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章 念云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独孤千叶从山洞里出来,顺着声音看去,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一脸激动地望着小火……

    “小火,你怎么在这里?”男子跑到小火身边,问道,“哥哥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啊?”

    小火看着男子,又看了看独孤千叶。独孤千叶来到小火身边,看着他问:“你怎么认识小火?”

    难道他们刚来,就被凤凰族的知道了?

    小火拉了拉独孤千叶的手,说:“姐姐,他的味道有点熟悉,好像是……”

    “小火,我是潼潼啊!我是潼潼,你不记得我了吗?”白潼看大家一脸戒备地看着自己说:“玄月大陆,幻海领域,那个小娃娃,潼潼,你还记得吗?”

    “你是潼潼?!”小火听到白潼的话,说:“我记起来了,就是潼潼的味道。可是潼潼不是很小吗?怎么才三四年没见,你就变成大人了?”

    “此事说来话长,我一会儿再给你说。哥哥呢?他怎么没和你在一起?”白潼看到郝鹏游他们,没有看到百里邪,问道。

    “哈哈哈,没有哥哥,只有姐姐!”小火被白潼的傻样给逗乐了,大笑着说。

    “没有哥哥?那百里哥哥呢?”白潼问。

    “呐,这就是你的百里哥哥。”小火指着独孤千叶说。

    独孤千叶没想到还有机会和白潼再见面,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看着比自己还高一个头的白潼,她几乎都不能和当初刚到她胸口的小孩联系起来。

    “潼潼。”独孤千叶看着白潼,说,“我就是百里邪。”

    白潼听到独孤千叶的话,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当初不是男的吗,怎么变成女的了?

    看到白潼不相信的样子,独孤千叶笑了笑,说:“我当初给你的空间戒指,里面的药材你用了吗?现在炼丹水平怎么样了?”

    听到独孤千叶的话,白潼才相信当初那个哥哥确实是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子。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说:“我、我还以为是哥哥呢,没想到是姐姐。”

    “你怎么会在这里?”独孤千叶看白潼一个人,问道:“白爷爷呢?”

    说到白银,白潼眼里划过一丝哀伤,说:“爷爷死了。当初……”

    原来,白银曾经吃过白潼父亲从神殿拿回来的丹药,在当初的那件事情中被吸成了干尸。白潼就亲眼看着他死去,小小的他被吓坏了,哭声惊动了村子里的人,他们跑过来,看到白银的样子后也吓住了。随后村子里其他住户也出现了一样的情景,甚至来帮白潼的村民也变成了干尸。再次看到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变成了如此恐怖的样子,小小的白潼几乎被吓得崩溃。

    后来,那股吸力突然间消失了,但是村子里的人死了一大半,而活着的人也有一大半变成了老头。村子里的人将那些干尸全部烧掉了,白潼看着自己的爷爷一点一点化成了灰烬。

    没有爷爷的日子,白潼只有和独孤千叶当初送他的幻兽迎风相依为命。它为白潼捕来的猎物便成了他的食物。

    一天,他在山顶上坐着,看到萧条了的村子,想着和爷爷一起的生活,不禁悲从中来。

    “主人,你不要难过了,迎风陪着你。你的百里哥哥要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肯定会心疼的。”迎风说。

    “哥哥,哥哥希望我能好好炼丹。我还说长大了要去找哥哥呢。”白潼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

    “所以你要振作起来,不然就只能一直生活在这里,见不到你百里哥哥了。”

    从那天起,白潼都会到遇到独孤千叶的悬崖上研究她给的丹书,一一识别空间戒指里的药材,回回到家后便开始练习。

    有一天,岛上来了一个人,看到崖顶上的潼潼,落下来问:“小朋友,你家大人呢?”

