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二章 家人团聚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

    永久网址,请牢记!

    独孤千叶开始把阵石,随着阵石一点点被拔出来,整个阵法都在颤抖着,阵法里面不断压迫着,而外面却不断释放着能量,推动着水波一阵一阵往外荡漾,整个山峰都在摇晃……

    莫秋水虽然将全部的力气都用在抵抗压力上面,依然抵抗不住,噗地一下子吐出了一口鲜血。看到独孤千叶想要放弃,她用眼神示意她不能停,她还支撑得住。

    独孤千叶也知道现在不能停,要是停下来,之前的一切都白费了,只有加快自己手里的动作,希望能快点完成,让娘亲少受一点伤害。奈何阵石是在太长,被打入的力道又太大,根本就快不了。

    “蓝玥,过来帮我。”无奈之下,独孤千叶朝蓝玥喊道。

    蓝玥听到独孤千叶的话,跑过去。

    “姐姐,我要怎么做?”

    “跟我一起将她拔出来。”独孤千叶说。

    蓝玥来到独孤千叶对面,和她一起拔着,不一会儿,古娥也跑过来和他们一起。最终三人合力,将阵石拔了出来。

    在拔阵石的时候,独孤千叶的阵法启动。当阵石拔出的来的一瞬间,镇压莫秋水的阵法关闭,银光消失,满天的水灌了进来。而莫秋水在阵法破解后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独孤千叶来到莫秋水身边抱着她,在海水漫过来的时候将她和蓝玥宝宝他们带到了炼妖壶里。莫秋水现在已经昏迷,不能自己憋气,要是被海水淹没,肯定会被呛住的。

    来到炼妖壶里,古娥有些惊讶,但是很快明白过来,这里定然就是独孤千叶容纳黑暗一族的地方。只是没想到这个除了黑暗一族,居然还有这么多人!

    独孤千叶将莫秋水带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外面等着,独孤逸轩直接上去,将莫秋水抱过来,看着她苍白消瘦的脸,心疼不已。

    “爹,赶紧将娘抱进去,她需要马上疗伤。”独孤千叶看着独孤逸轩抱着莫秋水站在那里不动,赶紧催促道。

    独孤逸轩这才醒悟过来,抱着莫秋水赶紧回了自己的房间。独孤千叶让独孤云恒他们招呼一下古娥,自己紧跟着进了屋子。

    上次独孤千叶进来研究阵法的时候已经和他们说过古娥,所以大家都知道她是海族的王后。独孤云恒喝凤三妹接待了古娥,和她品茶,然后带着她在炼妖壶里参观了一下。看到炼妖壶里资源之丰富,环境之优美,她忍不住感叹:“这么好的地方,连我都想进来住了。”

    “哈哈,你要是愿意,想来住多久就住多久!”凤三妹笑着说。

    “要是有这个条件,我一定来。”古娥和凤三妹很投缘,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独孤逸轩的屋子里,他进来后,直接将莫秋水放在了床上,独孤千叶进来,先拿出丹药给她吃下,然后才给她诊断。

    “千叶,你娘没事吧?”独孤逸轩紧张地看着莫秋水,问道。

    独孤千叶探查了一下,说:“破阵的时候,空间压力将母亲的身体挤压地有些厉害,骨头都有点变形了,需要好好治疗一下。因为这么多年的镇压,她身体亏空的很厉害。但是有因为她每天都有抵抗阵法压力,所以她的幻力倒是没有退化。但是这些问题都不大。”

