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三章 器主分离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啊?”独孤千叶看着夏侯淳,摆手摇头说:“宗主你弄错了吧?我不是什么小主!”

    夏侯淳摇摇头,说:“我不会弄错的……舒睍莼璩你有神农鼎吧?”

    独孤千叶心一跳,笑着说:“神农鼎?那是什么?我炼丹一直用丹炉不用鼎的!”

    夏侯淳见独孤千叶装傻,说:“小主可知道炼丹师宗门为何而来吗?”

    独孤千叶摇摇头,上去将夏侯淳扶了起来。让他给自己跪着,感觉折自己的寿啊!

    夏侯淳站起来,后面的夏侯青帝和夏明跟着站了起来。

    “小主可有注意到我们的炼丹手法很相似?”夏侯淳继续问。

    独孤千叶点点,在羽灵大陆炼丹师比赛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夏侯青帝和自己的炼丹手法很像,而且他用的丹炉和神农鼎很a像!当时她心中就有疑惑,只是一直没有开口问出来而已。

    夏侯淳将炼丹师宗门和神农鼎的渊源说了一遍,现在他已经肯定独孤千叶是神农鼎的主人了,这些事情也可以直接告诉她。

    独孤千叶听着夏侯淳讲述神农鼎和炼丹师宗门渊源,也说了炼丹师宗门的使命,独孤千叶听完后沉默了一会儿。“夏侯宗主,神农鼎已经遗失了这么多年,那些使命对于炼丹师宗门而言应该没有约束力。你们应该追寻你们自己的梦想,而不是等待神农鼎的主人出现,以她为主,供她差遣。”

    夏侯淳则摇了摇头,说:“炼丹师宗门的第一代宗主就是神农鼎的主人,我们现在的一切炼丹的手法和丹方都源自神农鼎。世代相传的使命我们不能说扔就扔了。那样不是忘本吗?!”

    “可是你们等来的并不是你们的福星,不是可以带着你们将炼丹师宗门发扬光大的人。她也许会给你们带来灾难!”独孤千叶说。

    “不管怎么说,小主你有神农鼎,便是炼丹师宗门的主人。”夏侯淳很坚持,夏侯青帝和夏明也都坚定地看着独孤千叶。

    独孤千叶推脱不掉,将自己和虞行的恩怨说了一遍。“……,所以,我的敌人是现在的统治者虞行。他的实力你们都明白,我不能什么都没有为你们做就将灾难带给你们。”

    “因为我们不肯归顺虞行,他一直看我们不顺眼,要不是我们炼丹师宗门牵涉的势力太多,并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他早就对我们动手了!而且前不久得到消息说他现在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夏侯淳叹息着说,“不管有没有你,我们和虞行之间的矛盾都是不可调和的。但是炼丹师宗门毕竟只是个宗门,有了你,我们还有些许胜算!”

    “难怪师傅你又换了张脸,原来是为了躲避虞行。”夏侯青帝说。

    在龚驼子那里他并没有将独孤千叶认出来,要是简约之说独孤千叶名字的时候她否认认识他们的话,他拿她也没办法。还好自己的样子让她担心气愤,现在觉得就算挨了骂也值啊!

    独孤千叶见他们的样子,无奈的点点头,算是接下了炼丹师宗门这个担子。“虽说如此,你们也不要对外宣传神农鼎的事情。当初神农鼎被创世神一起封印起来的,要是神农鼎现世,虞行自然知道其他神器也出世了。找不到我的情况的下肯定会来炼丹师宗门找线索,以他狠戾的性子,炼丹师宗门的人甚至是已经离开了的人都会陷入危险之中!”

    “我们明白。”夏侯淳回答说。

    “师傅,你能让我们见见真正的神农鼎是什么样子的吗?”夏侯青帝问。

    独孤千叶点点头,想要将神农鼎拿出来的时候被夏侯淳拦住了。“在这里会被穷奇发现的,我们去密室里面。”

    随后夏侯淳带着独孤千叶和夏侯青帝还有夏明去了那个放着假神农鼎的密室。独孤千叶看着中央那个假神农鼎,说:“这和神农鼎好像,要不是没有那两条神龙,感觉不到和它之间的联系,我都要以为它是真的了!”