    “我爷爷死了,现在就我一个人。”潼潼合起丹书,站起来回答道。

    “那你可以带我去附近的村子吗?”那人问道。

    潼潼点了点头,带着他去了村子里。村民现在知道,神殿已经消失了,也不怕带外人回去了。并且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外人会来了。

    潼潼带着他去找了村子里的大人,听他的谈话,似乎是为了前段时间的异象来的。他陪着那人在村子里走了一圈后,那人说想在他家里住几天。

    家里有人,潼潼便不再出去了,白天在家里看书,研究药材,丹方,有时候会按照丹方和独孤千叶当初给她说的开炉炼丹。他的天赋很高,独孤千叶给他的丹书上面的批注也很详细,哪里需要注意的都指了出来,所以他炼丹的成功率很高。

    一天,他在房间里炼丹,完成后看到那人在他的门口站着,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等他炼完丹后,那人走了进来,说:“你的天赋还不错,但是你还需要更加系统的学习炼丹知识。刚刚你炼丹的时候要是再注意一点,你的成丹率会更高。”

    那人说完,用潼潼的药材和丹炉练了一炉丹药。同样的药材和丹炉,他的出丹率是潼潼的一倍多。

    白潼看着他手里的丹药,说:“原来你是炼丹师!”

    “是的,不过我要离开了。你很有天赋,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做我的徒弟?”

    “跟你走?”潼潼看着那人,想了想,说:“跟你走了,能不能变强大?”

    “只要你努力。”那人意味深长地回答。

    潼潼看了看丹炉旁边的迎风,说:“我要是变强了,就能去找哥哥了吧?”

    迎风笑着点点头。

    “我跟你走。”白潼跪了下去,对着那人拜了下去,大声地说:“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好好好,我受你三拜,也定将炼丹所会的交给你。”那人将白潼扶了起来,“为师名念云。记住,我只负责教你,学不学得会,学得怎样,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要是你因为贪玩而没有进步的话,我也会逐你出师门的。”

    “弟子谨记师傅教诲。”白潼恭敬地回答道。

    随后,白潼跟着念云离开了。到了界面通道才知道,流云并不是玄月大陆的人。他给了白潼一个神器护体,然后抱着他进了通道,离开了玄月大陆。

    “……后来跟着师傅去了很多地方,我才知道,原来玄月大陆只是一个很小的低界面,而这个世界有很多界面。我还担心找不到你呢,没想到就遇到你了。”白潼讲完了自己的经历,说到白银去世的时候心情还是很低落。

    独孤千叶听完白潼的话,想到白银就这么被吸成了干尸,自责地说:“当初是我忽略了神殿的卑鄙,没想到他会让整个幻海领域的人都吃了灯星草,不然的话白爷爷……”

    “姐姐也不要自责了,一起都是命运安排的。”白潼反而过来安慰独孤千叶。

    一旁的小火咯咯地笑了起来,说:“潼潼现在比姐姐年纪还大,但是你还叫她姐姐。哈哈哈,真好玩儿!”

    独孤千叶肩膀上的小白球也跟着笑了起来,说:“笑死人家了!笑死人家了!”

    “呵呵。”听到小火和小白球的笑声,白潼也有些不好意思笑了。

    “你说你的师傅是念云?”一直安静没有出声的郝鹏游突然开口,看着白潼问道。

    “对!家师正是念云。”白潼回答说。

    “怎么了,师兄?”独孤千叶看着郝鹏游一脸古怪的样子,问道。

    郝鹏游叹了一口气,说:“他不能叫你姐姐,你也不能叫他哥哥。”

    “为什么呀?”小火问。

    “因为他是我们的师叔。”郝鹏游回答。

    “师叔?”

    “师叔?”

    “师叔?”

    看到几双质疑的眼睛,郝鹏游点点头,说:“我们的师公就是念云。我们师傅是时弘归。”

    “咳咳!”白潼听到郝鹏游的话,被口水呛到了喉咙。时弘归他听师傅说过,是他几个得意弟子之一。

    独孤千叶也被郝鹏游的话吓到了,咳嗽了一下,说:“咳咳,师叔。咳咳,这个,师叔,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独孤千叶的话,小火和小白球又很不厚道的笑了。

    “你还是叫我潼潼吧,我叫你千叶。”白潼说。

    “好吧。”独孤千叶自己也觉得别扭。原本看到一个比自己小的人长的比自己大感觉就很奇怪了,现在还成了自己的师叔,就算是她,也有些接受不了。“潼潼,师公在附近吗?”