    “可是她看起来很虚弱,怎么会问题不大呢?”独孤逸轩心疼地说。

    “内伤和外伤都可以用丹药救治,身体虚弱可以用丹药加上药膳搭配起来调理。这些都不要紧。”独孤千叶说。

    “那你赶紧把你娘身上的伤治好。调理什么的都后面再说。你娘现在很难受!”独孤逸轩让到一边说,将位置完全让了出来。

    独孤千叶点头,拿出另外几种丹药给莫秋水吃下去。

    “爹,你到外面去一下,我要给娘……”独孤千叶没有说完,但是独孤逸轩还是懂了她的意思,转身出门守着了。

    独孤千叶让嘟嘟送来一盆热水,将莫秋水的身体都擦拭了一边,然后拿出一套自己的裙子给她穿上。然后又输了一些混沌之气将她的伤口包扎起来,不一会儿,她被挤压破裂地五脏六腑都慢慢恢复了。

    随后独孤千叶才把独孤逸轩叫了进来,告诉他莫秋水可能会昏迷两三天,然后出去告诉外面的人这个消息,让他们放心。

    独孤逸轩来到莫秋水床边坐下,握住她的手,俯身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将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自己也被阵法镇压过,自然知道被镇压的滋味。每天要承受阵法的折磨,还要忍受一个人的寂寞孤独。想到她受的苦,他的眼眶红了。

    “秋水,你要赶紧好起来。到时候我带你去看各种风景,吃各种美食,弥补我们之间分开这么久的时光。我给你说啊,我们女儿做的东西可好吃了!我们女儿很了不起呢,秋水,你给我生了一个很好的女儿,她会让我们骄傲的。还记得她一岁开始学走路的时候不,她……”虽然知道她听不到,但是他还是想和她说说话,告诉她自己陪着她。

    独孤千叶出来的时候古娥和凤三妹正在凉亭里聊得正欢,蓝玥在一边安静地坐着。看到她,凤三妹朝她招手,让她过去。

    “你娘没事儿了吧?”凤三妹问。

    “已经没有问题了,只是还要过两天才能醒过来。”独孤千叶回答道。

    “我就知道你在就没问题。当初你太爷爷和你爹的伤势都让你治好了的。”凤三妹忍不住夸奖道。

    古娥对独孤千叶的妖孽变态已经慢慢适应了,进来后看到炼妖壶里面的繁荣景象,颇为心动。想想自己的身份,也只有白想了。

    “你这里真热闹。”古娥说,“宝宝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我感到很高兴。”

    “谢谢王后夸奖。”独孤千叶淡淡回应。她并不觉得自己这里有多么好,只是大家能在一起,就知足了。

    古娥喝了口茶,将茶杯拿在手里把玩,说:“千叶,既然蓝玥叫你姐姐,我也就自称一下长辈。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王后,你是蓝玥的母亲,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可以了,什么帮忙不帮忙的。”独孤千叶笑着说,“要不是你带我们来这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娘,说来我才是要好好感谢你呢!”

    虽然自己现在的实力很强,依然保持着一颗不骄不躁的心,古娥也算活了不少年头了,这样的女子还是第一次遇到。只可惜是个人类,不然就让蓝玥去追求她了。

    “是这样的,蓝玥说你能炼制对灵兽有用的丹药,所以我想请你帮忙给我们炼制一些疗伤的丹药。你知道外面现在的形势,这场战争是在所难免的。鲸鲨族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潜来这里,我猜测,战争应该很快就会爆发的。”古娥说出自己的请求,担心独孤千叶不愿意,说,“我们也可以付你报酬的。”

    “只是炼丹而已,还说什么报酬不报酬的。要是非要说报酬的话,那我就炼制一些丹药来当做王妃带我找到娘亲的报酬吧。”独孤千叶拒绝了海族的报酬。

    “可是你炼制丹药的话,也要花费药材什么的。我们怎么能让你吃亏呢。你能帮我们炼制丹药,我这心里已经很感激了。”古娥摇头说。

    “王妃,你是蓝玥的母亲,也就是我的阿姨,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还说那么多做什么。而且你也看了这里的情况,药材什么的,我又不缺。如果我有什么需要的,到时候再找你要,成不?”独孤千叶说。

