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一四章 闲聊

凤栖桐Ctrl+D 收藏本站

    “妹妹,妹妹。”

    一大早,李春兴冲冲的进了后院,也不管李鸾儿起没起,推门就进去了。

    李鸾儿才刚洗漱好,正在对镜梳妆,看到李春一下子笑了,却见李春脸上带着锅灰,一张嫩生生的脸黑一道灰一块的,再加上他头发上的草棍子,更加叫人好笑。

    “哥,什么事?”李鸾儿起身拿了温帕子帮李春擦脸,又叫了瑞珠给他梳头。

    李春脸上带着笑,笑的两个酒窝深深的,更显的可爱:“妹妹今天要待客?我大早起来就做了好多点心,妹妹拿去请人吃。”

    “好。”李鸾儿笑着点头,又对李春道:“咱们家如今有厨娘,哥哥做菜就当兴致便成了,万不能每天呆在厨下。”

    “听妹妹的。”李春是个听话的乖孩子,很郑重的点头。

    “哥做的点心好,一会儿我就叫人去厨房拿些来备着,行了,哥赶紧去洗脸梳头吧,还有这衣服也换一身,一会儿咱们一起吃早饭。”李鸾儿哄着李春把他送走,又忙忙梳好了头发,匀了脸,挑了一件粉蓝的纱裙换上,这才施施然起身,叫人在厅堂里备上早饭。

    吃过早饭,才打发马方领李春出去玩,马小丫就来说顾家母女已经来了。

    李鸾儿和金夫人赶紧迎到二门处,却见顾家母女每人带了个小丫头,打扮的很是素淡,脸上带着笑缓缓走过来。

    金夫人拉过顾夫人笑道:“很该我们去你家拜访的,哪里想得到你们倒是先送了拜贴。”

    顾夫人抿着嘴笑了一会儿才道:“以后都是街坊邻居,很该互相来往的,谁先拜访谁后拜访又有什么呢。”

    李鸾儿则拉着顾大娘笑问:“我名鸾儿,你叫什么?”

    顾歆低头浅笑:“我单名一个歆字,姐姐就叫我歆儿便是了。”

    “那我便不客气了,歆儿。”李鸾儿笑着叫了一声,又看向顾夫人:“今儿这太阳当真的好,正好后院的石榴花开的也正艳,不如我们就到后院,一边吃茶一边赏花,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顾夫人赞道:“这主意好,正赶上这好天气,若是在屋里难免憋闷,倒不如在花园子里散散心。”

    顾歆也道:“我们才刚搬来,花园也没顾上打理,正好看看姐姐家的园子,我们也照着弄弄。”

    说着话,几个人便沿着鹅卵石铺的小路直往后花园而去,李鸾儿买的这宅子第一进是门房还有下人的住处,另有一个跨院是养马喂牲口的地方,第二进则是李春的屋子,第二进很是宽敞,虽然没有跨院,可是,却有左右厢房各五间,外加院中也栽了各色的花卉树木,并一侧挖了个池子养鱼,看着倒也精雅。

    第三进就是内宅妇人的住处,现在就是李鸾儿和金夫人带着几个丫头住,这房子就显的小巧一些,不过却有一个西跨院,那院子仿了江南园林弄出一个花园子,其间假山流水,亭台楼阁也都不缺。

    到了第三进院中,就见小巧的五间正房,外加三间东厢房,后边应该还有抱厦,不过却也看不清楚,这院中打理的也很干净,路两侧各有几口大缸里边填满了水,养了满缸的睡莲,东边院中搭了一个葡萄架,满架的葡萄叶子已经爬满了,看起来很清幽,架下又放了石桌石椅,倒是个休闲的去处。

    西边院中则开辟出来种了一些新鲜的小菜,和大户人家动则种好些名贵花卉不一样,使这个院子多了些田园风。

    “你家这菜种的倒也齐整。”顾夫人一边走一边瞧:“这黄瓜都开花了,再过些日子结了小黄瓜可得叫我尝尝鲜。”

    “自然。”金夫人指指地上才长出来不久的小白菜:“这个现在吃刚刚好,嫩的很,也不用怎么炒,开水一抄,用各色调料一拌,再洒上麻油,味道又好又清口。”

    “一会儿可要好好尝尝了。”顾歆一脸向往之色:“照我说,这做菜倒也不用那么多讲究,又是蒸又是煮又是炸的,很失了菜的原汁原味,就像夫人所说的开水一罩,油盐一拌,就很好吃了。”

    “你是个会吃的。”金夫人笑着打量顾歆:“不只会吃,还会打扮,瞧瞧今儿穿的这身衣服,真真标致的紧呢。”

    “这话倒是真的。”李鸾儿也跟着笑道:“我也该跟歆儿妹子好好学学了,不然以后蓬头垢面的哪里出得了门。”

    众人一边说笑,一边过了西墙的一个月亮拱门,一过这道门,就觉一阵凉爽,凉风习习间,便见院中栽了好几棵粗壮的古树,另有已经开败的西府海棠和好几株牡丹花,另一侧,果然石榴花开的红艳艳,叫人看了心里就喜欢。

