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有点阴谋的味道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老爷夫人?

    独孤千叶看着田伯,看到他微微躲闪的目光光,点点头,说:“好……”说完关上门和田伯一起去了夏侯青帝的房间。

    田伯敲了敲门,待里面传来一声回应,他打开门,带着独孤千叶进去了。

    “老爷,夫人,千叶小姐来了。”田伯行礼说,然后退到了夏侯惇的后面。看到夏侯青帝责备的眼神,低下了头。

    他昨天听独孤千叶的意思,现在还没打算去炼丹师宗门,但是夏侯青帝的事情不解决,总不是办法,所以他才会通知夏侯淳夫妇的。

    独孤千叶进来后,看到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坐在中间,一个端庄的妇人坐在他旁边,夏侯青帝坐在他另外一边,不用想都知道那是夏侯青帝的父母了。

    “夏侯宗主,夫人!”独孤千叶向两位行礼。

    虽然她是夏侯青帝所谓的师傅,但是也是晚辈,向他们行礼是应该的。

    夏侯淳审视着独孤千叶,箫婉婉则不满地瞪了眼她,眼里的埋怨像一张网将独孤千叶包了起来。要不是因为认她为师,只是去低界面参加比赛的话,夏侯青帝也不会被嘲笑那么久,尤其是因为她,夏侯青帝只获得了第二名,这让炼丹师宗门很没有面子!

    “你就是独孤千叶?”夏侯淳开口,上位者的气势一下子倾泻出来,朝着独孤千叶压了过去。

    独孤千叶微笑着站在那里,和紫霄梦千君他们接触过这么久,夏侯淳的气势对她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作用。不过幸好他不是用的威压。她稍微动了动,他的气势就被挡了回去,身体还微微晃了晃。

    “你放肆!”箫婉婉看到独孤千叶的行为,想呵斥她,被夏侯淳挥手拦住了。

    “你是谁?”夏侯淳看着独孤千叶问。

    独孤千叶不回答,自己找了一把椅子坐下。刚刚对他们行礼,是因为他们是长辈,她是晚辈。但是他们不能因为这个就如此对待她。既然他们要和她比身份,这创世神的身份不知道能不能压住他们?咳咳,当然她也只是想想。不过对方态度不友善,她也不能输了气势!

    “夏侯宗主,你知道我是谁,又何必多此一问呢?”独孤千叶坐在椅子上,嗤笑着说。

    “没教养!”箫婉婉说。

    独孤千叶听她这么说也不生气,呵呵笑道:“我不觉得宗主夫人这是有教养的表现!人要先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尊重你!”

    “哼,一个低界面上来的人,还好意思问别人要尊重!”箫婉婉冷哼着说。

    “娘亲!”夏侯青帝皱着眉低吼道。

    刚刚还盛气凌人的箫婉婉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扑倒夏侯淳的肩膀上,哭喊着:“我不活了,我辛辛苦苦样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就为了一个外人来吼我!老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呜呜……”

    “娘……”夏侯青帝无奈地喊道。

    “呵呵,”独孤千叶笑了笑,说:“宗主夫人的意思是说低界面上来的人就不值得被尊重了?还有,宗主夫人下次哭的时候可以在眼睛下面抹点辣椒水,那样看起来比较逼真一点,也好让我那个傻徒弟心疼地有价值一点。”

    “你?!”箫婉婉从夏侯淳肩膀上抬起头,盯着独孤千叶。

    “夫人口口声声说爱青帝,但是每次都那死来要挟自己的儿子,听说你以死相逼,让青帝和我断绝师徒关系呢!这样伟大的母爱,真是让人难以承受啊!不知道夫人这么做的时候考虑过青帝的感受没有?”独孤千叶说。

    “哼,你一个低界面的人,哪里有资格做我儿子的师傅?!要是识趣的,赶紧和我儿子断绝师徒关系,不要让我们动手!”箫婉婉打心眼里是看不起低界面上来的人的。

    独孤千叶不再和箫婉婉争辩,他刚刚注意到自己说以死相逼的时候,夏侯淳眉头皱了皱,遂将目光转向他,问:“敢问宗主大人,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做你儿子的师傅?”

    “实力,身份。”夏侯淳简单回答说。

    自从刚刚独孤千叶的气势让他都为之一颤的时候,他便对独孤千叶多了一份心思,听到独孤千叶的话,他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实力,即她的实力必须要强,炼丹品级要高。

    身份,就是说她必须有个高贵的身份,才足以成为炼丹师宗门少宗主的师傅。

    “有实力,没身份,但是你怎么会知道这个人以后会不会成为有身份的人?”独孤千叶说,“还是宗主觉得,这身份的天定了,有身份的就是有身份的,没有身份的人就永远只能是下贱的?!”

    “哼,反正你不会是什么有身份的人!”箫婉婉说。

    “呵呵,敢问宗主夫人芳龄?炼丹品级多少?”独孤千叶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箫婉婉说,“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是吗?”独孤千叶看着箫婉婉的脸,说:“箫婉婉,炼丹师宗门宗主夫人,现年六百三十一岁,十二品高级炼丹师。一百五十岁的时候嫁给宗主,出嫁之前也不过是一个炼丹师家族的女儿。我说的可正确?”

