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母女连心的心痛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

    永久网址,请牢记!

    神主大人没救了?!

    吴波只觉得听到这句话后自己浑身血液倒涌,浑身像要虚脱一般。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看到独孤千叶还在那了一个劲儿的说奇怪奇怪,他一把拉过她,按住她的双肩吼道:“什么没救了,你说清楚!”

    “诶诶诶,停下停下,殿主停下,百里的头都要晕了。”独孤千叶被晃得头晕,大声说。

    “吴波,你停下,听听她怎么说。”陆远霜说。虽然她声音比较小,但是还是成功制止了吴波的行动。她看着独孤千叶,问:“我这伤势治不好了?”

    独孤千叶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微微嘟起嘴巴,将一个丹痴装的活灵活现的。

    “因为不是治不好,只是……”独孤千叶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吴波问道。

    “百里冒昧地问一句,神主大人的伤势可是因为分身被人杀了而受到的重创,外加契约灵兽死去受到的反噬?”独孤千叶一脸严肃的问。

    陆远霜和吴波相互对望了一眼,陆远霜受伤的事情一直没有对外说,连神殿的人都以为她只是在闭关准备玉瓶,没想到独孤千叶只是把脉检查了一下,就知道原因。

    他们哪里知道,独孤千叶是因为了解事情的真相啊!

    “百里,你有办法治好神主的伤吗?”吴波看独孤千叶如此厉害,心里有燃起一份希望。

    “殿主,我不是说了嘛,神主大人没救了。”独孤千叶一脸痛心地说。

    “为什么?连你都没有办法吗?”吴波不相信,既然她都能看出来,肯定也会有办法的。

    “办法我有啊,可是……”独孤千叶又不说了,急的吴波想一掌拍死她。

    “可是什么,你就直说吧。”陆远霜看着独孤千叶说。

    “我有可以炼制丹药将神主的伤势暂时压住,但是真正要想复原的话,必须、必须、必须……”独孤千叶一下子红了脸,必须什么也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必须什么?!”吴波觉得自己要被独孤千叶急死。

    独孤千叶不敢看两人,低着头,被吴波追问得急了,一下子将喉咙的话说了出来:“必须男女交合!”

    吴波和陆远霜都愣在了那里。

    独孤千叶看着自己的脚尖接着说:“可是,不是说神主大人必须保持处子之身吗,这唯一的办法也没有用了啊!所以我才说神主大人没救了。”

    密室里一下子安静地连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独孤千叶低着头,还以为她是在害羞,其实她已经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了,心里已经笑翻了天!

    神主不是肖想她老爹么?不是一直看不上吴波么,现在她就要她破了身子,哼哼,看她是宁愿要命还是要身子!

    而且她已经断定了神主不敢把自己的伤势让别人知道,自己刚进神殿,肯定不会和她圈圈叉叉的,所以这唯一的办法只有这唯一的一个男人来实施了。

    “而且,神主大人的伤势好像已经拖了很久了,再拖下去的话,恐怕……”独孤千叶又加了一把火。

    许久,吴波才干咳了一下,说:“你先回去,在外面等我。我和神主大人商议一下。”

    独孤千叶看神主也没有反对,独自出去了,留下两人秘密商议了很久。

    来到外面,独孤千叶终于笑出了声,藤皇看到她的样子,忍不住说:“主人你可真坏!明明丹药直接就可以治好她了,非要想出这个办法来,嘿嘿,不过本皇喜欢。”

    “不救她,查不到娘亲的下落。可是救她,我心里又不舒服。”独孤千叶在院子里的凉亭坐下来,嘴里哼哼着说。

    为了将自己丹痴的角色演地更像,她拿出一本丹药书籍研究起来,心里却是在盘算着怎么才能从神主的嘴里得到娘亲的下落。

    过来好久,吴波才从里面出来,看到凉亭里拿着丹药书籍在研究的独孤千叶,心里一阵高兴。这个小子上道啊,才来就帮他完成了上百年的心愿。

    “百里。”吴波朝独孤千叶喊道。

    独孤千叶看到吴波出来了,噌噌噌地跑过来,问:“殿主,你们商议的结果如何?”

    “咳咳,”吴波将手握拳放在嘴边,假意咳嗽了两下,说:“你说的那个丹药什么时候能炼制出来?”

