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六章 宗门禁地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丁莉傻傻地坐回凳子上,说:“小姐,宗门禁地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利用宗门禁地好吗?会不会引火烧身啊?”

    丁如瞪了一眼丁莉,说:“就是因为禁地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要是那个贱人还进去了的话,到时候谁都保不住她!简风行那个恶魔不是说不能动她吗?我就要他亲自动手杀了她!看他到时候怎么和简约之交代!我的这一身伤,我所受到的屈辱,简风行他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小姐,要不我们离开宗门回家住去吧!”丁莉想着每次被折磨地不成人样的小姐,心里就替她难受……

    明明是家族的至宝,却遇到了简风行这个禽兽师傅,不顾师徒伦理将她变成他的女人,而且还性格变态,喜欢虐待,喜欢从别人的痛苦中获得满足!

    “不行!”丁如听到丁莉的话,坚决否定,“我要当宗门的宗主夫人,我要当约之的妻子。除了我,谁也不能成为他的妻子!谁要是敢靠近他,我就杀了她!约之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除了我,谁还能配得上他?!我不能就这么走了!”

    丁如越说越激动,到了后面变得有些疯狂,身体也开始颤抖着。丁莉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上去安抚着她说:“好的,我们不回去!小姐,我们不回去了!”

    丁如一把抓住丁莉的手,说:“你说,是不是只有我才能配得上约之,是不是?”

    丁莉被丁如抓得生疼,但是却没有将手挣脱出来,她知道小姐又陷入魔障了,现在根本没有理智可言,只有顺着她,才能让她安静下来。

    “是的,小姐这么漂亮,天赋又好,除了你,没有谁能配得上少宗主了!”丁莉回答说,看着丁如将手收回去,哈哈大笑起来。她拿出一粒丹药,喂给丁如吃下,说:“小姐,你要好好休息,这样才能更加漂亮,少宗主才会更加喜欢你!来,吃了这粒丹药,明天早上起来就好了!”

    丁如顺着丁莉的话将丹药吃了,然后慢慢陷入了沉睡。丁莉等她睡着了后,将房间收拾了,看着地上破碎还带着斑斑血迹的衣服,她打了一道灵力将它们烧成了灰烬。

    “简风行,简约之,炼器师宗门……”丁莉看着火焰,喃喃说着。要是丁如此时醒着的话,一定会发现她的双眼有着别样的仇恨。

    第二天一早,炼器师宗门西南方向的院子,独孤千叶看着出现在自己院子里的一群……女人,悠闲地喝着茶。不说话,也不招呼她们。

    过了一会儿,那些师姐们终于有人沉不住了,看着独孤千叶说:“好没教养的东西,看到师姐们来,也不知道招呼一下,果然是低界面来的,没素质!”

    独孤千叶看着说话的人,是一个穿着粉色纱裙长着娃娃脸的女子。原本可爱的形象被她嫉妒的双眼给破坏了。

    她将手里的茶杯放下,说:“昨天少宗主将我安排在这里,没有说今天会有人来看我,更没有说会有人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来我的院子,用打砸我院子的方法将我起床。他给我说宗门里的师姐们都是和蔼可亲的,想着我才进来,一定会照顾我的。我也相信少宗主说的话,一时没有将你们和他说的和蔼可亲的师姐联系起来,真是对不住了啊!”

    那些人听着她讽刺的话,脸皮薄一点的人有些不好意思,更多的却是欣喜地看着独孤千叶,问:“真的吗,少宗主真的是那么说的吗?”

    独孤千叶点点头,看着瞬间变成花痴的一群人,肯定地说:“他就是这么对我说的!他还说,宗门里的师姐们一个个都貌美如花,人美心更美,炼器实力也强,要我好好向你们学习呢!”说完她又看了看被破坏殆尽的院子,皱着眉,说:“可是,我今天早上醒来就听到院子里噼里啪啦的声音,收拾好出来就看到我的院子被弄成了这个样子,不知道是谁做的。唉,难道少宗主还会骗我吗?”

    那些师姐们看到独孤千叶一脸疑惑的样子,笑着说:“一定是谁不小心给绊到了,才会弄成那样子的。少宗主的话你当然要相信了!”

