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章 悲惨往事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

    永久网址,请牢记!

    章节名:第九章悲惨往事

    感觉到令人窒息的杀气,独孤千叶几人停了下来。请使用

    访问本站。四周的行人感觉到杀气之后就远远的躲开了,就剩下他们几人站在那里。

    “还挺敏感的。”地狱一般的声音传来,几道人影出现,将独孤千叶她们包围起来。

    独孤千叶皱眉,她并不认识这些人。

    “你们是什么人?”独孤千叶问。

    “送你们下地狱的人!”为首的人说完便朝着独孤千叶他们进攻,出手狠厉,都是一些狠角色。

    紫霄和郝鹏游都把自己的契约兽叫了出来,刺魂一看到黑衣人,大叫道:“我还以为你是叫我出来看美女的,没想到是让我出来拼命的!”

    “不想出来就不要出来了。”紫霄冷冷地说。

    “好吧,我还是打敌人去吧。”刺魂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可不想就这么被叫回去了。

    看得出来,上次刺魂被百里如烟救过一次后,发奋了一下,现在的战斗能力比之前提高不少。也不知道紫霄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给他提升上来的。

    独孤千叶现在不能叫蓝玫他们出来,对着手上的食人花王说:“藤皇,有人来欺负我们了。”

    还在迷糊中的藤皇听到独孤千叶的话,蹭地一下立了起来,囔囔道:“谁敢欺负我们我吃了他!”说完,它扔了一截藤蔓在地上。

    黑衣人在这种时刻看到对方将一截藤蔓被扔在地上,并没有觉得好笑,而是警惕地看着它。果然,那根藤蔓突然开始疯长,不到半分钟就长成了一棵百丈长的食人花,有无数分枝,上面开满食人花朵。

    黑衣人都没有见过植物类的契约兽,但是这个给他们一种危机感,除了一人对付一人外,其他的黑衣人都来攻击食人花王。

    食人花的枝条从四面八方抽向他们,即使他们砍掉一些,后面的马上又来了,生长的速度比他们毁掉的速度还快!

    郝鹏游看着疯狂的食人花王,发现比上次在山谷里还要厉害一些,难道是和独孤千叶契约的原因?

    有一部分是因为契约,还有一部分是因为独孤千叶发现藤皇很喜欢吃丹药,而且吃了后效果很不错,于是在这段时间里,给它吃了很多的丹药,六品七品的丹药都被当糖豆吃了。

    被食人花王缠住,其中一个灵师想到了火攻,但是和独孤千叶契约后的藤皇并不害怕火焰攻击了。有了炎那么牛逼的后盾,你这点火焰算什么?!以前火焰是它唯一的弱点,当初才会被独孤千叶钻了空子,现在没有了弱点的食人花王,是真正的植物之王,甚至比灵兽还要厉害!

    对方一个火系神技打过来,原本以为至少会烧掉一大片,没想到对方只被烧掉了一两片叶子,不但没有成功解围,反而还引得食人花王更加疯狂的攻击。

    但是对方每个人的实力都不弱,和独孤千叶他们一直纠缠着。不一会儿,一道更加高级的神技伴随着呵斥声打来。

    “欧阳林,你们欧阳家果然这么无耻!”

    话音一落,独孤逸澜带着独孤芊芊和独孤千奇落到了独孤千叶前面。

    欧阳林避开独孤逸澜的攻击,说:“哼,只要你独孤家族要的,我们一定会毁掉的,今天不行,就明天。哈哈,你会每时每刻都守在她身边吗?”然后看着独孤千叶,“今天算你走运!我们走!”

    欧阳林说完便准备撤退,打算下一次再杀掉独孤千叶。有独孤逸澜在,今天就不要想了。

    独孤千叶邪邪一笑,说:“我没说走,你们怎么就能走了呢!”