    “丹药我已经可以炼制了,但是必须要准备药材。这些药材都很很珍贵,不易得到。”独孤千叶说,“要把药材收集好了,才能炼丹啊。”

    “药材不是问题,你直接给丹药殿说就行了。”吴波说。神殿财大气粗,哪里需要为这些担忧。

    独孤千叶笑笑,既然都说没问题了,那她也不用客气,看中了哪些珍贵的药材,都让人给她送了过来,然后还说了一些丹药殿没有的,让整个大陆神殿的人寻找。一时间大陆上的人看到神殿到处在寻找药材,有些药材很难找,让神殿的人绞尽了脑汁,差点将整个大陆弄得人仰马翻。

    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独孤千叶需要的药材终于找齐了,她这才着手准备给陆远霜炼丹。当然,那些药材都被她自己私吞了。那么好的药材,给了神殿多浪费啊!

    独孤千叶在这段时间给了点丹药给神主吃,效果勉勉强强的,但是陆远霜已经被伤势折磨了太久了,即使有一点用处,她都觉得效果很好。

    独孤千叶在炼丹的时候在里面多加了一味药材,嘴里嘟哝着:“我已经尽量让你享受快了啊,你要感谢我。”

    “主人,你在里面加了什么?”藤皇支起小花问。

    “嘿嘿,好东西。”独孤千叶笑着说,“唉,我真是太善良了!”

    “主人,你笑得真猥琐。”藤皇一下子揭穿了独孤千叶笑容的本质。

    独孤千叶用手戳了一下小花花,说:“我这是帮她享受快乐,几百岁的人第一次,怕她有心里阴影,接受不了。”

    “你是怕她反悔不那啥了吧?!”藤皇戳穿了她的真实目的。

    独孤千叶嘿嘿笑了两下,便不说话了,将精力专注到炼丹上面这里面也有不少好药材的,要是报废了,多可惜。

    花费了十几个小时,独孤千叶终于将丹药成功炼制出来。她拿着玉瓶来到了吴波的住处,正好遇到吴波要去见陆远霜。

    “殿主,这丹药我已经炼制好了。”独孤千叶来到吴波面前,将玉瓶交给他。

    “这么快?”吴波结果玉瓶,惊讶地说。

    “这要是因为神殿力量强大,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药材收集完成,我又怎么好意思拖后腿呢。而且神大人的病拖得越久,对她的伤害就越大。”独孤千叶回答的很得体。

    “嗯,很好。你跟我去见神主吧,争取今天将她的伤治好了。”吴波说完转身先走了。

    独孤千叶跟在后面,心里鄙夷地想,什么今天治好她的伤,我看你是想早点把她吃掉吧!

    密室里,陆远霜看着自己手里的丹药,一时还有些犹豫。

    独孤千叶上前一步说:“神主大人,这个丹药吃了可以治好你的伤,并且尽可能地恢复你失去的实力。但是,有一点属下得说明白,这个丹药里有一种药有轻微的催情作用,因为是主药,所我不能去掉。通过,通过男女交合,这个丹药的真正作用才能发挥出来,不然就只能治标不治本。”

    坑人的最高境界就是你告诉别人这是一个坑,她还不得不往下跳!

    “真的要这样才能治好我的伤吗?”陆远霜看着独孤千叶,心里有点怀疑独孤千叶是不是故意整她的。

    独孤千叶看到陆远霜的表示,很少受伤,说:“神主大人怎么可以怀疑我对神殿对您的忠心!神主大人要是不相信我,我可以起誓的!”独孤千叶说完,将手放在胸口,说:“天地规则为证,这个丹药确实能救治神主大人的伤,要是不能,我愿意永坠无间地狱!”

    独孤千叶说完,天地规则降临,一道银光钻进独孤千叶的胸口。

    陆远霜并没有想着要独孤千叶发誓,但是看着她没有被天地规则拉到无间地狱,她心里的怀疑也消除了。经历过洗礼的人,怎么还有可能会不效忠她呢?真的是自己多虑了!不过她也可以放心地吃这个丹药了。

    她将丹药倒出来,一颗血红色的丹药出现在她手里。她准备吃的时候,独孤千叶一下子叫住了她。

    “神主,这个丹药吃下去可没有解药的。”意思就是,吃了就只有和吴波圈圈叉叉了。

    陆远霜听到独孤千叶的话,犹豫了一下,但是想到自己已经拖了这么久的伤,还有每况愈下的身体,她心一横,将丹药吞了下去。

    吴波之前看到独孤千叶劝解陆远霜心里还有些生气,看到她将丹药吞下去以后,心里一松。

    “咳咳,这个,殿主,这个、这个丹药的副作用效果不是很明显,但是时间比较长,当然,越长的话,对神主大人伤势的恢复就越有用。咳咳,这个,你明白了吧?”