    独孤千叶点点头,说:“我也觉得。师姐们看着都温婉可人,谁会做这样缺德的事情,对吧?”

    “对的。小师妹眼睛真好使!”

    “我们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呢!”

    独孤千叶看着她们的样子心里忍不住翻白眼,想着金灵珠的事情,实在没心思应付这些脑残体,突然大叫一声:“哎呀!”

    “怎么了,小师妹?”

    独孤千叶一脸为难地看着她们,说:“少宗主昨天离开的时候说今天早上会来找我,现在应该快来了。要是他来了,看到我的院子成了这个样子,又看到你们在的话,恐怕……”

    那些人一听简约之一会儿要来,都激动起来,听完独孤千叶的话后,她们的热情都被浇灭了。虽然她们很想见到简约之,但是想着要是被简约之知道她们将独孤千叶的院子毁了,以他对独孤千叶好,那后果不是她们能够承受的。想到这个,她们一阵激灵,纷纷说自己还有事情,相继离开了。

    独孤千叶看着她们离去,端起茶呷了一口,不过分分钟,自己的院子又安静下来。这群白痴,走的时候都没有发现独孤千叶从头到尾都没有让她们坐过!

    “焰一。”独孤千叶对着空中喊了一下,焰一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女主子,有何吩咐?”焰一朝独孤千叶行礼道。

    为了方便,焰字军一部分散出去打探消息,一部分就留在了独孤千叶身边。紫霄的人隐身功夫都是一流的,她便没有将他们收到炼妖壶里去。

    “焰一,你去帮我查一下,今天这些人都是谁唆使过来的,然后派两个人密切注意她的行动。”独孤千叶说。

    “是。”焰一说完又隐身了。

    独孤千叶慢慢喝完杯子里的茶,然后才开始去收拾院子。还没收拾完,焰一就将事情查清楚了。

    “丁如的丫鬟丁莉?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只是因为丁如?还是因为其他的?”独孤千叶握着笤帚站在院子里,敏锐地感觉到丁莉针对自己的原因不简单。她思索了一会,说:“你派人去查一下丁莉这个人,另外再注意一下丁如那边的动静。”

    空中传来一阵波动,然后归于平静,独孤千叶拿着笤帚继续清扫着院子,将那些东西清扫到一起后,打了一道火属性灵力,将那些东西全部烧掉了。

    等简约之来到独孤千叶的院子的时候看到院子里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边角上还没有完全燃尽的桌脚。独孤千叶在屋子里收拾着。

    “千叶,这是怎么回事?”简约之来到里面,指着空荡荡的院子问。

    独孤千叶看着简约之,说:“没什么。这样看着也舒服。”

    简约之一看这个样子便知道他离开后肯定有人来找独孤千叶的麻烦了。看独孤千叶不想说,他也不问,来到椅子上坐下,说:“我帮你查到沙鸿飞的是那个堂的了。”

    炼器师宗门一共有一个宗主,十个长老,一个长老负责一个堂。

    独孤千叶停下手中的活,来到到简约之旁边坐下,说:“那个堂的?”

    “十。”简约之一脸歉意的说出来。

    第十堂,因为之前那个小师妹的原因,十长老对简约之意见很大。他想去探听什么消息的话比去其他堂要困难的多。

    独孤千叶也明白,她想了想问:“你可不可以将我分到第十堂去?既然你不方便,那我亲自去。也免得你和十长老接触,闹出不愉快的事情。”

    “把你分去第十堂没问题。可是宗门里的人都知道你是和我一起来的,那个老家伙肯定也知道。你去了第十堂,我怕他给你穿小鞋。”简约之担忧地说。

    独孤千叶笑了笑,说:“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情的。”

    简约之最后同意了,去找简风行,将独孤千叶分到了第十堂。于是独孤千叶在这个院子住了一晚便搬去了第十堂的生活区。

    独孤千叶去报到的时候简约之没有和她一起去,简风行派来自己的侍卫带她过去。一路向宗门后方走去,走到相对来说要偏僻得多的地方,那人带着她拐到了一座山底石洞前。

    独孤千叶四周看了看,发现着是一处悬崖下面,这里的生活区居然就是以山洞为住,不管男女,都是住的石洞!

