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九章 雨霸天死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

    永久网址,请牢记!

    吓?!莫家被灭族?

    刚刚还热闹的屋子一下子安静下来。请使用

    访问本站。莫池看着震怒中的父亲,问道:“爹,你说什么啊?”

    “莫家被封家灭族了?我当初把莫家交给你的时候你怎么给我保证的?”莫震廷怒斥道。

    “莫家在,我在。莫家亡,我亡!”莫池回想到当年父亲为了去寻找失踪的小妹,将莫家亲手交到自己手上。他当时就对莫家上下保证,无论发生什么情况,莫家在,他在,莫家亡,那一定是他已经先一步死了。

    “可是,爹,莫家现在好好的啊。”一旁的莫剑看到莫震廷醒来就发火,赶紧安慰道。

    “好好的?”莫震廷不行,说,“刚刚千叶那个丫头说莫家被封家灭了吗?对了,千叶那丫头呢?不能修炼幻力还不好好在祈风城呆着,到处跑什么!被那么多人追杀,你们几个做舅舅的不知道保护她妈?”

    “噗——”一边看着的莫震廷发飙的有无忍不住笑了起来,“老家伙,你是不是睡太久,脑子给睡坏了吧,莫家被灭?哈哈哈,现在谁能灭了你莫家啊!”

    莫震廷这才注意到有无和穹离。

    “你们怎么在这里?”

    “哈哈,老家伙果然脑子睡坏了。”有无继续笑,对于莫震廷的反应,他看得乐呵。

    大家总算明白莫震廷这是怎么了。肯定是独孤千叶为了刺激他给他说了一些事情,不过都是与事实相反的。

    “爹,莫家没事,千叶也没事。”莫池看着胸前被抓地皱巴巴的衣服,解释道。

    “真的没事?”莫震廷问。

    “真的没事。”莫家兄弟都点头保证。

    “老家伙,你好好想想你现在在哪里。”穹离给莫震廷提醒道。

    在哪里?莫震廷开始打量起自己所在的地方。破旧的屋子,破旧的家具,好像还挺熟悉的。

    看到莫震廷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穹离再提醒道:“幻海,神殿。”

    “轰——”听到神殿两个字,莫震廷的记忆一下子全部涌了上来。他想起了这是哪里,也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沉睡了多久?”莫震廷问。

    看到莫震廷恢复正常,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他们可不希望父亲醒了,却成了一个傻子。

    “快两年了。”穹离说。

    “两年……这么久了。我好像梦到千叶那丫头了。”莫震廷重复道,“好好的女装不穿,把自己弄得像个男孩子。还给我说,她被很多人追杀,还说莫家被封家灭族了,我一气愤,便醒过来了。对了,老五,你不是在祈风城保护她吗,怎么也跑到幻海领域来了?!”

    莫剑被莫震廷点名,有些怕怕地开口说:“爹,你的确是被千叶唤醒的。这两年发生了很多事情。”

    于是,大家把这两年发生的事情给莫震廷说了一下,听得他瞠目结舌。

    他知道独孤千叶到他识海里将他唤醒,但是却不是她说的那样。什么封家灭了莫家,现在封家连影子都没有了,莫家成了第一大家族!现在莫家兄弟全部都成了幻尊,家族里神兽什么的就像大白菜一样普遍!什么不能修炼,十几岁的幻皇那已经是鬼才般的存在!更别说她炼丹炼器,还是帝王驯兽师!这随便哪一样都是该世人仰望的了!

    只有她说的被人追杀的事还有接近事实。不过神殿的少殿主你说灭就灭,人家能不追杀你吗?!

    “这个丫头!”莫震廷听完感叹道,“这性格跟她母亲小时候还真像!”

    “是啊。”其他人似乎也想到莫秋水小时候的样子,赞同地说。

    “那鬼丫头呢?”莫震廷问,“那样气我,害的我差点将她的意思撕碎,怎么现在不在了?”

