想起她才重生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李春熬的那碗鸡汤,明明他很想吃,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可还要努力克制住内心的欲望,将好大的一碗鸡汤全给了她。

    还有李凤儿在家里已经一点粮食都没有的情况下还把能吃的东西留给她,她和李春只是吃野菜和榆钱还有槐花来填肚子。

    想到这些事情,李鸾儿咬牙,李凤儿今日所受,她终有一日会还回去。

    万寿宫

    德庆帝端坐在桌案后面,看着跪在地上的模样平常,扔到人堆里马上会叫人想不起样子的宫人,敲了敲桌子:“她真是那样说的?”

    “是!”宫人小心的回道:“贤嫔娘娘很伤心,说,说陛下没有帮她,而是向着淑妃,她很委屈,李大娘子说陛下心里装着天下,没那么多儿女情长,如果贤嫔娘娘受不了,她就把贤嫔娘娘弄出宫去。”

    宫人回答的很是谨慎,将李鸾儿所说的男人的话信不得之类的贬低官家的词语全部都去除,将能说的全都说了。

    可就是这样,德庆帝的脸上还是遍布阴云,他身上的怒气如实质般的散发着,叫宫人更加战战兢兢,好半晌,德庆帝才低低的笑了出来:“这倒真是像李大娘子的性子,也便是她,才说出这样的话来,在朕的宫里偷人出去,哈,除却李大娘子,怕再无一人敢如此狂妄吧。”

    宫人有些混乱,不知道德庆帝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夸奖李鸾儿,还是已经恼了她。

    “说下去。”德庆帝笑过,一双眸子里阴沉又有些暗红,吓的才刚抬头的宫人又赶紧低下头去:“贤嫔娘娘很害怕,怕淑妃生下皇长子,以后她的日子会更难过,还说,还说她说不得要落个戚夫人的下场……”

    宫人说到这里,德庆帝已经起身了,他一掌将案上的物件扫了下去:“戚夫人,她倒真是敢说。”

    被德庆帝紧盯着,宫人已经分外的害怕紧张,可还是大着胆子继续道:“李大娘子打了贤嫔一个耳光,叫她不要只盯着后宫这一亩三分地,叫她修习什么体术,还说要贤嫔努力学习医术,要真是到了了不得的境地,贤嫔自己都能逃出宫去。”

    这句话一出口,德庆帝立马想到李家兄妹的不同寻常,不只李鸾儿,就是李春和李凤儿都是一身的怪力,他原来以为这是天生的,现在听了这话,才知李家有锤炼身体的法子,能够把人炼的力气巨大,身体强悍。

    只一瞬间,德庆帝想到李凤儿有这一身的本事,似乎是……她自己都能跑出宫去。

    他心头一紧,握起拳头狠狠的捶向桌面:“贤嫔如何说的?”

    “娘娘说她不出去,说要留在宫里瞧淑妃能落得什么下场,可奴婢瞧着,娘娘其实是舍不得陛下。”大约是德庆帝身上的气压太低了些,宫人害怕的紧,忍不住说了些讨好德庆帝的话。

    她倒是赌对了,她这话一出口,德庆帝明显的高兴了许多:“倒不枉朕宠着她。”

    至于宫人说的那什么李鸾儿带了许多的金银珠宝给李凤儿德庆帝倒并不在意,李凤儿没有家族可依靠,多些金银也好,起码能多多打点,也不至于在背后叫人欺负。

    “你下去吧。”

    等到宫人讲完,德庆帝挥手,宫人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她才一退出去,这屋里就没了分毫她刚呆过的气息,便如同屋内一直都是德庆帝一人一样。

    德庆帝想到李凤儿的忧虑颓然坐倒,他心中的李凤儿一时是凤凰县那个骄傲明媚的样子,一时又是被淑妃欺负指着鼻子骂时满脸委屈,满身灰暗的样子,想到李凤儿这段时间因受淑妃的气而变的险些变了个人,德庆帝又是一阵心疼:“终是朕对不住她。”

    德庆帝坐在龙椅上,一边瞧着东府呈上来的朝庭官员的动态,一边回想李鸾儿所说的那些话,越想越是生气,将东府密折扔到一旁,冷笑道:“谁也不明白朕的心思,就是母后都不懂朕,淑妃,皇长子?朕会重视子嗣?哼,无论是皇长子还是皇长女,都是朕的耻辱,朕如何会重视?只是母后自父皇去后心情就一直不好,有个未出世的皇子牵扯,母后能欢喜几日,朕才会如此忍着淑妃,淑妃,你且盼着你能顺利产下皇子,不然……”

    “于希!”

