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七章 意外

凤栖桐Ctrl+D 收藏本站

    李连树和秦氏没有多呆就带着李梅回去了,临走之前,一家三口还特地去县学瞧了李富,李连树是个沉闷话少的男人,只会嘱咐李富多用功读书,有时间去李鸾儿家帮帮忙,倒是秦氏拉着李富的手问寒问暖,叫他不用给家里俭省,多吃些饭,读书累了就玩会儿,或者出去溜溜什么的,还说要买些布料给李富做几件衣裳。

    李富是个懂事的孩子,不管是李连树的话还是秦氏的话,他都笑着认真的听,没有一丝一毫不耐烦。

    待到了秦氏说要给他做衣服的时候,李富才道:“娘放心,我在县学住着吃的很不错,再说,还有鸾姐姐记挂着我呢,时常叫马小丫送些好吃的过来,有时候饭店剩下好东西也叫人捎给我吃,头打春天之前,凤姐姐还给我做了两身春装,凤姐姐的针线现在越发好了,同窗都说我的衣裳做的好呢。”

    这话说的秦氏一脸的感激:“那俩丫头啊,自己家的日子就够嗑绊的了还记着你,富哥儿啊,咱不是那没良心的,以后你要是真考中了功名,一定要记得你两个姐姐的好,还有你春哥哥,虽然糊涂了些,可心是好的,你以后多记着他些。”

    李富连连点头:“娘,谁好谁孬我心里明白着呢。”

    等到李连树和秦氏离开,李鸾儿又抽空看了李富一次,就开始抓紧时间做进京的准备了。

    她原打算等夏初的时候进京,可如今因为李凤儿的事情,不得不改变主意,提前进京。

    严府

    严承悦坐在轮椅上,看着来来往往忙碌的下人,脸上一片平静,可是,从他紧握的拳头来看,他的心情并不平缓。

    周管事擦着汗进来,朝严承悦行了礼,就肃立一旁:“少爷,库房里的东西都运上车了,给老太爷,老爷夫人还有各位少爷小姐买的东西也都清点完毕,这次要带进京里的人选也都选出来了。”

    严承悦点点头:“周叔有劳了,这次进京物件带的极杂,还需周叔多费心。”

    “这些都是小的该做的,何谈有劳。”周管事笑了笑:“不过,咱们这次进京来的突然,要不要与李大娘子说一声。”

    “周叔叫人送个信就是了,明儿咱们就走了,李家这几天也忙着呢,很不方便再去她家叨扰。”严承悦想了一会儿嘱咐一声,敲了敲轮椅的扶手:“我想着,过不了几天,李家也会举家进京的,到时候,咱们再去拜访不迟。”

    “啊?”周管事一惊:“进京?这么早?少爷如何得知。”

    严承悦失笑:“李大娘子那个人我虽未打过什么交道,不过,却也知道她的脾性,她把李春和李小娘子看的很重,如今,李小娘子进宫,她肯定是不放心的,必然要跟去京城守着,你且瞧着,去了京城,这李大娘子怕要一改往日的行事作风,到那时候,京城可有热闹可瞧了。”

    说到这里,严承悦脸上笑容更深,绝不是那种浮于表面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他本就长的清俊,这一笑,恰如春花初绽,美不胜收。

    周管事在一旁瞧的也不忍赞叹,只说以前常听人说那一句“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可不就和少爷现在一个样子,还有那个什么“君子如玉,如琢如磨”啥的,他家少爷刚好配这些个话。

    严承悦则想着那日听到的有关李鸾儿的传言,只说那孟大去李家的饭庄寻事,结果被李鸾儿一拳打死野猪,生吃野猪肉给吓住了,连夜带着兄弟出逃,弄的崔家好生没脸。

    想想这事,严承悦就是一阵好笑。

    他实在想不出那样一个清丽秀美的女子大块嚼着生肉是什么样子?

    或许,她便是生吃猪肉,脸上也不会有一丝的难受,相反还是满脸的享受,白净的脸上满是笑意,鲜红的血映着她粉色的唇绊,为她添上几分糜荼艳色。

    想到那副情景,严承悦笑意更深,实在是不知是那时的李大娘子更艳丽夺人,还是院中开的正盛的海棠更加夺目。

    “是!”周管事也笑了:“李大娘子那么一个人进京,说不得得把京里的闺秀们都比下去。”

    说到这里,他笑意更欢:“不只如此,怕是把京里的男儿都得比下去呢。”

    尤其是……

    周管事不由想到京中最喜欺男霸女的那几个世子,若是碰到李大娘子,不定被李大娘子给玩成什么样子呢。

    想到那些画面,周管事也是笑的止不下来:“倒真想叫她快点进京啊。”

    严承悦一看周管事的脸色就知道他想到什么,不由笑道:“行了,想瞧热闹就赶紧收拾去。”

    周管事应了声是,很快告退出去,严承悦才想转动轮椅去摘几朵海棠花,就见严一和严二从老槐树后走出。

    “说吧。”严承悦知严一严二一定是碰到了什么事。

    严一严二一起躬身:“少爷,小的探听到崔家在北边的三仙山山隘处埋伏了人手,准备击杀李小娘子。”

