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八章 选择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

    永久网址,请牢记!

    “是。请使用

    访问本站。我小的时候差一点就被神殿的人抓去喂猾归了。前几天我在神殿的时候看到当年和猾归一起的那个人,而且他手里抓着两个小孩。”独孤千叶回答道。现在想起自己看到猾归吃人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心寒。

    “猾归一出,天下大乱啊!”听到独孤千叶的话,白银突然大叫,“神灵是打算抛弃我们的了吗?”

    “白叔叔,怎么了?”

    “神灵这是要抛弃我们了啊!”白银喊道,“猾归出世了,猾归出世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白银这是怎么了。

    “谢爷爷曾说,猾归出现,人兽俱灭。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独孤千叶说。

    “那是因为猾归是邪恶的载体!”白银才渐渐平复下来,却语出惊人。

    世人皆知猾归是凶兽,却不知道它代表着邪恶。毕竟有的凶兽只是本性暴躁而已。

    “白叔叔,为什么这么说啊?”莫老三问。

    “对啊,白老哥,你给我们说说吧。”有无也问。

    白银沉默了一会儿,似陷入回忆般。许久,他才缓缓开口,讲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白银的祖上其实并不是玄月大陆的人,而是从更高位面迁徙下来的。说是迁徙,其实也有他祖上一人而已。

    白银的祖上也曾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虽然那个界面比较小,灵气却很浓郁。当年,某个势力得到了一只猾归,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来将它饲养到成长阶段,然后骗了许多人到了那个势力那里。因为其平时也算是较为正直的一派,所以很多人都去了。结果去了才发现是一个陷阱。原来那个势力用猾归将所有人的神力强行吸出身体,转移到猾归身上,让它一举到了成熟阶段。成熟了的猾归吸食了更多的灵气,被吸食的人不够,猾归直接开始吸食空气里的,最后将那个位面吸食成了一个无灵区,人和兽都没有逃脱得了。白银的祖上当时正好去了其他界面,逃过一劫。而猾归因为太过邪恶,被创世神派人给灭了族。

    白银的祖上随后辗转来到玄月大陆定居下来,却将当年的那场灾难告诉给了自己的后辈,言传至今。

    “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众人听得唏嘘。

    “那神殿饲养猾归,也是为了强行吸食大家的幻力吗?”独孤千叶问,却在不经意间说出一个惊天阴谋。

    “如果是真的,那神殿这是打算拿整个玄月大陆来祭祀。”莫池说。

    祭祀!

    独孤千叶灵光一闪,神殿这次搞的大祭祀,会不会就是一个阴谋?!

    独孤千叶把自己的想法一说,大家都觉得可能性很大。

    “只要猾归到了成长阶段,就可以吸取人的幻力。按照千叶说的当年猾归的样子和神殿一直用小孩来饲养猾归的话,它现在很可能已经到达了成长阶段,那神殿这次祭祀……”穹离分析道,结果不言而喻。

    “当年潼潼爹应该就是看到了神殿饲养猾归,他死前给潼潼母亲说看到一个怪物才被雷凤起打伤,还听到了神星宗和石南的谈话,说还要下一大祭祀才行。”白银想起潼潼母亲说的话,足以验证他们的猜测。

    “那我们该怎么办?”莫池问白银。

    白银摇摇头,说:“我曾经在古书上看到,猾归被称为邪恶使者,到成长阶段以后就没有什么能阻挡它的脚步,只有一种神兽可以克制它,但是却没有说是什么神兽。”

    “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吗?”莫老三说,“难道我们就只能眼睁睁看着神殿和那只怪物毁掉我们的世界吗?”

    屋子里再次陷入沉默。

    “总会有办法的。”独孤千叶说,“我不相信什么问题是没有办法破解的!猾归即使再厉害,也总会有办法克制的。”

    自信的话语,狂妄的态度,顿时让有些萎靡的众人振作起来。对呀,还没开始,他们怎么就在泄气了?!他们可都是幻尊级别的人呢!

    “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唤醒外公。外公的情况已经不能再拖了,等绛域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独孤千叶说,“其他的事情都到后面再说。”

    “好。”

    第二天一早潼潼就起来了,拉着独孤千叶给他讲解炼丹上的知识。独孤千叶耐心地给他解说着,潼潼天资聪明,很多东西一说他就知道了。两人在院子里讲授着,好似又回到了当初教莫风炼丹的时候。想到莫风,独孤千叶有些担心他们在神殿过得好不好。不过想到神殿现在的中心都放在大祭司上,想必也没多少人去找他们的麻烦。

    突然,独孤千叶一顿,对着潼潼说:“潼潼你先把我刚刚给你说的这些消化理解一下,下次我再给你说。”

    独孤千叶叫来了莫池等人,说:“绛域说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开始。”

    “是用什么办法?”莫池问道。

    独孤千叶把绛域唤了出来,说:“绛域会把我带入到外公的识海里,将他强行唤醒。”

    “这样危险吗?”莫老二问。

    呃,每次话最少,却总是直中把心。其他人也看着独孤千叶,等着她回答。

    “幻力越高,危险越小。”绛域替独孤千叶回答,“如果不能成功,那么她就要一直在他的识海里出不来。要是被他潜意识的攻击,那么她可能会意识崩溃。”

    “那还是我去吧。”穹离说。这里他的幻力最高。

    “你不行。”绛域说,“你们都不行。”

    “为什么?”

