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六八章 钱庄

凤栖桐Ctrl+D 收藏本站

    “太后娘娘母仪天下,这把凤纹伞最适合您不过的。”

    待那箱子伞抬过来后,李鸾儿亲自替王太后挑了一把伞打开,这伞面是轻薄又遮阳的藕合色丝质料子做成,杆子是沉香木所制,伞柄上用细小的宝石镶出朵朵碎花,伞面则是金丝线绣制的凤凰图案,那凤凰的眼睛都用上好的红宝石镶成。

    再加上伞面上垂下的串串合浦珠子串成的珠串,让这把伞当真是华贵非凡,不用李鸾儿说什么,王太后一眼就喜欢上了。

    她招招手,让宫娥把伞拿来放在手中细细把玩:“这伞真真不错,难为你有心了。”

    李鸾儿一笑:“家里也没什么好物件,难得进宫来一次,想挑些合意的也不好寻,也就这几把伞看起来还精巧些,便带了来,太后娘娘能笑纳,便是我们一家的福气了。”

    王太后把伞合上,细细抚摸一会儿子:“难为你这一片孝心了。”

    说着话,李鸾儿又与王太后挑选了几把合身份的遮阳伞,王太后也不推辞都收了起来,又见那箱子里还有些做工精致但是用料并不是太过上好的,王太后便叫李鸾儿挑出来对一直服侍她的白姑姑几人道:“难为你们大热天的来来回回的服侍哀家,这次,哀家也借花献佛了,便把这些伞赐给你们,你们拿回去自己分吧。”

    白姑姑几个人赶紧笑着谢过太后,又谢了李鸾儿一回。

    东西都分的差不多了,李鸾儿才再度坐下,王太后得了心喜的东西,心情自然不错,就与李鸾儿多说了一会儿子话,问了她一些先前在乡下时的事情,又听李鸾儿说了些民间趣事,待到了快午时才依依不舍的放李鸾儿走。

    大约是现在宫中也就李凤儿一个有位份的嫔妃,也许是先帝爷的时候后宫只一人,便把高宗时候后宫规矩废了不少,新的规矩还没立起来,李鸾儿在宫中便也没有什么时间的限制,并没有人说什么她该出宫的话。

    因此上,李鸾儿从寿安宫出来就跟李凤儿又回了永信宫,在宫中吃了一顿饭才叫人将她送出宫门。

    出了那高高的宫门,李鸾儿眼尖的看到不远处的树荫下停了两辆马车,她快步过去,却见车上马小丫和瑞珠猛的跳下来,对她喊了一声:“大娘子。”

    又见车帘高高掀起,李春也从马车上跳下,对她憨憨一笑:“妹妹,出来了……”

    “哥,你怎么在这?”李鸾儿心里如吃了冰一样舒爽,伸手就去拉李春。

    李春抓着头笑:“我等妹妹,他们说宫里害怕,有坏人。”

    李鸾儿明白李春的意思了,他大概是不知道听哪个说起宫里很危险,说不得进宫后一句话不对便惹上祸胎,心中放不下,就特特的在这大热天硬是坐着马车过来等。

    “怕什么,你妹子厉害着呢,可不怕坏人。”李鸾儿捏捏拳头安慰了李春一句,又道:“这样大热天你做什么过来,等了多久,热坏了吧。”

    李春抹了抹汗,笑着摇头:“不热,车里有冰。”

    说着话,李春拉着李鸾儿走向另一辆绿昵布的马车,一边走一边笑:“妹夫也来了。”

    正在这时,那辆马车的车帘子也掀了起来,严承悦端坐在马车内对李鸾儿一笑:“出来了。”

    就这三个字,便叫李鸾儿心中五味杂陈,她轻轻点头:“嗯,出来了,这天气太热了,你们就这么等着也不怕中暑。”

    说到这里,她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低下头过了好一会儿才低低说了一声:“我是看我妹子去了,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用不着这样。”

    “总归是在家里等着也烦心,还不如在这里安静些。”严承悦脸上带着淡淡笑容,说起话来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即是出来了,咱们便早些回去吧。”

    “嗯!”李鸾儿点头:“严大哥先回去吧,你放心,官家和太后都挺好的,我也尽量小心着,并没有犯什么忌讳。”

    严承悦又看了李鸾儿一会儿才不舍道:“如此,我送你回去再走。”

    等到严家的马车放下车帘,李鸾儿才和李春坐到自家马车上,一上车,马小丫就一句话不停的问宫里什么样子?李凤儿在宫中可还好,太后长的好不好看?