    独孤千叶说完,将一个玉瓶塞到了吴波的手里,眼神说着你明白的,然后转身出了密室。

    “哈哈,主人你真坏!”出了密道后,藤皇笑着说。

    “有吗,我觉得我很好啊?!”独孤千叶耸耸肩。

    她这真的是在救她的命啊,不过是在救治的过程中动了一点点小手脚罢了。至于那个实验,她说的是那个丹药是救治她的丹药,事实也确实如此。只是要是她没有加那一味药材的话,一样可以根治她的伤。他们自己不知道啊!这也不能怪她不是?

    看到独孤千叶一副自己是好人的样子,藤皇忍不住鄙夷地说:“你走的时候还给那个殿主那个丹药,哼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干嘛的。”

    “那个啊,那个不是因为丹药的副作用时间比较长嘛,怕殿主体力和精力不支啊,到时候不能救了神主,连殿主都要搭进去了。我这可是完全为了他们好。小孩子不懂不要乱说话!”独孤千叶和藤皇说着话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完全不担心他们出来会找不到她。

    因为没有三天三夜,他们是出不来的……

    “大师,你什么时候教我们炼炼丹啊?”回去的路上,碰到丹药殿的人,热情地和她打招呼。

    独孤千叶因为刚刚小小地报了一下仇,心情不错,看着他们也顺眼一点,说:“好啊,现在都可以。”

    “真的?太好了,殿里的兄弟们都等着呢!”

    于是,剩下的三天,独孤千叶都在丹药殿里和大家讨论丹药,还开炉炼给他们看。到第四天的时候才又回到陆远霜的院子。

    不过她去的时候里面居然还没有结束战斗,这修炼之人的精力真是旺盛!

    到了第四天下午的时候,吴波才意犹未尽地出来,看到四周没人,去拿了水桶什么的进去给陆远霜清洗去了。

    独孤千叶琢磨着两人应该结束了,才慢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她来的时候,神主已经从密室里出来了,吴波在一旁伺候着她。

    这个院子里的人也多了起来,神卫队啦侍女什么的,来来回回地穿梭,不像之前那么冷清了。

    看到独孤千叶,陆远霜不知道该恨她还是感谢她。要是没有她,自己的伤到现在还好不了。可是因为她的丹药,她几百年的贞洁没有了,对象还不是自己心爱的人!

    “神主大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胸口可还有不舒服吗?”独孤千叶目光单纯地问。

    陆远霜脸上一红,她想她哪里都不舒服!但是——

    “你的丹药很有用,我现在胸口已经不疼了。”

    独孤千叶了然点点头,说:“那身体其他地方有没有不舒服的?这个丹药虽然治疗好了你的伤势,但是后面还需要调节调节。我还是再给神主大人把把脉吧。”

    陆远霜将手伸出来,独孤千叶上前给她把脉,看到她伸出来的地方都是一个个红草莓遍布,心里忍不住感叹,这两人的战况是多么的激烈啊!

    独孤千叶装模作样的把了会脉,说:“伤势也的确好了不少,不过后面还需要继续服用一些丹药。”

    一听还要吃丹药,陆远霜下意识地问:“还是那个丹药吗?”

    “呵呵,那个丹药只有那么一颗,后面吃的丹药是调补身体的。咳咳,那个啥,咳咳,神主大人的伤势才刚刚有所恢复,近期不宜再过激地运动。”独孤千叶一脸不好意思的说。

    陆远霜被独孤千叶这么一说,脸刷地一下红成猴子屁股。她看了看独孤千叶,发现她却是没有故意戏弄她的意思,说:“那以后你就负责我的身体,直到完全康复为止。吴波,你先回去处理殿里的事情吧。”

    虽然她尽量做出以前那样高贵的样子,但是刚刚初尝**的人,怎么做都带着一股魅惑的味道。

    吴波看着陆远霜,又想将她压在自己身下,不过想着独孤千叶说的不宜剧烈运动,他便放弃了,回答大殿去处理神殿的事情去了。

    “咳咳,属下也先告退了,去准备要用的丹药。明天我会来给神主大人把脉的。”独孤千叶想溜,但是陆远霜并不给她机会。

    “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负责我的生活,就在这里住下,直到的康复。还有,我受伤的事情,谁都不准说!”