    蓝玥在一旁说:“母后,你不用给姐姐什么报酬的,嘿嘿,以后姐姐要打架的时候,你们派人帮她打架就可以了。姐姐经常和人打架的。”

    独孤千叶的脸一黑,他这是在说好话还是黑自己呢,她哪里有经常打架?!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再说了。就像你说的,我们都是一家人。你以后也不用叫我王妃,叫我姨就好了。”古娥笑着说。

    “好的,姨。”独孤千叶笑了,起身说,“等娘亲醒过来,我就开始炼制。你们继续聊,我去给外公他们说一下。”

    “好的,你去吧。”凤三妹挥手说,然后继续和古娥聊天。

    看到独孤千叶离开,古娥感叹道:“真是个懂事的孩子。让人喜欢不已啊!我真羡慕你,有这样的后代,比起我那些孩子,唉!”

    听到古娥的夸奖,凤三妹笑着说道:“她现在不也是你的家人了吗?她可是叫你姨了。这孩子,只要是她认定的人,她就会当初亲人一样对待的。”

    “哈哈,也是!”

    ……

    独孤千叶又到了莫家人训练的地方,给他们说了一下莫秋水的情况,说醒来后让嘟嘟告诉他们。知道莫秋水没事儿后,他们才真正放下心来,专心投入到训练当中。

    随后独孤千叶回了独孤逸轩的房间,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她在门口坐了下来,安静地听着。

    一家人团聚,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其他的功名利禄,也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紫霄来到她身边坐下,似乎感受到她的心情,伸手搂过她的肩,说:“我会给你想要的生活的。”

    独孤千叶歪着头看着她,说:“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生活吗?”

    紫霄看着她难得的好心情,吻上了她的额头,说:“你想要的,我都知道。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外云卷云舒,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这句话的?”独孤千叶好奇,这不是地球上古代人说的话吗?

    “我猜的。”紫霄将独孤千叶楼过来靠着自己的肩。

    灵兽空间的刺魂嘀咕:他哪里能猜的这么准确,还不是上次你写在纸上的被他看了!现在的小姑娘啊,就是这么容易被骗,啧啧。

    后面两天时间,独孤逸轩一直陪在莫秋水的旁边,独孤千叶知道他们已经三十年没见面,所以也很少进去打扰他们。

    这天一早,她端了一盆热水进去,独孤逸轩给莫秋水轻轻擦拭了脸、脖子还有手臂,正在擦拭手指的时候,发现她的小指微微动了一下。

    “秋水,秋水!”独孤逸轩激动地低声呼唤着。

    独孤千叶在一旁看着,也发现她有醒过来的征兆,蹲在床边呼唤道:“娘,娘……”

    莫秋水紧闭的眼睛慢慢睁开,首先看到的便是自己朝思暮想的脸,看着看着,她的眼泪就留了下来。

    “秋水,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说出来,不要憋着。”独孤逸轩一看莫秋水的眼泪一下子就慌神了。

    纵容百炼成钢,亦抵不过绕指温柔。不管在外面多么骄傲刚毅的独孤逸轩,看到莫秋水的眼泪,也如同凡夫俗子一般心慌意乱。

    “娘,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独孤千叶也焦急地问。

    莫秋水摇摇头,说:“我以为真的再也见不到你了。”

    独孤逸轩所有的焦急化为温柔的一声长叹,将她的手贴着自己的脸,说:“我在,我以后会一直陪着你。你摸摸,是不是我?”

    莫秋水笑了,但是眼里还是控制不住。独孤逸轩一心急,吻上了她眼角的泪。被独孤逸轩这么一弄,莫秋水的眼泪顿时被吓回去了。想到自己的女儿在一旁看着,脸刷的一下红了。

    独孤逸轩这才想起独孤千叶还在,有些不自在地咳嗽了一下,说:“没事儿,千叶什么都没看到。是不是,千叶?”

