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六章 碳炉

凤栖桐Ctrl+D 收藏本站

    听说李鸾儿有办法让他们在冬天不受冻,不说李凤儿,就是金夫人都一脸惊喜的询问:“鸾丫头说说,到底是什么法子?”

    说着话,她细思量一番:“难道说要盘火炕?”

    “这倒也是个法子。”李凤儿笑道:“盘火炕也好,到得冬天,我就窝在炕上不下来,反正我是受不得碳盆子的,那烟熏火燎的,让人太难受了。”

    李鸾儿摇头:“不是火炕,也不是碳盆子,我先不说,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吃完饭,李鸾儿钻进自己房间,拿出裁好的纸和做好的碳笔来,开始慢慢画图。

    她要画的图纸便是在现代时候农村冬天所用的碳炉。

    李鸾儿还清楚的记得,末世刚来临的时候,城市里没电没暖气真的冻死个人,可是在农村大部分的人家都会提前存够一冬的煤碳,家里日子富足的自然会烧暖气,可日子过的结巴人口又少的,便烧碳炉,当时,她逃到基地后,也曾学着烧了好一段时间的碳炉,就是为了能够取暖,为了弄些煤碳,李鸾儿还差点死在变异兽的爪下呢。

    也因此,她对于碳炉的印象深刻,那些结构什么的也记得清清楚楚。

    没过多长时间,李鸾儿就画出一个肚大口也大又有底座的碳炉来,紧接着,又画了一节烟囟。

    画完外形图,又画了里边的结构图。

    说起来,这碳炉其实真的很简单,使是铁制的炉子,里边加了炉芯,底下再有一个清理煤渣碳灰的风门,再加上通往屋外的烟囟就成了。

    李鸾儿印象中,这碳炉省煤碳,而且烧起来很暖和,冬天烧起碳炉来不只用来取暖,还可以用来烧热水,煮米饭,或者上面用铁制的盖子盖好,可以放上许多花生红薯翻烤,一边吃红薯,一边围着碳炉聊天,当真是一件美事。

    很快,李鸾儿把内部结构图也画好了,再详细的看了看,确实不错,和她记忆中的几乎一模一样,吹了吹纸张,李鸾儿笑笑,开始满脑子的计算如何让严家答应和她一块做这碳炉的买卖。

    第二天一大早,当李鸾儿看到黑眼圈的李凤儿时,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

    怕李凤儿太惦记,她只好把图纸拿出来讲给金夫人和李凤儿听,详细的给她们解说了这碳炉的好处,直听的金夫人连连称赞:“鸾丫头是极聪慧的,这样的法子也能想得出来,便这一个炉子,花儿不多,可却忒实用了。”

    “而且黑石又便宜,比烧柴禾还好呢。”李凤儿也笑着赞叹。

    李鸾儿把图纸卷卷:“我先去严家了,若是严家同意合伙做碳炉的生意,说不得咱们冬天又能赚上一笔了。”

    金夫人笑道:“我去城外了,今天第二进院起地基,我得去瞧瞧。”

    “我和您一起去。”李凤儿赶紧追上金夫人,一边走一边喊:“小丫,我出去了,你甭跟着了,在家陪我哥好好玩。”

    “知道了,小娘子。”马小丫应了一声,回去找了一些个玩具捧着去寻李春玩去了。

    李鸾儿到严家,先寻了周管事,把她的想法说了一遍,又叫周管事看图纸。

    周管事拿了图纸看了好半天才叹服道:“若大娘子生为男儿,当为国之栋梁。”

    之后,他又笑道:“这事我可做不得主,不如大娘子与我去寻少爷,看看少爷是怎么个意思。”

    他即如此说,李鸾儿也不推辞,起身抚抚衣裙,便跟着他去了严承悦所住的院子。

    李鸾儿过去的时候,严承悦已经用过早饭,正坐在院中轮椅上,身上披着半薄不厚的披风,笑着指点严承憬武艺。

    见她进来,严承憬早收了势,大笑着上前:“大娘子,你看我武艺长进没有?”

    说话间,一拳朝李鸾儿面门击去,李鸾儿侧头躲过,伸手卡住严承憬的拳头:“长进倒是长进了,不过,还不是我一合之敌。”

    严承憬立马由原来的兴高彩烈变的蔫头巴脑的:“我还以为能和大娘子斗上一合呢,哪知道……算了,算了,我以后再不与你这妖孽一般的人比了。”

    李鸾儿笑他:“可别如此没信心,你若想提高功夫,我便教你个法子。”

    “什么法子?”严承憬立刻双眼发亮,如同小狗一般围着李鸾儿打转:“快说与我听,快……”

    严承悦也听着有趣,转动轮椅上前:“大娘子要是有好法子便说与承憬听听,若真的可行,我们严家必有厚报。”

    “什么报不报的。”李鸾儿摆了摆手:“我与承憬投缘才说给他听的,要是旁人,给再我钱我也不教。”