    想着离地近可以更多地探听消息,独孤千叶心里是乐意的。但是嘴上却不能这么说。

    “神主大人的院子属下怎么能来住呢?”

    “我说可以就可以。在我伤好之前,你就先不要回去了。”陆远霜冷着连说。

    “那好吧,属下遵命。”独孤千叶为难地同意了,并且很快将自己的东西搬了过来,选了一间房间住下。

    后面的日子,吴波每天都会来看陆远霜,眼里是越来越抑制不住的火热。独孤千叶看着,心里感叹道:“这男人就是喂不饱的猫!有了第一次就想着无数次。”

    后来从独孤千叶嘴里知道已经可以轻微运动了,他直接将所有的侍女什么的都叫走了,然后在屋子里将陆远霜给吃了。

    独孤千叶远远地听到房间里的动静,脸上没有以往的轻松,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后面的日子,她在给陆远霜拿丹药来的时候听到吴波给她汇报工作,听到说神殿和封家的人还在到处追查当初灭掉封家分家的人,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人影,甚至在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离开羽灵大陆了。

    “你再多派些人手,一定要找到他们。如此挑衅我神殿的人,怎可放过!”陆远霜说。

    独孤千叶在一旁听着,我就在你面前啊,另外两个人都在炼妖壶里,你来抓啊!

    “属下明白了。”吴波领命离开了。

    她把丹药给了陆远霜,看到她吃了后,又给她把脉,随后说:“神主大人的伤势就快痊愈了!”

    “我复原了,会记你的功的。”陆远霜淡淡地说,“你炼丹这么厉害,没想到医术也这么厉害。之前有好几个丹师给我看了以后,都没有办法。为了不泄露消息,不得不将他们都杀了。”

    独孤千叶缩了缩自己的脖子,还好她能治啊,不然她是不是也会没命了?

    “嘿嘿,我这是正巧研究过这样的伤势而已。”独孤千叶回答道。

    “哦?谁还受过这样的伤?”

    “我来神殿之前去了独孤家族一趟。独孤家族神主大人应该知道,隐世家族。说是去救治他们的家主独孤云恒。只是那伤势太严重了,虽然有了火龙丹,但是……”独孤千叶一脸惋惜地说,“后来我要离开的时候,独孤云恒的儿子独孤尘远被抬了回来。我当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只是发现他受了很重的伤,后来他们给我说他企图去火焰深渊救他的儿子,但是不小心破坏了阵法,儿子不但没有救出来,连分身都被阵法爆炸的威力给弄没了。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人,所以研究了一下。”

    “你说阵法爆炸了?那里面的人呢?”陆远霜一把抓住独孤千叶的手,情绪激动地问。

    “神主大人,这个什么阵法我不知道啊,他们说里面的人爆炸了连灰都没留下,到底怎么样我也没见到啊。听说那个火焰深渊不是一般人能够下去的。不过我看到独孤家族的人都沉浸在悲伤里,想必是真的了。”独孤千叶说着。

    “你说的都是真的?”陆远霜瞪着独孤千叶,想把她的脸上瞪出两朵花来。

    “真的,神主大人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起誓的!”独孤千叶说。

    想到独孤千叶也没有理由骗自己,送开她的手,说:“不用了。你先洗去吧。我要清静一下,谁来了都不准打扰我。”

    “是,神主大人!”独孤千叶行了个礼退了出去,对着外面的人交代说:“神主大人规定谁都不住进去,要是放人进去了,仔细你们的脑袋!”

    “那,要是殿主来了呢?”有人小声地问。

    “殿主大人?殿主大人来的话就进去禀报一下神主大人吧。”独孤千叶说完,背着手离开了。

    神殿的人都知道神主大人出关了,但是不久后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连殿主去找她她都不见。只有刚进来的百里邪大师能进她的院子。

    “我现在的身体,可以远行吗?”陆远霜问独孤千叶。

    “神主大人,你现在还是不要远行比较好。”独孤千叶一听到陆远霜的话,心里一跳,很快恢复镇定,劝说道,“你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用传送阵的话空间的挤压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严重的危害的。如果是坐飞行兽的话,时间太长,对你的身体也不好。”