    “呃,因为绛域只能把我一个人送进去。”独孤千叶说,“我们有契约。”

    意识就是,没有契约的人,即使幻力再高也不可以。

    “我们开始吧。”绛域说,“你们要是不想她出事,那就保证没有人来打扰。不然……”

    莫池等人都到外面去等着,独孤千叶来到床边,将莫震廷扶起来盘腿坐着,然后对绛域示意可以开始了。

    绛域双手开始结印,白色灵雾散出,慢慢将将独孤千叶和莫震廷包裹起来,外面看去只能看到淡淡的身影。做完一切,绛域直接倒在了旁边的破椅子上,等着独孤千叶给他消息。

    独孤千叶感觉到灵雾将自己包围起来,再睁眼的时候,看到的是白茫茫的一片,没有蓝天也没有大地,更没有山川河流。

    这里就是外公的识海吗?独孤千叶看着白茫茫的世界想。不知道怎么才能唤醒外公,独孤千叶只好四处走,希望可以找到破解的方法。

    走了一段时间后,独孤千叶来到一个冰天雪地的地方,天空开始飘起鹅毛般的大雪。骤降的温度冻得她只打哆嗦。她想起绛域说的,一人的识海里的场景就是跟随他的心情来的。现在鹅毛大雪,说明曾经在这段时间里,莫震廷过的很不好。

    突然一下片段走马观花般的闪现在独孤千叶面前,里面正是莫震廷在这段时间遇到的事情。

    “原来外公为了寻找母亲做了这么的事情。”独孤千叶感慨地说。

    突然闪出来一个画面,说的就是独孤千叶五岁那年被测出没有幻力源泉之后,莫震廷和莫家兄弟一起商议的事情。

    “父亲,封家又在外面打压我们的生意了。”莫老四说。

    “哼,他封家实在是欺人太甚!”莫剑气愤的说,“父亲,我们为什么要忍让他们?”

    “联姻上面的确是我们理亏在先,现在主要是要找到你们的小妹。还有千叶。”莫震廷一脸严肃地坐在大厅上方,对莫家兄弟说道。

    “千叶的测试已经结束了,没有幻力源泉,也不能修炼剑气。”莫池说。

    “既然如此,就把她带到祈风城去吧。”莫震廷一句话就决定了独孤千叶的去处。

    “父亲!”

    莫震廷大手一挥,阻止了他们后面的话。

    “现在封家在全力打压我们,秋水也没有消息。远离帝都才是最安全的。”莫震廷说,“你们谁把手里的事情交代了,跟着一起去吧。”

    莫家兄弟这才了解父亲的用心,都争着要去祈风城。最后还是莫剑去了。

    独孤千叶看见的画面最后是莫震廷望着远去的兽车久久立在寒风中的身影。

    “外公……”独孤千叶忍不住唤道。

    “谁?”

    空旷的世界突然传来一句若有若无的话。

    “外公!”独孤千叶对着空气大喊,“外公,你在哪里?”

    “你是谁?”声音渐渐清晰,可是还是判断不出方位。

    “外公,我是千叶啊!外公,你出来见见我啊!”

    雪下的更大了,整个世界都快被冻住。突然雪花都变成了锋利的武器,对着独孤千叶袭击而来。

    “你不是千叶!千叶在祈风城,她也不能修炼!你是谁?”

    “外公,我真的是千叶啊!”独孤千叶一面抵挡住袭击,一面艰难地说,“外公,您难道真的认不出千叶了吗?那时候您每天都会板着脸,说看着我就烦,说我长得像父亲,背地里却偷偷关心我,即使我是不能修炼的废物,您也想着给我最好生活环境。难道您都不记得了吗?临走的时候,您还对我说:‘别人如何看你不重要,你只要开心就好。’”

    风呼呼地刮着,天地静止了一般。

    “你,真的是千叶?”零乱的声音还是带着迟疑。

    “我就在这里,血脉关系您还感觉不到吗?”独孤千叶说。

    风雪渐渐停了下来,独孤千叶看到地面已经积了厚厚一层,一个淡淡的人影漂浮在白雪上,看着独孤千叶,像在审视一般。

    “外公。”

    一老一少对望着,老的威严,少的刚毅。

    “你不在祈风城呆着,跑出来作甚?”莫震廷开口便是责问。

    “我来找我母亲。”独孤千叶说。

    “你母亲我们会找,你不好好呆在祈风城,跑出来干嘛?”