    独孤千叶憋着笑,脑袋如同小鸡啄米般点着,说:“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嘿嘿,我去给外公他们说娘亲醒过来了。爹,时间不会很久,你要抓紧啊!”说完便跑了出去。

    “这个鬼丫头,连我们都敢调侃!”独孤逸轩看着独孤千叶的背影笑骂道。回头看到莫秋水那双温柔的眸子里诉说的浓浓爱意,喉咙一紧,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秋水,我好像你……”

    独孤千叶出门便看到了等在外面的紫霄,惊讶地问:“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

    紫霄看着独孤千叶眼睛都在笑,伸手将她额前的秀发理了理,说:“你娘亲醒来的时候就来了,看到你们一家团聚,便没进去打扰。”

    独孤千叶听着里面的动静,拉着紫霄走了,在外面坐了一会儿,估计两人差不多了,才让嘟嘟去把大家叫来了。

    一听说莫秋水醒来,莫家人都激动地赶来了。此时独孤逸轩已经将她扶起来靠在后面的靠枕上。

    “小妹。哈哈,小妹真的醒了!”莫老三最先跑进来,看到莫秋水,激动地说。

    莫震廷和莫池他们也进来了,还有凤三妹和独孤云恒,满满一屋子的人。莫秋水看到莫震廷他们,想到独孤逸轩给她说的她失踪后莫家人为她做的一起,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爹,女儿不孝,害你受苦了!”莫秋水让独孤逸轩将她下床跪下,对着莫震廷哭泣着说。

    独孤逸轩也跪在了莫秋水的旁边,说:“逸轩不孝,给莫家带来了这么多的伤害,让岳父担心受累,请岳父责罚!”

    要不是当初莫秋水的任性,要不是独孤逸轩的出现,莫家也许现在还在菩城安安静静地生活着,那十几年的伤痛也就不存在了。莫震廷不会为了寻找她而失踪受苦,莫家也不会和封家闹翻进而被打压得寸步难行。一切的源头不过都是当初的一段孽缘!好在有了独孤千叶,将这一切都解决了,莫震廷被找了回来,独孤逸轩和莫秋水也被救了出来。

    莫震廷上前将莫秋水扶起来,让她躺回床上。同时也让独孤逸轩起来。

    “即使当初再生你的气,再不同意你们在一起,你还是我的女儿。”莫震廷说,“知道你出事了,我能不去寻找吗?”

    那句“你还是我的女儿。”让莫秋水哭的更厉害了。她想过看到莫震廷后会被他狠狠地教训一顿,却没想过莫震廷会这么说。

    “哈哈,这就是我的孙媳妇吧?来来来,我是你奶奶,叫声奶奶来听。”凤三妹看到一屋子红了眼眶的人,出声打破这种气氛。

    莫秋水这才看到后面的独孤云恒和凤三妹。看到独孤云恒,她的脸色有点不自然。当初他可是亲自下令让独孤家族的人杀了她和千叶的,要不得是独孤逸轩以性命相逼,现在她和千叶都不在这世上了。

    凤三妹看到莫秋水的表情便知道她想到当初去了,狠狠地瞪了独孤云恒一眼,然后笑眯眯地说:“你爷爷当初是老糊涂了,你不要跟他那个小肚鸡肠一般见识。当初也是奶奶不在,不然一巴掌把他拍飞了去,看他还敢不敢做那样的决定!你不认他就算了,先叫声奶奶来听。”

    独孤云恒被凤三妹的话墙得脸都红了,但是想到当年发生的那么多事情,还有自己孙子孙媳受了这么多年的苦难,也只有憋着了。听到凤三妹说不认他就算了,气得跳脚,说:“什么不认我就算了,我可是她爷爷!她敢不认,我就、我就……”

    看到凤三妹瞪过来,独孤云恒的声音慢慢弱了下去,突然脑子一转,说:“她要是不认我,我就哭给她看!”

