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你屎糊住眼了?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

    永久网址,请牢记!

    这是一间很破旧的屋子,里面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而且那张床还是很破旧的。请使用

    访问本站。那张随时可能解体的床上躺着一个看起来40来岁的男子。另外两个中年男子站在床前讨论着什么。

    “爷爷,我回来了。我还带了个哥哥回来。”潼潼再次对着里面喊了一声,企图唤起里面人的注意。

    潼潼的爷爷白银正在和里面的人商议,被潼潼打断,很不高兴,看到他还带了个人回来,呵斥道:“你怎么随便带外人回来?”

    潼潼被白银骂了,缩了缩脑袋,然后说:“哥哥不是坏人,哥哥救了我的命。”

    “什么?”白银听到潼潼的话,这才走过来,看到完好无损的他,送了口气,板着脸问,“怎么回事?”

    “唔,我去采药的时候看到虎崖上有一株您上次说的药材,看着里悬崖不远,就趴着去采,结果摔下去了。还好哥哥和他的契约兽救了我。”潼潼说,“爷爷,哥哥是来岛上找人的。她就是来看看咱们家的人是不是她要找的。而且哥哥说她会炼丹,也许能救那个爷爷呢。”

    “笨蛋,她那么年轻,能练出多高级的丹药来?”白银一把打在潼潼的脑袋上,说,“别人一说,你就相信了。”

    “可是哥哥给我说了好多药材的属性,我之前没理清的那些现在都理清楚了。”潼潼小声的反驳道。

    独孤千叶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潼潼和他爷爷交谈。然后看着屋子里的人,只是另外一个人正好背对着外面,又挡住了床上那人的脸,加上光线原因,让她什么也看不到。

    白银看到潼潼已经把人带回来,瞪着独孤千叶说:“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看在你救了潼潼一命,我们就不追究,你赶紧走吧。”

    “白爷爷,同是外来人,为什么你可以收留他们,却要赶我走?”独孤千叶收回目光,对着白银问道。

    “哼,我做事不需要理由。现在岛上这么乱,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给我们带来灾难?”白银说。

    “我是来找人的。”独孤千叶说,“我想知道,里面的人是不是菩城莫家的人?”

    独孤千叶的话刚落,一道威压从屋子里传来,瞬间将独孤千叶锁住。要是他现在要取独孤千叶的性命的话,那也不过是动动念头的事。

    “你是谁?为什么要寻找菩城莫家人?”冰冷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要是独孤千叶回答的有一丝不好,他立刻就会要了她的小命。

    潼潼看到独孤千叶一下子脸色苍白说不出话来,跑到屋子里面拉住那个人的衣服说:“爷爷,爷爷,哥哥不是坏人。”

    威压稍微有点收回,独孤千叶得以喘气。她看向里面,因为光线,看不见那人的样子,只是看到一道修长的身影,背着手望着她。

    “祈风城,莫家,独孤千叶。”独孤千叶回答道。要是对方是外公或者校长的话,就会明白她的意思。要是对方不是的话,也不会暴露自己百里邪的身份。

    “独孤千叶?”那人似乎在打量独孤千叶,看到她虽然被自己的威压所压迫,但是依然站得笔直,一脸的刚毅。

    “我凭什么相信你?”

    独孤千叶并不回答对方的话,望着对方,说:“你又是谁?”

    “小伙子,你很不错,可惜,你不知道千叶是个女孩子。下次要冒充她的时候,记得换个装扮!”

    “你是穹离校长吗?”就在对方准备将她解决掉的时候,独孤千叶突然出声问。

    对方身影一顿,说:“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如果是神殿的人,那一定是神殿权利中心的人。”

    独孤千叶无语,将炼妖壶里的有无叫了出来。有无一出来,一股威压让他差点去见了阎王。

    “擦,丫头是遇到什么劲敌了?怎么现在才把我叫出来。”有无说着就要向对方攻去,却感觉到那股威压不见了。

    “有无?”

    “吓?”有无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开始还以为是交出来打架的,突然架不用打了,里面传来一个让他激动的想骂人的声音。

    里面那人终于走了出来,亮出了他的庐山真面目。

    “好、好你个死老头!”有无看到穹离,突然骂了起来,“你个老不死的,一走就是这么多年,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动不动就断了音信,把那些烂摊子就交给我们几个。这都算了,有谢凡在我们也就不说你了,现在你个没良心的,居然还想杀千叶儿,你是老糊涂了还是被眼屎糊住了眼啊?!”

    刚刚那股杀气很明显,显然穹离是动了杀意的。

    潼潼爷孙两个看着院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大活人,有看到他对着实力高强的穹离破口大骂,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我以为她是抓我们的人。”穹离被有无骂得无招架之力,趁他换气的时候解释说。

    “哼,不管什么说,你吓到小丫头了,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你那个什么琼花露的就给她压抑惊吧。”有无说。丝毫不觉得这是在敲诈勒索。

    琼花露,可以直接服用,也可以炼丹,可以美容,对提升幻力更是作用很大。但是流传到外面的琼花露很少,所以价值不菲。穹离也是在偶然的机会得到了一点点。

    “琼花露已经没有了。”穹离说。

    “什么?你那么宝贝的琼花露居然没有了?”有无说,“你是不是拿来送给谁了?”

