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四章 萌兽小白球

菩提苦心Ctrl+D 收藏本站

    ;

    永久网址,请牢记!

    就这样,有无来到了幻海领域,在那人家里为他炼制了一把圣器,正准备打听莫震廷他们的下路的时候,被神殿的人发现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他幻皇巅峰的势力也算不弱,但是他遇到了雷凤起,于是很快便被抓住了,关押到了无忧小岛的刑房。此后就开始了每天被严刑拷打的生活。

    有无说的很简单,但是听得莫老三等人气愤不已。有无受了多重的伤大家都知道,要不是有独孤千叶,或者她再晚去两天,有无就没命了!

    “该死的神殿。表面看起来那么神圣,那么慈爱,其实就是一群伪神棍!”莫老三骂道,“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要是父亲和小妹真的在这里的话,那一定要搅得他天翻地覆!”

    “有无爷爷,那你之前有没有打听到外公他们的踪迹?”独孤千叶问。

    “没有。我来了幻海不久就被抓住了。咳咳”有无咳嗽了两下,身体还是显出一丝虚弱。

    独孤千叶看着有无,说:“我一定要让神殿为此付出代价!”

    “咳咳,咳咳,丫头,不必了。”有无又咳嗽了几下,说,“神殿在玄月大陆有着至高的地位,你不要因为我和它作对。”

    “哼,神殿不过是披着圣洁外衣的豺狼!”想到小千叶遗忘的记忆,恶心的猾归,独孤千叶厌恶的说。

    “这怎么说?”

    独孤千叶把自己第一次遇到猾归的事情,来到神殿后看到石南抓小孩的事情说了,还说自己感觉到神殿在策划什么大的阴谋。当提到猾归的时候有无的反应和谢平的一样,对于凶兽现世,他们都表示不安。

    独孤千叶看着他们担忧的表情,说:“这个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外公和校长。我已经和暗阁的人做了交易,让他们帮忙寻人。”

    “暗阁?它不是和神殿是死对头吗?它的人怎么会在幻海?”莫池问。

    “世人皆知道暗阁和神殿是死对头,想着神殿总殿在幻海,暗阁就不能出现这里。也许连神星宗都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他却不知道,暗阁的总阁就在幻海领域!”独孤千叶说。

    人家都是她的胆子大,不得不说,紫霄胆子才是真的大。把自己的大本营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放在神殿的眼皮子底下。

    “哈哈,这暗阁阁主还真是胆大啊!”莫老三说。

    “对了,千叶,上次你生日的时候神殿前来送礼,你什么时候和神殿有了交情了?”莫老四问。当时大家都好奇,但是因为宴会上的风波,后来和封家的大战,接收封家的产业,大家一直都比较忙,也就忘了问了。

    “紫霄就是过年前到我院子里住过的那个人。”独孤千叶解释道,“神殿的布局图就是他送的礼物。”

    “他怎么知道你要来神殿?那时候他就知道神殿会邀请你们吗?”莫老三问。

    对于大家的疑惑,独孤千叶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我先出去了,一会风涧估计就要回来了。”独孤千叶说,“有无爷爷你好好养伤,我等着你来打头阵呢。”

    “好,你在外面一切小心,有什么事就把我们叫出去。”

    独孤千叶点点头,出了炼妖壶。她出来的时候,风涧并没有回来。她给自己倒了杯茶,端在手里却并不喝。

    不一会,风涧回来了,脸上没有了他的招牌笑容,眉头微微皱起,眼里还有些担忧没有隐去。

    “出什么事了?”独孤千叶问。

    风涧看了看独孤千叶,动了动嘴皮子,还是没说话。

    “嗤,风殿少殿主风涧,暗阁三当家柒月,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小女人的欲言又止?”独孤千叶难得看见风涧这个样子,忍不住调侃道。

    风涧被独孤千叶说的飞了她几个白眼,说:“的确是出事情了。”

    “怎么了?”

    “暗阁几个弟兄被困住了。”风涧说。

    嗯?什么意思?独孤千叶眼神示意自己没明白。

    “暗阁派出去寻人的几个弟兄,在一个小岛上遇到了海幻兽袭岛,几人都被困住了。”风涧说,“暗阁大部分人都出去执行任务去了,总阁现在能调动的人都派出去找人了。现在神殿正是特殊时期,我又不能离开圣海城。”

    “所以现在没有能支援他们的人了。”独孤千叶接过风涧的话。

    风涧点头。

    “在什么地方?”独孤千叶问。

    “圣灵岛东北方向20万里的位置。”独孤千叶的话让风涧眼里闪过一丝光亮,说,“你能去救他们?”