    李鸾儿笑着一一回答,最后刮着马小丫的鼻子:“行了,这宫里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过就是占地大了些,房子多了些,人也多些而已,就是凤儿住的那个永信宫,猛一瞧就和咱们自己家差不多,不过便是二进的房子,院子还没咱们家大,也没有后花园呢。”

    “那贤嫔娘子要逛花园怎么办?”瑞珠听的好奇,问了一句。

    李鸾儿笑道:“宫里有专门的花园子,据说里边种了各色名贵花卉,只今儿我可没功夫去瞧,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想来,凤儿若要得闲了必是要去逛一逛的。”

    马小丫点头:“那御花园肯定好,我娘说了,皇宫是天底下最富贵的去处,就是屋里的地砖都是金子做的,养的鱼也是别家没有的,还说宫里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间房子呢……天,我都算不清楚得有多大地方了。”

    “真有那么大?”一直沉默的李春也有了提问的兴致:“二妹,不,不会走丢吧。”

    “扑哧!”一声,瑞珠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叫大郎知道,贤嫔娘子平时坐卧起居不知道要多少人伺侯着呢,哪里就能走丢了。”

    “有人跟,好,不会丢就好。”显见的李春的脑回路和别人不一样,他一直关注的问题便是李凤儿会不会在那迷宫一样的皇宫中走丢。

    说说笑笑间马车到了李家门口,李春先跳下马车回身就要去接李鸾儿,李鸾儿不待他伸手已经跳下马车,几步到了严家的车旁,隔着车帘问:“严大哥要不要进来歇息一会儿?”

    车帘并没有挑开,却听到严承悦的笑声:“不必了,将你送回来我就放了心,我先回去了。”

    说完话,车夫已经赶着马车调头,李鸾儿心知严承悦怕影响她的名声,所以才会过家门而不入,甚至连车帘都不掀开,为的就是怕人说三道四。

    到底这是古代,并不像现代那样未婚男女可以随意的说笑打闹,这时候,便是订了亲的男女若是显的太过亲近了,也会叫人嚼舌根的。

    虽说李鸾儿并不怕这个,可到底是严承悦的一番心意,她是必领情的。

    目送严家马车远去,李鸾儿这才回去,一回到家中,金夫人便寻了她去,细细的问了一番宫中的情形,待到李鸾儿说起与官家商量定了顾家生意之事,金夫人一阵大喜:“我却没想到这件事,还是你年轻,到底心思灵活些,竟然能说动官家。”

    “哪里是我能说得动,官家再缺钱,也不会轻易同意与人做靠山分干股的,无非就是看在凤儿的面子上罢了,夫人以为换个人去说便能成么。”李鸾儿笑着解释:“我临回来前已经与凤儿说定了,这件事总不能算在官家头上的,少不得要叫凤儿出来认了这个名儿,如此,即使有人得知,也只能说贤嫔如何如何,与官家名声无碍。”

    金夫人伸手一点李鸾儿的额头:“你这丫头当真精怪,如此,不单顾家领你的情,便是官家也会对凤儿高看两眼。”

    “这也是没法子的。”李鸾儿一摊手:“凤儿若是有什么,官家还能护着,可官家要是叫那些清流给纠缠住了,那可是麻烦的紧呢,说起来,便是凤儿做些商贾之事,朝中的官员也只能背后说说,谁又会挑到明面上去呢,便是挑了出来,官家护着凤儿,他们也只能说官家独宠贤嫔,这事于国于家无碍,谁又能将凤儿如何。”

    金夫人听的直点头:“你这话说的倒也有道理,这等事情凤儿认下名声倒也罢了,若是军国大事,凤儿可万万担不起的。”

    “当我傻了么。”李鸾儿挑眉轻笑:“要真是大事,我敢叫凤儿担着么。”

    说到这里,她与金夫人都笑了起来。

    过了一时,金夫人又道:“今儿上午邢家请了媒婆来顾家提亲,顾夫人特特叫我过去相陪,我瞧着,顾家如今是极感念你的,你再将这事一说,顾家自此之后必会与我们一条心的。”

    李鸾儿勾唇冷笑一声:“我要的便是这个,有官家做靠山,顾家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以后,我们便可以借着他家的生意与君家打擂台了。”

    说到这里,李鸾儿看看瑞珠,瑞珠会意,立时叫上瑞芳退了出去。

    李鸾儿这才细细说道:“我前儿才叫小狗子打探了消息,君家这些日子正缺钱呢,那崔氏也是个胆大包天的主,她也不知听哪个说的,竟然想着要开钱庄以此谋财,为着这钱庄,崔氏不只将君家的家底掏了出来,更是借了许多外债。”

    “她本就是无法无天的,这开钱庄倒还是好的,她没放利钱已经很不错了。”说起崔氏来,金夫人一口银牙都几乎要咬碎。

    李鸾儿笑了笑,拍拍金夫人的手:“顾家也有钱庄有当铺,我想着,咱们与顾家好好的商量一番,待君家的钱庄开起来,崔氏将许多钱陷进去之后,咱们再想个法子将她的钱庄挤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