    “这个假的神农鼎也是一件神器,当初创世神将神农鼎收回去后,为了不让宗门动荡,悄悄寻人炼制的。所以除了历代的宗主,别人都不知道它是假的。”夏侯淳解释说。

    “师傅,你快让我们见见真的神农鼎吧!”夏侯青帝催促道。

    独孤千叶点点,意念一动,神农鼎出现在密室里。

    当神农鼎一出现,假的神农鼎立即从中央的祭台上飞到了一边,神农鼎围着独孤千叶飞了一圈后落到了祭台中间的石槽里。神农鼎落稳后,祭台出动叮的一声,四周的暗巢开始围着神农鼎旋转几圈后停下,祭台随即发出红色的光芒,让他们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等她们再次睁眼的时候,密室被红光充斥着整个房间,却不像开始时候那么强烈。四周的墙上都印满了红色的字,随着光芒的波动而浮动。

    “这就是神农鼎?!”夏侯淳三人神情激动地看着神农鼎,感受着它发出的远古气息。

    他们三人激动地对着神农鼎膜拜的时候,独孤千叶则注意起墙上的字来。仔细看了一下,发现都是神农鼎那些传承的丹方药理等,便将注意力转移过来了。

    “咚咚咚。”神农鼎里面发出声响,将孩子膜拜它的三人吓了一跳,相互看了看,不知道怎么回事。

    独孤千叶走上去,敲了敲鼎身,说:“你再不出来我放炎了啊!”

    小鼎嗦地一下从神农鼎里探出脑袋,说:“主人你好凶!我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嘚瑟一下,你就不能配合我一下嘛?!”

    “这、这是?”

    独孤千叶将小鼎抱过来,说:“这个是神农鼎的器灵。”

    “啊?器灵?!”夏侯淳一下子叫出声,对着它弯下腰,说:“夏侯淳见过神灵。”

    小鼎第一次这样被人恭维,小九那只骚狐狸都是欺负他的,心里暗自高兴,脸上点点头,说:“你们起来吧。这些红光里面的字都是神农鼎蕴含的一些药理,想必很多你们都已经失传了,你们先将它抄下来吧。不然没有了你们就哭吧。”

    “这个能维持多久?”独孤千叶问,要是速度慢还没记录完就消失了,那多划不来!

    小鼎又飞到空中旋转了几圈,说:“就他们三个人抄的话,肯定抄完都还有余的。”

    “那还是要好长时间了。”独孤千叶看了看密密麻麻的字,估摸着他们抄完这些至少都要几个月的时间,她现在时间紧迫,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浪费。

    “小主是着急金灵珠的下落吗?”夏明看着独孤千叶的愁容,体贴问道。

    独孤千叶点点头,说:“上次我将虞行派来的人全部杀了,现在他肯定已经知道我的存在了。我寻找金灵珠,分秒必争!”

    “这可如何是好?”夏侯淳为难的看了看那些难得的传承。为了这些传承,炼丹师宗门已经等待了百万年,现在传承就在他们面前,要是再错过了这次机会,他们必定抱憾终身1

    独孤千叶也明白这点,看了看神农鼎,又看了看印在墙上的字,说:“这个神农鼎就先留在这里吧!你们先抄,等我离开的时候再来取。”

    夏侯淳有这个想法,但是却不能开口说,现在听到独孤千叶这么说,感激地朝她一拜,说:“多谢小主恩赐!”

    独孤千叶上前扶起夏侯淳,说:“这个是我应该的。炼丹师宗门是神农鼎上一任主人一手创建的,虽然时间相隔很久了,但是我也不能让传承在这里断掉。小鼎也有它的使命,它有责任让炼丹学和药学发扬光大!”

    小鼎飞到独孤千叶肩膀上,随着独孤千叶的话点点头,小脸上是难得的认真。

    “我去炼器师宗门的时候神农鼎就留在这里。不过只能你们三人知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宗主帮忙。”独孤千叶说。

    夏侯淳神情一凛,说:“小主请吩咐。”

    “也许不久之后会有一场大战,我想让你准备一下,大量炼制丹药。主要是恢复灵气和疗伤的。另外,切记要寻一个好的理由,不可让虞行那里觉察出任何端倪。”独孤千叶嘱咐说。

    “淳明白。”夏侯淳回答说。他们都是久居高位的人,独孤千叶一说这样的事情他便知道其重要性,其实不用她多说,他都知道要做好保密工作。

    独孤千叶点点头,她相信夏侯淳一定能将这件事情做好。拍了拍小鼎的脑袋,它从她肩膀上飞到了神农鼎边沿坐下,看着她说:“主人,你要快点来接我啊!”