    对于有无和谢平跳脱的性子,穹离很是无语。知道不说清楚他会一直纠缠,所以只好解释说:“不是送人了。是给震廷服用了。”

    “里面那个是外公吗?”独孤千叶自有无出来以后就没插过嘴,听到琼花露给外公服用后,开口问。

    穹离看着独孤千叶,没想到她真的是莫震廷的外孙女。当初把她送去祈风城的时候才5岁,没想到她都长这么大了。

    “是的。”穹离回答道,转身走了进去。独孤千叶他们也跟着来到了屋子。

    莫震廷和莫池的长相有几分相似,但是更为刚毅一些。他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看着没有伤势,却醒不过来,如同活死人一般。独孤千叶走过去,血脉的联系让她感到丝丝心痛。

    “外公这是怎么了?”独孤千叶问。

    “他被神殿的人打伤了。三年前他去圣海城,想看看能都在那里找到你母亲的下落。结果被雷凤起发现了,两人打了起来,被对方用神器所伤。最后他拼死逃了出来,那时我悄悄来了幻海,正在圣海城外面潜伏,看到他,将他带走了。当时他受伤不轻,却还没有昏迷。后来他渐渐感觉到自己想睡觉,两个月后就开始嗜睡,一年半以前,他就陷入长睡当中,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神殿!”独孤千叶冷冷地说。

    “后来我才知道,你外公在几年前就到了幻海领域,一直在打听你母亲的消息。但是一直没有。辗转来到这里,救了被幻兽抓住的白银,被他收留。随后他便陷入昏迷,便一直留在这里了。而且白银懂一些医术,也会炼丹,所以一直由他照顾你外公。”

    “震廷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伤,为什么醒不过来?”有无了一下莫震廷,问道。

    “他的伤在大脑。”一直安静地呆在一旁的白银说,“雷凤起有个神器,叫睡梦铃,被那个神器袭击过的人都会慢慢陷入睡眠,最后死去。”

    “啊?!丫头,你快来给他看看。”有无听到白银的话,对独孤千叶催促道。

    独孤千叶检查了一下莫震廷的身体,说:“外公的身体机能在退缩。外表看似完好,但是身体已经一天不如一天。要不是有校长的琼花露,外公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被睡梦铃袭击过的人,没有人醒来过。”白银说。

    “白爷爷好像对莫震廷的睡梦铃挺了解的。”独孤千叶说。

    白银愣了一下,说“当年潼潼他爹就是被睡梦铃伤了,最后离开了的。”

    “父亲……”潼潼喃喃地念着。

    “是的。潼潼父亲修炼天赋很好,炼丹的天分也很高,被神殿选到了圣海城去学炼丹,渐渐往上升,当上了火殿的长老,权利虽然没有火殿10个殿主大,但是也算是神殿权利中心的人了。潼潼父亲出事的时候,潼潼母亲才刚怀上潼潼,不过外面的人并不知道他俩好了。后来因为发现了神殿的秘密,被雷凤起用睡梦铃给重伤了,最后死去。潼潼母亲悄悄回来生下了潼潼,结果因为难产而死。”

    “那这个睡梦铃的伤害没有办法治疗吗?”有无担忧地问。

    要是没有办法,那莫震廷不是就……

    屋子里陷入了沉默。如果有办法,他们也不会让莫震廷一年半醒不过来。

    “不过是大脑休眠了而已。”绛域突然出现在屋子里,对独孤千叶说。

    “啊,又出来个大活人。”潼潼惊讶地说。

    其他人也被绛域地突然出现吓了一跳。

    “这是我的朋友绛域,本体是幻石。”独孤千叶向大家介绍道,然后问绛域,“你有什么办法吗?”

    绛域看了莫震廷一眼,说:“他只是大脑被强行关闭了,思想陷入沉睡,只要唤醒过来就是了。”

    “你有办法?”独孤千叶听绛域这么一说就知道有戏。

    “你忘了我擅长的是什么了?”绛域问道。

    独孤千叶眼睛一亮,对啊,绛域最擅长的不就是进入人的大脑吗?她怎么把他忘了!