    “没有。我们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远,要十几天路程。”白潼回答说。

    “那你来这么做什么?”

    “我来这里收集黑锋尾刺和蜂蜜的。”白潼回答说,“我在研制一种丹药,但是需要黑锋的尾刺和它酿制的蜂蜜。黑锋又只有这一带才有,所以我便过来了。你们是想去找师傅吧?我很快就收集完了,到时候我带你们回去。外面的人一向找不到进去的路,几位师兄每次又是直接用传送阵回去的,你们肯定找不到路。”

    被白潼这么一说,郝鹏游不自然地看了看四周。看到不远处一颗树上有一个巨大的蜂巢,问道:“是那个吗?”

    白潼点头,说:“到了晚上那些黑锋就回来了,黎明前是它们守卫最松懈的时候,那时候才能悄悄地去弄几只外面守卫的。”

    “黑锋很厉害吗?”看白潼谨慎的样子,小火问。

    “单只黑锋没什么,要是一群黑锋的话,神皇一下的也不敢轻易和它们对上。我听说有个神王高级,就是因为不小心砍到了一个蜂巢,最后被黑锋蛰死了。”

    “这么厉害?!”郝鹏游反应很大,他现在还没有到神尊啊!

    “不就是一群黑锋了,看我的!”小火说完,大步朝蜂巢走了过去。

    “诶,小火……”白潼看小火真的过去了,急得大叫,“千叶,你快叫她回来。”

    独孤千叶看着小火,说:“没事的,你放心吧。等着她给你把东西回来吧。”

    “真的?”白潼还是有些不相信。但是眼前的事实让他闭上了嘴巴。

    只见小火走了过去,从地上捡了一根枝桠,够了几下没够着,生气地将枝桠扔了,转过身声大喊:“小藤!”

    “嗖——”一跟藤蔓从独孤千叶手上飞了出去,正好落到了小火手里。藤皇在独孤千叶手背上支起小花,说:“你就将就着用吧。”

    小藤控制着小火手里的藤蔓慢慢变长,直到小火满意地点点头才停止。

    “让小火一个人可以吗?”白潼不放心地说。

    “可以的。”独孤千叶笑笑,让他放松。

    白潼也想放松,但是当他看到小火拿着藤蔓一下子抽到了蜂巢上的时候,他吓得一下子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笨潼潼,小火姐姐很厉害的。哈哈哈!小火姐姐加油!人家支持你!”小白球挥舞着两只小爪子,兴奋地喊着。

    听到小白球的话,小火又朝蜂巢抽了两下。蜂巢晃了两下,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

    “小火……”白潼想让小火赶紧回来,但是看到独孤千叶他们都没有说话,自己还是看着吧。

    蜂巢里很快飞出几只黑锋,看了看,下面的小火,又飞了进去。然后又飞了出来,接着一只、两只、三只、四只……

    越来越多的黑锋飞下来将小火围住,但是小火并不紧张,看着围着自己的黑锋,把玩手里的藤蔓。然后对黑锋说着什么。

    “小火给它们说什么呢?不会又是在诱拐灵兽吧?”郝鹏游看着小火居然和对方交流起来,猜测道。

    “有可能。”独孤千叶很了解小火,遇到这种喜欢打群架的灵兽,她一直很喜欢,诱拐到炼妖壶里也不算奇怪。

    黑锋和小火一直对峙着,不一会儿一只黑锋飞回了巢里,将蜂王请了出来。一看到蜂王,独孤千叶和郝鹏游就已经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了。独孤千叶忍不住用手抚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白潼不知道独孤千叶怎么会有这种表情,再看向小火的时候,她已经带着一大群黑锋过来了。

    “白潼,我搞定了。大大给我说回头给你一下蜂蜜和尾刺。”小火对着白潼得意地说。

    “大大是谁?”小白球问。

    “大大就是它啊?蜂王,名字叫大大。”小火指了指落在自己肩膀上的蜂王,说,“姐姐,大大说愿意跟你契约,你收了它们吧!”