    听到独孤千叶句句为自己考虑的话,陆远霜沉默了。

    “不过要是神主大人一路能注意的话,也不是不能出门的。只是不能用传送阵。”独孤千叶说。

    陆远霜没有继续说这个话题,却在独孤千叶离开的时候说:“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和我一起出去趟。”

    独孤千叶身影一顿,回答道:“是。”

    “有点远,该带的东西都带上。”陆远霜接着说。

    “属下知道了。”独孤千叶说完退了出去。

    独孤千叶心里有些激动,不知道她要去的地方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第二天,陆远霜把吴波叫来,交代了一下事情,带着独孤千叶,坐上她的飞行兽离开了。没想到她的飞行兽居然还是凤凰一族的!

    两人飞行了一个多月,穿过了北望山脉,来到东大陆后,独孤千叶建议她去神殿修养了几天,然后才继续赶路。最后,他们来到了蓝海领域!

    经过两个多月的时间,陆远霜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没有传送阵,时间果然浪费了不少,但是也正好给了她修养身体的时间。

    到了蓝海海域附近,陆远霜便不再让独孤千叶跟着了,自己一人坐着凤凰飞向了蓝海海域深处。

    “主人,怎么办?”藤皇问道。

    独孤千叶看着已经看不到人影远方,说:“她去蓝海深处,那娘亲肯定是被镇压在海底的某处。”

    “老巫婆把我们甩在这里,我们接来该怎么办啊?”藤皇问。

    “她能去,我们也能去。”独孤千叶四周感应了一下,没发现有人,闪身进了炼妖壶,不到片刻,一袭紫粉色的姑娘出现在原地。

    “小火,走吧。”独孤千叶叫出小火,朝着陆远霜离去的方向追去。

    她一早就在陆远霜身上撒了一股淡淡的香味,这个香味传出来好几天都不会散。独孤千叶就顺着这个香味追了过去。

    陆远霜一直飞到蓝海海域中央某处小岛上,对着海面水袖一挥,整个海水便朝两边分开,让出一条道来。看着出现的道路,她将灵兽收回契约空间,然后飞身下了海底。当她进去后,后面的海水自动合在了一起。

    独孤千叶远远的望着陆远霜下了海底,不知道她下海底后去向了哪里。为了防止她突然上来,独孤千叶让小火在附近的岛屿上落了下来。

    “姐姐,现在这么办?”小火化成人形,看着无边海水问。

    “想办法下去,这样才能找到娘亲被关押的具体地点。”独孤千叶思考了一会儿说。

    “姐姐,姐姐,我来,我来!”正在炼妖壶里蹦跶的蓝玥宝宝知道独孤千叶要下海,冲着她喊道。

    独孤千叶想到蓝玥宝宝是水龙,下水肯定是没问题的,便把它叫了出来。

    蓝玥宝宝一出来,看到蓝色的海面,大声欢呼了一下,然后一头扎进了海里,过了十几秒中又从水里窜了出来,飞到了半空,带出来的水将独孤千叶和小火的衣服都淋湿了。

    “姐姐,哇哦,宝宝好高兴啊!”蓝玥宝宝又钻到水里,冒出一个脑袋看着独孤千叶,兴奋地说。

    独孤千叶看到蓝玥宝宝这么高兴,嘴角也微微上扬。虽然炼妖壶里环境虽然不错,但是毕竟不是海洋,蓝玥作为水兽,看到海水自然会如此了。

    “宝宝你有办法让我进到海里吗?”独孤千叶问。虽然说天地间所有的水和冰都听她的号令,但是她不能下去以后一直都要分心来控制海水啊。

    “姐姐,你个我契约过的啊,就算是在海底也可以自由呼吸的。”蓝玥宝宝说,然后化成人形,来到海岸上。

    “我可以在水下呼吸?”独孤千叶惊讶地说,那她不就成了鱼类了吗?想到自己已经被改造成金色的骨头金色的经脉,现在没想到自己进一步接近非人类了!

    看到蓝玥宝宝肯定的眼神,独孤千叶到海水里试了一下,没想到自己真的能在水底下呼吸!这可解决了她的一个大问题。

    独孤千叶将小火收回了炼妖壶,这种环境不适合她,然后和蓝玥宝宝一起进了海里。

    她们不知道,当她们出现在海里的时候,海底世界已经掀起了巨浪。

    这是独孤千叶第一次在海底世界里行走,发现海洋下面的景色很漂亮,各种各样的海草,珊瑚,游鱼交织成了色彩斑斓的世界。

    海底都是一些鱼类灵兽,看到独孤千叶这么一个人出现,都好奇地围了上来,对着她和蓝玥宝宝指指点点的。

    独孤千叶看了一遍,没有发现陆远霜的身影,心里有点失望。那个香味到了水里就没有效果了,现在也不知道她去了那里。海底这么大,她要到哪里去寻找娘亲的下落?!

