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二二章 得意

凤栖桐Ctrl+D 收藏本站

    严老将军俯身把严保家扶了起来,父子俩目光交汇,严老将军眼中的慈爱是怎么都挡不住的。

    “老大啊,我疼承悦,还不是因为你。”

    老将军拍拍严保家的肩膀:“正因为你是我的儿子,我才疼他啊。”

    “父亲,都是儿子错了。”严保家一个中年汉子也动了真情:“是儿子该打,儿子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为儿子一家操心。”

    “我年轻的时候征战在外,都是你母亲扶养你们长大,我就觉得愧对你母亲,愧对你们,只是,等我不用出去打仗,能在家安安稳稳的时候,你们也都长大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们相处,正好呢,承悦那时候出生,我就把满腔的希望放到了他身上,老大,你不知道啊,每当看到承悦,我就想着你小时候怕也是那个样子。”说着话,严老将军抹了一把泪,感动的严保家更是涕泪横流。

    “如今我老了,就图个儿孙安安稳稳的。”严老将军叫严保家在下首位子坐下,接着道:“承悦的情况怎么样,咱们一家子最清楚不过了,如今就咱们父子两个,我说句不中听的,就他那个样子,你想想,若是娶个柔柔弱弱的大家闺秀,不说旁的,就说夫妻之间行那周公之礼都是难事,更何况以后过日子了。”

    一句话,叫严保家满面羞红,他不由想到老父这话说的真对,真是有道理呢。

    自己的儿子,还有谁比自己更清楚呢,承悦那腿残的可是……连膝盖都废了,不说走路,就是想要弯一下腿都成问题,这要是娶了媳妇,两个人上了床,可要怎么……

    严保家不由脑补着,严承悦娶妻的新婚之夜新媳妇弄不动他,还要侍卫从轮椅上把他抱到床上,然后,他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连裤子都脱不下来,这新娘子又是个没力气的,到时候,小两口只能干瞪眼。

    越想,严保家越觉得自己真是不够格当父亲呢,这么重要的问题竟然都没有想到。

    他抬头看看严老将军,不由的佩服不已啊,还是自己父亲想的周到啊,连严承悦以后床上的事情都想到了。

    “你明白了吗?”严老将军看着儿子问。

    严保家点头:“儿子明白了,儿子惭愧。”

    “明白就好啊。”严老将军笑着点了点头:“你以为我不想叫承悦娶个出身世家的女子为妻?不想给他找个借得上力的岳家?我也想啊,可是,为父的也知道,再好的岳家也不如我抱重孙子重要。”

    严保家低头,一脸的羞惭:“是儿子想差了,儿子的错。”

    “你也别总说错啊错的,你也是为了承悦好。”严老将军摆摆手:“我已经叫人去李家提了亲,人家也答应了,三日后李家的夫人就来换庚帖,老大啊,叫你媳妇好好的准备起来。”

    “是!”现在,严保家满脑子的纷乱,哪里还会说别的,赶紧应了一声好。

    严老将军见这件事情搞定了,摆了摆手:“知道你事务多,我也不多留你,你去吧。”

    “父亲多保重,儿子告退了。”严保家恭敬的行了礼,小心的退了出去。

    一出门,严保家挺了挺腰杆子,大步朝林氏所居的院子而去。

    一路走,严保家一路在心里埋怨林氏,他心说自己是一个大男人,又素来公务多,难免有什么事情想不到的,可是林氏一个后宅妇人,又是承悦的亲母,她不该想不周到啊。

    又想想林氏总是在他耳边说什么承悦不如承忻孝顺,不如承忻懂事,不如承忻有前程的话,严保家更加的气愤,都是这个妇人误导自己啊,叫自己疏远了长子,偏疼二子,承悦那个样子,她不说偏着些,还净惹事,叫人还以为承悦不是她亲生的呢。

    严保家无疑是个男人,很有一些大男子主义,这会儿子叫老将军把他心中的惭愧勾了起来,他不说从自己身上寻错,反倒是把所有的错处都推到林氏身上。

    到了林氏院中,就见几个丫头正坐在廊下做针线,见他来,几个丫头赶紧起来,严保家拉着一张脸问:“夫人呢。”

    一个丫头忙打帘子:“夫人身上有些不好,正在屋里躺着呢。”

    严保家大步进了内屋,就见林氏侧身躺在榻上,一个小丫头拿了美人拳正给她捶腿,女儿宛秀坐在旁边与她说话。

    “爹爹。”见到严保家,宛秀赶紧站起来行礼。

    严保家摆摆手:“我与你母亲说话,你且先下去吧。”