    “你……”欧阳林才说出一个字,就看到藤皇枝条铺天盖地的围了上来,将几人围困在了一起。然后独孤千叶和紫霄郝鹏游飞身上去,逃出来一个人,便一起朝他进攻。

    欧阳林好不容易离开食人花的围困,刚出来便看到独孤千叶一脸邪笑的站在他面前,灵力还没使出来的时候,独孤千叶已经一脚踢了上来。再厉害的灵师,只要不是灵剑双修的,身体都很脆弱,除非已经突破神级。

    欧阳林被一脚踹到地上,独孤千叶运起飘渺步法,在他刚要起身之际,来到了他是面前,一道匕首的光亮闪过,欧阳林的脑袋已经被削了下来。直到落地,他的眼睛都是瞪得圆圆的,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鲜血从欧阳林的脖子上喷了出来,独孤千叶匕在首划过,他人头落地之际就已经远离开去,没有沾上一滴鲜血。那些血液被将地面扑了一层的藤皇吸收了个干净。

    尝到血液的藤皇更加兴奋,在欧阳林的尸体旁边开出一朵一人高的食人花,将他全部吞了下去,然后花朵迅速合起来,不一会儿再次张开的时候里面只剩下一堆衣服了。

    独孤千叶感觉到藤皇的兴奋,对紫霄他们说:“不要尸体弄没了,我家小藤要吃的!”

    她可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女孩,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既然藤皇喜欢吃,那就趁这个机会让它吃!

    独孤逸澜看独孤千叶他们的行为就知道今天没有打算放过欧阳家的人了。想到她被欧阳家的人围攻,要不是有人一起,她可能就已经被杀了,独孤逸澜飞身上去,将剩下的几个人都解决掉了。但是因为人比较多,逃跑的方向也杂,一个人还是不小心逃掉了。

    独孤逸澜看着那人逃离,担心着欧阳家的人会很快知道,到时候会派更多的人来杀独孤千叶,正打算去追的时候,那个人被远远地踹了回来,落到地上后很快被食人花吃掉了。

    独孤千叶看过去,看到来人,笑着说:“师伯,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得到消息说你在这里被人围杀,便赶过来了。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他,就顺便踹回来了。”白无常说,“怎么样,没事吧?”

    独孤千叶摇摇头,说:“没有。独孤家族的人正好赶过来了。”

    黑无常看着独孤逸澜,说:“你们给她招来的事情。”

    独孤逸澜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是事实。不过他没想到独孤千叶居然叫黑白无常叫师伯。

    “哇哇哇,这个小藤才多久没见,就这么厉害了?”白无常看着长到一条街那么长的食人花王,感叹道。

    独孤千叶收回藤皇,说:“我们先回去吧。”

    “好。有什么回去再说。”独孤逸澜也同意。

    几人一起回了酒店,全部去了独孤逸澜的房间。

    独孤逸澜昨天说要搬过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办好了。而且因为身份尊贵,住的是酒店最好的房间,当然也是最宽敞的。所以他们暂时将这里当做了会议室。

    独孤芊芊和独孤千奇看到独孤千叶今晚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将一个人头给割了下来,从心里感觉到她并不好惹,而且想到她将那些尸体全部喂了她手上的那朵花,他们就全身起鸡皮疙瘩。

    “芊芊,千奇,这是你们的妹妹。”独孤逸澜对独孤芊芊和独孤千奇说。

    “妹妹?”两人惊奇的大叫。他不是男的的吗,怎么会是妹妹?!

    独孤千叶将幻戒和面具都摘了,恢复了女儿身。独孤千奇看着她,指着她说:“五叔?”

    独孤逸澜点点头,说:“没错,她就是你们五叔的女儿千叶。”

    “可是千叶不是废物吗?而她……”今晚这么厉害。独孤芊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闭上了嘴巴。

    “什么?千叶以前是废物?!”黑白无常和郝鹏游都惊讶地看着独孤千叶。对于独孤千叶的妖孽,他们都是知道的,要是她是废物,那谁还敢说自己不是废物?!

    “我没有幻力源泉,15岁以前都不能修炼。”独孤千叶淡淡地说,印证了独孤芊芊说的废物。

    “砰!”郝鹏游将自己的凳子直接坐倒了,人也摔到了地上。

    15岁以前都不能修炼,到现在20岁的神王高级,也就是说中间只用了5年的时间!而且还是九品炼丹师,驯兽宗师,要是再给他说,她会炼器,他一定不会觉得不可思议!

    郝鹏游感觉到自己一定是睡觉还没有睡醒,唔,一定是没睡醒!