    “噗——”独孤云恒的话让大家都笑喷了。

    独孤云恒来到炼妖壶后,和有无的关系很好,两人经常一起聊天说话,陪着他们一起训练,没想到他居然把有无耍赖的这套本领给学到了。当初有无认独孤千叶当孙女的时候可不就是使劲儿地哭么。

    独孤千叶揉揉眉角,她发现不能让独孤云恒和有无一起了,不然就得被他带坏了!

    独孤云恒活了一辈子,一直都是中规中矩地生活,现在这么一耍赖皮,顿时觉得自己的灵魂得到了解放,想想,有时候耍耍赖皮也挺好的。

    郝鹏游也在后面,看到被有无荼毒了的独孤云恒,顿时想到了白无常的那句经典之言:我无赖我光荣!

    莫秋水也被独孤云恒的话逗笑了,对着第一次耍无赖的独孤云恒喝觉得一脸丢人的凤三妹喊道:“爷爷,奶奶。”

    凤三妹听到莫秋水喊她奶奶,高兴地笑了,然后从独孤云恒手上拔下一枚戒指,又从自己手上摘下一枚相对的戒指,来到床边,将自己的戒指给莫秋水带上,独孤云恒的那枚给独孤逸轩带上,说:“这个是我们独孤家族家传的戒指,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但是代表了家族的祝福。现在把它们传给你们。当初你爹和你娘我可都没给的。”

    独孤云恒看到凤三妹将自己的戒指拔了给独孤逸轩,哼哼两下没有说话。

    “丫头啊,你快点好起来啊,你还欠我只蛐蛐没有给我做呢!”有无来到莫秋水面前说。以前莫秋水也是属于爱玩爱闹的,和有无很亲近,有一次说要给他编一个蛐蛐给他,但是后面一直没有。有无想到什么,说:“你弄两只吧,我和你爷爷一人一只。到时候我和他好一起玩。”

    听到有无的话,众人雷到。凤三妹眼神怪怪地看着有无和独孤云恒,分明在说两人是不是有什么基情了?

    独孤云恒咳嗽了两下,他喜欢和有无一起,因为他觉得自己这几百年都过得太压抑了,不像有无这样随心所欲。来了炼妖壶后没有了家族的压力,他也想放纵自己的性子了。

    莫震廷看到莫秋水显得很疲惫,说:“你先好好养身体,回头我们再来看你。”

    有了莫震廷的话,大家纷纷离开。莫秋水也的确需要休息了。独孤逸轩则留下来陪着她。

    出去的时候,独孤千叶叫住了莫风,把他带到了院子里交代了一番。

    “姐姐,有什么事情吗?”莫风开口问道。

    “我后面的时候要给海族炼制丹药,需要的量比较多,你跟我一起吧,最近就不要训练了。顺便让我检查一下你的炼丹怎么样。”独孤千叶说。

    “好啊!”莫风高兴地说。独孤千叶已经很久没有看他炼丹了,想到以前她带着自己走上炼丹这条路,给自己指导,对自己的监督,那样的日子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他们也从祈风城两个小小的人,长到了20岁,成了大人,可以独当一面了。

    独孤千叶后来又给莫莲说了一下让她给莫秋水准备药膳,怎么做都说的很详细。她也想给母亲亲自准备药膳,但是现在海族的事情也很紧急,她们不能再在这里耽误太多的时间。

    后面的日子独孤千叶和莫风便开始闭关炼丹,两人整日在炼丹房里研究丹药,除了普通疗伤的,还研制出特效丹药,将丹药起效的时间缩地更短。另外还有一些其他功效的丹药。

    独孤千叶在炼制的过程中顺便指导了一下莫风炼丹上的不足,不过因为莫风一直都是她指导的,所以需要改进的地方很少,有问题都是在火候控制方面的。

    两人闭关好多天,一直在不停地炼制。因为他们的出丹率都很高,丹药等级也不算很高,他们身边的玉瓶越来越多。

    独孤千叶先行出来了,让莫风继续研制其他的。她来到莫秋水的房间,看到她现在已经好多了,脸色也红润了许多,气色不错,独孤千叶的心也踏实了。她陪莫秋水说了一会儿话后,让她在这里好好休养,她则出去找古娥和蓝玥。