    见严保家脸色不好,宛秀有些担忧,看看林氏,见林氏无碍,只得告退,几个丫头也陆续退出房中。

    到了院中,宛秀还是不放心,就在院子里立了一时,便听屋里一阵阵哭声,又有严保家的怒喝声,之后,便是林氏的骂声,宛秀心里更加不安。

    她的贴身丫头素红拽拽她的衣袖:“娘子,咱们先去吧。”

    宛秀叹息一声,带着素红出了林氏的院子,才走没多远,便见二哥严承忻远远的过来,应是到林氏房里请安的,宛秀赶紧过去拦了他,小声道:“二哥哥是去见母亲的吧,照我说还是先莫去了,父亲在母亲房里呢。”

    见宛秀脸色不好,严承忻也猜到几分:“父亲和母亲吵架了?”

    宛秀点点头,严承忻黑了脸:“莫不又是什么通房小妾闹的?”

    兄妹俩都记得几年前严保家想要纳个妾室,林氏不同意,当时两口子大吵了一架,虽说严保家气的狠了,好长时间没答理林氏,不过,总算是没有纳妾。

    如今又吵起架来,严承忻就先入为主的以为严保家又要纳妾了。

    “不是。”宛秀摇了摇头:“应该是为着大哥哥吧。”

    一听是因为严承悦,严承忻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转身先回去,严宛秀见他一走,便也带着丫头匆匆回房。

    林氏屋里,林氏倒在榻上痛苦不已:“我为着什么,你说我偏心,我还不是为着这个家么,你也不瞧瞧承悦那个样子,以后可能顶门立户,咱们俩老了还不得靠着承忻……我可怜的承憬啊,要不是你狠心,何至于过继出去。”

    “你这个……”严保家气的狠了,手都颤抖起来:“三弟无子,他又落下毛病不能再生育,二弟只一子,我这个做大哥的不过继给他儿子,难道叫他老了无人送终,你这个蠢妇,这话你也说得出来。”

    “我就是说得出来。”林氏气极,噌的站起来指着严保家骂道:“你个狠心的东西,你当儿子是物件,想给谁就给谁,那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你不心疼我心疼着呢。”

    “承悦就不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严保家咬着牙怒斥,气的眼都红了。

    “他只和老爷子老太太亲近,心里又何曾有我这个母亲。”林氏抹了一把泪:“严保家,我嫁给你这么多年,上替你孝敬老的,下替你生儿育女,我何曾对不住你,到如今,叫你这样对我,你说我偏心,怎么不说老爷子偏心,你委屈,我又何曾不委屈。”

    说着话,林氏又倒下大哭起来:“我命苦,摊上那么个儿子,又有你这么个夫君。”

    她这一番哭闹,倒是叫严保家也有些软了心肠,到底夫妻多年,他也做不出责打林氏的事来,只能捶胸顿足:“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之后,严保家又恨声道:“我不管你怎么想的,反正父亲已经叫人提了亲,三日后,你爬也得给我爬起来招待李家的人。”

    林氏转头,狠狠的瞪了严保家一眼,咬牙道:“知道了。”

    可她心里更加怨恨李鸾儿,心说等以后李大娘子进了门,定叫她尝尝被婆婆折磨的滋味。

    严保家却不知道她心里想着这个,见她答应下来,便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了屋子,到书房里接着看书去了。

    群英院

    武玄站在一旁小声道:“老爷子,大爷和大太太吵了一架。”

    严老将军一笑:“我知道了。”

    他看看武玄:“老头子我虽然老了,可这心却不老,我一辈子征战沙场,什么阵仗没见过,那林氏以为躺着装病就能难为住我么?哼,老子带兵打仗这么多年,什么兵法不晓得,这哀兵之策老子也会用,老子的儿子,老子自己不清楚,老大虽然为人势利了些,可到底也还心存孝意,又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老子要硬压着他如何如何,他保准得和林氏一条心对付老子,老子就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叫他也知道老子的难为,这不,他就乖乖的去找林氏的不自在了吧。”

    “还是老爷子高明啊。”武玄干笑了两声,心道老爷子这没兵带没仗打的,闲的都快出毛病了,在自己家里也折腾上兵法了。

    老将军高兴的哼了两句戏词,又站起来逗着廊下挂着的八哥,得意道:“林氏这些年好日子尽过够了,以为老子不管事,她又没婆婆压着这家里就她最大了么,哼,没恶婆婆,叫她也尝尝恶公公的滋味,叫她为难承悦,叫她不给寻媒婆。”

    武玄好悬没跌倒,只剩下抹汗的份了。RS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