    独孤千叶看着黑锋蜂王,说:“你真的愿意跟我契约?”

    “是的,我愿意。我和我的子民都愿意追随你。”大大在小火肩膀上,挥着翅膀,有些紧张地说。

    刚刚小火向它们释放了自己的威压,它便知道今天在劫难逃,正准备拼死一战的时候,却听到小火说可以给它们机会,就是要认独孤千叶认主。开始的时候它并不愿意,但是小火又给它们说了很多好处,其中包括炼妖壶的存在。最后还威胁说它们已经知道了炼妖壶,要是不认主的话,为了保密,只有将它们全部杀掉,反正也就是一把火的事情。如此威逼加利诱的情况,它只好上了小火的贼船。

    “那好吧。”独孤千叶点头,伸出手掌,大大飞到了她的手上,让她契约自己。

    大大的等级并不高,才刚刚到了超神兽,其他的黑锋差不多都是神级的。独孤千叶将它驯化后直接契约了。然后来到蜂巢下面,将黑锋和蜂巢一起收到了炼妖壶里,让嘟嘟安排去了。

    回过看到白潼一脸惊讶地样子,笑了笑,说:“他们说现在蜂蜜不多,回去的时候再将蜂蜜和尾刺给你。”

    白潼看了看独孤千叶,又看了看小火,说:“千叶你还是这么厉害!”

    “当然,人家的可可一直很厉害!”小白球得意的说,好像白潼夸的是它一样。那表情将独孤千叶逗乐了,笑着弹了一下它的小脑袋,然后看着白潼说:“潼潼,你在这里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了。”白潼摇摇头。

    “那我们回去吧。”独孤千叶说。

    “好。”

    就在几人准备走的时候,蓝玫突然一下子单脚跪倒了地上,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扶着胸口。嘴里喊道:“娘,娘……”

    独孤千叶看到蓝玫的情况,过去将她扶起来,说:“怎么了?”

    蓝玫一把抓住独孤千叶的手,又是高兴又是焦急地说:“主人,我感觉到了,我娘还活着,但是她在受苦,她现在很痛,我感觉到了!”

    “真的?!”独孤千叶也很高兴。他们一直以为当年那样的情况,蓝玫的母亲肯定是活不了了,没想到她还活着!

    “潼潼,你知道梧桐林吗?”

    “听说过,好像是凤凰一族生活的地方。”白潼回答说。

    “那你知不知道怎么去?”独孤千叶问。

    白潼摇了摇头,说:“我只是听过,并不知道在哪里。据说那个地方很隐秘,一般人都找不到的。我也是听师傅提过一两次。”

    “师公?也许他知道。我们回去问问他吧。”然后看了看蓝玫和小火,说:“你们先回炼妖壶里吧,要是让她们知道你们还活着,事情解决起来就麻烦了。”

    “好。”

    独孤千叶将小火和蓝玫收到了炼妖壶,郝鹏游将小五叫了出来,带着独孤千叶和白潼离开了。

    就在她们离开后不久,两道金色的人影飞了过来。

    “怎么会没有了。”其中一个人到处看着,疑惑地说。

    “你确实真的是它回来了吗?不是说当初是个死蛋吗,怎么会活下来?”另一个人不太相信地说。

    “刚刚那股威压,你也感受到了不是吗?怎么到了这里就没有了?”第一个开口的人说,看到草地上凌乱的脚印,他说:“他们肯定已经离开了,我们要赶紧回去告诉王这个消息。”

    “好。”

    两人随后化成两只金色的凤凰,拍着翅膀离开了。

    小五带着几人来到了最近的城市,用传送阵去了大城市,然后再倒传送阵。途中的时候还遇到有人向白潼问好。独孤千叶发现,和这些人说话的时候,白潼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冷冷地,也不怎么说话,聊了几句就说自己要回去了。态度不冷不热,但是那些人却热情得说希望以后他能去做客,向他师傅问好什么的。

    “这些人是谁啊?”郝鹏游发现每到一个地方,白潼都会遇到一些人,问道。

    “这些都是这里家族势力的人,有时候会去师傅那里求丹药什么的。就认识了。”白潼说。

    “师公炼丹等级有多高啊?”独孤千叶问。

    “师傅现在至少已经能够炼制十二品丹药了。那是我看到的,也许师傅还能炼制更高的,但是他没说。”潼潼说,“师傅很厉害的,炼丹炼器阵法什么的都会!”