    “虽然我们之间只是交易,但左右他们是为了替我找人才出事的。现在没有外公他们的消息,我还有几天时间,可以去看看。”独孤千叶说。

    “那就多谢你了。”风涧对独孤千叶拱手道谢,语气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我不在的时候,你替我照顾照顾他们。”独孤千叶说。

    “我会的。”风涧点头,他们,莫尔斯帝国的学生,在这里就交给他了。

    “对了,之前有消息说,在北方有人见过你要找的人。但是因为没有确切消息,所以没给你说。你把暗阁的通讯石拿上,有什么消息我直接告诉你。”

    独孤千叶接过风涧的通讯石,和谢平给的差不多,也没注意,收到了空间戒指里。

    说好了就出发,独孤千叶身上神殿的衣服还没换,把面具换上后悄悄地离开了圣海城。到了城外,发现谢平在那里等着她。

    “谢爷爷。你怎么在这里?”3530

    独孤千叶离开前给谢平联系了一下,没想到才一会儿就看到他了。

    “我来看看有无。”谢平说。

    “好。”

    独孤千叶把谢平带到一个隐秘的地方,确定周围没有人后,带他进炼妖壶。

    “这里是?”谢平看着忽然转变的景象,忍不住问道。

    “这是炼妖壶里。”独孤千叶说。

    “炼妖壶?远古十大神器之一的炼妖壶?!”谢平连声问道。

    “是的。”

    谢平看着炼妖壶里的世界啧啧称奇,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也能见到传说中的远古神器!

    独孤千叶带着谢平来到有无的房间,炼妖壶里又过了两天。有无气色有好了不少。

    谢平和有无一见面,两人都有些激动。看到有无消瘦的身体,谢平也是一脸的气愤。

    两人难得这么温馨的相处,不过片刻之后——

    “你这个老不死的,这么样,不听我的话,到鬼门关转了一圈,感觉怎么样?”谢平笑着说,还到床边捏了捏有无干枯的手,“啧啧,看看这手,瘦得和鸡爪差不多了。”

    “滚。你才鸡爪。”有无抽出自己的手,说:“哼,你这个老不休的都没死,我怎么会死。你要是想知道在鬼门关旅游是什么感觉,你可以试试啊。反正你也不听话来了幻海。”

    “我擦,你这是诅咒我!”

    “劳资就是诅咒你,你怎么样?”

    “趁你病,要你命,拿你的老命来。”

    独孤千叶笑着离开了房间,走到院子里还能听到两人在里面的吵闹声。这就是他们的相处方式,虽然老是吵吵闹闹,却透露着对他人的关心。

    不一会儿,谢平出来了,看到独孤千叶在院子坐着,走过去,轻轻摸着她的头,说:“辛苦你了,丫头。”

    这是很沉重的一句话,因为自己在神殿受到关注,只有让她来金蝉脱壳,来寻找他们,为此让她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谢爷爷,他们都是我的爷爷和外公。”独孤千叶说。

    所以那是她应该做的,你不必介怀。

    这时候莫池来看有无,正好碰到谢平。

    “谢叔叔,您来那有无叔叔啦!”莫池笑着问。

    看到莫池在这里,谢平惊讶不已,问:“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跟着千叶一起来的。”莫池说。

    “你们?”

    “对啊,我们五个都来了。神殿实力这么强,我们不能让你们独自来冒险啊?”

    五个都来了,也就是说,他们这里瞬间多了5个幻尊。难怪独孤千叶来幻海之前给他说不用担心,说莫池他们会来,原来在这里备着后招呢。

    “好你个千叶,这都不给我说,害我一路担心到现在。”谢平一巴掌拍倒独孤千叶头上,假装呵斥。

    “这不是我们的底牌嘛。底牌怎么能轻易现身是不。”独孤千叶笑着说,“这样我出去办事您就不用担心我了。”

    “鬼丫头。”

    “对了,舅舅,我要去北方救人,再去看看外公在不在。有消息说他们曾在附近出现过。到时候你们可以出去透透气。你们在这里算起来已经呆了两年了吧。”

    “哈哈,终于可以出去了,我在这里都快发霉了。”外面走来的莫老三听到独孤千叶的话,大笑着说。

    “也没见你幻力涨多少。”后面的莫老四说,“就看到你满山跑,逗幻兽去了。你哪里发霉了?”