    “姐姐!”蓝玥和古娥正在炼妖壶里散步,看到独孤千叶,蓝玥老远就朝她喊道。

    独孤千叶走过来,说:“姨,丹药我已经炼制的差不多了,都装这个戒指里面了。后续的丹药莫风还在炼制。要是可以的话,我现在就带你们出去了。”

    古娥接过戒指,神识一探,差点将自己吓到。戒指里满满的全是玉瓶,一点空隙都没有留。“这、这么多?!”

    “你看够不够,要是不够的话,莫风后面很快会再炼制出来的。”独孤千叶说。

    古娥将戒指收起来,说:“够了,够了。”

    “那我们现在出去吧。”独孤千叶说完,带着古娥和蓝玥一起出去了。

    出了炼妖壶,他们赶紧离开了山洞,并叫等在外面的侍卫一起快速离开。因为独孤千叶的阵法并不很牢固,她也知道它撑不了多久,所以当他们离山峰远远地再回头看的时候,看到山峰左右摇晃了几下,然后山脚的山洞坍塌了,整个山峰都落了下来。

    还好他们跑得快!这是所有人心里的想法。

    古娥想着独孤千叶将时间把握的恰到好处,对着侍卫道:“回宫。”

    “是,王后。”侍卫齐声回答。

    然后一行人朝着王宫的方向飞去。

    在羽灵大陆的某个角落,一位闭眼修炼的老人感觉到什么,睁眼看向蓝海海域的方向,说了句:“有因有果,因因果果,循环不息。该来的来了,该走的也要走了。天,要开始变了……”

    独孤千叶跟着古娥他们一起回到王宫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

    蓝宏听到侍卫说古娥他们回来了,停下手中的事情就来到宫殿外面,看到缓缓走来的古娥和蓝玥,他长长地舒了口气。

    “你们怎可如此冒失?!”放下心来后,蓝宏开始训斥两人,当侍卫回来给他说他们将鲸鲨族潜伏进来的人都消灭了,差点被吓死。虽然不知道她们最后怎么脱线的,但是确实有个危险的时候。

    “宏,进去,我有事情跟你说。”古娥挽住蓝宏的手,拉着他往里走,“回过头来给侍女吩咐说,给小殿下和公主准备房间。”

    “公、公主?”所有人都惊讶了,这人类什么时候成了他们水龙族的公主了?!

    就连蓝宏也疑惑地问:“你们出去都做了些什么?”怎么回来就她就成了公主了。

    “你们先下去准备,千叶,宝宝,你们跟着他们去就是了。”古娥对侍女吩咐道,然后拉住蓝宏说,“进去我给你说说这一路的事情。”

    独孤千叶和蓝玥跟着侍女走了,古娥和蓝宏则回来大殿。将所有侍卫侍女谴下去后,她将自己和独孤千叶出去以后的事情一一说了一下,然后拿出独孤千叶为他们炼制的丹药。

    蓝宏听完,沉默了一会儿。没想到他们出去才几天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救了古娥他们,灭了鲸鲨族派来的人,还为他们炼制了这么多的丹药,并且毫无要求!

    “所以说,并不是她高攀了我们,而是有她,是我们的幸运。”古娥最后总结说。

    “之前还想着等鲸鲨族的事情解决了,让蓝玥和她接触契约关系呢。就算少一些修为,也比没有自由强。现在看来……”蓝宏说。

    “你要是真的这么要求了的话,蓝玥肯定会跟你急的。”古娥笑着说,突然又叹了口气,心情一下子低落起来:“我原本也想让宝宝留下来的,但是她真的将宝宝照顾的很好,而且跟着她,宝宝以后肯定也会发展的更好。我们不能自私地将他留在我们身边。”

    “你说的也对。”蓝宏承认道。

    古娥将丹药都交给蓝宏,然后问:“齐儿和益儿回来没有,他们怎么样了?”