    守在洞口的侍卫进去禀报了一下,出来将独孤千叶两人迎了进去。

    独孤千叶进了山洞,看到里面石床上坐着一个妖艳的女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双眼如蛇,盯得让人发毛。

    “见过十长老!”侍卫朝十长老行了个礼,说:“这是独孤千叶,被分配到第十堂,我封宗主之命将她带过来。宗主还等着属下回去复命,属下告辞了。”

    那个侍卫说完便转身离去了,看得出他的地位比较高,至少不比长老们差到哪里去。从头到尾十长老都没有说一句话。

    十姬看简风行派这个人来便明白他的意思,他在告诉她不能杀了独孤千叶,其他的随便她!

    “你就是独孤千叶?简约之在外面认的妹妹?”十姬开口问。她不仅外表妖艳,连声音也很动听,这样一个人很难想她是个炼器师!

    独孤千叶向十姬行礼,道:“回十长老,正是千叶。”

    十姬动了动,斜躺在石床上,说:“你为什么要来我第十堂?”

    “因为少宗主说我是靠关系进来的,来第十堂,离宗门中心远一点,想让我低调一点。而且十长老带领的第十堂炼器技术是最高的,想让我在这里能学到更多的知识和技艺。”独孤千叶说。

    十姬笑了笑,说:“你倒是会说话。你知道我和简约之之间的恩怨还敢到我第十堂来,勇气可嘉!你可知道我第十堂除了炼器,还有什么任务吗?”

    独孤千叶点点头,回答说:“少宗主说,宗门有一个禁地,由第十堂守护。”

    “看来你来这里倒是做足了了解的。既然你知道,那你就去守护禁地大门吧。”十姬说完朝外面喊了一声,守卫进来,她让他带独孤千叶下去了。

    “简约之,你说,我该怎么对付你的妹妹呢?”独孤千叶离开后,十姬自言自语道。

    守卫带着独孤千叶来到一个石洞前,将她交给了里面出来的人。

    “我是石姑姑,你的一切就由我负责了。这里往后走最好一个石室就是你的了。另外从明天起,你就代替巡逻队的人去巡视守卫禁地。等你有时间了再来学习炼器。另外你要注意了,不许任何人进入禁地,一旦有人进去了,除了他会没命,你也会没命!知道了吗?”

    “知道了。”独孤千叶回答道,看着石姑姑挥手,顺着她刚刚指的方向朝最后那间石室走去。

    虽然她知道因为简约之和第十堂的关系,她不会受到什么好的待遇,可是看到那个只能容下一张石床,墙上布满了蜘蛛网,还连石门都没有的石室,她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十姬对简约之的仇恨。还好她并不是真的想来这里学炼器的,不然让她去巡逻禁地大门,她就是到死也没有出头之日!

    她将石室收拾了一下,蜘蛛网和灰尘全部清扫干净,在石床上铺上厚厚的垫子,然后去寻了两块木板当门,好歹在天黑之前将屋子收拾出来了。

    将一切收拾好了以后,独孤千叶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石头思索。自己每天去禁地巡逻,要怎么才能知道沙鸿飞的消息呢?第十堂对她如此防备,她怎么才能得到有用的消息?而且现在是在虞行的眼皮底下,随时可能会被他发现,听说他有上古四大凶兽,每一只都很厉害。现在要不是紫霄帮她拉住了虞行的视线,他估计早就发现自己了。所以找到金灵珠和黑暗灵珠已经是迫在眉睫!