    “你说你会找,可是你现在在干嘛,缩在你的识海不出去,忘了我母亲,也忘了莫家上上下下的人!”独孤千叶讽刺说。

    “放肆!”莫震廷被独孤千叶的话激怒,四周又开始刮起了大风,吹的地上的积雪漫天飞舞。

    “呵呵,这句话你不是第一个给我说的。封家的老贱人给我说过,神殿的人对我说过,那些想杀我的人都喜欢这么说。你这么吼我已经没有用了!”独孤千叶轻笑着说。

    “想杀你的人?”莫震廷抓住了这个字眼,生气归生气,还是忍不住问,“谁敢杀你!谁敢杀我莫震廷的外孙女!”

    “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吧。”独孤千叶说,“经常一群人围着我对我喊打喊杀的,你是不知道,我说我是莫震廷的外孙女,你们也敢动我?结果人家来一句,莫震廷是谁,不认识。然后继续杀我。你知道我,我不能修炼幻力和剑气,只有被人家欺负的遍体鳞伤,好几次都差点死掉。你说你来寻找母亲,可是却放任她的女儿被人欺负。对了,莫家现在也快败落了,封家那个老贱人说你不在,把他们的老祖宗叫了出来,估计现在快被灭族了。你看看,你在这里安逸地睡着,我们却在外面被人欺负着……”

    独孤千叶滔滔不绝的地说着,呃,虽然事实有些扭曲,但是之前绛域给她说要尽可能的引起莫震廷情绪波动,这样才能让他有机会进入莫震廷的大脑。他之前失败就是因为莫震廷沉睡太久,识海太过平静,没有缝隙让他进来。

    莫震廷听着独孤千叶的胡编乱造,越来越愤怒。若说之前对独孤千叶是愤怒,那现在已经是震怒了,并随着独孤千叶的话程度越来越深。识海里已经风雪漫天,独孤千叶几乎看不清面前的身影,隐隐感觉到莫震廷全身爆发出一股力量,这股力量几乎将她撕裂。她赶紧远离,用手臂挡住前面的风雪,并试图和绛域联系上。或许是识海里太过动荡,她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渐渐地,莫震廷身边形成了一个冰雪风暴,漩涡越来越大,将周围的东西全都吸了进去,并撕得粉碎。独孤千叶感觉到那股吸力越来越大,自己已经快坚持不住了。要是她被撕碎了,虽然现在只是她的意识,但是现实里她也变成傻子了。

    而外面,绛域看着床上盘腿而坐的女人,犹豫着,挣扎着。他听到了独孤千叶的呼唤,但却没有动手将她带出来。他能感受到她在里面的情景,可是,如果,如果她的意识破碎了,那么,他是不是就能重获自由了?

    他是远古时期的幻石,是除了混沌天珠最尊贵的石类,存在于天地间千百万年,现在却要臣服在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脚下,听她差遣,任她指挥。他怎心甘?!

    现在的这个办法确实也是救莫震廷唯一的办法,但是他却有两种选择。他知道独孤千叶一定会去就莫震廷,却没想到她如此的信任他!她不会没有想过后果,但是她还是去了。

    绛域心里挣扎着,独孤千叶在莫震廷的识海里也在挣扎着。她感觉到那股吸力在不断地变强,可是她已经没有力气与它抗衡了。最终她被吸到了半空,迅速地朝风暴中心飞去。眼看着就要触及到风暴边缘,却突然消失了。

    “唔。”绛域收回灵雾,瘫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地看着床上的人。

    独孤千叶慢慢地张开双眼,看了绛域一眼,问道:“你还好吧?”

    绛域此时的脸色苍白得快赶上他那一头银发,全身灵雾被抽空,即使是一个小孩,也能轻易地杀死他。

    他还是没有狠下心来!以前自己也是杀人不眨眼的,玩弄过的人也那么多,现在居然狠不下心来!只要再等那么一秒,他就能重新获得自由!可是想到她的那句伙伴,他放弃了可能是唯一的机会,并且因为她在里面呆的时间更长,他花费了更多的精力来拉她出来。

    “没事。”他淡淡地回了句,“一会儿他就能醒过来了。”说完,他闪身回了骷髅耳钉。

    独孤千叶没有说话,摸了摸耳钉,下床将莫震廷扶来躺下。然后便让莫池他们进来,自己找了个地方休息。她进入莫震廷的识海是一件很危险,同时也是很累的事情,现在她精神力极度匮乏,必须好好休息一下,不然以后会影响到修炼的。

    莫池几人进来,看到独孤千叶那么累,便让她去休息。独孤千叶来到给他们说了一下,闪身进了炼妖壶。

    “也不知道爹什么能醒来不。”莫老三看着床上没有什么改变的莫震廷,说道。

    “千叶说没问题,那就没问题了。她不说没有把握的话。”莫池说。

    过了一会儿,莫震廷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随后眼睛缓缓睁开了。

    “醒了,醒了!”守在床边的莫老三激动地叫了出来。

    “真的醒了!”

    大家都围到床边来,看着还在迷糊中的莫震廷。

    “爹,你感觉怎么样?”莫池问。

    莫震廷此时还没有想起自己在哪里,想到独孤千叶在识海里说的话,气地一下子坐起来,一把抓住莫池的衣服,吼道:“莫家被灭族了,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