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一章 绝对的震惊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

    永久网址,请牢记!

    炸炉造成的白雾散了开去,大家看到破碎的丹炉旁边站着的独孤千叶,还有她控制灵力包裹的一炉提炼好的药材……

    主裁判看清场上的情形后蹭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激动地看着那个浮在半空的火球。

    “灵、灵力化鼎!真的是灵力化鼎!”

    灵力化鼎,即炼丹师用自己的灵力代替鼎炉,直接将药材包裹进行提炼融合和结丹。此时火球便是正在对药材进行进一步的提炼。

    不少炼丹师想到了灵力化鼎,但是因为这个都没有见过,不敢肯定。现在听到主裁判的话,都是一脸的激动加不可思议。灵力化鼎一直都是传说中的存在,没想到今天不仅看到了独孤千叶一丹双炼,还看到了灵力化鼎!

    “太神奇了,居然还可以这样炼丹?”不懂炼丹的人看着独孤千叶的灵力火球,都觉得神奇,啧啧赞叹。

    想要走上去的砂岩看赛场上的情景,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作为高级炼丹师,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更加觉得玄幻。灵力化鼎居然被她使用出来了,那不是说明她的级别比他高吗?!

    夏侯青帝直接从休息区跳起来,跑赛场边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火球。

    独孤千叶自说了那句话将砂岩喝退后便不再开口,只是全神贯注地控制自己的灵力对里面的药材进一步去粗取精。要想那些没用的杂质全部烧掉,而又不影响其他的部分,确实需要精神力高度集中。

    黑白无常和主持人还有主裁判都来到了赛场边,和夏侯青帝一起观看,同时也为了防止其他人在这个时候捣乱

    独孤千叶看着他们给自己的保护,便静下心来炼丹。黑白无常是不会让别人打断她的。

    火龙丹药性火爆,即使有融合草,也只是能够减轻一点,当所有药材全部融在一起后,不是特别好的丹炉根本就承受不住药性的冲撞,炸炉是必然发发生的。

    她在炼妖壶里的这段时间就是在想着这么解决这个问题,原本想着要是找不到好的丹炉,比赛的时候就不炼制这个丹药,等无人的时候用神农鼎来炼制的,没想到在寻找一丹双炼的方法时看到了这个灵力化鼎的办法。

    因此当丹炉出现第一道裂缝的时候,她往丹炉里输入的灵力并不是为了减少重装来护住丹炉,而是在里面形成一个小火球将所有的药材全部包起来,形成一个临时的灵力丹炉。

    “看,快结丹了!”

    因为没有丹炉的阻挡,大家都能看清楚里面的情景。所以当那些药汁开始缩小凝结的时候,在场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那些隐世家族还有一流家族的人像饿狼似的看着独孤千叶,想着怎么能把她从炼丹师工会挖到自己这里来。有这样的人,就算是得罪了炼丹师工会也行啊!

    药汁慢慢地缩小成了一团,但是就是不能形成丹药。独孤千叶见时机差别多,便开始往里面输入灵力。灵力就想凝合剂一样,慢慢地将那些分散的小碎粒结合。

    就在结丹的时候,天空中慢慢形成了一块面具不大的乌云,将夕阳给挡住了。

    “这是怎么了?”

    “好端端的怎么来了一块乌云?”

    “难道是……”

    看台上的人看到乌云都疑惑不已,只有炼丹师沸腾了。

    “丹劫!丹劫!”

    “天呐,这是在形成十品丹药啊!”

    “十品丹药!原来她是炼丹宗师!”

    “太帅了!我好喜欢!”

    “我的偶像,以后她就是我的偶像!”

    黑白无常看着丹劫知道她的这次炼制已经完成了一大步了,只要经历最后的丹劫,就完成了!

    沙堡黑着脸,浑身冒着冷气。这个百里邪要是炼制成功,那这次的比赛他们就输了!他想动动手脚,但是看到在赛场边的那几人,抬起来的手又放下了。

    夏侯青帝觉得此时他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他知道她很强,没想到她已经高了他一阶,直接跨越到炼丹宗师的行列了。

    田伯目瞪口呆地看着下面的情况,看到全场沸腾的情形,回过神来,嘴里嘀咕道:“没想到这个百里邪还真的有两下子。”