    “齐儿还在外面,益儿回来了。现在应该去军营看他们训练了。”蓝宏回答说。

    “父王,母后。”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一个穿着水蓝色长衫的人走了进来,对着两人行礼道。

    “益儿回来了啊?正好,跟我去看你弟弟。”古娥看着蓝益,招手道。

    正在走来的身影微微一顿,继续走到她身边,说:“弟弟找回来了啊?在哪里?”

    “在后面呢,走,我们去看看。”

    古娥拉着蓝益离开了,蓝宏看着手中的丹药,思索了一会儿,说:“来人,去请龟老。”

    独孤千叶和蓝玥因为有契约关系,所以侍女将他们安排在了一个院子里。古娥和蓝益过来的时候,两人正在院子里研究珊瑚。发现他们来了,起身相迎。

    “母后,你怎么来了?”蓝玥走过去挽住她的手臂,说。

    “我过来看看他们给你们安排的怎么样。顺便带你二哥来看看你。”古娥拍着蓝玥的挽着自己的手,“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蓝玥的二哥,蓝益。益儿,他就是你三弟,这是他的契主。”

    蓝益看到蓝玥的时候目光闪了闪,正好被独孤千叶捕捉到了。听到独孤千叶是蓝玥的契主,蓝益惊呼道:“三弟和人契约了?!”

    蓝玥笑嘻嘻地说:“是啊?姐姐就是我的契主,我是姐姐的契约兽了。”

    蓝益知道蓝玥被人契约后,表情相当奇怪,古娥以为他只是因为一时惊讶,但是独孤千叶却在他的表情里看到了释然和放心。

    她垂下眼帘,心里明白了一些事情。

    “三弟才刚刚回来,可以经常去我那里转转,有什么事情也可以给去说。当刚刚的也没有照顾过你。”蓝益拍着蓝玥的肩膀说。

    “嘿嘿,谢谢二哥,我会的。”蓝玥笑着说。

    “不知道三弟这次回来打算住多久?”蓝益问。

    古娥也看向她们,她知道独孤千叶已经找到她娘亲了,肯定要回岸上去的。

    “过两天就走。”独孤千叶说,“不过在走之前,我会将再交一批丹药给你。”

    海族的战争她并不想参加,她和蓝玥的等级都不高,去了也是白搭,她并不觉得自己多厉害,什么事情都可以去参合一脚。但是因着蓝玥和他们的关系,她会再为他们准备点丹药,让他们更有把握一点。

    古娥也不想独孤千叶参加。一则是因为她和蓝玥实力都不高,二则是因为独孤千叶参与进来的话,那就牵扯上海族和人族的恩怨了。

    “如此,你们过两天便离开吧。”古娥说,“现在情况越来越紧急,战争随时会爆发,你们越早离开越好。以后就要请你多多照顾蓝玥了。”

    “我会的。”独孤千叶郑重地说。

    “那就麻烦你了。我弟弟还小,请你多多费心。母后,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们了。”蓝益也说道,将一个哥哥的角色扮演地很好。

    古娥点头,和独孤千叶她们又说道了两句便离开了。

    独孤千叶看着蓝益和古娥消失在拐角,突然出声问蓝玥:“蓝玥,要是让留在这里做海族之王,你愿意吗?”

    “姐姐怎么问我这个?”蓝玥不知道独孤千叶为什么这么问,还以为独孤千叶不想要她了,一脸要哭的样子,说:“我说过你到哪里,宝宝也要去哪里。我虽然舍不得母后,但是我还是不想留在这里。姐姐你不能不要宝宝的!”