    “我会尽量早点找到金灵珠的。或者等他们抄好了以后给我说一下,我有空就来拿。”独孤千叶说。

    随后夏侯淳和夏侯青帝他们将独孤千叶送了出去,顺着密道回了第一炼丹房。到了房间夏侯淳给了

    独孤千叶几个移动传送阵,这些传送阵的地点都是炼丹师宗门,以后不管独孤千叶在哪里,都能很快的回来。

    “小主说的事情我会尽快吩咐下去,让他们随时准备好。”夏侯淳说。

    “如此就有劳夏侯宗主了。”

    独孤千叶收起移动传送阵,看夏侯帝青去开门。门一打开便看到简约之在外面走来走去。

    “你们去哪里了?我明明看到丹劫都落下来了,看你这么久都没出来,急死我了,还怕他们输不起将你怎么样了呢!”看到独孤千叶出来,简约之急急走了过来,嘴里噼里啪啦的说。

    独孤千叶笑了笑,说:“没有,我们就是在里面说了一些话,讨论一些炼丹方法而已。现在没事了,随时都可以回去了。”

    简约之点点头,说:“那我们回去吧。这里的人看我在这里,一个个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不喜欢!”

    独孤千叶知道简约之虽然有时候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却敏感心细,而且感情很直接,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不想在这里呆,那就是真的不想了。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独孤千叶说。

    “好。”简约之说着就要叫出小白,后来想着自己还在人家的地盘上,起码的尊重他还是懂的。抱歉地朝夏侯淳笑了笑,说:“夏侯宗主,我们就先告辞了。”

    “简少宗主来了也没有好好招待一下,还望少宗主海涵。”夏侯淳说,然后对着独孤千叶说:“你赢了夏明,按照我们的约定应该为你们举行一个拜师礼的,但是你有事要忙,那就只有等下次了!我送你们出去吧。”

    夏侯淳特意将自己的声音提的很高,让附近的人都知道了独孤千叶是夏侯青帝的师傅。所以在出去的路上,宗门弟子想夏侯淳行礼的时候都特意多看了独孤千叶一眼。

    独孤千叶和夏明比赛的事情虽然没有公开,但是宗门里的人都知道了夏侯青帝在低界面认的师傅要和夏侯淳首席弟子夏明比赛,之前看到第一炼丹房里传来三声丹雷,大家都肯定是夏明赢了,没想到居然是独孤千叶赢了,看来夏侯青帝这个师傅还是有本事的!

    夏侯淳和夏侯青帝亲自将独孤千叶他们送到了宗门大门口,独孤千叶转身看了一下巍峨雄壮的大门,炼丹师宗门五个大字在大门上安然挺立着。

    也许不久之后这里也会变成一片废墟吧。独孤千叶心里叹息了一下,和夏侯淳告别之后与简约之一起坐着他的小白离开了。

    “你们去准备一下,我们去了密室之后抄不完不出来。我去安排一下小主说的事情。”夏侯淳朝夏侯青帝和夏明吩咐道。

    “是,爹!”

    “是,师傅!”

    夏侯淳将炼丹是事情安排给长老堂的心腹,然后对外宣布短期闭关,三人回了密室开始抄起墙上的字来。

    另一边,独孤千叶和简约之离开炼丹师宗门后便朝炼器师宗门赶去,飞了一阵子之后,独孤千叶问一脸悠然的简约之:“你没有参加龚城主的寿宴,回去后宗主会骂你吗?”

    简约之含着小草躺在小白身上,听到独孤千叶的话,说:“其实龚史和我们关系并不好,让我来参加寿宴也不过是因为夏侯青帝要去而已,龚驼子算不得什么人物。我爹不会怪我的啦!不过你去了宗门……”

    简约之的话还没说完,一声娇喝从前方传来:“少宗主,我们可找到你了,你……这个贱人是谁?!”记住Q猪文学站永久地址:,方便下次阅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