    “你怎么知道?”箫婉婉问。

    “这就不劳宗主夫人费心了。”独孤千叶靠回椅背,说:“宗主夫人,我今年才二十五岁,连你的零头都没有活到,你怎么知道我不能超越你呢?还是说你嫁给宗主就不需要看身份,而青帝要拜师,就必须要考量对方的身份是否符合?”

    “放肆!”箫婉婉被独孤千叶的话气得脸红脖子粗,从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放肆?我不过是说实话罢了,怎么就成了放肆了?!”独孤千叶说。

    夏侯淳将箫婉婉拉住,看到独孤千叶,说:“你才二十五岁?你现在的品级是多少?”

    “前段时间刚刚突破了十一品。”夏侯淳还算有个正常思维,独孤千叶也好好的和他说话。“原本我是没有打算手青帝为徒的,我一直把他当成是好朋友,但是没想到再次见面会见到被折磨成现在这般的他,让我对宗主和宗主夫人的思想不敢苟同。所以才来与你们理上一理。”

    “我听青帝说你能炼制极品丹药?”夏侯淳突然换了话题。

    “是又如何?”独孤千叶说。

    “你能否让我看看你结丹的手法?”夏侯淳说。

    独孤千叶摇摇头,说:“这可是我的秘诀,能随便展示吗?”

    “额——”夏侯淳被独孤千叶的话堵住了。

    箫婉婉看夏侯淳不管夏侯青帝拜师的事情,反而去关心独独孤千叶炼丹手法,说:“老爷,你管她炼丹做什么?就算是她炼丹等级比较高,身份上也不能成为我们青帝的师傅!”

    “除了我炼丹师宗门核心弟子,其他人是不会炼制极品丹药的!”夏侯淳瞪了一眼哭闹的箫婉婉,让她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为什么?”独孤千叶问。难道这还是他们的秘法不成?

    “因为这是我们炼丹师宗门流传下来的秘法,所有宗门弟子都会起誓不会将这个说出去。你能炼制极品丹药,这很蹊跷。你师傅是谁?”夏侯淳怀疑地看着独孤千叶。

    独孤千叶耸耸肩,说:“我没有师傅,至于结丹手法,我自创的行不?”

    “不可能!”夏侯淳肯定的说。

    “这个,你们不是让我和青帝断绝师徒关系吗,怎么说到我的手法上来了?”独孤千叶问。

    夏侯淳盯着独孤千叶,说:“你和我的弟子比赛,你要是赢了,我就同意夏侯青帝拜你为师。”

    独孤千叶很想说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啊,但是看到夏侯青帝那双期待的眼睛,话打了几个圈,说出来的时候就变成了好。

    “那我们现在回去吧。”夏侯淳说着站起来就要走,那态度让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节奏?独孤千叶觉得自己都有点跟不上他的思维了。

    “老爷,明天就是龚城主的生日了。”田伯提醒到。

    “管他什么生日,我们回去,你去给他说一下,就说宗门有事,不去了。”夏侯淳说。

    独孤千叶明白这个夏侯淳也是说做就做的性子,和夏侯青帝一样。她叹了口气,说:“我得去给我大哥说一下。”

    夏侯淳拿出一个移动阵法,说:“你去和他说,然后过来,我们回宗门。”

    独孤千叶无奈地去找简约之,说了事情后原本想说后天之前赶回来,没想到简约之听说这个事情,非要和他们一起去炼丹师宗门,让田伯去报信的时候给自己也说了。反正他的责任就是来露露面,送送礼。现在礼也送了,寿宴去不去无所谓。

    独孤千叶带着简约之过去的时候,夏侯淳一下子就认出他来,狐疑地看着他和独孤千叶。

    “咳咳,我大哥说他要和我一起去。”独孤千叶说。

    “简少宗主,你去不太方便吧?”箫婉婉说。这个简约之除了炼器天赋好点,哪点比得上自己的儿子?却一直和他齐名,这让她很不喜欢。而且炼丹师宗门和炼器师宗门向来不对盘的。

    “我妹妹要去,你自然也要去,要是你们嫉妒她的天赋,想要她的性命怎么办?我得去全程保护她!”简约之说。难得有个自己喜欢的人,要是出事了,他会后悔死的!

    “可……”箫婉婉还想说什么,夏侯淳开口说:“那就一起去吧。”说完便拿出传送阵,注入灵力后放在中间的空地上,看着它泻出的灵力在周围勾勒出传送阵的符文。

    “走吧。”传送阵完成之后,夏侯淳率先走了进去,之后是箫婉婉和夏侯青帝。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觉的夏侯淳的话语里有一种急切,却不知道原因。和简约之看了一眼,两人同时站到了进去。随后阵光一闪,人影消失,屋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废掉的阵盘……记住Q猪文学站永久地址:,方便下次阅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