    独孤千叶看着蓝玥委屈的脸,也许他就这么一直单纯下去比较好。反正他也无心留在这里,那这里的恩怨便不要再告诉他了,让他心里一份完整的亲情。

    想通了,独孤千叶便不打算将自己发现的给他说,再看他急得快哭的样子,扑哧笑了出来,说:“我只是随便说说,没有想把你留在这里啊。我进去炼丹,你要去吗?”

    “要去要去,我要进去。”

    独孤千叶和蓝玥进屋,因为她本身就不喜欢有人伺候,所以,侍女一个都没留。他们回屋后,独孤千叶将蓝玥带到了炼妖壶里。

    “我去找小九哥哥他们。”蓝玥说了一声,跑开了。

    独孤千叶去看了看莫秋水,发现她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陪她聊了会天,才去了炼丹房炼丹。

    推门进去,发现莫风还在里面,她忍不住问:“你不会一直都在这里吧?”

    莫风看到独孤千叶,将手里的东西一放,说:“姐姐,我翻丹书的时候发现一种丹药,对灵兽的效果很好,但是我按照丹方却怎么也炼制不出来,你来看看。”

    “哦?还把我们的莫风给难住了?”独孤千叶结果丹书,认真研究起来,发现这的确是一种效果很好的丹药,她按照书上说的方法开炉试了一下,也失败了。

    “我也是到了这一步就失败了。”莫风看到独孤千叶失败,解开炉盖,一股糊味飘散开来。

    独孤千叶看着丹方,说:“这丹方看起来是可行的,这一步为什么会失败呢?”她又检查了一遍废渣,发现里面有白色的硬块,这是这些硬块,在进行到到这一步的时候发生爆炸,将所有的药材都毁了。

    莫风看到独孤千叶手里拿的东西,说:“姐姐,白岺有什么不对的吗?这也是一味主药材的。”

    “你看,白岺到了现在都没有化掉,但是在丹方里,它现在应该已经化成液体了。”独孤千叶将丹书拿给莫风说,“也许我们失败的原因就在这里。”

    “那就是要将它融化成液体就可以了吗?”

    独孤千叶摇摇头,说:“想要它融化,我们必须选好药材,既能让它融化,也不会影响整个的药性。”

    莫风点点头,说:“我知道了。融合性的药材,选什么呢?”独孤千叶点到为止,剩下的就交给莫风去做了,她自己则开炉炼制其他丹药。

    当她练完一炉丹药,莫风凑上来说:“姐姐,我选了这个水妖花,你看行不行?”

    独孤千叶看着他手里的药材,虽然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还是说:“行不行,你自己去试试就知道了。要记住,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只有自己去试过,你才会知道结果如何。别人的话,那都只是建议而已。”

    莫风点头,从新准备了一份药材,开始炼制起来。独孤千叶熄了火,站在一旁观看。虽然这一次过程还是有些惊险,但是他还是成功炼制出了丹药。

    “做的不错。”独孤千叶说,“那你就负责炼制这种丹药,我来炼制其他的。争取早点炼制完了,早点离开。”

    晚了就怕要卷到海族的战争里了。

    “好。”莫风点头,两人再次开始闭关。

    过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炼丹房的门终于打开。独孤千叶看着莫风,眼里含着笑意,说:“没想到你这次能突破到八品炼丹师,我出去后你好好的巩固一下。但是要劳逸结合。”

    “我知道的。”莫风点点头。

    独孤千叶在心里呼唤蓝玥,在他过来后带着他出了炼妖壶。

    ------题外话------

    唔,提子今天被一些消息给吓到了,决定要调整自己的作息时间,早睡早起,按时吃饭,每天要出门去走走,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啊!╮(╯﹏╰)╭妞们砸点票票把提子砸晕吧,这样偶就不会胡思乱想了⊙﹏⊙b

    谢谢亲:【——繁夕【【陈丽橼】【熊爷mihu】【qquser6192547】【15142421867】【piaopiaolin】给提子的票票,么么一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