    “你们有没有看到刚刚进来的那个人往哪里去了?”无奈之下,独孤千叶只好问起这里的这些灵兽。希望可以知道她离开的方向。

    但是所有的灵兽都说自己不知道,只有一条小鱼出来,说:“我知道我知道,她是往那个方向跑了。”没有手,小鱼将嘴巴嘟向着一个方向,算是指路了。

    “谢谢你!”独孤千叶没想到海底的灵兽这么热情,对那条小鱼非常地感谢。然后和蓝玥宝宝一起朝着小鱼说的方向追去。

    “姐姐,没想到海底居然是这个样子的!”蓝玥宝宝新奇地望着一路掠过的美景感叹道。

    “以后有时间了你可以经常到海边玩儿。”独孤千叶看到蓝玥宝宝这么高兴,说道。

    可是蓝玥宝宝却突然不不高兴了,停下来说:“我也和姐姐在一起,姐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独孤千叶也停下来,摸着蓝玥宝宝的头,说:“我没有说让你一个人来啊,我是说到时候我们陪你来。”

    蓝玥宝宝听了这次又高兴起来,拉着独孤千叶继续往前游,但是游了好久都没有见到陆远霜的影子。

    “姐姐,还是没有跟上她。”蓝玥宝宝有些泄气地说。

    独孤千叶心里也有些遗憾,叹了口气,说:“至少我们知道娘亲被镇压在这海底了。再想办法找吧。”

    这边,陆远霜下了海底之后快速地朝前又去,不久就遇到了一个珊瑚丛,她在珊瑚丛里左右走了几步,人就不见了!

    那些珊瑚居然摆成了幻阵!

    她进入到里面去了以后,又走了很长时间,才慢慢看的一个海底山脉,山地有一个洞。她在洞前站立了一会儿,脸上阴冷的表情像要杀人一般。最后她弯腰走了进去。

    洞里面依然是很多水,走进去以后就会看得整个山底似乎都被掏空了,只有中间稍微高一些。上面阵法闪着银光。里面躺着一个虚弱的身影,正是独孤千叶的母亲莫秋水。

    陆远霜看着莫秋水,眼神嫉妒狠辣,很想将莫秋水碎尸万段。要是没有这个破阵法挡住,她一定要一刀一刀将她身上的肉割下来!

    莫秋水感觉到有人来了,不用想都知道是谁。闭着眼睛问:“你又来干什么?”

    陆远霜听着她已经虚弱不堪的声音,冷笑着说:“我是来告诉你好消息的!”

    莫秋水的眼睛一下子睁开,眼神犀利地看着陆远霜。虽然身体很虚弱,但是她还是支撑着坐了起来。

    “你想说什么?”莫秋水盯着陆远霜。

    陆远霜看到莫秋水那双依然明亮勾魂的眼睛,突然一笑,说:“我花费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来到这里,肯定是有好消息和你分享了。只是不知道你能猜出来不?”

    “你伤害了我女儿?!你要是敢伤害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莫秋水一下子激动起来。她知道独孤逸轩被镇压在火焰深渊,陆远霜动不了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远在玄月大陆的女儿了。

    “哈哈,那个小贱人还不值得我去找她,自然会有人收拾她的。我来给你说的是,你的丈夫。”

    “我丈夫怎么了?”莫秋水刚放下的心又被提了上来。

    “怎么了?”陆远霜大笑着说,声音有着高兴,解脱,也有着浓浓的心痛和伤心,“哈哈,他怎么了?他死了,哈哈,他死了!以后再也没有这个人了!再也没有了!哈哈!”

    “嗡!”莫秋水的大脑一响,让她觉得出现了幻听一般。“不会的,不会的!他在阵法里,你不可能伤害得了他!”

