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老妖怪和美少女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

    永久网址,请牢记!

    独孤千叶在炼妖壶里练习了一个月的音攻,已经可以勉强运用。请使用

    访问本站。即便如此,它的威力还是让独孤千叶狠狠地吃了一惊。

    她在弹曲子的时候将灵力注入琴弦,让琴弦在波动的时候除了发音以外,还发出一道道音波。看不见摸不着,根本不能发现攻击到了哪里。

    而且这个攻击还是群攻击,用于一对多的时候非常有效。对每个人的攻击力还是一样的!

    她还发现,伏羲琴解封出来的曲子有各种作用的,比如发出攻击的,防守的,甚至还有安神的!

    这天,她正在炼妖壶里练习,被嘟嘟打断,说外面有人敲门。

    独孤千叶停下来,闪身出了炼妖壶。出来以后,她才知道嘟嘟说的敲门是多么的斯文。

    “砰砰砰!”

    “出来,里面的人出来!”

    “砰砰砰!”

    外面的人叫着,独孤千叶听得真切,对方嫌手打得疼,拿脚狠狠踢了几下门。她走过去把门打开,看到一个穿着妖艳的女子站在外面,一个服务员还在一旁说着不停地说着好话。

    “如梦小姐,这间屋子真的是有卡我们才给开的。”

    “有卡?有卡能比我的还高级吗?我的可是你们这里第二高级的卡了,难道你想说她的比我的还高级吗?”田如梦拔高了声音说,似乎想宣扬一下自己的卡是多么的高级。“这个屋子一直都是我住的,现在你却让别人住了!我看你是不想再这里做了吧?”

    “如梦小姐,对方真的是……”

    “哪里来的狗在我房间门前乱吠的?”独孤千叶打开门,看着田如梦说。

    田如梦本来还想骂一骂那个服务员,听到独孤千叶的声音,转过身来,一脸不屑地对她说:“那谁,你赶紧搬出来,本小姐要住这间房子。”

    “嗤。”独孤千叶嗤笑了一声,说,“凭什么?”

    “就凭我身份比你高贵!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乌拉郡田家的大小姐!”田如梦得意地说。

    “乌拉郡田家大小姐?”独孤千叶说。

    乌拉郡是空灵大陆最大的一个郡,面具最广,城市最多,整体的实力也是最高的。田家是乌拉郡最大的家族,家族体系庞大,高手众多,在空灵大陆颇有地位。

    “哼,现在知道了吧?知道了就赶紧把房间让出来。”田如梦看独孤千叶的样子,还以为是被自己的身份吓到了。

    “没听过。”独孤千叶说,“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家族是什么家族,想必也是不差了,几人如此,那先来后到做人的道理你家族应该教过你吧?”

    “你说什么?!你说我没教养?”田如梦尖锐的声音让整栋楼都听得到,“你是什么身份,居然敢骂我没有教养?”

    “难道不是吗?这里是酒店,你是你家。你一来就要我给你让地方,连先来后到的道理都不懂。我很想知道,到底是你是这样的,还是你的家族就是这样教你的!”独孤千叶慢悠悠地说。

    “你找死!”田如梦被独孤千叶的话气得跳脚,拿出一条水蛇鞭便要朝她打去,可是鞭子挥到后面,却拉不过来了。

    “哪个混蛋敢拉住本小姐的鞭子,不想活了吗?”田如梦叫骂着转过去,想看是谁这么大胆敢拉住自己的鞭子。要是那个服务员的话,那她就死定了!

    可是待她看清是谁以后,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就焉儿了下去。

    “郝大师,你、你怎么在这里?”

    郝鹏游打着哈欠,说:“你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

    “我、我……”田如梦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整个空灵大陆的人都知道,郝鹏游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吵他睡觉,要是把他吵醒了,那后果不是谁都能承受的。除了他师傅,就是他几个师兄都不可以吵他!现在自己把他吵醒了,看着他拉着的脸,小心肝一颤一颤的。

    “郝大师,我只是想让她给我让房间,不是有意要吵你的。”田如梦赶紧解释道。

    “你想让她给你让房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田如梦感觉郝鹏游的脸色更加冷了,被他双眼盯着,她只得硬着头皮回到:“是。”

    “啊——”

    “砰!”