    独孤千叶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拉着郝鹏游问:“师公这么厉害,当初师傅为什么不回来找师公给他疗伤?”

    郝鹏游没想到独孤千叶问自己这个,说:“因为师傅受伤后来找师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吵了起来,师公一气之下,就说除非师傅只剩最后一口气,否则他不会救师傅,并且命令其他人也不准帮师傅。”

    “啊?就算生气,也不能真的放任师傅旧疾恶化下去吧?1”独孤千叶心里对所谓的师公印象有些不好了,就算吵架,也不能真的不管啊?

    “后来师公要给师傅治了啊,但是师傅抽风了,死活不让师公治。就苦了我们几个师兄弟了。唉,你都不知道啊,当初我们……”

    “打住,别给我诉苦什么的。师傅那样的脾气还不是你们惯的。”独孤千叶不想听郝鹏游念叨,说道。好吧,师傅也是臭脾气,估计是和师公对上了。

    经过几次辗转,他们来到了一个山谷前。

    “就是这里?”郝鹏游看着空空的山谷问。

    “亏你还是学阵法的,你就没看出来这里有幻阵吗?师傅在这里你肯定又要挨鞋板了。”独孤千叶摇头说。

    “你看出来了,你会解吗?”郝鹏游问。

    “不会。所以我打算跟着潼潼的步法走。”独孤千叶说完看着潼潼。

    “那你还笑话我!”郝鹏游瞪着独孤千叶。

    “怎么,又想尝尝我的痒痒粉了?”独孤千叶回瞪。

    “好吧,你赢了。”听到痒痒粉,郝鹏游立马举白旗。

    白潼看到两人的相处方式,笑了,说:“你们俩跟着我的步子走。不然回迷失在阵法里面的。到时候就只有师傅才能救得了你们了。”

    两人点点头,紧跟着白潼的步法。三人没走几步,山谷外就看不到任何人影了。

    走了好几分钟,他们终于走出了阵法区域,眼前不再是白茫茫的一片了,而且郁郁葱葱的树林。

    “过了这片树林就到了。”白潼说。

    “哈,这里我知道了。”郝鹏游说,“每次我们来了就是这里。传送阵就在树林里。”

    三人往里走的时候,独孤千叶果然看到了几个传送阵。再往里走了十几分钟,便出了树林。

    “小师叔回来了啊?这次出去可有收获啊?”过了树林就看到了一个极其宽阔的山谷,山谷里座落着好多房子。一些人在房子里穿梭着。有人看到白潼,向他问好。

    白潼朝他点点头,说:“已经弄好了,这是你两位师兄妹。师傅现在在哪里?”

    “师公正在篱院训斥我师傅呢,嘿嘿,她今天又想出去,被师傅逮了个正着。”

    “你师傅被训斥你也这么高兴!”白潼一巴掌拍倒他头上,说,“还不快去做你的事情!”

    “嘿嘿,那我先去了啊。小师叔,你现在去,正好可以解救我师傅于为难之中。”那人说完,赶紧溜了。

    独孤千叶第一次来,看到眼前的景象,说:“这里真像一个隐世的村子!”