    “她去休息了。”莫池说。

    “我可是听到外公说我坏话了。”独孤千叶的声音突然响起,接着人出现在屋子里。

    莫震廷看了独孤千叶一眼,发现她完好无损,这次送了口气。现在回想起之前的场景,他还真怕伤了她的意识。

    “哼,好好一个女孩子,怎么弄得像个男孩,像什么话!”莫震廷看着独孤千叶一身男装,训斥道。

    听到莫震廷呵斥独孤千叶,莫家兄弟赶紧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好吧,他们其实都挺怕莫震廷发火的,即使现在都是幻尊了,但是那种惧怕已经烙在骨子里了,所以此时没人敢出来帮她说话,只是给了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

    “男装有什么不好。我这么天生丽质,要是被色狼看上抓去了怎么办?”独孤千叶鄙视了莫家兄弟一眼,对莫震廷说道,“你看陈姨,就是因为她太美丽了,才会被牛元那个渣渣看上,所以我这是在保护我自己!”

    莫震廷被独孤千叶的话说得无语。桑雨母女的事情他刚刚也听他们说了,的确是美貌惹的祸,但是听得独孤千叶如此夸自己,还是忍不住说:“不知羞。”

    独孤千叶反而得意得抬了抬下巴,说:“没办法,谁让我爹娘把我生的这么美丽呢!”

    独孤千叶的话让大家忍俊不禁。不过也是事实,莫秋水当年就被称为莫尔斯第一美人,独孤逸轩听说也俊逸非凡。只是现在……

    “可惜还是没有找到小妹,不然我们也算一家团聚了。”莫老三说。

    “爹,你当年怎么会到神殿来找小妹?她真的是被神殿的人抓起来了吗?”

    “当年有人亲眼看到神殿的人抓走了水儿。”说到莫秋水,莫震廷神色一暗,“当年我得知消息他们曾经在山城和人打了起来,但是等我去的时候他们都不见了。后来我查到你父亲被人救走了,你母亲却被神殿的人抓到了幻海领域。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来到圣海城,多次潜进城里,却依然没有找到你母亲的下落。最后还被打伤,幸而遇到穹离。”

    “母亲与神殿无冤无仇,神殿为什么要抓走母亲?”

    “是那个神主下的命令。所以我怀疑,水儿现在已经不在玄月大陆了。”莫震廷说。

    神主?是那天在神殿看到的那个女人吗?她为什么要抓走母亲?

    “哥哥,哥哥。”潼潼的呼喊声在外面响起,不一会儿就看他他小小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潼潼,怎么了?”独孤千叶看到潼潼跑得气喘吁吁的,问道。

    “哥哥,快救救爷爷,快救救爷爷。”潼潼急切地说着。

    “发生什么事了?白爷爷呢?”

    “不知道,早上我和爷爷到岛上去采药,突然来了一些穿白衣服的人。爷爷看到他们,就让小飞飞将我送回来,说是要是没被抓住,就回来找你们。哇——”潼潼说着突然哭了起来,“哥哥,爷爷是不是被坏人杀了?”

    “潼潼不要哭。你给我们说说,你和爷爷是在哪里看到穿白衣服的人的?”独孤千叶揽过潼潼,说,“你带我们去。”

    不用说,来的一定是神殿的人了!只是神殿的人怎么会这么快就到这里来?

    “就在上次遇到哥哥的那个山头。”潼潼说,“我们赶紧去吧,去晚了爷爷就不见了。”

    独孤千叶带着潼潼出去了,莫家兄弟跟着一起。莫震廷想一起,却被勒令在床休息。

    “我都躺了这么久了,再躺就生锈了。”莫震廷说,然后一起出去了。

    那个山头并不远,小火载着独孤千叶和潼潼很快就到了那里。

    山上,巴郎对着雨霸天说:“雨殿主,就是他,就是他们家收留了两个外来人,前两天又去了几个。我们曾经劝过他们不要收留外来人,但是他们不听,仗着村子里就他会医术,威胁大家不准说出去。今天要不是您来了,我们还不敢说呢!”

    “哼,没用的东西!”雨霸天对着巴郎哼了一声,“看在你给我们报信的份上,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回头你就搬到圣海城去吧。”

    “谢谢殿主,谢谢殿主!”巴郎狗腿地说着。

    雨霸天看着白银,说:“你是白衣的父亲。”

    白银和白衣长得非常相似,当年白衣在神殿也算权利中心的人,又是因为猾归的事情被杀了的。所以雨霸天一下子认出来了。

    “是。”白银看着雨霸天说。

    “你为什么要收留神殿的犯人?!”