    李鸾儿在前引路,一行人过了一个人工的小湖,就在石榴花用茅草搭的小亭子里歇脚。

    马小丫带着两个丫头上前,在桌上摆了各色的茶点,李鸾儿笑着介绍:“我们也没去过南边,并不知道江南的口味如何,只能做了些北地的糕点,夫人和歆妹且尝尝。”

    她指着一样细白瓷碟中的花瓣状的点心道:“这些都是我哥哥弄出来的,我吃着倒好,这叫枣花。”

    又一指另外几样糕点:“这是桃酥,这是鸡油饼,这是蝴蝶卷子,这是小油糕。”

    顾夫人尝了一口:“难得的,这点心做的精巧,味道也这么好,大郎倒是个心细手巧的。”

    李鸾儿抿嘴浅笑:“我哥哥读书不成,为人又太过憨实了些,我也不知叫他干些什么,幸好他还有这一门好手艺,弄出来的糕点饭菜味道倒也不错。”

    顾歆也尝了几样小巧的点心,连连赞道:“我们在南边都没吃过这样好的点心,李大哥真真好手艺。”

    金夫人一边煎茶一边道:“歆儿愿意吃,走的时候多带些回去,春哥儿若是知道有人爱他的吃食,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子呢。”

    “那我真不客气了。”顾歆本就娇憨,又是真喜欢这些点心,自然便也不推脱。

    顾夫人也笑着点头,心下却盘算着以后拿什么回礼。

    几个人一边喝茶一边聊,说了一会儿子话,李鸾儿就拉着顾歆到池塘边摘了些槐花拿线串了玩,金夫人则和顾夫人坐在一起说笑。

    李鸾儿串了一串槐花,又摘了一朵石榴花戴在顾歆鬂边笑道:“我今儿穿着蓝色衣裙,倒不适合戴这么艳的花,歆妹子这一身桃红倒是般配。”

    顾歆就着池边的水照了照,又把那花扶正:“我看姐姐倒是配得上那芙蓉花,正巧我家后院种了些,等开花的时候我再邀姐姐过去赏玩。”

    “那是极好的。”李鸾儿拍手笑着,捡了块小石子扔进池塘内:“妹妹家原在江南,根也在江南,这京城的宅子空闲了好些年,怎的如今倒是想搬来京城了?”

    说起这话来,顾歆倒是有些为难,低头皱眉想了好一会儿才小声道:“我只跟姐姐说,姐姐莫要传出去才好。”

    李鸾儿点头:“我自然不会出去胡说的。”

    “自小爹爹就给我订了亲,原打算我成人之后便成亲的,哪知道爹去的早,我们一家子要守孝,也就等到现在,如今我一年大过一年,娘和哥哥很是着急,再加上南边的生意有些不顺,哥哥就带了我们一家来京城,一来是打点一些门路,二来,也有叫我在京城成亲的意思。”

    顾歆这话一说完,李鸾儿就点头表示明白了:“原来这样,你订亲的是哪家?说不得我知道呢。”

    “姐姐应是知道的,这京城里的人大约都知道他家,只是他家势大,这么些年也没有联络走动过,也不知道这婚事能不能成。”说着话,顾歆脸上带了忧虑:“娘前儿还说起过,只说我爹去世时他家都没派人来瞧过,或者是嫌弃我们家了。”

    “怎么会。”李鸾儿温言安抚顾歆:“歆儿妹子长的这样好,家里又有万贯家财,又有谁敢嫌弃。”

    “唉!”顾歆长叹了口气,很有一种少年初识愁滋味的味道:“再有钱也不过是个商贾,他家却是宰辅之家,姐姐应该知道些,与我订亲的便是君相公家。”

    “他家?”李鸾儿一惊,脱口而出:“那还真不好说了。”

    顾歆更是吓了一跳:“姐姐如何这样说?”

    “没什么,没什么。”李鸾儿笑着混了过去:“我只是听你说这么些年没来往,怕两家的情分淡了,再者,到底是相公家,怕是……算了,不说这些了。”

    顾歆见李鸾儿欲言又止,就知道这其中必有事故,不过李鸾儿不说,她也不好相询,只能把满腔疑惑压在心间,低头默默玩着手上的花,过了一会儿才问:“姐姐家怎么搬到京城来的。”

    李鸾儿笑了笑,拉顾歆起身,移步到一侧的柳树下,折了几枝柳条一边编着花篮子一边道:“为着我家妹子,官家登基,纳了我家妹子入宫为嫔,我们不放心,只好跟了来,在京里置了些产业,打算长住了。”

    “那倒要恭喜姐姐了。”顾歆听的笑了起来:“令妹怕是姿容出众的,不然官家如何会瞧得上眼,如今官家后宫空虚,便是皇后都不曾入宫,令妹一进宫怕就是头一份的。”

    “这个我倒真没想过。”李鸾儿摇了摇头:“我原也没打算叫她进宫的,我只想着给她寻个衣食无忧的人家,能平平安安的过活就是了,哪知道弄出这么一出来,我那妹子性情不是很好,我怕她进宫会闯出祸事来,这不,她前脚才走,后脚我们一家子就急匆匆赶了来,我就想着,她要万一闯了祸,还有兄姐陪着,便是官家要怪罪,也有人和她一起担着不是。”

    顾歆听的一脸的欣羡:“姐姐一家感情倒是真好,令妹当真有福,有你这样疼人的姐姐。”RS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