    “对极,对极,咱们投缘你才教我,旁人咱们不教。”严承憬猛的点头,一脸欣悦,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更形黑的发亮。

    严承悦抚额,着实无法,似乎自家的弟弟一碰到李鸾儿,整个人都变傻了似的。

    李鸾儿径自寻了石凳坐下,咳了一声,满脸的肃然,严承憬也不再嘻皮笑脸,也跟着郑重起来。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我看你的功夫,花架子多了些,平时练练还成,若是上阵杀敌,便有些累赘了,你要学杀敌的功夫,必须得把那繁琐的花样去掉,如此,才能更形进步。”

    她这一席话,不只严承憬听呆了,便是严承悦也听的若有所思。

    过了好一会儿,严承悦对李鸾儿一抱拳:“大娘子这一番话当真叫承悦受益非浅,多谢了。”

    “多谢,多谢。”严承憬也站起来跟李鸾儿道谢。

    李鸾儿笑笑,端起侍卫送上来的茶水喝了一口:“你先不要练那些花架子,每日先打拳挥刀,从各个方向练习,看看怎么挥拳最快,怎样出拳力道最大,练刀也是一样,时间长了,自然摸得到门路。”

    “嗯。”严承憬没有再嘻皮笑脸,而是郑重的点头:“我去试试。”

    他匆匆跑个没影,他这一走,院子里就只剩下严承悦和李鸾儿并几个伺侯的人了。

    严承悦颇有些尴尬:“大娘子莫怪,承憬便是这性子。”

    “我哪里会怪。”李鸾儿笑笑:“我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说着话,李鸾儿把图纸递上:“我昨日不是与你说如何利用黑石么,这是我画的图纸,你瞧瞧。”

    严承悦接过来仔细看了,并没有要李鸾儿讲解就已经看的明明白白。

    李鸾儿都为他这份聪慧鼓掌,心道怪不得严承憬说当年他兄长也是京城的风云人物,旁的不说,就这份灵透,若是没有断腿,恐现在也已经名满天下了吧,可惜了,这般俊俏又多才的人竟落得只能窝在这小小凤凰县顾影自怜的下场。

    “大娘子这设计当真不错。”严承悦笑着把图纸递还给李鸾儿:“这炉子设计简单又实用,打制起来又不费什么力气,平常人家都能用得上,若是成了,待到了冬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家不再受挨冻之苦了呢。”

    李鸾儿一听他把这碳炉的好处也讲了出来,顿时笑的眉眼俱弯:“我寻你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做这笔生意。”

    严承悦沉思一会儿,摇了摇头:“这物件太简单了些,到得冬天难免被人仿冒,怕要以此为生意是不成的。”

    连这个都能想明白,李鸾儿现在的心情不只佩服那么简单了。

    “这个我也想到了。”她笑了笑,再度解释:“不过,我们要的并不是独霸这门生意,要的是抢先别人一步,你们家有铁匠铺子,我们可以趁现在开始打制碳炉储存起来,到冬天抢先卖出去,只这一冬,也能赚上好些银子呢。”

    严承悦再度笑着摇头:“大娘子这话不假,只这物件卖的不贵,恐也赚不了多少钱,我们严家还不把这些银子放在眼里呢。”

    敢"qing ren"家是嫌即麻烦又赚的少啊。

    李鸾儿也无法了,叫她自己做这买卖,她没有人手更没人脉,最重要的是没那个实力,严承悦不同意,她也只能放弃了。

    不过,李鸾儿到底有些不甘心:“嫌钱少啊,可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呢。”

    她这话说的时候声音极低,可严承悦还是听到了。

    见李鸾儿苦着一张脸,不甘不愿的说出这么一番话,严承悦着实忍不住笑出声来,声音低沉又悦耳,有一种直搔人心头痒处的感觉,直笑的李鸾儿不禁面皮红了。

    “大娘子说的也是,蚊子腿再小也是肉。”严承悦笑的撑不住,拿手拄了头,戏谑的看着李鸾儿:“如此,我便与大娘子做了这笔生意吧,不然,放跑了蚊子腿,倒也可惜。”

    别管人家是不是笑话她,反正这事成了,李鸾儿也不恼,笑嘻嘻的点头:“那真是太好了,我们说说分成如何?我出图纸,参的是技术股,只要给我一成利润便成,剩下的都归你了。”

    严承悦摇头。

    李鸾儿又苦了脸:“一成都不行吗,可我画这图也很费劲的。”

    严承悦伸出两根手指:“大娘子画图确实费劲,所以我才说一成不行,我与你两成份子。”

    这是什么?

    天上掉馅饼吗?

    李鸾儿现在看严承悦,是怎么看怎么对眼,只觉得这人简直美若天仙,便是他坐在轮椅上苍白又带些病容的脸都只觉好看,有一种病态美,他身带残疾也只觉得是残缺美。

    李鸾儿心道,这样完美的人上天怕是不容许他存在的,所以才想法子断了他的腿吧。RS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