    “三叔,你看,丹劫!她成功了!”独孤芊芊指着天上的乌云,激动地说。

    独孤逸澜笑着点点头,眼里是抑制不住的喜悦和自豪。火龙丹炼制成功,爷爷就可以不用再靠雪寒丹保命,而且千叶也答应了,会和他一起回去救治爷爷。解除了雪寒丹,独孤云恒以前的伤势会更加严重,原本打算的是请黑白无常去的,但是有了千叶这个比他们还厉害的,自然不用麻烦别人了。

    “她果然很厉害。”独孤千奇也开口赞叹,算是承认了她这个妹妹。

    主裁判看着慢慢凝结成功的丹药,看独孤千叶的目光由之前的赞许变成崇拜。困扰了他这么多年的问题就这么被她解决了!虽然他现在也知道了办法,但是一丹双炼和灵力化鼎他却是不会的!但是至少他知道努力的方向了,不是么?

    独孤千叶看着头上的劫云,和上次的化形雷劫相比,这简直就像是小孩子的过家家游戏。但是为了保险,她还是再次输出了一些灵力,将这个临时的丹炉巩固了一下。

    “要下来了。”大家观察着劫云,说道。

    有些炼丹师为了保住自己的丹药,会在丹劫下来的时候想办法给抵消了,或者找代替品。这样虽然最后的效果会差一些,但是好歹是保住了丹药。有的丹药直接就在丹劫中被劈成灰了。

    “噼啪!”

    一道丹雷直接打在了独孤千叶凝成的丹炉上,让众人的心神一颤。他们还以为独孤千叶会想什么办法将丹劫避过去,毕竟这也是比赛,要是她的丹药被劈成了灰,她也算输了。

    但是让人想不到的是,丹劫到了丹炉上就像是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丹炉除了一点点裂缝外,没有了然后反响。而丹劫却渗入到里面,在丹药上游走了两圈,最后融入到丹药里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从来没有听说过丹雷还能融入到丹药里面去的。”

    “对啊,好奇怪!”

    现在就连黑白无常和主裁判都疑惑了,尤其是主裁判,他也是炼制过十品丹药的,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等到丹雷全部融入到丹药里,独孤千叶撤掉灵力,一颗火红的丹药完全出现在众人面前,外面还笼罩着一层光晕。

    看台上的人全部站了起来,整个赛场爆发出激烈的掌声。

    “太厉害了!”

    “一定要想办法把她挖到我们家族来。”

    “要是我们以神殿分殿殿主的职位相邀她会不会答应?”

    “我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哈哈!”

    独孤千叶将丹药装到玉瓶里,递给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而跑到赛场上来的主裁判,等他检验。

    “哈哈,不用,不用再验了,你的丹雷都下来了,这个第一已经是稳稳属于你的了。”主裁判大笑着说,“我上来只是想看看这个丹药,不知道能不能给我看看?”

    独孤千叶点点头,主裁判这才接过玉瓶,将丹药拿出来仔细观察,发现她的丹药比一般的十品丹药多了几圈丹纹,也许这就是丹雷融进去的结果。

    其他裁判也围了上来,主持人收拾好激动地心情,对着场上的人宣布:“这次的炼丹比赛到这里就完成了,第一名百里邪,炼制十品初级丹药。第二名,夏侯青帝,九品极品丹药。第三名,砂岩,九品高级。”

    砂岩一听自己落到了第三,叫嚷着不相信。

    “怎么会,怎么会有极品丹药的存在!不可能,不可能!”

    沸腾地赛场一下子安静下来,全部望着砂岩。众裁判脸色更是不好看,黑着脸说:“你是在怀疑我们的能力还是怀疑我们的品格?”

    砂岩听到主裁判的话,顿时慌了,说:“我没有,我只是……”

    “哼!既然你不相信,去把他们的丹药拿上来。”主裁判吩咐道。

    很快有人把另外两个丹药拿过来,主裁判拿出夏侯青帝的丹药,放到大众面前,然后在拿出砂岩的丹药放在一起,两相比较,夏侯青帝的丹药果然是比砂岩的好上许多,已经不是高级丹药所拥有的。

    砂岩原本想着大家都没有见过极品丹药,这肯定是裁判弄错了。现在事实摆在面前,他也无话可说。

    “我倒是想起来比赛之前宣布的你和百里公子打赌的事情。现在你输了,那桌子上的晶卡可就是她的了。”主裁判冷冷地说,“只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在地上爬三圈,学狗叫呢?”

    独孤千叶听到主裁判这么一说,一巴掌拍到自己的额头上,低呼道:“哎呀,不说我都忘记了。现在这个晶卡可就是我的了啊!”

