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五章 变态宗主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将自己的心里的恐惧压下,丁如说出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为什么?”简风行一边在丁如身上留下痕迹,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啊!”丁如吃痛地叫出来,看到简风行不悦地皱眉,赶紧说:“师傅,人家只是想着少宗主年少,怕他被那个贱人骗人了!你想少宗主出去一趟这么短的时间就被那个贱人哄得团团转,说明那个她绝对不是简单的人,要是留在宗门里,她要是做出什么对不起宗门的事情,到时候后悔可就晚了。”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简风行挑逗她,丝毫没有觉得这是自己的徒弟。

    丁如巧笑一下,说:“当然了!”

    简风行在她身上重重打了一下,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约之不是你能想的,你还是乖乖做我的人吧!现在先陪师傅舒服一下。”说着简风行就去扒她的衣服。

    丁如看到简风行的猴急的样子,说不出的恶心,但是表面上却不能显露出来。自从几年前她被简风行强行残忍的占有之后,她就经常被他用各种方法虐待,她越是痛苦,他就越兴奋,虐待起来也越带劲。每次虐待她的身体之后又会给她极好的疗伤药,而且还会给她更多的权利。她贪婪着他给的权利,却又害怕他对自己的身体施虐,所以尽量避免单独和他一起。今天她实在是被独孤千叶气昏了头,才会没想后果的跑了进来。

    “可是师傅,那个小贱人……”丁如还想继续说,被简约之狠狠抽打了一下,后面的话都闷在了心里。

    “嘘——”简风行眼里的欲火已经快要燃烧掉他的理智,他将手轻轻放在她的唇边,说:“这些年约之和我距离越来越远,现在好不容易他求我一次,我怎么能不答应呢?而且她的天赋不是你们能够比拟的,将来定能辅助我儿。你以前的那些小动作我就不追究了,但是她,你们现在不能动,知道吗?”

    简风行的语气从魅惑到阴狠,吓得丁如再不敢说什么,乖乖点头应是。简风行这才高兴起来,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手在她光滑的脊背上摩挲,说:“那乖徒儿,我们开始吧!”

    说完他一下子将她朝另一边的床上扔了过去,不管她被摔的头晕目眩,来到床边,拿出一条黑色的皮鞭,朝着床上的人抽去。看着鞭子在她娇嫩的身体上留下粉红或深紫色的痕迹,他兴奋地将鞭子一扔,拿出一副自己炼制的链子将她双手挽到背后,双脚也向后一拉,她的四肢就被链子锁在了一起,身体不得不向前倾着。

    简风行一边锁着她,一边说:“乖徒儿,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听到简风行充满**的话,丁如瞳孔一缩,吓得往后挪着。每次只要他说这样的话,他便会变着法子来折磨自己,每一次都让她痛不欲生!

    简风行看到丁如的反应,用链子在她脚上重重敲打了一下,随着咔擦一声,丁如感觉到自己的骨头被敲断了,剧烈的疼痛让她想要叫出来,却被简风行抢先一步,用她甩在一边的底裤将她的嘴堵了起来,她只能发出阵阵闷哼声。

    “我让你躲,让你躲!”简风行继续用铁链绑着她的四肢,嘴里念叨着。看到她的的雪臀上之前被自己捏出来的的痕印还有刚刚被鞭子抽出来的血痕,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快速流动。他将她的双腿松开,将双手绑在床头,然后拿出两条锁链将她的双腿绑在了床底,整个人成了一个“人”字,拿出一罐蜂蜜在她身上涂抹了一遍,然后退到床下,将手上的蜜罐随手一扔,看着丁如因为自己的行为露出无限恐惧,拿出一个黑布盖住的小铁笼子,将黑布一揭,露出里面密密麻麻的黑蜂!

    丁如在看到黑蜂的时候几乎想要昏厥过去,想到自己被抹了蜜糖的两次,不停地流着眼泪,摇着头,说:“师傅,师傅不要!师傅,求求你,不要!”