    郝鹏游抓着鞭子的手一使劲,田如梦一下子就被甩到楼梯口。独孤千叶微微诧异了一下,没想到他居然有这份手劲。

    听到田如梦的惨叫,楼下田家的人跑了上来,看到田如梦在楼梯口被摔的人仰马翻的。田如梦的哥哥田如傲扶起田如梦,想为自己妹妹出头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居然是郝鹏游。

    “郝公子这是何意?不知舍妹哪里将你惹到了,你要这样对她。”田如傲压着火气说。

    他看了一下,自己妹妹喜欢的房间并不是郝鹏游住的那间,而是那个女子背后那间。那怎么会惹得郝鹏游愤怒地把她甩出来?这个郝鹏游除了睡觉,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美女。只是当两者冲突的时候,他才会对美女冷脸。

    “哼,田如傲,你们田家的胆子真是不小啊,我小师妹的房间也是她可以肖想的?还想把我师妹赶出去,啧啧,你还来问我为什么?”郝鹏游冷冷地说。

    什么?那个女子是郝鹏游的师妹?他不是时弘归最小的弟子么,什么时候有师妹了?

    田如梦和田如傲朝独孤千叶看去,这才发现她长的极美。

    一定是她出卖色相才引得了郝鹏游的喜欢,这才引荐给时弘归当徒弟的!田如梦愤愤地想。自己很也漂亮,会不会也有可能被时弘归收为徒弟?虽然郝鹏游长的一般,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很耐看的。加上他的身份,也不是不能作为她的夫婿人选的。要是自己可以嫁给他,那以后谁还敢欺负她?想着,忍不住对郝鹏游送起秋波来。

    郝鹏游看了田家兄妹一眼,厌恶地吼了一句:“滚!”

    独孤千叶双手抱在胸前,看着郝鹏游一脸不爽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也是吵醒了他,而且还把他吓到地上去了。现在想想,自己当时也真够幸运的。

    “你还笑?别人欺负到你头上来了,也不知道反抗?”郝鹏游呵斥起独孤千叶来。

    “我哪里没有了,只是我还没有开始的时候你就出来了啊,没有给我机会。”独孤千叶说。

    “那还是我多管闲事了?”郝鹏游拉着脸问。

    “怎么会是多管闲事呢?保护师妹不是你应该做的事吗?”独孤千叶反问道。想到田家兄妹的样子,她又问,“师傅和你是什么身份?怎么田家兄妹这么怕你?”

    “你居然不知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师傅的名字了吗?”郝鹏游一步跨过来,敲到独孤千叶头上。

    “你是说了师傅的名字,但是你没说他是干嘛的啊?也没有说他的身份。”独孤千叶说。

    “你……”郝鹏游无语地瞪着独孤千叶,“我就不该高估你!来到这个大陆这么久,对这里的势力还不了解。我天天睡觉都比你知道的多!”

    独孤千叶被郝鹏游骂得无话可说,谁让这是事实呢!

    看到独孤千叶无辜的样子,郝鹏游无奈地说:“虽然空灵大陆被分为二十多个郡,但是这里的炼丹师工会、炼器师工会、灵师工会、佣兵工会、驯兽师工会却没有郡的分别,只有总会和分会。我们的师傅,是灵师工会的总会长。现在明白了?”