    她来到场边将托盘里的晶卡全部收进了空间戒指里,然后满意地回来,看着还没有从打击中恢复过来的砂岩,说:“我说过你不能拿第一,你不信我,怎么样,现在知道了吧。那啥,你快点,我看你爬了以后还要赶着回去呢。”

    说完,她还打了个哈欠。炼了一天的丹药还真是累啊!

    砂岩的脸顿时胀成了猪肝色,他现在才明白独孤千叶就是挖了一个坑然后引诱他往下跳!他却没认清楚,现在不但输了十亿紫晶币,而且还要做出这么丢脸没有尊严的事情!

    独孤千叶看着砂岩的表现,心里充满了鄙夷。要是当初他没有对自己起那个坏心思,怎么会有现在的场面?既然如此,现在才来纠结有什么用?!

    看台上的人都在起哄,让砂岩在地上爬,让他学狗叫。独孤千叶看着那些人,如果现在输的是她的话,恐怕也是同样的反应吧?

    砂岩站在那里不肯动,作为高级炼丹师,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沙堡走了过来,想着被砂岩输掉的那十亿紫晶币就心肝疼。但是他还是来到砂岩前面,对独孤千叶说:“既然百里公子已经得到了十亿紫晶币,还请看着都是炼丹师工会的份上,请放过砂岩吧。”

    炼丹师工会的份上?他倒是好意思说!

    不过想着这也确实是炼丹师工会内部的纷争,让其他人看了扫的也是炼丹师工会的面子,就算黑白无常不在意,她也不能让他们丢脸。

    “既然沙会长这么说了,看着炼丹师工会的份上,我也不能计较不是?不过当初说好了,哪一个大陆的人赢得了比赛,这总工会就在哪里,现在我赢了,这总会……”独孤千叶看看一眼砂岩,转身对沙堡说。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沙堡赶紧说:“当然在东大陆这边。我们西大陆只是总工会的一个分会而已。”

    独孤千叶看着沙堡,没想到他还挺识相的!

    “哈哈,死老头,怎么样?我说你不用白折腾那些了吧,想要炼丹师易主,再等上几百年吧!”白无常大笑着说。

    沙堡的脸色更加难看,看到白无常,哼了一声,说了一句还有事情转身便走了。他和白无常原本就看不顺眼,现在东大陆赢了,他心里自然是气愤的。走的时候还瞪了砂岩一眼,呵斥道:“还不走,在这里丢人现眼吗?!”

    砂岩抬起头,一副想杀人的样子,他瞪了独孤千叶一眼,然后转身走了,其想法不言而喻!独孤千叶只是笑笑,他想杀她,只怕还没那本事!

    “诶,先别走啊,这第三名的奖品还没给他颁呢!”白无常对着砂岩两人的背影喊道。

    看台上的紫霄眯着眼看砂岩走出去,挥了挥手。空气里再次传来一阵波动,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师伯,我先离开了。”独孤千叶看事情已经差不多了,对黑白无常说。现在不走的话,到时候估计就走不了了。

    “嗯嗯。你先回去吧。”白无常笑得一脸灿烂,“回头我们再去找你。”

    “用我们的那个通道吧。”裁判将丹药还给独孤千叶,说,“你从原来的地方出去的话估计就回不去了。”

    独孤千叶想了想,觉得是这样的,对看台上的紫霄他们眼神示意了一下,然后从裁判的专用通道里离开。

    原本一些想要来挖独孤千叶的人听到那声师伯就知道不可能把她挖到自己势力里,但是还是想上去结交一下。看到独孤千叶离开,没有等主持人说总结的话便纷纷离开。只是当他们出去的时候,独孤千叶已经不见了。

    然后大家又去了她所在的酒店询问,得知她已经退房离开,并且传言有人亲眼看见通过传送阵离开了,但是却没有说出去的地方。一时间大家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有些人猜想她可能是乔装打扮藏在炼丹师工会里,但是在炼丹师工会外面守了几天都没有看到人,大家便渐渐放弃了。只是她最后一场比赛一直被大家传了出去,让百里邪的名字一下子传遍了东西两个大陆。

    其实在比赛完成之后,独孤千叶并没有真正的离开,在出口等着紫霄和莫风他们,随后一起回了酒店,让酒店的老板对外说已经退了房,然后黑白无常让老六哥帮了个忙,她不在飞沙城的事情就这么搞定了。

    夏侯青帝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听说了独孤千叶离开的事情,想着自己明天就要走了,下次再见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心里便难受得紧。

    “咔嚓。”

    夏侯青帝路过独孤千叶房间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看到里面的人,他的眼睛瞪得圆圆的。

    “你不是已经走了吗?”田伯在后面看到独孤千叶,惊讶地问。

    “不过是想图个安静罢了。”独孤千叶回答,“要进来坐会儿吗?”