    “谁说是我把他弄死的?哈哈,是他老爹,妄图去破解阵法,结果破解变破坏,阵法爆炸,将他活生生地炸死了!哈哈,死了,死了!”陆远霜有些疯狂地大叫着,在这里她不用装高贵,装女神,她可以尽情地发泄自己的气愤和伤痛。

    而且还有个女人陪她!看着莫秋水明亮的眼睛一下子毁灭,她的心里升起一种报复的快感。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下了地狱,你也别想上天堂!

    莫秋水感觉自己现在已经不是自己了,没有了思想,只看到陆远霜的嘴唇不停地说话,却听不到她的声音。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他死了,独孤逸轩死了!

    他怎么会死呢?她都活的好好的,怎么会死呢?这一定是陆远霜为了打击她故意说的。但是她疯狂的样子,一点也不像说谎。

    她双眼一闭,不要看到外面的世界,那她就不用去想陆远霜说的是不是真的了。这样可以吗?可以吗?

    “贱人,你说,要是再把你那废物女儿给杀了,怎么样?”陆远霜发泄一番后,已经冷静下来,看着一脸死灰的莫秋水,冷笑着继续刺激她。

    女儿!听到这个,莫秋水的大脑一下子恢复了清明,看着她说:“你要是敢动我女儿,我就是做鬼也要拉着你!”

    “哈哈,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你这么在乎干嘛?也许到时候你还要感谢我,让你们一家团聚呢!哈哈!”陆远霜说着,大笑着走了出去。

    “不准你动我女儿!虽然她没有上族谱,但是她毕竟是独孤家族的人,你要是想和独孤家族直接对上,你就去!正如你说的,我们一家三口正好在地下团聚!”莫秋水看着陆远霜的背影说道。

    看到陆远霜真的已经离去了,莫秋水一下子瘫到了地上,眼里的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不住地往下落。她摸了摸自己的心口,那里钻心地疼!

    你曾经说过,我没死,你也不会死,现在你却将我留在了这浮华人世!

    你曾经说过,以后会带着我和女儿去各个大陆看不同的风景,现在却独留我和孩子天各一方!

    你曾经说过那么多的誓言,没有做到,你怎么就能死去?!

    因为你和女儿,我才撑到了现在,你走了,让我和她怎么办?

    莫秋水越想越伤心,越想越心痛,似乎整个人都在绞刑架上被实施着酷刑,让她每一次呼吸都那么困难!

    阵法每天的压迫又来了,她的身体条件反射地运气抵抗。

    因为陆远霜对她的恨,她的阵法要比独孤逸轩的阵法厉害得多,每天都有好几次的空间压迫,让她每次都像是要被压扁一样。以前觉得难熬,不过今天她才真正觉得支撑不下去,想着要不不要反抗了,直接让阵法将自己压死了算了,那样自己也就不会再这么心痛了!

    就在她想要放弃的时候,独孤千叶的脸出现在她的脑海。

    不能放弃!她还有女儿,她不能让女儿没有了母亲!如果她知道自己的母亲就这样留她一个人在世上,肯定会恨这个不负责任的母亲的!她不能让女儿失望!

    想到这,她又开始每天和阵法的对抗。

    远在海底某处的独孤千叶,突然感觉到一阵钻心地疼痛。她用手抚着胸口,那种感觉,好像是母亲在心痛,传达到她身体里的一样。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和海水融合在了一起。

    “姐姐,你怎么哭了?”即便眼泪转瞬即逝,但是还是被蓝玥宝宝看到了,它将小小的蹼掌伸到独孤千叶的脸上,轻轻地擦拭着根本看不出来的泪水,说:“姐姐不难过,宝宝陪着你。”

    等那阵心痛过去后,独孤千叶伸手抱过蓝玥宝宝,将脸在它头上蹭了蹭,说:“姐姐没事。”

    “姐姐没事就好。”蓝玥宝宝用手抱住独孤千叶的脖子,仰头在她脸上亲了亲,说:“不管发生什么,我和小火姐姐他们都会和姐姐一起的。”

    独孤千叶微笑着点点头,伸手抚上还在隐隐作痛的胸口,目光幽远深藏。母亲,等着我,我很快就来救你了!

    “我们继续找找吧,看看那里有什么异象没有。”

    独孤千叶抱着蓝玥宝宝准备继续往前走,突然被一群海兽包围了起来。

    ------题外话------

    今天更晚了,因为昨天写了二更,然后又和亲说好了要万更,所以弄到了现在。事实证明,提子这又慢又懒的性子,确实更不了多少o(╯□╰)o后面提子会尽量写快点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