    想到紫霄,独孤千叶露出甜蜜的笑容,让隐匿在四周的焰字军都感觉到了她眼里的幸福。她摸了摸手上的紫玉手镯,淡淡喊了句“霄……”然后沉沉睡去了。

    九天玄界,刚刚送走了黑子的紫霄突然感觉手上的镯子一热,知道定是她想念自己了,连续劳累了好几天的他觉得疲惫一扫而空,妖孽般的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小叶儿……”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石姑姑就来敲独孤千叶的门,看到独孤千叶已经收拾整齐,说:“现在跟着我去巡逻队报到。”

    独孤千叶跟着石姑姑来继续往后山走去,翻过几座山顶,来到一座合住的院子前。在炼器师宗门不允许飞行,等他们到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石姑姑将独孤千叶交到了巡逻队队长的手里,说了一句:“这是少宗主在外面认的妹妹,叫独孤千叶,分到我们第十堂,十长老说先让她到你这里呆呆,历练历练。”

    巡逻队长领悟了石姑姑的意思,将她送走后对独孤千叶说:“正好小林子要去接班,你和他一起去吧,以后你就和他一个班了。”

    这时候屋子里走出一个身材魁梧长相憨厚的男子,巡逻队长将他叫过去,说:“小林子,这是独孤千叶,以后她就和你一起了。她是新人,你要好好带着她。知道吗?”

    小林子笑着说:“知道了老大!嘿嘿,我有搭档了啊!千叶是吧,我现在正巧要去,你和我一起吧。”

    独孤千叶点点头,和小林子一起走了。以前小林子都是一个人巡逻,而且一次就是好几天,没有人陪他说话,现在有了独孤千叶,他就像话痨一样,一直不停地说着。虽然都点烦躁,却也让她得到了不少消息。

    走了近一个小时,两人来到了禁地大门。这里很空旷,四周都是平地,中间一个突起的山峰,要是有人靠近这里,很容易就被发现了。

    炼器师宗门的禁地和其他地方的禁地不一样,别人都是尽量低调不显眼,这里不仅不低调,反而还弄了一个高大的石碑,上面写着大大的禁地两字。然后往向两边延伸出去一道高耸入云的围墙,将禁地围了起来。

    “呐,这个就是我们要巡逻的了,其实每天事情也不多,就是沿着这个围墙来回巡逻。知道擅闯禁地是死,所以一般这里都没有人来的。而且因为周围地势空旷,没有隐藏的地方,有人来的话也没有地方藏身,所以我们偶尔也能偷偷懒什么的。”小林子对独孤千叶讲解着。

    随后小林子拿出一个哨子吹了一下,不一会儿两个人走了过来,和小林子熟悉地打了招呼,看到独孤千叶,调戏说:“小林子,你真是艳福不浅啊,以后巡逻就有美女和你一起了。你过你可要注意注意,不要巡逻到床上去了啊!哈哈哈!”

    独孤千叶脸色一冷,看着他们就要发火,小林子一下子站到她前面将她挡住,对着两人说:“她可是少宗主认的妹妹,你们这样说当心被少宗主知道,到时候你们后悔都来不及!好了,我们来接替你们了,你们快回去休息吧。”

    那两人听小林子这么一说,悻悻地耸耸肩,离开了禁地。

    小林子转过身对独孤千叶说:“他们就是这个样子的,你别介意。”

    独孤千叶摇摇头,说:“为什么他们是两个人巡逻,你只有一个人?”

    小林子憨憨地摸了摸头,说:“以前我也是两个人的,后来我的搭档走了,他们又没人愿意和我一组,于是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你以前的搭档呢?”独孤千叶问。

    “我最开始的搭档是沙鸿飞,后来听说他背叛了宗门,逃出去了,被找回来的时候只有一具尸体了。第二个搭档来了不久因为误入禁地,被处死了。第三个搭档和我一起巡逻了一年,后来死于非命。于是大家都觉得我是不详的人,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了。”小林子说,话语里是难掩的寂寞和无奈。

    独孤千叶听到沙鸿飞的名字眼神一闪,说:“沙鸿飞我倒是听少宗主提起过,说几百年前他是难得的天才。他也来巡逻过禁地吗?”