    简风行邪魅一笑,说:“你现在说不要,一会儿就会喊着要了!乖徒儿,好好享受一下师傅为你准备的盛宴!你可不要挣扎哦,不然一会儿蛰到你可就不好了。”

    他说完将铁笼子打开,黑压压的黑蜂就循着蜜糖的味道朝源头飞去。这些黑蜂都是刚出生不久,没有灵智的,只能本能地循着味道进行原始的采集。

    丁如看着朝自己飞来的黑蜂,四肢不停地扭动,想要摆脱束缚,却徒劳无功,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飞到自己了身上。

    如简风行所说,在黑蜂扑上来之后,她便不敢乱动了,这些黑蜂虽然没有灵智,但是依然有很大的毒性,被蛰了的话,她真不知道怎么出去见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在自己身上蠕动着,双翅拍打细碎的拍打着自己,恐惧让她的身体更加敏感,不久她的双眼也开始染上了**。媚眼望着简风行,嘴里发出痛苦的声音:“师傅,师傅,我不行了!师傅,求求你……”

    “求我什么?”简风行强力忍耐着,问道。

    “师傅,求你,我想!”丁如被折磨的不行,终于还是说出了心里的**。

    简风行被丁如此时的样子刺激的不行,一道灵力略过,将所有的黑蜂扫到了床脚上,自己一震,将身上的衣服震碎,自己猛扑了过去。

    简风行的院子一般不要别人靠近,没有他的允许,靠近者杀无赦!所以丁如进了简风行屋子一整天的时间,其他人并不知道。

    天黑以后,丁如才颤颤巍巍地从简风行的院子里走了出来。虽然出来之前已经吃了药,但是她右脚断裂的骨头,身上还没有消去的疼痛,让她几乎站立不稳。

    迎着月光,她仰头将眼泪逼回去,双目发出蚀骨的仇恨。都是那个小贱人的错!要不是她,她就不会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就不会不计后果地跑去找简风行,就不会受到一整天的虐待!尤其是他离开她的身体的时候还在说不许动那个贱人!她心里好恨!

    丁如慢慢地走会自己的院子,她院子里的丫鬟丁莉在院子里焦急地来回走着。听到院子门开的声音,她扭头看着月光下挪动的人,叫了声“小姐!”快步跑了过来将她扶住,搀着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丁如原本也是一个大家族的小姐,因为有炼器天赋,入了炼器师宗门,拜了简风行为师。丁莉是她一起过来的丫鬟,从小和她一起长大,服侍她。她们名为主仆,感情却如同姐妹。

    丁莉扶着丁如在床上躺下,看着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触目惊心的伤痕,小心地说:“小姐,你是不是又被宗主他……”

    丁如没有回答,但是双眼流露出来的仇恨和痛苦告诉了丁莉答案。

    丁莉心疼地看着丁如,出去拿了一个水桶进来,将热水调好,扶着丁如去泡澡。泡了澡以后拿出药膏熟练地给丁如上药。丁如和简风行的事情她一直都知道,每次肯丁如带着浑身的伤回来,她就知道小姐又被……

    “小姐,你明明知道宗主对你……你怎么还跑去找他?!”丁莉一边擦药一边说。

    说到这个丁如就被气得炸肺,双手握成拳头,双眼露出仇恨的光芒,将自己今天的遭遇给丁莉说了一下,说:“那个贱人,我一定要将她碎尸万段!”

    “可是宗主不是不让你对付她吗?而且他也知道了以前那些人都是我们做的,我们再这样的话,恐怕会被宗主责罚的!小莉倒是无所谓,要是到时候连累到了小姐,那就麻烦了。”丁莉说。

    “她要是被别人杀了,那就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了!”丁如说,“借刀杀人,或者让简风行和简约之不得不亲手杀了她,那样才痛快!那对禽兽不如的父子,我一定要让他们后悔!”

    “那小姐我们怎么做?”丁莉问道,“怎么样才能让宗主和少宗主都护不住她,不得不亲手将她杀了?”

    丁如双眼直直地望着头顶的蚊帐,满脑子都是独孤千叶的脸,想着怎么能让她死无葬身之地!而且还必须是简风行那个禽兽亲自动手,简约之在一旁亲眼看着她死去!只有这样,她才能将今天受的罪咽下去,不然她就是死也不能瞑目!

    丁莉将药膏涂好以后,拉过蚕丝被轻轻盖在丁如身上,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看着沉思中的人。

    如何才能让简风行父子都不能护着她呢?丁如想了许多办法都被自己推翻了,她闭上眼睛,脑子里将宗门所有地方一一略过。突然她双眼一睁,说:“小莉,我知道怎么做了!”

    “小姐你想到办法了?”丁莉身子倾过来,能更加清楚地听到丁如的话。

    丁如转过头看着小莉,一字一句地说:“宗、门、禁、地!”

    “宗门禁地!!!”丁莉看着丁如,惊讶地瞪大了双眼!记住Q猪文学站永久地址:,方便下次阅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