    “但是他现在的身体非常差,需要调节一下。”绛域说,“具体怎么做还需要再检查一下。”

    “好的。”独孤千叶说,“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要通知一下舅舅他们。”

    “这个我去做吧。”有无说。

    “好的。那就麻烦有无爷爷了。”

    有无离开后,绛域给莫震廷检查了一下,神色越来越凝重。独孤千叶他们在一边看着,也跟着提起心来。

    “有什么问题吗?”独孤千叶问。

    “有点。”绛域说,“他的大脑关闭时间太久,识海已经处于深度沉睡状态。我不确定能不能直接把他唤醒。”

    “不管怎样,你先试试。”独孤千叶说。

    绛域点点头,让其他人都出去,只留下他和独孤千叶。他让独孤千叶在一边注意莫震廷的情况,然后双手结印,灵雾慢慢地在屋子里逸散开,然后又汇集在一起,将莫震廷的头包住……

    屋子外面,有无很快就把莫池几人找到,把他们带到了潼潼家里。

    “老头子,你们怎么都在外面?”有无看到穹离他们都在外面,问道。

    “韩叔叔。”

    莫池五兄弟看到穹离,都有些激动。穹离为了寻找自己的父亲,奔波了这么多年,更是在父亲为难之际救了他,要不是有他,父亲现在也许已经不在世上了。当有无说找到莫震廷和穹离的时候,他们都松了一口气。

    “嗯。”穹离对着莫池5人点点头,看到他们的等级都到了幻尊级别,惊讶看了一下,然后满意地说:“看来这些年你们有努力修炼,都到幻尊级别了。”

    “这个、这个都是因为千叶,不然我们还在滞留在幻海级别呢。”莫老三说。

    “哦?”穹离好奇地说,“她有什么本事让你们都到幻尊了?我记得她以前不能修炼的啊,而且我现在也没感受到她身上有幻力波动,但是她又能契约。”

    “千叶的确是能修炼了,而且幻力不低。”莫老三说,“只是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身上不会有幻力波动。”

    “千叶的事情一时也说不完,有时间的话我们再详细地给您说。”莫池开口,望着禁闭的房门,问,“爹现在怎么样了?千叶在给他治疗吗?”

    “是。”穹离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不知道里面现在怎么样。”

    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了,独孤千叶一个人走了出来。看到大家期望的眼神,她轻轻地摇了摇头。

    “没有吗?”穹离问。

    “绛域说外公的大脑强行关闭的时间太长了,识海已经陷入深度睡眠,外界之力不能将他唤醒。”

    莫池几人去了屋里,看到莫震廷如睡着了般躺在那里,都气愤不已。

    “神殿!”

    院子里,独孤千叶对白银说:“白爷爷,除了琼花露,你平时还给外公服用过什么?”

    白银拿出一个玉瓶,倒了一粒丹药给独孤千叶,说:“这是我在一个古书上看到的丹方,叫髓心丹。对于平常人来说这个没什么作用,但是对像这种昏迷不醒的人来说,却是吊命的神药。”

    独孤千叶接过来看了一下,闻了闻,的确都是些保命的药材。白银看独孤千叶只是看了看,闻了闻就猜到了里面的药材成分,之前潼潼说独孤千叶会炼丹,还以为她是为了来这里才这么说的,没想到她这么厉害!

    “恩公可还有救?”白银问。

    “绛域说还有一种办法,但是他刚才消耗了太多精力,所以需要休息一下。”独孤千叶说。

    “真的?”

    独孤千叶点点头,说:“但是那个方法比较危险,他必须投入全部的精力,所以明天才可以。但是那也不一定能成功。”

    如果还是不行,那外公就真的醒不过来了。独孤千叶在心里说。

    潼潼家比较小,没有多余的房间给大家休息,所以大家都在屋子里聊天。幸而几人的幻力都比较高,即使不睡觉也不会很累。

    “现在可以给我说说了吧,千叶不是没有幻力源泉的吗?怎么现在可以修炼了?”穹离问。

    “机缘巧合就可以修炼了。”独孤千叶说。有些敷衍的回到,但是她也不能说出蛋蛋的存在。

    好吧,谁都有自己的秘密。穹离又问莫池:“你们怎么到幻海领域来了?有无你怎么也来了?”

    “这个要从两年前说起吧,那时候老五在祈风城带着千叶……”

    莫池几人从祈风城的四大家族比试开始说,到天价拍卖洗髓丹,再到独孤千叶到来国学院学习,到全副武装莫家,再到灭封家,四大帝国比试,神殿的邀请,到杀神殿少殿主,去无忧小岛,救了有无,再到来这里找到他们。独孤千叶也说了一下自己在这段时间的见闻。

    “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的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穹离感叹道,“没想到丫头如此厉害,比起年轻时候的我们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有无虽然和独孤千叶之前有想处过短短一段时间,但那还是在她名扬天下之前,独孤千叶才到这个世界不久,后来分开以后又一心找寻穹离他们,所以对于独孤千叶的事也并不了解。没想到当初那个在梦蕉岭给自己做吃的,那个即使实力不强也会拼命护着自己的小丫头已经长到了现在的高度。更没有想到独孤千叶为了能来圣海城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

    “丫头……”

    “你说,神殿在饲养猾归?”白银突然出声问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