    小林子和独孤千叶沿着禁地围墙巡逻,小林子说起了自己刚刚来巡逻队的事情:“我那时候刚刚来宗门,因为不懂规矩,没有给分配的人好处,被分到了第十堂来,又因为天赋并不出众,被分到了巡逻队来。一呆就是几百年。

    还记得我来的时候就是和沙鸿飞一组,他天赋过人,是不是会遭到别人的嫉妒陷害,那次就是因为他守护的神器被偷了,惩罚他来这里巡逻十年。我来的时候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六年了,后面四年是我和他一起的。

    沙鸿飞人特别好,并没有因为自己天赋好,炼器等级高就看不起我这个新人。反而在我们巡逻的时候给我讲解了不少炼器的知识。虽然我们再一起的时间只有四年,但是他对我来说是却亦师亦友。后来他处罚时间到了,便回堂里去了。再后来便听说他背叛了师门,带着宗门的宝物逃走了。再后来,就是听说他被找回来了,不过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到现在还记得他离开巡逻队的时候给我说过的话,‘要不就安安分分的巡逻,不要有任何的好奇心,要不就赶紧离开巡逻队,甚至是离开宗门。这有这样,才能活的更久……’

    当时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后来看一些巡逻队的人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或者因为一些罪名给抓走了,我便知道,这巡逻队也不好呆。我也想过要离开,但是这宗门是进来容易出去难,于是我只有谨记他当初给我说的话,安安分分的巡逻这院墙外面,从来不去想里面是什么,这样一来,我倒是巡逻队里呆的最久的……”

    独孤千叶和小林子巡逻着,听着他讲自己的事情。她没想到刚到这里就听到了沙鸿飞的消息,虽然不知道这个消息不怎么有用,但是却让她敏锐地嗅觉到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为了不引起小林子的警觉,独孤千叶并没有特意去问过沙鸿飞的事情,只是偶尔引导一下,小林子就将一些秘密的事情给她说了。

    除了沙鸿飞的事情,独孤千叶还捕捉到他说的其他的信息。但是信息比较凌乱,她需要将这些信息好好整理一下。

    也许以前的小林子比较老实,所以他巡逻的时间是最长的,前后加起来有半个月的时间。还好禁地附近有一个巡逻队的休息房间,独孤千叶和小林子可以换着休息休息。

    “以前没有你的时候,我一个人就必须不眠不休的巡逻十几天。”小林子笑着说。

    独孤千叶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禁地,说:“你在这里休息吧,我先去巡逻。等你休息完了再来替我。”

    小林子点头同意了,独孤千叶便一个人去巡逻了。她一个人在路上巡逻着,高墙阻隔,她看不见里面的景象,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里面有她要的答案。但是现在却不是她可以进去的时候。

    过了不久,小林子便来替换独孤千叶。看到小林子速度这么快,独孤千叶问:“你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

    小林子憨憨一笑,说:“我已经习惯了,休息不休息都是一样的。你才来,肯定不习惯,而且女孩子本来就是应该被照顾的。”

    见小林子如此说,独孤千叶也不推迟,回了小木屋休息,然后两人再交换。等两人都不累的时候便一起巡逻,聊天打发时间。

    过了几天,有人来接替他们俩,他们便回去了。回去给巡逻队长报到的时候,她才知道巡逻队的人必须住在队里,随时待命。而整个楼里只有她一个女人!

    被分配到巡逻队里来的人都不是什么好的,大家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很少看到女人,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女的,队里像炸开了锅一般,不少献殷勤的,偷窥的,明理调戏的,让独孤千叶烦不胜烦。最后简约之过来将他们骂了一顿后才消停了一点,不过还是还是很多人不惧怕他,继续骚扰着独孤千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调戏独孤千叶的人身上都会出现不同的症状,要不是全身瘙痒不止,要不就是长疮流脓,恶心不已。他们怀疑是独孤千叶做的,但是没有具体的证据,他们也不能将独孤千叶怎么样,毕竟她是少宗主认的妹妹。

    时间一晃过了好几个月,独孤千叶将禁地周围的地方都熟悉了,巡逻队也没有人敢来骚扰她了,她和小林子当值的时候他们俩便一起巡逻,没有当值的时候便在住宿区修炼。夜晚的时候会悄悄出去,去第十堂其他地方查探,但是没有什么收获。

    这天独孤千叶在房间里研究炼器方法的时候,小林子冲了进来,急急地说:“千叶,赶紧跟我出去。”

    独孤千叶合起书,问:“怎么了?”

    小林子拉着她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解释说:“天尊大人来了,所有巡逻队的人必须前往禁地待命!”记住Q猪文学站永久地址:,方便下次阅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