    “对于你们来说,他们是犯人,但是对于我来说,他们是我的恩人,而你们,”似乎料定自己今天难以活命,白银索性放开了,骂道,“你们这群虚伪的人,才是我的敌人!”

    “砰——”

    白银被一道幻力打得翻到在地,离悬崖只有几米远。再一次的话,他就会翻滚下去。

    “不知死活的东西!”巴郎骂道。

    “巴郎,我从来不知道你居然是这种出卖别人的人。咳咳,怎么,你的良心也被狗吃了?!”白银吐出一口血,讽刺地说。

    “你!哼,我是对神主忠诚!不像你,背叛神主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巴郎得意地说。

    “你的神主就是教育你对自己的恩人恩将仇报的?”

    “你——”巴郎被气得不行,对雨霸天说,“雨殿主,像他这样的叛徒,请允许我以村长的身份对他进行处罚。”

    雨霸天看了一眼白银,说:“行动快点!处理完了我们还要去抓那几个人。你确定十殿主是被他们杀了的吗?”

    “是的。”巴郎说,“很快就好。那些人在他家救那个沉睡的人,不会离开的。”

    巴郎说完,转身对着白银,说:“白叔,对不起了!”说完,他凝出幻力,对着白银打去。白银被打得在地上滚了两圈,滚到悬崖边上。崖边的石头被幻力打过,再被他一压,整个边上都分裂开,白银随着石头一起落了下去。

    “爷爷!”独孤千叶他们刚来就看到白银落下山崖的一幕,潼潼吓得大叫了起来。

    “小火。”独孤千叶对着小火喊了一声。

    小火会意,一下子俯冲到山崖下面,接住了重伤的白银。她拿出圣犀丹给他喂下,让小银慢慢飞到悬崖上面。

    雨霸天等人听到潼潼的声音,抬头,只看到一道彩色的流影闪过,然后便听到独孤千叶的声音:“雨殿主,不是说大祭祀之前不能杀人吗?不然就是对神主的不敬。看来你对你们神主意见很大啊!”

    雨霸天看到独孤千叶坐在小火身上,在悬崖处和自己对望!

    “百里邪!”

    “哟,雨殿主还记得我啊?”独孤千叶笑道,“还在想着取我的小命啊?”

    “你是怎么离开无忧小岛的?”雨霸天对于独孤千叶的出现很是惊讶。他虽然没有去过无忧小岛,但是他知道小一小二他们的存在,也知道他们每天都要给雷凤起报告岛上的情况。要是独孤千叶不在了,神殿的人不可能不知道。

    “当然是……飞着离开的。”独孤千叶说。

    “雨殿主,就是她,就是她杀了十殿主。”巴郎指着独孤千叶说,“我当时在另外个山头远远地看到了,就是她杀的十殿主!”

    “巴郎?”独孤千叶看着巴郎,她还想神殿的人怎么直接就跑这里来抓人了,原来是他给对方通风报信了。

    雨霸天看着独孤千叶,恨她恨得牙痒痒。她不仅杀了自己的徒弟,现在还杀了自己的弟弟!

    “百里邪,本来想着让你多活几天,没想到你自己赶来送死。哈哈,真是天助我也!百里邪,纳命来吧!”

    如果独孤千叶一直在无忧小岛,他想杀了她都不行。可是现在的话,即使独孤千叶死了,殿主也怪不到他头上。

    “谁敢伤我外孙!”女!莫震廷和莫池他们一来就听到雨霸天的话,气的他来了个河东狮吼。只是看到独孤千叶的装扮,那个女字让他咽了下来。

    “你们是谁?”雨霸天看到突然多出来的人,冷着脸问。

    “你要杀我外孙,你还问我是谁?”莫震廷说。

    独孤千叶让小火飞到莫震廷他们那里,对着雨霸天说:“他们,他们当然是来帮助我的人!也是取你性命的人!”