    “都是什么人?”严承悦丝毫不吃惊。

    “是崔家买通的山贼流寇,好像还有,还有……”严一有些嗑巴。

    严承悦看向严二,严二赶紧道:“还有北边的鞑子,小的探知,那一队鞑子人马是跟随进京恭贺新皇登基的队伍悄悄来咱们大雍的。”

    严承悦低头,稍一思量就知道崔家欲要做什么了。

    崔谦将李春抓进牢里,崔家已经和李家结下仇怨,这种仇本不易化解,崔家便也不想费劲去化解,又不愿意李凤儿进宫在官家面前吹枕头风,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先做了李凤儿,没有李凤儿,李家还不是任崔家拿捏。

    可李凤儿到底是官家要的人,崔家不能正大光明的击杀,只能借流寇和山贼的名义去解决,如此,就算李凤儿真死了,官家只会痛心,会下令剿匪,对于崔家,可是一点损失都没有的。

    这崔家,倒是好算计。

    严承悦笑了笑:“这事我知道了,严一,你带些人手去埋伏好,不管如何,先救下李小娘子为是。”

    严一躬身领命,严承悦又瞧瞧严二,你适当的时候与李大娘子送个信,好叫她得知。

    严二应了是。

    严承悦等他们两人出去,转身折下一枝海棠,笑着叫丫头拿来一个美人耸肩瓶,往里边添了些水,把海棠插进瓶中,又叫小丫头送到他屋里。

    三仙山以其姿得名。

    它本是凤凰山支脉,又是卡在凤凰县和进京官道上的唯一屏障,凤凰县凡是进京的人,都要从此关隘路过。

    三仙山其姿如三名欲要飞升的仙人,便以三仙得名,其山势高耸陡峭,很有几分险峻之势,不过,这山脉景色优美,古树成林,山间飞瀑直流,野花丛生,很有几分野趣。

    清晨,山间雾蔼刚尽,就有一队车马从官道上行近。

    李凤儿坐在车间,虽然说有银环和碧桃陪着,可总有几分无聊,掀开帘子一瞧,不待放眼去望,就先闻到一股子淡淡的说不出来的香气。

    她脸上带了几分喜色:“没想到三仙山上的槐花开的这么好。”

    碧桃也朝外望去,就见漫山的白色,远远瞧着,真如银妆素裹一般,她俏皮笑道:“真是呢,这香气是槐花香吧。”

    “嗯。”李凤儿点头:“可不是怎的,我是闻不差的,娘亲在世的时候,一到槐花开的时候,就叫我和哥哥采许多槐花洗净,给我们做槐花饭,去年时候,家里还过的紧巴巴的,我和哥哥也时常吃呢,现在想想,倒是有些馋了。”

    银环转头看过去:“姑娘要是爱吃,一会儿停车休息的时候,奴就去采些来与姑娘蒸制。”

    “这倒不必了,也不过是个念想。”李凤儿笑着摆手:“要真叫我吃,说不得我也不觉得有多好吃。”

    这三个人在马车内说说笑笑,倒也不觉得路上艰难了。

    又走了一时,李凤儿突然低头:“也不知道姐姐现在在家里做什么,他们几时才能进京?我如果……能进位为妃的话,就能召姐姐进宫了,只是,这要熬到什么时候。”

    她一时起了愁思,脸上也带了几分哀怨。

    美人垂泪本就有惊人的美丽,李凤儿虽未垂泪,可脸上的哀愁却也十分明显,倒叫她那张十分艳丽的脸多了些凄婉,就算银环和碧桃两人身为女子,也不由看呆了去。

    就在这时,突然,马车猛的停下,外边一阵喧闹。

    银环脸色一肃,朝碧桃使个眼色:“你守着姑娘,我出去瞧瞧、”

    说完,她打帘子出去,李凤儿心知外边应是有了什么意外,本来还有几分愁思,现在一丝儿都没了,反倒有些兴致勃勃起来。

    万万不要把李凤儿当做未经世事的小女子。

    她虽然出身乡野,可是却也历经磨难,岂是闺阁女儿能比的,再加上,她的身体经过药物的改造,又练了李鸾儿教她的体修之法,自然不是常人可比。

    李凤儿又经李鸾儿这个在末世呆了二十多年的悍妇子教导一年有余,心性上足够坚强,手腕也足够粗暴,若果惹了她,谁也别想好受。

    她在车厢里听到外边人声喧闹,另外还有兵器击打的声音,心里明白,这怕是碰到劫道的了。

    一时,李凤儿笑了起来,她并不是没见过血的,以前也曾跟李鸾儿上山打过猎,虽然说,没见过人血,可是,老虎、豹、狼之类的大型猎物也都杀过,前些日子,又因为孟大的事情,她私下无人的时候,也悄悄吃过生肉,自然,碰到这种事情,心里不但不害怕,反而有几分兴致勃勃。RS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