    德庆帝朝外喊了一声,于希赶紧笑着进来,圆圆的脸上堆满了喜意:“陛下,您唤奴婢?”

    德庆帝一抬头看到于希那满脸的笑不由一怔:“于希,你家里可是有什么喜事,瞧笑的皱纹都出来了。”

    于希赶紧抬手摸了摸脸:“奴婢家里确有喜事,奴婢最近几天正在托人给奴婢的侄子说媒。”

    “哦?”德庆帝倒是好奇起来:“说的是哪家闺秀?”

    “哪里是什么闺秀。”于希笑道:“奴婢侄子只是个举人,又是无父无母无家业的,奴婢也不盼着他能娶到贵女,只盼他娶个知书识礼的,两口子能安稳过日子,最好能生几个大胖小子,奴婢家也算有后了。”

    德庆帝点头:“你想的确是不错,你那侄子性子方正脾气又好,若是讨个脾气古怪的贵女,倒不如寻个贤良的平民女子,只要小两口情投意合就好。”

    “可不是么。”于希又笑:“还是陛下瞧的明白,这不,奴婢寻的也是这样的人选,说起来这户人家虽没官身,可家里也颇有些产业,关键是他家娘子都是能干又懂事的,这家人陛下恐也知道,正是百花裴家。”

    “原来是他家。”德庆帝倒真是知道,在京城,百花裴家的名声太大了些:“他家不是只三个女儿么,朕听说他家想叫大女儿招赘的。”

    “那是以前,现如今裴夫人有了身孕,据说这胎怀的是个小子。”于希笑的见眉不见眼:“裴济原来是想招婿进门的,等如今他身子骨好了,裴夫人又是能生的,还怕生不出儿子来,再者,裴大娘子年龄也大了,就想着给她寻个好夫家,不求多显贵,就求着能对裴大娘子好些便成,奴婢就想着奴婢家虽没万贯家财,可奴婢的侄子倒真是好孩子,就寻了人求亲。”

    德庆帝点头:“原来如此,得,你只管去求亲,他家要是不允,朕与你说去。”

    “谢陛下。”于希一听喜出望外,赶紧跪地谢恩。

    德庆帝一摆手:“要换别人朕也不说这话,只是你侄子朕是知晓的,是个好孩子,朕才敢大包大揽。”

    等于希起身,德庆帝才道:“你去朕的私库寻些上好的人参赏给淑妃,叫她好生养胎。”

    好生二字德庆帝念的很重,于希心头一振,赶紧低头:“是。”

    于希才要退出去,德庆帝又叫住他:“另外再赏淑妃一枚玉如意,就说朕的话,愿她能够称心如意。”

    于希心头又是一紧,垂头应诺,退出万寿殿叫了个小太监到德庆帝私库果然寻了一颗好参,另外又找了一枚白玉如意,叫人捧了去善喜殿宣旨。

    待于希将人参和玉如意交给淑妃,又将德庆帝那称心如意的话一说,淑妃果然眉开眼笑,扶着腰慢慢行礼谢恩,于希哪里敢受她的礼,赶紧躲开:“淑妃娘娘小心些,您这一胎陛下可重视的紧,您也要好生养着。”

    “我自会小心的。”淑妃起身,她身后两个宫人赶紧去扶,淑妃一手扶着宫人,眉眼间带着笑意:“能够为陛下绵延子嗣是我的福分,我会分外小心,不叫小皇子受一丁点的委屈,只是,只是贤嫔总与我不对付,我瞧见她心里就不好受,于公公能否与陛下提一声,叫贤嫔呆在永信宫甭出来了,起码也叫她躲过我怀胎这几个月去,不然要真是冲撞了可怎生是好?”

    好个张狂的淑妃……

    于希一听这话,首先心里就这般想着,其后想道,如此张狂,淑妃在宫里怕落不得好下场,以后还是远着些。

    不过,他脸上的笑容一丝儿都没减:“奴婢会将淑妃娘娘的话带给陛下,至于陛下那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