    “呃。”莫老三被说的口无还击之力,谁让他老是觉得这里面的世界太大呢,怎么探索都探索不完。

    “你们几个臭小子,一定要保护好千叶,知道不?”谢平嘱咐道。

    “我们知道的,谢叔叔就放心吧。”莫老三说,其他几人也点点头。

    随后独孤千叶带着谢平出去了,离开的时候谢平再次叮嘱千叶注意安全,搞得独孤千叶深深感慨自己之前怎么没发现谢平有着这种潜质。

    “我那是担心你,你还笑!”谢平看独孤千叶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拉着脸呵斥。

    “唔,我知道。”独孤千叶说,然后叫出青鸾,坐上她朝东北方向飞去。

    远离圣灵岛后,独孤千叶把莫池五个人都带出了炼妖壶,六人坐在青鸾背上,难得出来看看,莫池几人还是比较高兴的。莫老三更是手舞足蹈。

    “丢人。”莫老四看到莫老三的样子,鄙视。

    “的确。”一向少言的莫老二难得开口。

    “什么丢人?我这是高兴!你们难道不高兴?别说没有,不然鄙视你。”莫老三回敬道。

    怎么不高兴呢,但是在炼妖壶大家都抓紧时间修炼,没觉得日子缓慢。

    独孤千叶听着他们斗嘴,望着前方的天空不语。要是外公和父亲母亲都在的话,那一定是一幅其乐融融的画面。

    青鸾带着几人,快速地朝目的地飞去。

    而此时圣海城,风涧看着风尘仆仆的某人,揶揄道:“这么快就赶回来啦!”

    “谁被困住了?”

    “黑子。还有十几个弟兄。不过她去支援他们了。”风涧说。看到他舒了一口气的样子,忍不住逗弄他,“别说我没提醒你啊,我在她身边看到了一个妖孽美男,啧啧,那美的呀,男人看了都想流口水。”

    “那是人妖。和我有什么可比性。”某人自信的说,心里却开始打起了小九九。

    青鸾带着独孤千叶几人快速地朝目的地飞去。海面上不时会看到有些幻兽出来冒泡什么,和大陆幻兽很不一样。莫池等人看得很是新奇。

    快到晚上的时候,独孤千叶终于看到了风涧说的那个小岛。说是小岛,其实面具也不小,只是在海面上看起来,和花生米一样大。

    小岛周围围了不少幻兽,看起来像是把小岛包围了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莫老三问。

    “应该是岛上发生了什么大事,牵扯到海域了。”独孤千叶看着下面的密密麻麻的幻兽,感觉情景不容客观。她总不能把那些幻兽都灭了吧?那估计整个幻海领域的幻兽都要追杀她了。

    青鸾直接飞到岛上,独孤千叶发现岛上还是有一些居民的。只是相对于圣灵岛附近的人来说要少的多。

    到了岛上,独孤千叶开始寻找风涧说的那种暗阁独有的联络记号,希望以此来寻找到暗阁的人。青鸾直接拟态站到独孤千叶肩膀上,小火、蓝玫、小银、小九还有烈火和黑风都从炼妖壶里出来了。感觉好久没有大家一起相处,想着现在也没神殿的人,独孤千叶便集体放风。

    看到独孤千叶的契约兽,莫家兄弟还是忍不住心里感叹,见过兽多的,没见过兽这么多的。一个个等级还那么高!再想到独孤千叶为莫家人配置的幻兽,不禁觉得,有个帝王驯兽师,那真的是不一样!

    天很快黑了,大家找了个空地扎营休息。六个帐篷很快就搭好了,都是比较享受的人,帐篷里的摆设都不错。大家围着火堆聊天,独孤千叶拿出锅碗瓢盆,开始为大家准备晚餐。不一会儿香味就飘散开来。

    “好香啊!”一道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什么人?”莫池几人都紧张起来,5个幻尊加上超神兽都没感觉到有人靠近,对方不知道是什么实力。可是大家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有人影。

    “好香啊,可不可以分我吃点?”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依旧没看到有人!这下大家的神经都绷紧了。幻海领域他们都不熟悉,有什么特别的幻兽或者高人,也不是不可能。

    独孤千叶也停下手里的活,看了一下,没有发现有可疑情况。突然,她感觉自己的衣服被热门拽了拽,低头,看到一个巴掌大的小白球正用小爪子抓她的衣摆。

    “我在这里!”小白球拽着独孤千叶,说,“我饿了,想吃你的东西。”

    “呃。”独孤千叶看着脚边的小白球,问,“是你在说话?”