    看到郝鹏游反应那么大,白无常瞪了他一眼,吼道:“你又抽什么风?!”

    “小师妹15岁以前都不能修炼,但是她现在才20岁,已经是神王高级了。”郝鹏游说出自己被惊吓到的原因。嗯,要惊讶就一起吧!

    什么?!

    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独孤千叶,她已经不能用正常人来看待了。

    “咳咳,这个……”独孤千叶想说什么,但是却不知道说啥,只能笑笑。

    “你今年才20岁?”独孤逸澜问。

    独孤千叶点点头。这个界面之间的时间流逝真的很让人蛋疼。

    “怎么了三伯?”独孤千叶问。

    “还以为你应该三十了。没想到在下面才过了二十年。”独孤逸澜感叹道。一晃,五弟在那里都呆了三十年了。他看着独孤千叶,严肃地说:“你能给我说说你在下面遇到的事情吗?”

    看到其他人也一脸好奇地望着自己,独孤千叶便将自己之前的事情简答地说了一下。虽然她说的很简单,但是其他人却听得一惊一乍的,尤其是白无常和独孤芊芊。到最后的时候独孤芊芊已经用崇拜的眼神看着独孤千叶了。

    紫霄听着独孤千叶说她的事情,突然觉好心疼,一般家族的子女像她这么大的时候都还在父母长辈的呵护下无忧无虑的修炼,而她去却已经经历了这么多。对于晋级,她总是一两句话带过,但是在座的都是精明人,谁不知道那一次次的飞跃背后付出的是什么!

    尤其是郝鹏游亲眼见了她从幻尊晋级到神王中级,那次可真的是惊险万分。再听到她说为了稳固暴涨的实力,跟着自己的灵兽一起过雷劫。虽然她将重点放在自己因此感悟到了一些天地规则,其他人想到的却是她当时奄奄一息的样子!

    “你真厉害,在没有任何背景的情况下就敢灭了封家分家,要是我,我才不敢。”独孤芊芊看着独孤千叶,眼里冒着兴奋的光芒。

    “莫家人真的是你救的?”独孤逸澜问,看到独孤千叶点头承认,说,“你还真的有你爹娘身上的那种霸气!”

    “三伯,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爹娘的时期了吗?”独孤千叶问。

    “唉。”独孤逸澜感叹了一下,开始说起三十多年前的事情。

    独孤逸轩所为独孤家族嫡系里最小的孩子,却是整个家族里天赋最好的,一百多年的时间就晋级到了神皇高级,让其他隐世家族的人都煞红了眼。加上他俊逸的外表,即使冷冷的性格,他在隐世家族里依然很受女子的喜欢。

    但是他对这些人都没兴趣,也没想过感情的事情,一心想着修炼。从来不让任何女子接近他的身边。

    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男子,被神主那个老巫婆看上了,一见倾心,再见就想倾人了。奈何神女有心襄王无意,对于神主的示好,独孤逸轩半点都不领情。甚至在一次大家族聚会上,神主主动去引诱他,他却当众将神主一脚踹开,一脸厌恶的样子说:“人要脸树要皮,畜生还知道廉耻是什么,我看你连它们都比不上!”

    神主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人,但是为了独孤逸轩一次次地放下骄傲,甚至做出引诱的事情,却招到了他的讽刺,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因爱生恨,对独孤逸轩产生了怨念。

    东大陆神殿的殿主吴波一直仰慕着神主,但是神主一直看不上他。知道神主倾心独孤逸轩,他便怀恨在心。发生了那件事情以后,看到神主被他如此对待,自然就想除掉他。悄悄召集了神殿的不少高手去围攻独孤逸轩,打算在他回去的路上将他灭杀。神主知道这个事情,想到独孤逸轩对她的示好毫不在乎,便默许了。

    独孤逸轩和神殿的人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因为对方人多,独孤逸轩被重伤,掉进了空间裂缝,落到了玄月大陆,被当时外出历练的莫秋水所救。一直不近女色的独孤逸轩在相处的日子里被莫秋水给俘虏了,而莫秋水也被独孤逸轩所迷,所以两人很快坠入了爱河。