    夏侯青帝来到独孤千叶房间里,看着独孤千叶,眼睛一眨不眨,突然说出一句吓死田伯的话。“我要拜你为师!”

    田伯正在关门,听到夏侯青帝的话突然将自己的手夹到了。

    “少爷,少爷,你可不能随便拜师啊,虽然她的的品级是比你高了那么一点点,但是你要想想你的身份啊,你怎么能随便拜别人为师呢?少爷,不可以啊,不可以啊,回去老爷夫人会责怪你的,少爷……”田伯顾不得被夹到的手指,一下子跳到夏侯青帝面前,挥着手不停地说。

    独孤千叶看着田伯的样子,真的想象不出他是所谓的那种高手。气质呢?为什么她就只看到了一个碎碎念的大叔?

    “我已经决定了。百里公子,请你收我为徒。”夏侯青帝一脸坚定地看着独孤千叶。要是之前他想着独孤千叶离开之时难受的话,现在看到独孤千叶那种激动的心情让他不想再离开她,想要跟着她学习炼丹。看着独孤千叶炼丹,他有一种很激动的感觉,那是看别人炼丹的时候所没的情况。而且她的一些炼丹的观点思维都很独特却精辟,对他的炼丹很有帮助,所以他要拜她为师。他相信要是跟着她,一定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

    独孤千叶为难地看着夏侯青帝,说:“我们有时间的时候可以一起探讨一下,这个拜师就不用了吧?”

    “不行!我要跟着你。”夏侯青帝肯定地说。

    田伯看到夏侯青帝的态度,知道他一但倔起来,谁的话都不会听的,就像这次来参加比赛一样。这么掉身份的事情他还是来做了。田伯将求救的目光投到独孤千叶身上来,现在就只有她拒绝他才可以了。

    “我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而且很危险。我不能让你跟着我一起处在风险中。”独孤千叶说。

    “我可以帮你。”夏侯青帝说。

    “少爷诶,你要是拜他为师了,那你就是给她带来问题啊!”田伯一副快哭的样子说。

    “为什么?我只是拜她为师,又不是其他的事情,怎么会带来麻烦?”夏侯青帝见田伯一再阻拦他,很不高兴地说。

    田伯看夏侯青帝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生气了,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说:“你要是拜了百里公子为师,老爷夫人还有家里的那些人会生气的,这一生气,就要冲百里公子来了。”

    “不会的,谁敢伤我师父,谁就不要怪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夏侯青帝说,已经将独孤千叶自动归结为他的师傅了。

    夏侯青帝在家族里不仅地位比较高,而是他的炼丹天赋是最好的,不到百岁就可以炼制出九品极品丹药,这让已经很久没有突破的家族很是高兴,对他的期望也很大。而且他的修炼天赋也很高,能在将丹药品级练到这么厉害的情况下灵力达到了神王高级!

    估计唯一低的就是情商了!独孤千叶心里偷偷地说。

    “跟着我你炼丹是时间会很少。”独孤千叶继续拒绝。她是真的没有收徒弟的打算啊!而且要做的事情这么多,自己身上又有这么多的秘密,让他呆在自己身边真的不合适。

    夏侯青帝听到这个,眼神终于有了一声动摇。他虽然天赋比较好,但是一直也很勤奋,要是没有那么多时间炼丹的话,他要考虑一下了。但是想到独孤千叶她炼丹的时间也很少,一样可以有这样的成绩,说:“我不在乎。我要跟着你学习炼丹。”

    独孤千叶看着夏侯青帝眼里对炼丹的执着,想了想,说:“我的资历还不够收你为徒的。而且你年龄比我大,你不觉得别扭啊?”

    “为什么会别扭?你的级别比我高,当然能当我师傅。”夏侯青帝根本就不明白,他的思维也不能用一般人的思维去理解。

    “好吧。”独孤千叶同意道,这夏侯青帝对于丹药的痴迷让人忍不住伤害他,而且在这段时间相处,发现他的人品也不错,收了便收了吧。只是想着收了一个比自己年龄大的人,她心里别扭啊!