    “丫头,到后面去,仔细一会儿伤了你。”莫震廷说。

    独孤千叶听话地来到莫震廷和莫池他们后面。看着他们在自前面,为自己挡住危险。

    “哼,不管你们是谁,既然你们是一起的,那就全部拿下。”雨霸天也飞到了空中,对莫震廷说。

    其他十几个人都是他的亲信,全都是幻皇级别的,看到雨霸天飞到了空中,他们也飞到了他身后。

    “跳梁小丑而已。”莫池说,“父亲,就让我们几兄弟来会会他们!”

    莫震廷睡了一年多,现在身体也没回复过来,莫池他们自然不敢让他去应战。

    “大舅舅,他们神殿最喜欢人多欺负人少,这次你们也学习学习吧。”独孤千叶说。莫池他们晋级幻尊的时间比雨霸天短地多,要是将什么一对一的话,他们恐怕要吃亏。

    “好的。千叶啊,你们退远一点,舅舅们好久没有活动活动,手有点痒,一会儿打起来没轻没重的,伤了你可不好。”莫老三笑嘻嘻地说。

    “好嘞。”独孤千叶应道,并让小火往远处飞了些。

    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第一次,有人替她挡风遮雨,第一次有人让她站远一点观看。

    “这种感觉还不赖。可是只能偶尔感受一下。不然自己就变懒了。”独孤千叶一边看,一边感慨道。

    “以后小火也能给姐姐挡风遮雨!”小火通过契约,给独孤千叶说。

    “呵呵,那我就等着小火快快长大哦。”独孤千叶笑道。

    “哥哥,他们都好厉害啊!”潼潼目瞪口呆地看着前面的战斗。幻尊级别的战斗,那是多么难得才能看到一次!

    这时候白银醒了过来,看到潼潼,还以为他也被神殿的人杀了,顿时悲从中来。

    “爷爷,你醒了啊!”看到白银醒来,潼潼高兴地说,但是看到白银忧桑的脸,不解地问,“爷爷,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你们都没死。”独孤千叶一眼就看出白银想的什么,开口说。

    “唔。”听到独孤千叶的话,白银才看了四周,发现自己坐在一只凤凰身上,惊讶地坐了起来。这才感觉到自己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再看了看前面,两批人正在交锋,正是莫池几人。看得出来,他们几个打得很是兴奋。

    “这是怎么回事?”白银问。他在昏厥之前是知道自己掉下山崖了的。

    “是哥哥救了你。然后叔叔他们和那群坏人打了起来。”潼潼说的很简单,但是过程也差不多。

    “真是太感谢你们了。”白银对独孤千叶道谢。本来以为自己和潼潼都没逃过劫难,没想到会被他们救了。

    “你一直在照顾我外公。我们还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独孤千叶说,“而且潼潼很乖,一个人在世上的话很可怜。”

    “主人,他们打完了。”小火开口说,然后飞了过去,正好看到雨霸天被莫池打落在地,她一口火焰喷了出去,将对方烧了个干净。然后围着战场飞了一圈,将所有的石头全部烧毁。

    “呃。”大家看着小火的动作,无语。

    “主人,我有把他们的戒指留下哦。”小火说。她把独孤千叶他们放到地上,化成人形,跑到那些骨灰身边一吹,露出里面的戒指。对于独孤千叶的教诲,她可是深深记在心里的。

    “你呀。”独孤千叶好笑地看着小火。看到别人一副小财迷的眼光看着小火,她突然觉得自己教育是不是出了问题。

    “为什么要留下空间戒指啊?”小白球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爬到独孤千叶肩膀上,眨巴着大眼睛问小火。

    “因为姐姐说,我们人多,要很多钱来养。”小火说。

    “哦。人家知道了。人家以后也会的。”小白球说,挥舞着它的小爪子。

    “噗!”大家都被小白球那认真的萌样给逗乐了。

    神殿。

    雨殿的祠堂外,一个弟子正在守着,里面突然传来啪的一声细响。外面的守卫神经一抽,僵硬地回过头看了一眼。

    “不会这么巧吧?每次都是我轮班的时候出事?”

    虽然心里忐忑,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进去了。待看清里面的碎成粉末的名牌,他直接揉了揉眼睛,喃喃道:“看错了,我看错了……”

    可是不管他怎么否认,碎掉的名牌还是最高的那个,前面的名字还是雨霸天。

    “出、出、出大事了,殿主的命牌碎掉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