    一年多以后莫秋水怀上了独孤千叶,在八个多月的时候,吴波带着人找到玄月大陆,并在双方发生了激斗,莫秋水被动了胎气,独孤逸轩带着她逃走,当天夜里就产下了独孤千叶。因为是早产儿,所以独孤千叶没有幻力源泉,不能修炼。

    对于神级以上的人来说,一眼就能看出来有没有幻力源泉,所以独孤千叶不能修炼,独孤逸轩一开始就知道了,但是为了不让莫秋水难过,他并没有告诉她。后面的日子,双方便在追逐和躲藏中度过了。

    独孤千叶三岁的时候,独孤家族和神殿的人都知道了他们在玄月大陆,双双涌了下来。知道了独孤逸轩和莫秋水的事情,并知道了他们有个废物女儿。莫秋水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独孤千叶并不能修炼。

    独孤家族的人要杀了莫秋水和独孤千叶,独孤家族的子孙不能找一个如此低低几界面的女子,还生了一个废物!最后还是独孤逸轩以死相逼,才得以保住他们,并且请了独孤逸澜将莫秋水和独孤千叶送回莫家。谁知道莫秋水将独孤千叶送回去后又一个人出来找独孤逸轩,最后被神殿抓到了幻海。关押一年后就被神殿的人弄到了羽灵大陆。

    话说独孤逸轩被家族的人带回了羽灵大陆,神主的哥哥也知道了这件事。神主的哥哥是统治者下的一个将军,知道自己的妹妹受到了如此委屈,便要求独孤家族将独孤逸轩交出来。独孤逸轩是独孤家族最为得宠的,就算他们不承认莫秋水他们,但是也不会把独孤逸轩交出来。

    独孤家族和神殿的人发生了激烈的战斗,独孤逸轩的爷爷独孤云恒在战斗中受伤,一直到现在还在用雪寒丹吊命。但是雪寒丹副作用很大,一面救治的时候一面伤着身体,所以现在才急着要火龙丹解除独孤云恒对雪寒丹的依赖。

    在独孤云恒受伤后,为了不再连累家人,独孤逸轩独自出来了,神主的哥哥原本想直接将独孤逸轩杀了。但是独孤家族的人在独孤逸轩的奶奶凤三妹的压力下全部站出来,一副要决战到底的模样。神主的哥哥也不敢真的将一个隐世家族的人全部给灭了,于是将独孤逸轩镇压在了西沙漠之边的火焰深渊。

    火焰深渊到处都是燃烧的火焰。最初是由异火燃烧而成,慢慢地越来越多,形成了一条几万年没有熄灭过的深渊。

    而另外一边,莫秋水在一年多后被带到了羽灵大陆,这件事被凤三妹知道了,在神主杀她之前到神殿闹了起来。因为上次独孤逸轩的事情已经弄得很多地方生灵涂炭,所以这次眼看双方又要打起来,其他势力便召开了大会,企图化解双方的恩怨。

    迫于整个大陆的压力,双方不得不各退一步,决定将莫秋水用同样的方式镇压起来。

    神殿的人同意不杀莫秋水,但是却不打算让其他人知道她被镇压在了哪里,和界面守卫人一起将莫秋水给镇压在了某个地方,一直到现在。

    独孤千叶听完了,一直沉默不说话。最后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晚上没有出来。

    其他人都没想到独孤千叶会是这样的反应,连一句话都没有就将自己关了起来。紫霄来到独孤千叶的房间门口,想敲门,手伸到一半还是放弃了,只是静静地靠在门口。

    独孤逸澜房间里,大家都在沉默着。黑白无常当时也参加了那次会议的,知道独孤逸轩和莫秋水的事情,没想到独孤千叶就是他们的女儿,而他们一家三口居然经历了这么多苦难!