    独孤千叶点点头。

    “所以,即使那些家族的势力再大,也是大不过几大工会的。”

    独孤千叶再点点头。

    “师傅要是知道你拜师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身份,估计又要乐呵上几天了。”郝鹏游感慨。

    “难怪当时师傅说一千万紫币少了,嗯,以师傅的身份来说,的确少了。回头我再要点去。”独孤千叶说。

    “哈哈,这个主意不错。”郝鹏游大笑着说。

    “对了,你认识炼丹师工会的人吗?”独孤千叶问。

    “认识啊,灵师工会和炼丹师工会关系不错,怎么了?”郝鹏游问。

    独孤千叶把郝鹏游请到屋子里,然后给他说了自己在玄月大陆的事情和来空灵大陆的目的。

    “馥郁花?这个好像很久没有听说过了。米亮那小子好像给我说过,炼丹师工会也在寻找这个。不过那是好久之前的事了。回头我给你问问,让炼丹师工会帮忙找找或许会比较好。反正杨老头那里的人和药材多的很。来来来,趁着师兄我现在不想睡觉,来给你普及一下空灵大陆的事情。免得出去什么都不知道,丢你师兄我的脸啊!”

    独孤千叶无语,自己这是被鄙视了!

    不过郝鹏游虽然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睡觉,但是对于空灵大陆的事情知道的却很清楚,哪个郡和哪个郡的关系好,每个郡都有什么势力什么家族,都知道的清清楚楚。这让独孤千叶很是怀疑,他平时都把自己分成几份了?还是说他根本就是个活了很久的老妖怪?

    看到独孤千叶的表情,郝鹏游一把排到她的脑袋瓜子上,吼道:“哥哥才50岁,哪里是什么老妖怪!”

    “50岁还不是老妖怪啊?”独孤千叶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好吧,对于这个可以活到几百上千岁的世界来说,50岁的确不算大。但是——

    “我现在才18岁。”

    吓?郝鹏游看怪物似的看着独孤千叶,18岁?他和师傅一直以为独孤千叶至少也得几十上百岁了。在低界面想练到幻尊巅峰,没有一两百年是不太可能的。他们已经把独孤千叶的天赋想的很好了。而且虽然她看着年轻,但是这里的人本来就老得慢,而且到了幻尊级别的是返老还童,所以根本就没有想过她居然才十几岁!

    “你真的只有十八岁?”郝鹏游忍不住再问了一下。

    独孤千叶点点头。让你丫的不给我说师傅的身份,哼哼,现在也让你尝尝被吓的滋味。

    “哇,天才啊,不,鬼才啊,妖孽啊!”郝鹏游突然大呼起来,然后拿出通讯石,注入灵气,还没等对方开口就说起来,“老头,老头,宝贝啊,宝贝啊!哈哈!”

    “臭小子,什么宝贝把你高兴成这样?”

    “不是我的宝贝,是我们的宝贝,我保证你知道了比我还兴奋!”郝鹏游听到时弘归的声音,卖着关子说。

    “我擦,那你还不快给我说!”时弘归被郝鹏游吊着胃口,忍不住又爆粗口了。

    “下一次的空灵秘境,我们灵师工会可以参加了,哈哈!”郝鹏游说。

    “谁啊?哪个分会的?”时弘归并没有郝鹏游想的那么激动,“不会又是像上次老二那样,遇到的骗子吧?”

    上次那个人说自己没有到50岁,结果在进空灵秘境的时候被挡在了外面。让其他势力的人狠狠地嘲笑了他们一番,气得时弘归把那个分会的会长直接给免职了!

    “哈哈,不会不会。我保证不是骗子!”郝鹏游拍着胸口保证道。

    “那是谁啊?不会是你自己吧?过两年你可就是52岁了,不符合条件的!”

    “怎么会是我?你让我去我也不回去的,有那个空闲,我还不如睡觉呢!”