    “是我是我!我快饿死了,能不能给我吃的啊?”小白球似乎饿极了,看到独孤千叶没反应,几乎要哭出来了。

    莫池几人都看过来,看到独孤千叶脚边的小白球,都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幻兽,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悄无声息的来到这里的。

    “你是谁?怎么跑到我们这里来了?”独孤千叶将做好的东西装到盘子里,放在小白球的面前。小白球看到吃的,两眼放光,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勺子,快速的吃起来。

    幻兽用勺子……

    虽然是幻兽,用勺子吃饭看起来比较怪异,但是它却用的很自然,似乎一直都是用勺子吃饭的。独孤千叶给它装的是一大盘的东西,而且是刚出锅的,但是很快就被小白球吃光了。看得众人是啧啧称奇,猜想那些东西被吃到哪里去了。

    小家伙吃完了,用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独孤千叶,说:“我可不可以再吃点?我还是好饿。”

    独孤千叶看了一下莫池,他们给她示意自己并不是很饿,并不介意她把吃的分给它。

    “呐,给你。你慢点吃,当心烫。”独孤千叶又装了一大盘东西给小白球,并轻声叮嘱道。

    “谢谢你!”小白球又开心地吃起来。

    小火蹲在小白球旁边,看着它吃东西,说:“你真能吃。”

    小白球看了小火一眼,说:“小凤凰,人家现在很饿,你不要人家打扰吃东西。”说完,它又低头吃东西了。

    嘶——

    小火现在可是人形模样,只一眼,它就看到了小火的本体!

    独孤千叶蹲下去,问:“小家伙,你怎么知道她是凤凰啊?”

    小白球又被人打扰到吃饭,很不高兴,看到是独孤千叶,弱弱的说了声:“她就是凤凰啊,还要怎么看?卡卡,人家吃完了,还饿。”

    水汪汪的双眼看着独孤千叶,让她不忍心拒绝。

    “卡卡你真好。”小白球看着独孤千叶又给它吃的,开心地叫。

    “你为什么叫我卡卡?”独孤千叶问。

    “卡卡就是我喜欢的人呐!我喜欢的人就是卡卡!”小白球说完,又和美食大战去了。

    三大盘美食下去,小白球终于不再喊饿。但是也不离开。被它这么一吃,独孤千叶又得重新弄晚餐。

    刚刚被小白球说了,小火郁闷了一下,但还是孩子心性,转眼就忘了,看到小白球一直围着独孤千叶转,想去抱它来玩,被小白球躲开了。

    “小凤凰,人家不想跟你玩。”小白球说。

    被猜中心思了。小火追过去,问:“你为什么不想和我玩?”

    “人家都好久没有睡觉觉了,人家好累,不想和你玩。”小白球再次躲开小火的狼爪,咳咳,凤凰爪。

    莫池几人自小白球出现后一直观察着它,越看越惊奇。她速度极快,小火已经是高级神兽了,居然连碰都碰不到它!

    “你再来我要咬你了!”小白球似乎被小火惹火了,威胁道。只是它那小模样,威胁指数为0。

    “小火别玩了。”独孤千叶一边叫着小火不要胡闹,一边把做好的晚饭端到桌子上。

    听到独孤千叶的话,小火不情愿地来桌子上坐下。莫池他们也坐了过来。谁也没有再去关注那只小白球。小白球看大家都围着桌子吃饭,它一蹬,跳到了桌子上。

    大家这才看清了小白球长什么样。短小的四肢,巴掌大的身子圆滚滚的,雪白的绒毛,像猫咪一样尖尖的小耳朵,眼睛又圆又大,身后还有拇指那么小的尾巴。

    太萌了!