    “呵呵,走吧,我带你们去见师傅。”白潼说完,带着独孤千叶和郝鹏游往篱院走去。路上不断碰到一些辈分低的朝白潼打招呼。有的是真心尊重他,有的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对于那些人,白潼也只是笑笑,并不放在心上。

    三人来到篱院的时候,没有听到里面有训斥声。

    “已经完了吗?”独孤千叶问。

    “不会,师傅的训斥方式很特别,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白潼说完,带着独孤千叶和郝鹏游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来到大厅,白潼朝里面喊:“师傅,我回来了。”一边说一边带着他们走了进去。

    独孤千叶进去的时候看到里面有两个人。其中一个男子坐在正位上,一个穿着大红纱裙的女子低着头站在他对面。听到白潼的声音,那女子一下子抬起头来看着白潼,眼神微澜。

    白潼朝她点点头,独孤千叶没有错过她眼里的欣喜和安心。

    “师傅,在西来峰的时候遇到了三师兄的两个徒弟,他们说要来探望您,便将他们带回来了。”白潼说。

    念云一身墨衣,不苟言笑的样子,看着独孤千叶,问道:“你就是老三新收的那个徒弟?”

    独孤千叶朝念云行了个礼,说:“弟子独孤千叶拜见师公。”

    念云并不说话,只是一直看着独孤千叶,让她一直保持着行礼的样子。白潼一看念云的反应,急了,说:“师傅,千叶她……”

    念云看了白潼一眼,将他的话堵在了嘴里。被训斥的女子看到白潼为独孤千叶说话,狠狠地瞪了独孤千叶一眼。

    “听说,是你将你师傅的旧疾治好了?”念云说。

    独孤千叶径直站直身体,说:“是我。”

    念云对于她自己起来并没有说什么,继续问道:“也是你帮黑白无常赢了炼丹师比赛?”

    “是我。”独孤千叶回答。

    “你能炼制十品丹药了?”

    “是。”

    两人的对话有些火药味,另外三人都不知道这火药味哪里来的。

    “师公一来就只看到小师妹了,都没有看到我。”郝鹏游突然一脸委屈地说。

    念云看了郝鹏游一眼,说:“你这厚脸皮的症状又发作了?”

    郝鹏游没想到念云这样回答,说:“什么厚脸皮,我这是委屈好不好?!”

    被郝鹏游这么一搅合,独孤千叶和念云直接的火药味没有了。

    “居然要自己的师侄去救场,这黑白无常是越活越回去了!”念云说。

    “谁没个情急的时候。”独孤千叶反驳道。

    听到独孤千叶的话,众人反映不一。郝鹏游是觉得自己的小师妹胆子真大,白潼是担心,那个红裙女主是幸灾乐祸。

    “你这是在为你师伯们辩驳吗?”念云倒是看不出喜怒,幽幽地说。

    “事实而已。”独孤千叶回答道。

    “你在和我置气!”念云肯定地说。

    独孤千叶没想到他居然看出来了,愣了一下,点头说:“是的。”

    她承认,看到念云,她就想到了时弘归受了那么多年旧疾的困扰,心里就像有一把火烧了起来。说话不自觉也就带着火药味了。

    念云看到独孤千叶大胆的承认,突然一笑,将郝鹏游和白潼吓了个半死,而红裙女主心里暗暗高兴。因为他每次要收拾人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

    但是这次念云笑了,却并没有发火,看着独孤千叶说:“你胆子很大。”

    “很多人都说我胆大。”独孤千叶看着念云。

    “有脾气!”念云冷笑。

    “谢谢师公夸奖!”独孤千叶笑着接受。

    两人一来一往地说着话,听得郝鹏游和白潼的心一抽一抽的。郝鹏游心里直呼忘了给独孤千叶说师公的脾气不好,完蛋了,完蛋了……

    “就冲你这句师公,我今天就不惩罚你了。入我珠玑门,师公送一个见面礼给你。”念云说着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本薄薄的册子。

    “啊?”不仅郝鹏游他们,连独孤千叶很惊讶念云的反应,见他是真的没有生自己的气,她行了个礼,说:“谢谢师公。”

    她走到念云身边,伸手准备结果小册子。手刚接触到册子的时候,独孤千叶身体里突然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惊了一室的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念云一把扣住了独孤千叶的手,神色莫明地望着她……

    ------题外话------

    最近越来越冷了,手指有生冻疮的趋势了~(>_记住Q猪文学站永久地址:,方便下次阅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