    “你这个没出息的!……”

    独孤千叶看着郝鹏游和时弘归又开始了口水大战,忍不住揉了揉额头,出声道:“师傅。”

    “哈,千叶也在呢!怎么样,最近有么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啊?有没有想师傅啊?”时弘归一听到独孤千叶的声音,立马把郝鹏游忘到一边了,一连问了她好几个问题。

    “师傅,我正想你呢!我才知道你是灵师工会的总会长,正想着你是不是要给我补点拜师礼。”独孤千叶说。

    “啊?这样也可以?”时弘归说,“千叶啊,你不要被你师兄带坏了,他就是个拉皮条的,不要跟着他学。”

    “噗——”独孤千叶忍不住笑了起来。

    “老头,你不要黑我,我什么时候那么扯蛋了?”郝鹏游听到时弘归那样说他,立即反驳道。

    “你一直都这么扯蛋!”时弘归说。

    看着他们又要互掐起来,独孤千叶问:“你们刚刚在说什么事情?”

    “对啊,你还没给我说你找的人是谁呢?”时弘归这才想起郝鹏游刚刚说的事情。

    “还能是谁,你的小徒弟,我的小师妹呗!”郝鹏游得意地说。

    这个小师妹选的好啊,浑身都是秘密,还这么年轻,最主要是能吓到老头。

    果然——

    “噗!”时弘归正在喝茶,听到郝鹏游的话,一口茶水全喷了出来,差点就喷到了他对面的人身上,还好对方闪的快,但是还是有一些茶渍溅到了他的衣角。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喊了句:“师傅!”

    “咦,大师兄也在啊?”郝鹏游听到那人开口,说,“大师兄,你是不是又被老头祸害了?这次有没有把水喷到你的衣服上面啊?我告诉你啊,我可是帮了你一个大忙!”

    郝鹏游的大师兄风轻染,也就是和时弘归一起的那人,这两年一直在各个分会里挑选两年后能够参加空灵秘境的人选,奈何一直没有找到。现在听到郝鹏游这么说,问:“谁?”

    “小师妹?我们什么时候有了小师妹的?”风轻染疑惑望着时弘归。

    “咳咳,就是上次我去赤城的时候。这个回头我再给你说啊!”时弘归说,“臭小子,你可要弄清楚了,你小师妹可以吗?”

    “当然!”

    “我不相信你。”时弘归说。

    郝鹏游正在得意,听到时弘归的话,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千叶啊,我问你,你现在多大了?”时弘归问独孤千叶。

    “18岁了吧。”虽然当时没有过18岁的生日就来了空灵大陆,但是现在应该已经算过了。

    “十八岁?!”时弘归不敢置信地说。他和郝鹏游都以为她至少也得百来岁了吧?没想到居然才十八岁!

    风轻染听到独孤千叶才十八岁,才燃起的希望,又失望了。十八岁,即使两年后也才二十岁,二十岁的人怎么可能达到要求!

    “你现在的等级是多少?”时弘归再问。

    “呃,这个,神王中级。”独孤千叶本来想瞒着一点,但是这似乎对灵师工会来说很重要,她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

    “砰!”时弘归和风轻染的茶杯都掉到了桌子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神、神王中级?”时弘归这次真的被打击到了。他可是了解独孤千叶的身份的,一个低界面来的人,十八岁,在灵化的时候遇到灵化阵出了问题,他还以为她最多就是到了神王的门坎上,还想着要是她在幻尊顶峰,这两年花点东西帮她突破上去,没想到她居然到了神王中级!

    风轻染也被打击得不轻,自己在三十岁的时候突破到神王,已经算是天才了,没想到今天遇到一个比自己当初还妖孽的人!

    “你们现在在哪里?”时弘归问。

    “凤凰城的腾阁。”郝鹏游说,“快点啊,太慢了我就去睡觉了。”

    “臭小子,给我等着!要是我没来你就去睡觉,我扒了你的皮!”时弘归说完就断了通讯石。

    独孤千叶看着郝鹏游,在等着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等师傅来了再仔细地给你说。”郝鹏游难得正经了起来。

    不到半个小时,时弘归和风轻染就出现在了独孤千叶的房间门口。

    ------题外话------

    谢谢给提子票票花花的妞们。妞们想吃提子不,想的话,下个月就把评价票月票什么的准备好,咳咳,提子想感受一下上新人PK榜月票榜是什么感觉,嗷嗷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