    “卡卡,我也要吃。”小白球又拿出了它的小勺子。

    呃!独孤千叶想把它的肚子划开看看里面是什么样的,吃了那么多了居然还要吃!虽然很无语,但是她给小白球也分了一份。

    “卡卡,人家肚子里什么也没有啊,你不要划开人家的肚子。”小白球可怜兮兮地说,那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掉。

    吓?!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独孤千叶诧异地望着小白球。它怎么知道她想花开它的肚子?虽然她只是感慨一下而已。

    “可可想的我就知道啊,你想花开人家的肚子,但是人家肚子里真的什么也没有。人家也不知道为什么吃那么多,人家就是饿啊!”小白球继续哭着,好似因为独孤千叶的想法而非常伤心。

    “额。”独孤千叶无语,怎么感觉自己像是欺负了孩子?

    “人家本来就是孩子。”小白球抽泣着说,“人家还很小。”

    “好吧。”独孤千叶实在不敢再乱想了,问,“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还那么饿的样子?”

    小白球见独孤千叶不再想着花开它的肚子,又开始吃起东西。吃了两口,停下来说:“之前有人给人家做饭吃的,但是可可突然不喜欢人家了,要人家抓了送给别人吃,呜呜,人家害怕就跑了。呜呜……”

    想到伤心的往事,小白球的眼泪又大颗大颗地掉下来。独孤千叶发现,它的绒毛竟然没有被眼泪打湿,眼泪掉下来就变成了一颗一颗的珠子!

    “那你多久没吃饭了啊?”独孤千叶问。

    小白球举着勺子想了想,说:“3天。”

    “那你知道哪里有人吗?”

    “不知道。人家不记得他们住在哪里了。”小白球说完就不再抬头,又开始吃起来。

    见问不出什么来,独孤千叶也不再追问,大家都开始吃饭。但是气氛却因为小白球的到来变得有点不一样。

    吃了饭,独孤千叶把东西都收拾了,准备进帐篷去睡觉。蓝玫他们都回了炼妖壶,连小火都跑回去修炼了。原因就是自己居然连小白球都抓不到,这深深地刺激到她了。

    “可可,人家要和你一起睡。”帐篷的一角被小白球掀开,探进来一个小脑袋。

    “咦?你还没走?”吃了晚饭小白球就不见了影子,独孤千叶他们还以为它已经离开了。、

    “人家没有走,人家……”小白球看了独孤千叶一眼,说:“人家想走,但是人家害怕,又回来了。呜呜,他们在到处抓人家,人家不想被抓住,不想被吃掉。呜呜,人家还不想饿肚子,呜呜,人家害怕……”

    独孤千叶看着小白球,足足一分钟,她才走过去,抱起那圆滚滚的身子,轻轻地擦掉它眼角的泪水。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们,也不知道带着你会遇到些什么。”

    “可可,人家会咬人的,谁欺负你了人家帮你咬他。”小白球说。

    小白球虽然年纪小,很多事情还不懂,不懂为什么别人想要抓它,不懂为什么之前对它好的可可也想吃掉它,但是它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要是独孤千叶之前有过想要抓它或者吃掉它的念头的话,它早就跑掉了。它的速度很快,所以即使很多次被人发现了,它都顺利逃脱了。

    “呵呵,你这小胳膊短腿的,估计还没到对方面前就给扇飞了。”独孤千叶被小白球的样子逗乐了。

    “人家很厉害的!”小白球见独孤千叶不相信它,举起它的小爪子说。

    独孤千叶看着小白球的样子但笑不语。它要是厉害,怎么会被人这样追着跑,连吃的都没有了。不过,不管它厉害不厉害,此刻,它就是个小白球,一个爱哭胆小又可爱的小白球。

    看到独孤千叶还是不相信它,小白球郁闷地闭上眼睛,人家真的很厉害的,哼哼,不相信人家,以后吓死你,吓死你。

    “小白球,你叫什么啊?”独孤千叶抱着小白球往床上一躺,随意问道。

    “人家叫球球哦,可可。”见独孤千叶对自己又有兴趣了,小白球说。

    “球球?”独孤千叶笑了,果真是只球球。“球球啊,你是什么幻兽啊?一直都在这座小岛上吗?”

    “人家不知道。”球球说,眼里又蓄积了泪水,但是没有流下来,“人家不知道人家是什么幻兽,没有同类,醒来就是在这里了。”

    唉,在这个敏感的时候遇到这么一个小东西,不知道是福是祸。想到自己以后的路,独孤千叶还是打算以后有机会就让它离开。

    感受到独孤千叶的想法,球球泪腺再次爆发,看得独孤千叶无语至极,伸手去给它擦眼泪,却被它反咬了一口。
  • 背景:                 
  • 字号:   默认