    独孤千叶坐在窗台上面,看着已经陷入寂静的城市,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将自己关起来也只是想要安静一下,梳理一下自己的心情。她给自己倒了杯酒,靠在窗栏上,想着独孤逸澜说的话。

    她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么多年他们都没有回去看过她一眼,想过很多。借主小千叶临死前都是对他们有怨恨的,还以为自己的父母并不爱自己,没想到却是这个原因。

    西沙漠边际火焰深渊,独孤千叶听郝鹏游说过,那里的火焰上万年没有熄灭过了,即使到了神皇级别,也不敢随便下去。但是对于她而言,火焰都是其次的,没有什么火焰敢在炎面前得瑟。现在主要是镇压的那个符阵,它既能让父亲在那里不被烧死,又让他难受,肯定不好破除。

    但是她的阵法学的并不是特别好,要是想要救出独孤逸轩还需要好好想想办法。

    而现在母亲,被神殿的人镇压到了哪里都不知道,想要救她的话,还需要去神殿那里去寻找线索。

    除了神殿就只有界面守护者了,他们肯定是不会给她说的。既然如此,她便去神殿里套消息!可是现在的事情还有好多需要她去解决。

    莫家最终的愿望是能够回去,封家的事情也要解决,独孤云恒需要的火龙丹她现在还不能炼制,时间紧急,她必须尽快提高她的炼丹品级。爹娘都等着她去救,还有神殿,对她爹娘做出这样的事情,不可原谅!

    对于独孤家族,独孤千叶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一方面他们曾要杀自己和母亲,就因为母亲身份配不上父亲,而她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一方面,他们也尽力保住了父亲母亲的性命。而且看三伯的样子,家族里对她关心的人也还有几个。

    如果自己以一个废物的身份回去,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

    “主人在最棒的,小藤相信主人什么都可以办到。小藤可以帮主人打坏人!”感受到独孤千叶低落的心情,藤皇动了动它的小花瓣,又开出一朵小花逗独孤千叶开心。

    独孤千叶看着藤皇,说:“我知道,有你们陪着我!真好!”

    她这一坐就是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开门的时候,发现站在门外的紫霄。

    “你不会在这里站了一晚上吧?”独孤千叶将他让进来,关上门问。

    “对啊,有没有很感动?”紫霄说,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她。

    “没有。”独孤千叶给了个白眼。她才不会信他在外面站了一夜!

    事实上他的确没有站到一个晚上。他在独孤千叶进去后大半个小时后就回自己的房间了。只要前段时间没事,那她就不会再有什么情况了。

    “呵呵,三伯让我来叫过去。”紫霄笑着说。

    “什么三伯,那是我三伯,不是你的,不要叫的那么好听。”独孤千叶说。

    “你的不就是我的吗?我们还分那么清楚干什么。”紫霄不满独孤千叶将彼此划开的行为,走过去在她脸上啄了一下,然后抱住了她,在她头上亲亲吻了一下,说:“有什么事情,我都会和你一起的,不要担心。”

    独孤千叶原本还想骂他偷亲她,还没开口就感觉到他的呵护,闭着眼,狠狠地吸了两口他身上的松香味。

    “走吧,你不是说三伯还在等我吗?”独孤千叶离开紫霄的怀抱,朝外面走去。嘴角微微扯开,看得出心情还不错。

    紫霄看着有些害羞的人,笑着跟了上去。

    “三伯,你找我。”独孤千叶敲门进去,问。随即才发现黑白无常他们都在,倒是郝鹏游和莫风还有独孤芊芊兄妹不在,“呃,你们不会一直说到现在吧?”

    大家看了一眼独孤千叶,看到她神色与往常无意,才放下心来。

    “咳咳,我们一直在说比赛和炼制火龙丹的事情,所以还没有回去。”白无常说。

    “怎么了?”独孤千叶不知道为什么要将这两件事情混在一起。

    “你上次不是给我说已经可以突破十品炼丹师了吗?我想你要不就趁这次比赛的时候炼制十品丹药好了。”白雾说。

    “师伯你就不怕我到时候失败了,第一名让别人得了去?”独孤千叶说。

    “你会吗?”黑无常说。

    独孤千叶瘪嘴,你们就吃定我不会!

    “现在离比赛还有好几天,我先去好好试试能否突破不。要是比赛之前能成功,比赛的时候我就炼制十品的丹药,让东大陆赢也赢得漂亮一些。要是突破不了,我就还是炼制九品丹药,但是负责给你们拿个第一。”独孤千叶说。

    白无常的心思一下子被独孤千叶猜中了,他笑笑说:“好好,你回去突破吧,我等你的好消息。到时候比赛的时候狠狠地亮瞎他们的狗眼。相当总工会的会长,下辈子再来做梦吧!”