    夏侯青帝听到独孤千叶同意,嘴角上扬。但是还没高兴够,就听到独孤千叶说:“但是,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做,真的不能带你在身边。我可以给你以前炼丹的手札,你自己回去研究研究,等我有时间了再去找你。你要是不答应的话,我也就不能收你为徒了。”

    夏侯青帝看着独孤千叶,想了想,说:“我还是要拜你为师。师傅,师傅,哈哈,我有师傅了。”

    田伯在独孤千叶答应的那一刻就趴在墙上大哭:“老爷啊,夫人啊,少爷不听我的劝阻啊,我可怎么有脸回去见你们啊,呜呜……”

    独孤千叶将一本手札拿给夏侯青帝,他翻开来看,里面都是独孤千叶以前的一些心得。

    “前面的你就不用看了,直接看后面的就可以。而且我发现你炼丹的手法和我的有点像,我给你说一下你需要注意的地方……”独孤千叶给夏侯青帝说了一些她在比赛中观察到他不足的地方,每一处都说的很详细。

    这一说就说了一天一夜,当然中间大部分的时候是两人关于炼丹手法的探讨和实际操作。

    因为拜师,夏侯青帝将自己离开的时间往后延迟了一天,再独孤千叶将他的问题分析清楚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夏侯青帝离开,独孤千叶吃了个灵果解渴,然后来到了独孤逸澜的房间。敲了几下门,得到独孤逸澜的许可后走了进去。

    “三伯。”

    “千叶,你怎么来了?你的徒弟呢?”独孤逸澜知道独孤千叶收了夏侯青帝为徒弟,一直在给他讲解,正想着过两天去找她,没想到她倒先来了。

    独孤千叶听到独孤逸澜说徒弟,脸上有些不好意思,说:“他已经回去了。我来是把火龙丹送过来。”

    说完,她拿出那个玉佩交给独孤逸澜。

    独孤逸澜看着她手里的玉瓶,问:“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我打算以以前的独孤千叶身份回去。”独孤千叶说,她要以废物的身份回去,去看看,那个家族,值不值得她回去!

    独孤逸澜明白了独孤千叶的意思,将丹药收起来,说:“你呀,鬼心思还真多。既然你想这样便这样吧,回头给芊芊和千奇说一下就是了。”

    “嗯。曾祖父的伤拖了三十年,我们尽快赶回去吧。我一会儿去给师伯他们说一下就准备回去。将曾祖父救了以后我还要回西大陆来。”独孤千叶说。

    “好。只要你收拾好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发。”独孤逸澜点头说。

    独孤千叶去找了郝鹏游一起去了炼丹师工会,当然两人都换了一个样子。完全陌生的两个人走在大街上才不会被认出来。

    黑白无常知道独孤千叶炼制出火龙丹后下一站一定是回去给独孤云恒治疗,所以并不惊讶,只是说让他们有空回来看看。并给了她一个令牌,说:“这个是炼丹师工会的最高长老的令牌,拿着她可以号令总工会以外的其他分会。你去了西大陆那边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直接去找他们。对了,沙堡和砂岩在回去的路上被人给杀了,但是不知道是谁杀的。现在负责人已经变了。”

    “砂岩被杀了?”独孤千叶第一次听说这个事情,心里有些惊讶。不过想到紫霄当时的反应,也就能够猜到了。

    “是的。听说砂岩死状相当惨烈。”黑无常说。“不过谁知道他得罪了什么人。”

    “死了更好,省得看了心烦。”白无常无所谓的说。

    独孤千叶了解,说:“要是有事情的话我会去找他们的。那我们就先离开了。”

    回到酒店后,郝鹏游和他们去退了房,独孤千叶换回女装,将自己的样子弄得和原来七八分像,但是看起来很不出彩。而且还用蛋蛋将自己的灵力波动隐藏起来,咋一看去,真的很难相信这是独孤千叶!

    郝鹏游他们看到她的时候都连连称奇,要不是看她是从那间房间出来的,他们都不敢认她。独孤逸澜看到独孤千叶真的看上去就像一个废物,有些惊奇,说:“我们现在回家族。”

    独孤千叶点点头,和大家一起离开。她很想知道,那个地方是什么样子的。

    ------题外话------

    这两天提子事情比较多,码字都会到很晚,唉,后面的字数会多一些的,所以妹纸们的票票花花砸过来吧,哈哈!今天又是新的一月了,希望大家都有好心情!天冷不想动的有木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