    “你要是能在我回去之前炼制出十品丹药最好不过。但是要是炼制不出来的话,也不用勉强。现在到明年3月还有四个多月呢。”独孤逸澜说。

    “我知道的。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的。比赛前有什么消息,我会让人来通知你的。”黑无常说。

    独孤千叶点点头,然后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闪身进了炼妖壶。

    “主人。”嘟嘟准时出现在独孤千叶怀里,口水流到了前面的肚兜上。

    “嘟嘟,我要炼制一些十品的丹药,你给我准备一下药材。”独孤千叶拿出几张丹方交给嘟嘟。

    这几种丹药都是十品丹药里面比较容易炼制的,一般想突破十品的时候都炼制的这几样丹药。

    “主人,在这里是炼制不出十品丹药的,就算你前面的步骤全部成功,也会变成九品丹药。”嘟嘟看了眼丹方问。

    “不能炼制出十品丹药?为什么?”独孤千叶不明白,问道。

    “因为这里少了天地规则啊!笨蛋主人。”嘟嘟说。

    经过嘟嘟这么一提醒,独孤千叶才想起来丹药到了十品以后炼制成功,就会有丹雷。这种丹雷和灵兽化形雷劫不一样,丹雷只是在十品以上的丹药凝丹的时候都要经历被雷劈过程。不然结丹品级也只有是九品。“我现在是熟悉炼制的过程,不需要最后那一步,九品就九品吧。”

    嘟嘟听话得给她按照丹方上面的药材给她准备了几份。在药材准备好后,独孤千叶开始闭关熟悉十品丹药的炼制过程了。

    飞沙城随着最后决赛时间的逼近越发热闹了,许多人都在等待着随后的结果。炼丹师工会的人在广场上摆了一个大桌子,一道白色的身影在那里吆喝着大家去押注。押注的对象无非是砂岩、夏侯青帝和独孤千叶。因为独孤千叶的呼声最少,所以她的下注赔偿比例是最大的。即便如此,买她的人也很少。

    “哟,没想到白会长还有这个闲情逸致摆这个?”沙堡听说这里在给砂岩他们最后的结果开赌局,便想着来看一看,没想到居然看到了白无常在这里。平时这只炸毛鸡一说就会炸毛,今天倒是好脾气,不动怒,只是看着沙堡说:“怎么样,老东西,要不要来试试?”

    沙堡看了一下赌注比例,发现砂岩的比例最小,押注的人也最多。其次是夏侯青帝,独孤千叶最少,只有寥寥几人。他得意地笑起来,说:“怎么样,还是砂岩的呼声最高吧?你们那个百里邪,趁早回家种田去吧。不过她那样的身板回去种田都收获不了两粒粮食吧?”

    “你要买就买,不卖就赶紧离开。”白无常听到沙堡的话催促道。

    “买,我怎么不买,我可是特地过来买的。我拿一千万紫晶币买砂岩赢。”沙堡笑着说,然后拿出一张晶卡递给白无常。看着白无常让人将他的名字记下,心里偷笑,砂岩已经能炼制九品高级丹药了,这次是比赛的第一名肯定会是他的。这次他不仅要将炼丹师工会的总会弄到西大陆去,还要让黑白老头狠狠地吐出一口老血!他押一千万,到时候他们可要赔自己五千万,想想就让人激动啊!

    白无常也很兴奋,这一千万在他看来已经是他的了,这沙堡一副赢定了的表情不知道在知道最后结果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的?

    白无常的赌局每日前来参加的人络绎不绝,看得白无常心里高兴地直发颤。这些可都是钱哪!就在全城人民的期待中,炼丹师比赛的最后总决赛如期到来。

    提子昨天犯了个常识性的错误,独孤逸澜是独孤逸轩的三哥,也就是该独孤千叶的三伯,但是提子没注意,给写成三叔去了,现在已经改过来了,谢谢亲【冰枫雨雨】给提子纠正出来。也谢谢妹纸们给提子投的票票,维维、hanyuan和拿铁给提子送的钻钻,么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